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东冠岛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巫妖转身看去,遥远的彼端,庞大的飞行船正在脱离降落区域,缓慢而稳定地向上升起——它看上去很像是异界的灵魂中他所搜索的飞艇,本质上也有着一定的相似性——与成年蓝鲸体型大小相仿佛的流线型艇体,用于稳定艇身的尾面,精巧的四组推进装置,舵盘,以及最重要的吊舱,吊舱的结构可以参照一条巨型三桅船,制造者使用散发着烟草香气的灰褐色核桃木来做甲板与护栏,舱内覆盖着桃花心木、郁金香木与紫心苏木,舱体外表覆盖着金箔,镶嵌着海珠,云朵般洁白的艇体上用秘银绘制着东冠的纹章与文字,在深紫蓝色的暮色中熠熠生辉。

    它的能源要比另一个位面使用的危险气体更安全长久,综合了魔法与机械的符文盘可以维持飞艇飞行一万里以上,而且可以更换——就像更换手机电池一样简单易行,异界的灵魂这样说。

    曾经的不死者不得不庆幸的是老领主根本就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们,而今天轮值的不是那个喜好一惊一乍的蠢货,不然他很难让其他人相信比维斯没有因为失去妻子而变得疯疯癫癫——不然的话他为何要收取这么个甚至可以说是……无药可救的弟子呢。

    ——这可不能怪我,异界的灵魂扒着识海的边缘津津有味地观察着外部的一切——侏儒的制品让他无可遏制地想起了他的世界,那些漂浮在他记忆中的碎片——他们甚至有电灯!

    ——那不是电灯,巫妖说,你忘记有一个初级法术可以让某个物体发光吗?

    ——也许不是,异界的灵魂说,但那很显然也不是法术。

    他们所用的躯体很不错,即便需要透过巫妖去看,异界的灵魂也能发现其中的奥妙——虽然那看上去确实很像是悬吊在深色支架上的鱼线吊灯,但让它发光的并不是电流而是鲸蜡,在盛装着鲸蜡的鎏金小碗里装着满满的鲸蜡。一根细细的灯芯伸出液面,它们上方是一个像是打火机事实上也是打火机的装置,控制着它的线从树枝状灯架的中央垂向地面,末端的水晶坠子悬挂在距离地面约七英尺的位置。随着海风轻轻摇摆,阳光透过它们,在雪花石的地面上洒满如同宝石般,大小不一的斑点。

    它们从供飞艇停靠的平台一直延伸进由上百根两人合抱的巨柱支撑起来的庞大厅堂,雪花石的道路由此变得色彩斑斓。加有没药的鲸蜡被点燃后会散发出浓郁的特异香气。带着咸味的海风将它们驱散,只留下如同密林中的鸟儿般忽隐忽现的影子。通往柱厅道路的两侧除了悬挂着鱼线吊灯的支架之外就是美貌的女性奴隶们,她们年纪约在十五岁至二十岁之间,正是鲜嫩多汁的好时光,没有穿着衣物或是鞋子,洁白的肌肤让她们几乎能够与地面融为一体——她们温顺地匍匐着,用自己的身躯铺设出一条滚热柔软的长毯。

    凯瑞本第一个停下了脚步,精灵游侠还是第一次如此深入龙火列岛,对这个也只是有所听闻,但无论如何。一个精灵是不会踏着人类或是其他智慧生物的脊背走路的。

    “只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罢了——爱屋及乌,”前来迎接他们的宦官说:“他命令我用最高的礼仪来接待您们,”他隐晦地扫视了一眼众人:“请别担心,这些小鸟的骨头没您们以为的脆弱,它们很结实,完全承担得起您们的重量……来罢,尊敬的客人们,您们的脚不应在这儿沾染上沙子与尘土。”

    “听从他的建议吧,”领主的第九子说:“多余的怜悯之心对这些小鸟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它们的价值就在于此,如果您们不愿行走在它们的脊背上。或许下一刻它们就会投入巨大的石臼被碾碎充作食粮了。”

    巫妖藏在袖子里面的手指微微地动了动,魔法产生的波动引起了鹰钩鼻法师的注意,他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曾经的不死者对他微微一笑。眼睛里面隐藏着的凶兽立刻让前者明智地闭上了嘴巴,而凯瑞本等人只觉得身体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轻轻抬起,又放下,发的年轻施法者率先走上了这条美丽而又令人心惊的长毯,伯德温行走在他的左侧,而精灵在右侧。他所走出的每一步都踏在近膝盖的位置,这让精灵感觉好受了点,虽然他知道克瑞玛尔的法术已经起效,一百磅的重量甚至不能让柔软的肌肤变形那么一丁点儿,但这种行为仍然令他想要作呕,梅蜜与李奥娜紧随其后,葛兰位于最后方,他相信领主的法师与第九子已经察觉到了他们的不同,但那又如何呢?他们显然是有求于克瑞玛尔的。

    东冠领主的柱厅如同巨龙的洞穴一般空旷而明亮,除了数之不尽的鲸蜡灯,还有珍贵的氟石被镶嵌在每根雪花石柱上,石柱表面满是曼妙的少年少女的浮雕像,他们不着片缕,从柱体内伸出自己的手臂,托着芬芳的鲜花与新鲜的浆果,其中大概有十分之一是用以防御与攻击的魔像,巫妖在踏入厅堂的时候就无声地点数过了,只是还不能准确地指出它们的位置。除此之外,柱厅的地面镶嵌着珍贵的秘银线,宝石与皮革——覆盖着紫心苏木的穹顶则悬挂着散发着柔润光泽的海珠,间杂着大小不等的氟石,有些地方十分密集而有些地方只有零星几颗,葛兰抬着头打量了一会才发现它根本就是一条人为的微缩星河,盗贼在心里咂了咂嘴,这可真是个奢靡而又狂妄的举动,普通的星辰是无法凝结成星河的,只有魔法星河才能够如同光的河流一般横贯过整个天穹,因为魔法星河只能被施法者看见的关系,它几乎成为了所有施法者的禁脔——人们如果在外面看见装饰着魔法星河的器具与衣物,第一个想法就是它是属于施法者所有——并不是不学无术或是自以为尊贵的蠢货这么干过,但他们后来都死了。

    盗贼瞥了一眼有着一个大鼻子的法师,他似乎完全地无动于衷。

    巫妖倒是第一时间发现地面与穹顶的古怪装饰只是为了掩蔽它们是个大符文盘的真相,它有效地压制着不属于这里的力量。

    在柱厅里,奴隶的性别就从纯女性变成了一半一半,但很难说那一半是否还应该打个折扣,因为那一半都是被阉割过的少年。他们的颈脖上带着蜥蜴皮的项圈,一条细细的铁锁链从项圈正中垂挂下来,与他们腰间的锁链相连接,锁链与项圈制作的十分精致。以至于它们看上去不像是个枷锁,倒像是个别致的装饰。从这儿开始,让克瑞玛尔一行人略略安心的是,他们脚下踩踏的东西终于换成了有着无数细纹的碧色玉石,玉石下埋藏着中空的铜管。当它们之中通入热泉的时候会令地面与上方的空气变得温暖,通入海水时则会让它们变得寒冷。

    领主的法师与第九子在柱厅的边缘停下脚步,接下来的地方不经领主的允许入内是会被视为叛逆当场杀死,就连领主的儿子也不例外。

    &&&

    东冠领主的第九子从柱厅的外廊道走向他的住所,他的父亲与主人的生辰就在本月,他和他的兄长们也只有那么几天能进入东冠岛,进入这座警备森严的堡垒,他们将会召开数场或是更多盛大到可以与神祗的庆典相媲美的宴会,向东冠唯一的主宰与统治者献上他们的礼物——虽然他们已经不再那么信服与畏惧这个男人了,但东冠的领主握有他们谁也无法比拟的力量是不争的事实。他们现在担心的是他会不会因为偏爱某个孩子而赐给他多余的力量,导致他们失去现有的平衡。他当然知道这份礼物可能满怀恶意,又只是为了挑起他们之间的争斗,但那又怎样呢?谁也不会放着就在眼前的烤肉而不张开嘴的,而且如果你不要,别人也会要,而这点小小的倾斜可能终将导致自己的死亡,没人愿意落得这个下场,没人愿意。

    领主的第九个儿子进入自己的住所时,一切都已经打理妥当。达达确实是个能干的哥哥,事实上,这次他不该跟着来,因为他所受的惩罚不会在一夜之间痊愈。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异味与迟缓的行动会让他无法好好地服侍自己的主人,但最后出现在第九子面前的还是达达,据说那个原本应该跟着主人前来东冠的奴隶居然被达达绞死了。

    奴隶之间不允许相互厮杀,毕竟它们都是主人的财产,但达达的身份确实有些特殊,而且据第九子所知。那个奴隶居然会蠢到相信达达会给他一些帮助——他是自己走到达达身边的,不然达达可没那么容易用他的裹身布活活地勒死了他——作为主人,第九子或许应该感谢达达,他曾经的兄长,那么蠢的家伙早就该被送去做成粮食。

    让第九子更感兴趣的是达达从哪儿弄到了药膏,这些土制的药膏当然比不上治疗药水,但也让达达在最短的时间里站了起来——但他难道没有想到过,这样做会让他仅存的一些手腕暴露在主人的面前吗?不,达达是应该想过的,但他还是这么做了,第九子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为了一个奴隶,一个服侍着他们主人与父亲的奴隶,一个女孩,从外界的意义上来说,是父亲的女儿,他们的妹妹,但在龙火列岛上,她只可能是个奴隶。

    她和第九子,还有达达有着同一个母亲,或许是那个女人告诉了她她还有着两个兄长,让人惊讶地,她居然设法找到了他们,达达那时候的排行在第十四位,现在的第九子是十五位,而他们的妹妹有着其他奴隶难以企及的美貌,即便那时她还十分地幼小,但已经能够派上用场,有了她的帮助,达达一路杀死了三个兄弟,攀升到了第十位。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的是,这时候他就发现了达达是个内心懦弱的家伙,他竟然爱上了他们的妹妹,他不再允许她加入到危险的诡计与阴谋中去,甚至想方设法地将她送到了他们的父亲与主人身边——这个莽撞的举动差点就让他们之前的努力化为乌有,他也是从那时起找到了达达最为致命的弱点。

    达达之所以沦落至此完全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可笑的是他并未吸取其中的教训,虽然他已经不可能再被称为一个男人,但他还是期盼着与她见面,就像是生活在暗中的蛆虫向往着太阳。

    但达达的行为确实引起了第九子的警惕,他已经决定了,达达将会在盛会中成为“粮食”或是“用具”,他将会被夺走性命,再也无法成为任何人的兄长或是情人。

    所以他还是把达达带到了这里,他希望能在他们的“妹妹”面前杀死达达,他渴望着看到她惊恐哀伤的脸,之后是绝望,还有痛苦,再之后或许就是麻木与平静,这才是一个奴隶应有的神情,它们不该有思想,也不该有希望。

    为了这个他甚至放纵达达,允许他们见面,说话,他会将这个游戏设置的尽善尽美。

    &&&

    比维斯的父亲,龙火列岛,东冠岛的主人与统治者已经不太像是比维斯记忆中的那个。

    他老了,明显的苍老,眼角与嘴角爬满了小蛇般的皱纹,他的身躯变得臃肿,或许是因为脊骨弯曲的关系,他的身高低于以往,但他躯体的宽度却有着之前的两倍还要多,不过对于一个养尊处优的统治者来说,这种变化只能说是正常。

    也许是因为要面见比维斯的弟子的关系,他的身边除了士兵与法师之外没有其他人,他选择的房间也不是最大与最奢华的那间,相反的,这个房间甚至可以算的上平和雅致,极其符合他所要表现的温情脉脉的表象。(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