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东冠岛(6)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钝头酒馆迎来了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没有狂风,也没有暴雨,只有明亮而温暖的阳光。;;;;;;;;;;;;;;;;;;;;;;;;;

    不过在这个时节,好天气不代表好日子,没有狂风就意味着堆积在厅堂里的浑浊空气没法儿被风吹出去,没有暴雨则意味着街道上满是泥沙、血迹、粪便与其他一些你根本想象不出也不想知道那是什么的玩意儿,逐步上升的热量熏蒸着酒馆里的人类、半身人、兽人或半兽人身上的水分,挥发着油脂与分泌物的臭味——如果一块儿用盐腌渍过埋在地下三年的鲨鱼肉能长出双脚走进来,它准会觉得自己是那么的馥郁芬芳——唯一值得高兴一下的就是小地精和老鼠一样讨厌强光,它们躲在墙角下的沟渠里,头埋入淤泥,这样人们就不必担心走在街道上的时候,赤裸的脚趾会被突然咬上一口。

    酒馆主人觉得自己就是那么一块臭鲨鱼肉,他端着蜜酒与朗姆酒攀上陡峭的楼梯时还在唉声叹气,不管怎么说,他一个月前才在他的汤锅里洗过澡,虽然是用刷洗腌肉剩下的油腻腻的水,但那也是热水,还有着腌肉上掉落下来的香料,他觉得自己从没那么干净与甜美过,可是现在它们全都被那群恶心的混蛋毁掉啦。

    细窄的通道两侧被一群半兽人与盗贼占领,一个半身人扒手从他们的腿缝间钻出来,想要接过酒馆主人的托盘,但酒馆主人把它抓的牢牢的。;;;;;;;;;;;;;;;;;;;;;;;;;

    “钱。”酒馆主人说。

    一个浑身疣子的半兽人扔过来一个圆形别针,别针掉在托盘上,发出沉闷的声音,陈旧发暗的黄金上镶嵌着绿松的新月,一看就知道不是海盗与盗贼们的饰物,因为新月是女神苏纶的象征,而信奉苏纶的游侠们是盗贼与海盗们的死敌,没有那个为非作歹之徒会愿意将这种形状的胸针别在身上,除非他想被同伴绞死或是吊在龙骨下拖拽,被锋利的藤壶、凿船贝与牡蛎割得浑身鲜血淋漓。酒馆主人放松手指,在托盘离开自己视线的那一瞬间敏捷地抓住了那枚胸针。

    手中的重量沉甸甸的,酒馆主人咧开了嘴,让他的脸变得更宽。他在走下楼梯的时候翻弄了一下胸针,不那么意外地在胸针的缝隙间找到了褐色的血迹,他思索着认识的几个盗贼中有谁最为擅长打磨清晰与抛光的,一边想象着此时德雷克的神色,一边幸灾乐祸地吹起了尖颚港人最爱的小调。

    “一艘三桅好帆船。轻如海鸥在浪尖,

    升帆喽,我亲爱的朋友,

    迅如雷电,锐同刀剑,

    做海盗,真痛快!

    浪头高,风声急,

    升帆吧,我亲爱的朋友。

    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做海盗,多快活!

    我们远离家乡,远离心爱的姑娘,

    炮声隆隆,

    胆小鬼们双膝颤抖,

    嗄!

    别畏缩,别犹疑,

    做海盗。多疯狂!

    升帆呐,我亲爱的朋友,

    一路行至黄金岛,

    岛上的金币如山峦……”

    &&&

    “真是太感人了。”海魔号的主人,一个强壮半兽人女性倾听了好一会儿,才假惺惺地说,可惜的是她的怀里只有匕首与刀剑,或许还要加上一两块魔法符文盘,没有丝绸的手绢。所以她也只能用绣满花朵的蓬松袖子擦了擦自己粗粝如同鲨鱼皮的脸:“这是我最喜欢的歌儿,我亲爱的德雷克,每当我听到这个我就想到了你……”

    红疤转过自己的脸,因为他知道自己就快要大笑出来了,但这儿坐着的人里他的力量是最小的,他得罪不起尖颚港最强的海盗船的主人,也得罪不起在亚速尔女公爵那儿深受宠爱的德雷克,这次女公爵不但拿出了数量可观的赎金(当然,在碧岬堤堡的执政官这儿,这笔费用被记录为食宿费用,确实,作为食宿费用它是贵了点儿,但我们都知道,贵族的花费向来就是没有上限的),还给他买了一条新的三桅船,给了德雷克一笔钱好让他招募新的水手来取代被吊在碧岬堤堡城墙上的那些。←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在尖颚港的地下赌场里,就德雷克与女公爵的关系上红疤下了注,他赌德雷克应该是女公爵的情人而不是儿子,没有那个女人会对自己的儿子那么慷慨,如果德里克是她的非婚生子,那么她完全可以把他拘禁在她的庄园里,而不是这样一再地任由他挥霍她的钱财与权力。

    不过在海魔号的主人这一事件上,红疤又有点拿不准了,按理说,将德雷克视为禁脔的女公爵在得知自己的小情人被一个女性半兽人染指后必然勃然大怒,就算是在赎回德雷克之前她必须忍耐,那么在德雷克平安无事(某一程度上)回到她的身边后,她至少该做点什么,但什么都没有,海魔号一样可以随心所欲地出现在亚速尔岛的任何一片海域上,也可以停靠在任何一个港口,从女公爵那儿拿到的庇护文也从未失效过。

    最主要的是,直至今日,海魔号的主人仍然可以说是明目张胆地对德雷克发起挑衅——或许那个自恋过度的女半兽人以为这是一种诱惑,但无论是谁,除了一些爱好特殊的人,没人会对一个有着自己两倍那么高,三倍那么宽,肌肉发达,皮肤惨绿,除了少了一根多了两部分之外与一个高大强壮的男性毫无区别的“女性”感兴趣的。

    算了,贵圈太乱,红疤完全弄不懂,反正他又在德雷克与女公爵是母子关系上下了注,而且如果今天的买卖能够谈成,他大可以成百倍地补回可能的损失。

    德雷克面无表情,坐的直挺挺的,就像是椅背上生满了钉子而座位上又黏满了树胶,“我以为我们已经两清了,海魔。”

    海魔号的主人咯咯地笑了起来,她用粗壮的手臂挡住嘴唇,而眼睛还在妩媚地眨动时,红疤觉得眼睛疼的厉害,就算是在海盗中,海魔也算得上是株奇葩——没人知道她的来历,她就像是突然出现在亚速尔的,先是轻而易举地成为了一个强有力的流散盗贼,而后是一条街道的小首领,一个不长眼睛的小盗贼公会招揽了她,然后没过三年她就扭断了所有敢于命令与呼喝她的人的脖子,就在所有人以为她将会成为一个公会首脑的时候,她出售了,没错,就是出售了整个儿的公会,拿着那箱子金币向侏儒们订制了一艘船,也就是海魔号。

    对啦,她没有正式的名字,人们称她为那个半兽人或是其他杂七杂八的绰号,而她得到海魔号后人们称她为海魔,而她似乎也很喜欢这个名字。

    “哦,不,”她说,“我们的缘分还长久得很呢。”

    “你要不要做这笔买卖?”德雷克的脸简直就像是预兆着百日大风暴的天空:“我承认海魔号是最强的,但亚速尔不止有海魔号。”

    海魔撅嘴,做了个惨不忍睹的鬼脸,她耸了耸如同小山般巨大的肩膀:“好吧,亲爱的,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先谈买卖……再来谈……爱情。”

    红疤低着头,第一次无比诚恳地赞美每一个神祗,包括苏纶,看看她的信徒精灵凯瑞本在他脸上留下的疤痕——从额头贯穿鼻梁,直至下颚,最宽的地方可以放进三根手指,鼻梁也因为这个就像是孩子捏坏的软泥怪物,法师的治疗术确保他还能呼吸,也能闻见气味,但想要获得女性的青睐几乎是不可能的,虽然他原本也不怎么英俊,但他可不敢低估半兽人的审美底线。

    “事实上,”德雷克干巴巴地说:“我们要见的都是一些老朋友。”

    “精灵凯瑞本,法师克瑞玛尔,曾经的圣骑士与雷霆堡领主伯德温,高地诺曼的王女李奥娜,盗贼葛兰,还有弗罗的牧师梅蜜。”

    红疤看到海魔的脸上不可遏制地露出了些许贪婪之色,想来他也有着同样的表情,高地诺曼对伯德温、葛兰与梅蜜的悬赏从未解除,他们不是人类,而是一堆堆的金币。

    “他们在龙火列岛?”红疤问,这个是需要问清楚的,龙火列岛对外来的力量十分警惕,他们可不想对上领主的军队和法师。

    “东冠的侧岛。”

    海魔短促地抽了一下鼻子,洞洞的鼻孔像是已经嗅到了血的气味,鼻孔张大的足以塞进一只婴儿的拳头,“我知道那是哪儿,我曾经经过。”

    经过,在海盗的语言中就是曾经窥视与探察过,但因为没有价值或针刺太多所以被放弃了。

    “那座岛上的蔗糖与甜菜糖堆积如山。”德雷克说:“而且没有军队。”

    “曾经有过。”海魔说,她就是因为岛上密布士兵才放弃对侧岛的劫掠计划的,她或许能够从那座岛上得到糖,但未免有点得不偿失。

    “现在没有了。”德雷克向那个一直用亚麻布斗篷罩着自己的陌生客人点点头。

    客人掀下斗篷,露出一张白皙而阴柔的面孔,“侧岛已被我们崇高的主人赐予了他的儿子,比维斯的弟子,法师克瑞玛尔,他的军队不再保护侧岛,所有的士兵已在一个昼夜前全部返回主岛。”

    “法师呢?”

    “侧岛从未有过法师——除了它如今的新主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