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东冠岛(4)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更!

    祝我的读者们大吉大利,一帆风顺,五福临门,百子千孙!

    &&&

    姬儿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埃雅精灵的祝福。”而后她紧接着说:“别担心,这不是我偷来或是抢来的,父亲之前得到了一个半精灵的奴隶,这是她的精灵母亲留下的护身符,当然,我觉得它没起到什么作用,但据她说只要是精灵就能辨识出其中的奥妙——那段时间一直是我在服侍她,她无法走出房间,所以就把这个给了我——也许她以为我能离开东冠,并就此引来她的族人。”

    “她呢?”

    “为了迎接我们的客人,我们的领主异常慷慨地把她送去了哀悼荒原,唔,或许不,我对法师那儿的事情并不了解,但我们父亲身边的那个术士,就是那个喜好穿着红色长袍的女性施法者,曾向我展示一枚宝石,据说她的灵魂就被拘禁在里面,而她的躯体已经被焚烧成灰,混入珊瑚基座,沉入海底。”

    达达轻轻地捏着那串触感顺滑如同丝绸的流苏,难怪它没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它几乎只有小指头那么细,长度也不超过一根中指,用一枚细小檀木管加以固定,混在发里完全不会被看见,达达不是施法者,他感觉不到上面是否有魔法波动,但应该没有,每个外来的奴隶都将会经过十几次的“清洗”,他们的思想最终可能就如同他们的躯体一般洁白无瑕,德雷克的法师与领主的法师会收缴掉任何有魔法波动的东西。←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拿着这个,”姬儿说:“拿着这个去找那些人,告诉他们的族人受到了怎样的折磨,然后……”

    ——

    “她已经死了。”达达说,他跪伏在地上,下颌紧挨着冰冷的地面:“我的妹妹将这个交给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尊敬的大人。但我想,您们是会想要知道一个族人的下落的。”

    “她的母亲是个埃雅精灵,”凯瑞本说,他能从那缕如深夜的发丝上感觉到深沉的思念与无尽的悲恸:“她并未前往安格瑞思的殿堂。只是返回了翡翠林岛。”带着破碎的精神与痛苦的过往,抛下了她的女儿,精灵游侠叹了口气,他是个辛格精灵,属于银冠密林。他的父亲严厉地警告过他,他无权对翡翠林岛的行事做法提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异议,他没有这个权利,也没有这个义务,他敏感的身份更是可能引起精灵内部的争执,在这个巨龙与魔鬼无隙不入的位面里,他的行为可能迎来一场浩劫。

    但属于苏纶的,游侠的心却一直反抗着,埃雅精灵对于只有着一半血脉的族人们的不闻不问并不能遏制半精灵的出生,反而增扩了人类、兽人与魔鬼等等一些邪恶的生物对于精灵的恶念与贪婪。他们已经尝到了血,终有一日会想要吃到鲜美的嫩肉,吮吸骨头里的髓油,他们的欲求是永无止境的。

    他们可以拒绝拥有人类血脉的族人进入翡翠林岛,但至少可以让幼崽们拥有足以对抗险恶外界的利爪与獠牙。

    “那么,”葛兰说,“你想要什么赏赐呢?奴隶?”

    达达紧盯着地面,奴隶们将每块雪花石地面都打磨清洁的如同一面镜子,上面清晰地倒映出了盗贼的影子,这是个盗贼。他可以确定,除了盗贼,只有很少的一些佣兵才会惯于玩弄那些让手指变得更加灵巧的小游戏——那枚出自于龙火列岛的银币正面是领主的头像,反面是毛蟹爪兰。边缘被做成了锋锐的锯齿,每一枚重五分之一盎司,它在盗贼手里就像是一只对主人眷恋不去的小狗,它在指缝间钻来钻去,一刻也不停歇。

    “我想要寻求您的庇护。”他说:“尊敬的大人,我本不该离开我的主人。”

    “但你已经离开了。”葛兰说:“你可真是一个不太安分的奴隶——哈,请别告诉我,你只是为了一个与你从未谋面,也从无恩惠与帮助的人而来,为此不惜押上自己的性命。”

    达达知道自己已经处于悬崖的边缘,但他已经做好准备,并不因此感到惊慌:“可敬的客人,”他的声音撞击在坚硬的地面上:“我承认我并无如此之大的勇气与纯洁的意念,我的主人也确实想要将我投入碾磨血肉的石磨,我的行为并不纯粹,也不高尚,我只在此恳切地请求你们,请赐予我一点点的怜悯吧,您们于我而言,就是神祗,又如天地,您们随手折下的一片树叶,就能拯救一只在惊涛骇浪中挣扎求生的蝼蚁——求求您们,死亡于我并不可怕,但我还有着我的妹妹,我可怜的妹妹,她就在我们的领主与父亲身边,就像是睡在巨龙的身侧,除了我之外,她再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了,或者说,她还有过一个朋友,但现在这个朋友也已经死去了,她所能留给我妹妹的也只有这枚细小的信物与饰品。”

    “亚摩斯和你是双生兄弟,”巫妖说:“那么他也应该是你妹妹的兄长。”

    “对于亚摩斯而言,我的妹妹也只是一个奴隶。”达达说:“如果血亲二字对他还有任何意义,那么现在我就不会匍匐在这里,祈求您们的怜悯了。”

    “也许我可以向你的父亲与主人提出请求,让他赦免你。”

    “龙火列岛上没有不是奴隶的奴隶。”达达说:“我永远只会是个奴隶。”

    “一个不那么忠诚的奴隶。”葛兰说。

    “一个对龙火列岛了如指掌的奴隶,大人。”达达反驳道,虽然他的语气依然恭顺谦卑,“正是您所需要的,尊敬的施法者,而忠诚永远是属于强者的。”

    “那么说说看吧,”巫妖说:“但我暂时不需要与他人相关的讯息。”

    “您拥有一座仅次于东冠的大岛,共有十万零两千名奴隶,”达达说:“他们为您劳作,其中油料作物有油棕:香料有胡椒、香茅、罗勒、可可、烟草、巴戟;果物主要有椰、白皮多瘤瓜、番石榴;纤维作物有番麻、蕉麻、木棉;当然,其中最多的还是甜菜与甘蔗,甜菜可以一年三收,而甘蔗是两年三收——您的领地上约有一万三千名自由民,他们为您捕捉虾、蟹与各种鱼类,您有三个港口,您的岛屿中央还有着一个庞大的湖泊,人们称它为海神之眼,里面的淡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曾有法师施法探勘它的深度,直至五千六百尺也未测到尽头,而且它永远是那么的甘甜凉爽,有人猜测它直接通往一个半位面,而那个半位面连接着水元素位面才会出现这样的奇迹。”

    “还有更详细的吗?”李奥娜问。

    达达重新跪下,向高地诺曼的王女行礼后才再次站起来:“尊敬的施法者,您的奴隶中有六万名‘牛马’,他们是最重要的劳力,然后另外四万名是‘巧手’,他们负责一些精细的活儿,而他们之中还有近三万名‘泥胚’……”

    “泥胚是什么?”梅蜜好奇地问。

    “就是能为我们尊敬的大人繁育出更多‘牛马’与‘巧手’的奴隶,我们将之称为泥胚,因为甜菜的小苗也是从泥胚中长出来的。”

    “还有两千名呢?”

    “那两千名是‘辔头’,用来管理与监督‘牛马’。”达达说:“当然,‘牛马’与‘巧手’的数量是不稳定的,因为随时都有新生与死亡。”他转向发的施法者,“您还能够得到一座堡垒,问题是它已经数年没有经过尽心尽力的修缮了,因为先前是由您导师的父亲代为管理,但他是不会离开东冠的,他派去的宦官也没有那个资格居住在属于主人的堡垒里,而且,您没有军队,原先的军队都是属于荣耀的东冠之主,唯一的父亲与主人的。”

    “您也无权拥有法师,只有东冠的主人才能拥有法师,否则就是叛逆,”达达微微一笑:“当然,您除外,毕竟这是无人可以剥夺的天赋。”

    “也就是说,”盗贼喃喃道:“我们正抱着一大块连骨肉与一群恶狼并肩同行呢。”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