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东冠岛(5)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更!

    昨天有些事情要做,没注意就忙晚了,抱歉啊。;;;;;;;;;;;;;;;;;;;;;;;;;今天还是三更!

    &&&

    等到了侧岛他们才发现,达达提出的问题还不是最糟糕的,异界的灵魂原本以为他需要的是按照某点的套路振兴商业,发展科学,招募军队,推翻压在奴隶头上的n座大山……沿途或许还有无数花朵儿般的美人相伴,结果他发现自己首先要做的是种田……或更正确的,保洁。

    侧岛之前是由东冠领主代管的,代管的意思是,这里只有主人派遣出来的管理者,事实上就连负责此事的大宦官也不住在这儿,侧岛与主岛距离很近,一夜就可往返数次,而且服侍领主才是他的主业,在求得领主的同意后,他仍旧住在主岛上,在侧岛常驻的只有一个年长的宦官,某种意义上他要比他同年的宦官要幸运的多,宦官和女奴一样,不再年轻美丽的时候就会被又聋又哑地驱赶出来,幸运的话会被填充进“巧手”的行列,不走运或是遭到陷害的话就会成为“牛马”,被直接杀死也不再少数——而他至少还可以颇为舒适地活着,作为宦官,他还可以居住石头砌垒,有屋顶的房屋,虽然房屋不被允许有窗户,长宽限制在十五步以内,但总比“辔头”居住的泥屋好,至于奴隶,奴隶怎么会有属于它们的事物呢?快别说笑了。

    令人伤心的是,那座堡垒在高地诺曼或是亚速尔或许还不会倾颓得那么快,但它正处在潮湿闷热的南端,所以只要有一个月没有众多任劳任怨的奴仆仔细打理,各式各样的蕨类与藤蔓,寄生植物就从所能穿透的每一处缝隙里探出它们的身体——他们艰难地行走其中,触目所及都是郁郁葱葱的绿意与掩藏在枝叶下的裂缝碎隙,克瑞玛尔记得在白塔的比维斯小屋也曾繁芜丛杂,而现在他们看到的要更为混乱,狷狂的植被完全占领了人类的宅邸。在这里扎根结实,伸枝展叶,在它们的庇护下,昆虫集结成军。被虫子与果实吸引而来的鸟儿与鼠类纷纷在梁柱、墙壁与地板里凿洞筑巢,而捕食鼠类与鸟儿的蛇和小型食肉动物又在这儿找到了自己的安乐窝——在不止一次地踩到以及踢到其中之一后,梅蜜认为,如果说这座堡垒已经废弃了数十年而不是数年也会有人相信的。

    除此之外,还有人类造成的破坏。墙壁与地面上的檀香木板被撬走,上面的金饰与宝石自然也早已随之不翼而飞,廊道与厅堂的地面有着不下数百的洞洞的凹坑,一丛丛茂盛的蕨类兴高烈采地伸出它们羽毛状的叶子,残留的雪花石板碎裂扭曲,凯瑞本蹲下身拂过其中一块,不祥的印迹深入石板,就像是被施过魔法,颜色依然十分艳丽。

    “它原先的主人呢?”

    达达思考了一下:“在龙火列岛上,如果领主的儿子之一成为了领主。那么他其他的兄弟不是被阉割成为宦官就是被杀死,不可能继续保留自己的权力与位置。”

    “如果高地诺曼也能有这个法律,”葛兰咕哝道:“我们的事儿就要简单的多了。”

    凯瑞本闻言微笑了一下,真的,如果约翰公爵不存在的话,葛兰与伯德温或许都能避让过这场可怕的灾祸,但站在精灵与苏纶信徒的立场上,他厌恶这条将生命与尊严视如无物的所谓法律。

    “您们或许还需要一些奴隶。”达达说,他紧随在克瑞玛尔身后,步伐轻快而细碎——如今他已经属于发的施法者。亚摩斯当然十分地不甘愿并且愤怒,但向他索要达达的不是别人正是东冠之主,他的父亲——亚摩斯是八个兄弟中势力最为薄弱的,他比其他人更需要领主的眷顾。何况在龙火列岛上,儿子从来就是父亲的奴隶,包括他们自身,都是属于父亲的。

    “我以为克瑞玛尔有着十万零两千名奴隶。”葛兰插嘴说。

    “请允许我,”在得到首肯后,达达才继续说道:“他们之中的大部分只是愚钝的‘牛马’。让它们来干服侍人的活儿就像是让牲畜去厨房煮汤烤面包,‘巧手’中或许有几个能够被抽调出来,但他们又聋又哑……”

    “让他们来整理出几个房间没问题吧。”来自于异界的灵魂说,他倒不是很在意这个,对他来说真正的家远在另一个位面,而另一个让他有归属感的地方是银冠密林的前沿灰岭,其他地方都是旅店与临时的落脚地,他根本没考虑过要在龙火列岛长时间的居住下去,对于其他人为之嫉恨的巨大财富他毫无概念,只想着尽快弄到侏儒给伯德温打造一个手臂,然后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能把梅蜜塞进去。之后他可能还要与伯德温等人相处一段时间,既是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也是为伯德温打造起一个稳固的基座——关于今后他们已经商讨过,李奥娜与伯德温将会建立起一个佣兵团,这也是应有之义,总不见的真让伯德温去打铁,如果那样他们只需要往伯德温的残臂上按个锤子就行了,而不是跋涉千里来寻找侏儒为伯德温铸造一只附魔手臂——他们所希望的是能够再看见一个如浩劫来临之前一样强大或是更为强大的骑士,而不是一个平庸的铁匠。

    历史与吟游诗人的诗篇中并不是没有威望素着的佣兵团团长成为国王的,而且伯德温身边还有着王女李奥娜,当他们的纹章与旗帜再一次竖立在人们所能看见的地方时,毫无疑问的,一些对约翰公爵有疑惑与不满的骑士与领主将会聚集到他们麾下,成为他们的力量与声音。当然,这需要时间,幸而在这个未成型的佣兵团中,人类中年龄最大的伯德温也不过四十岁,而精灵的生命之水最长能将人类的寿命延迟至一百二十岁,伯德温一点也不怀疑,在他鬓发雪白之前,他是能够完成赎罪并达成夙愿——将李奥娜送上高地诺曼的王座的。

    “侏儒什么时候能到?”异界的灵魂问:“也需要给他们准备房间吗?”

    “是的,”达达略有些失望,这些侏儒都是用上千的奴隶调换而来的,只有使用权,等他们完成他们的工作后就会回到他们的主人那里,就达达看来,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愚蠢的浪费,“侏儒们对住宿与饮食都很挑剔,如您所要求的,一个手艺精巧出众的侏儒需要五十名奴隶服侍……但,”他迟疑地说,“大宦官可能会附送一些奴隶。”

    葛兰转身向克瑞玛尔打了几个手势,因为精灵们也习惯使用寂语的关系,像这种简单的手势异界的灵魂当然不会看不懂,葛兰说的是“探子”。

    “呃。”异界的灵魂将视线转向凯瑞本,那个,没关系,就精灵的年纪来说,他还是个小婴儿呢,偶尔的求助并不丢脸。

    “事实上,”达达已经看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施法者或许是他们之中最强大的,但精灵才是他们之中的头脑:“或许这也能说是一种帮助,”他说:“在商人那儿,会有一些经过训练,却因为一些小意外而受伤,或是有其他缺憾的奴隶,他们如果不能成为主人身边的奴隶,那就只有成为‘巧手’或是‘牛马’了,成为‘巧手’或许还能活的久点,但如果成为了‘牛马’,他们几乎都会在第一季度死去,因为他们没有‘牛马’所需要的强壮的身体与粗糙的肠胃。”

    “就像是搁浅在海滩上的小鱼,”他说:“就算是下一刻它们就会被鲨鱼吞噬,但它们在沙子中苦苦挣扎的时候,您难道就不愿意捡起它们,把它们抛回到海水里吗?”

    凯瑞本沉默了一会,“让商人们来吧。”

    &&&

    当然,现在还不行,要等到他们将住所整理出来才行。

    事实上消息灵通的“辔头”们已从“巧手”与“牛马”中挑选出了一些人,但在达达传达主人的旨意之前他们不敢妄动,一个“辔头”上前来向发的施法者行礼,他的伏地礼要比达达更虔诚,克瑞玛尔怀疑如果有时间他或许会挖个坑趴进去,他没有资格直接与克瑞玛尔交谈,达达转述了他的话,原来“辔头”们彻夜不眠,为他们的新主人搭建起了雪白的帐篷,就在一片突出的石舌上,迎面是浩瀚的碧蓝海洋,而环绕着他们的是如同翡翠般的密林,其间飞翔着叫声清脆的小鸟。

    “我们不能在这里吗?”梅蜜说,她有点累了。

    “我们已经为您们准备了轿子。”达达恭谨地说。

    “‘牛马’与‘巧手’是不能被他们的主人看见的,”精灵说:“如果不幸被看到了,那个‘牛马’或是‘巧手’就要被当即处死。”

    异界的灵魂着意观察了一下那个“辔头”,他全身上下只有一块围腰布,深褐色,纤维稀疏的可以看见某物的轮廓,皮肤黝,脊背上密布鞭痕,“这是他自己抽打的,”达达注意到他的视线在那些狰狞的瘢痕上停留,连忙解释说:“为了表达对主人的敬爱与忠诚,每天‘辔头’都需要抽打自己三次,没有鞭痕的奴隶不是好奴隶。”

    发的施法者叹了口气:“帐篷在那儿?”虽然说眼不见为净是种懦弱的行为,但这样继续下去,他没准会向第一个遇见的“主人”,无论是东冠还是西关,又或是南峙与北持的,丢掷火球了,这可不是个好主意,至少在伯德温没能得到自己的新手臂之前不能。(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