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红喉港(7)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东冠主人的第九子站在高塔上目送冒险者们远去——说是高塔,事实上它至多只有大陆上高塔的三分之一,看起来就像是一座细高的堡垒而不是一座塔,不是领主们不愿意让它们更秀丽一些,问题是龙火列岛无论多么富饶它还是个岛屿,虽然位于岛屿的脊棱中央可以避开潮水的直接冲击,飓风却是不可避免,所以说,塔的基座总是要比陆塔大出近一倍,并且用魔法催生的植物加固,以及在打下基座之前,铺陈下上千个年轻美丽的奴隶的尸骨。

    这个做法历来已久,谁也说不出是那个主人的突发奇想,反正无论你挖开龙火列岛的每一座建筑,你都能在基座下找到累累白骨,像是领主或是领主之子的堡垒与宫殿下除了尸骨还有怨魂,他们雇请灰袍,死灵法师们能够确保这些奴隶们即便在死后也能无知无觉,任劳任怨地为他们的主人所用,直到“它们”消耗完所有的微薄能量,化为一道模糊的影子在含糊不清的哭叫声中粉碎消散。

    “你觉得他们有发觉我的小玩笑吗?”

    第九子兴致勃勃地问道。

    被他询问的人笔直地站立着(十分罕见地),对他的问话也只是微微地,聊胜于无地鞠了一躬:“当然,他们之中有施法者,如果一个施法者竟然连这种细节都没注意到,他早该死了。”

    第九子抿着嘴唇笑了笑,事实上还有个盗贼也发觉了,他的脸色要比其他人更坏一点;但他什么也没说,何必呢,施法者总是偏爱自己的同类,这点是所有能与施法者们接触的人所达成的共识,别看那些穿着白色、色、红色与灰色袍子的家伙可以说是王不见王——但在他们的潜意识中,即便是一个学徒也要比一个凡人更值得尊重,而且这个施法者并不是他的——龙火列岛上只有四位领主能够拥有法师、术士或是牧师,领主之子与其他小领主只能够短时间的雇佣他们。并且需要向领主请求允可,否则的话就会被视为叛逆。

    那么,如果一个领主之子本身就是法师呢?

    想到他的第七个哥哥,领主的第九子就情不自禁地泄露出一丝嫉妒之情。比维斯是龙火列岛数百年来第一个拥有领主之子身份的施法者,他的天赋被早早发觉,所以他无需和其他人争夺排位,他的兄长和弟弟调换了不知道多少个,只有他始终坐在第七子的位置上巍然不动。而他们的父亲也总是对他宠爱有加。

    不过这种宠爱到后期也略有变化,也许是因为施法者们于凡人而言既危险又……高贵的关系,比维斯虽然有着第七子的身份,但他就算是成年了也没能如其他领主之子那样居住到自己的岛屿上去,而是把他留在东冠,自己的宫殿里,这可以说是一种荣宠也可以说是监视。

    第九子在每年回到东冠,前往宫殿去觐见自己的父亲与主人时就时常能够看见比维斯,他和东冠领主十分相像,但只在外表上。←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内里的他是个懦弱愚蠢的人,很少处罚奴隶,甚至不愿意和他们一起“游戏”,也许这就是源头,以至于在他带着一个新至龙火列岛的半精灵奴隶逃走后没有人觉得奇怪,包括领主。

    但第九子必须承认的是比维斯确实是个幸运至极的家伙,他的施法者身份给他带来了多少利益——要知道,龙火列岛的四大岛屿上的法律都是由他们的领主各自制定的,细节各有不同,但唯有关于奴隶的几条是绝对不变的。对于龙火列岛的人们来说这些律法就像是阳光总在白昼出现而星辰总在夜升起一样永恒不变——其中最为人们所熟知的一条就是龙火列岛的奴隶永远是龙火列岛的奴隶,它们不被允许离开列岛,如果它们是独自逃走的,领主们会雇佣与派遣士兵乃至施法者去捉回它们。等待着它们的是漫长可怖的折磨与侮辱;如果有人帮助他们,哪怕只是看见了他们或是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却没有发出警告,那么那个人将会和它一样成为一个奴隶,无论那个人是平民、商人又或是领主之子。

    据制定这条法律的领主说,既然有人愿意同情和帮助一个奴隶,那么他当然也可以成为一个奴隶。既然他愿意如此自甘下贱。

    逃过这条律法的人只有比维斯,还有他的奴隶妻子,而且第九子知道,他们的主人和父亲曾给这个原应成为奴隶的儿子送去可观的一笔财富。还有原本应该交付给他的第七座岛屿也未被交给任何一个领主之子,而由东冠主人自己代为管理。

    第九子很清楚这或许只是为了避免他们之中有人获得也许会令整个东冠失去平衡的力量,但他还是无法控制地感到嫉妒。

    他的兄长应该也都是如此,不然一个灰袍怎么会突然出现罗萨达的城市里呢?

    比维斯的奴隶妻子与奴隶儿子凄惨的死去,而比维斯也死了,但隐藏在第九子内心深处的火焰仍未熄灭,尤其是他的主人与父亲要求他去迎接比维斯的弟子时。

    是的,他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最终这些恶意转化成了一个小玩笑——他当然可以派遣其他的宦官(虽然也都是他的弟弟)去迎接这些人,但他还是派出了他的双生兄长——被他谋夺了地位与权力,以及作为一个男性最重要的象征的可怜虫——想到达达在他们联手杀死了原先的第九子,所有人被集中起来,统计与确定身份,自以为尘埃落定时投给自己的怜悯目光,他的兄长还悄悄地保证自己会善待他呢,当然,他也会善待达达的,达达给他带来了不少欢乐,单就回味父亲的宦官(也就是他们曾经的叔叔)宣布他是第九子,而达达是第十子的时候达达的惊恐表情与凄厉的喊声就能让他在任何时候笑出来。

    至于那些外人惊骇地发现被他折磨与鞭挞的人居然有着同一张面孔——那就是另外一种娱乐方式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