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侧岛(6)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一章章节名有误……

    &&&

    所有人都沉默了,梅蜜将银杯举到唇边,却忘记了啜饮其中的甜蜜果汁,葛兰舔了舔嘴唇,低下头去,端详着手指间的钱币,伯德温将仅有的一只手放在了凯瑞本的肩膀上,李奥娜则轻轻放下了拿在手里的“烟草”样本,那朵花儿即便已经有点枯萎了,鲜艳的色彩仍然几乎可以与她的头发相互辉映。

    他们都在等待克瑞玛尔的回应,尤其是凯瑞本,那个时候,按照精灵的计算方式,他大概就和现在的克瑞玛尔一样是只刚出壳的小雏鸟,龙火列岛未曾给予他身体上的创伤,却在他的精神上留下了深刻的烙印。那之后的数十年里,他始终徘徊在对于自己的狂妄、轻慢的自责,以及因此而亲手葬送的两条无辜性命的忏悔之中。迄今为止依旧耿耿于怀。如今,克瑞玛尔所要承担的压力是他当初所要面对的成千上万倍——侧岛有着十万名奴隶,而他们其中的大多数“牛马”与“巧手”都被这种令人憎恶的药剂控制着。

    精灵游侠更为担心的是流动在发施法者体内的另一半血脉,从克瑞玛尔无意间泄露的只字片语中,他起初认为埃雅精灵的丈夫是个人类,可能就是龙火列岛上的某个领主,毕竟龙火列岛距离翡翠林岛并不那么远,而且领主几乎都有着一个动人的好相貌,但这个推测很快就被他自己推翻,因为克瑞玛尔提起过他曾在宫殿中被父亲的仆从服侍至十四岁,也提到过他的“母亲”,而龙火列岛上只有奴隶而没有仆从和妻子。

    阿尔瓦法师曾半玩笑半认真地认为克瑞玛尔的另一半血液来自于巨龙,也许,巨龙邪恶而糜烂,他们既能使用龙的躯体与同族相合,也能变换成人类、类人的躯体与其他生灵厮混,而且他们从不会受制于金币与纹章。见识广博,才华横溢,身体强壮,容貌俊美。又有着巨大的魔法力量,就算是知道他们是贪得无厌,无恶不作的巨龙,也很难有人从他们设下的甜蜜罗网中挣脱出来。

    对于精灵来说,另一半血统反而成了无关紧要的东西。血统固然是把重要的钥匙,但它能打开的门却不止一扇,这也是为什么辛格精灵愿意收容其他类人生物与人类和精灵所养育下来的孩子,对他们来说,体内有着一半精灵血脉的幼崽们都是珍贵的秘银,接下来想要将他们打造成匕首还是别针都是后期教育才能完成的工作——他们坚信除了恶魔、魔鬼、巨龙以及兽人这类自邪恶的泥沼中孳生而出的生物之外,所有的人类与类人都是本性良善的,即便是他们的另一半血统可能正是属于前者。

    凯瑞本所担忧的却是克瑞玛尔的父系也许会是一个人类,克瑞玛尔很有可能从他那儿继承了人类的冲动和脆弱——他想,发半精灵的仁善之心值得褒奖。但作为一个对于精灵来说还是个幼儿,对于人类来说也只能说是个年轻人的法师在遭受到如此直接而冷酷的打击后很难不产生一些低沉与烦躁的念头,就像那些与龙火列岛有所交集的人们,出于各种原因,他们也曾想要帮助这些奴隶们,但当他们不无沮丧地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但不能帮助到他们以为的弱者,反而令得自己处于一种两难的糟糕境地——他们或许未曾想要得到什么回报,但结果却令人绝望——他们所想要帮助的人仍然是头“牛马”,或是死掉的“牛马”,他们既没有思想。也没有情绪,只会服从命令与本能地叫唤,丝毫不明白他们的主人为他们付出了多少代价与努力。

    最后这些人几乎只会走向两个方向——一种人觉得自己被愚弄了,他们毫不犹豫地与自己曾经轻视与敌对过的人沆瀣一气。将龙火列岛视一个肆无忌惮的好地方,即便是个最底层的娼妓或是水手也能花上几个银币买来一个奴隶,就算不能离开列岛,也能在短暂的时间里享受一下生杀予夺的快乐;另一种人则变得冷漠刻板,他根本不想见到任何奴隶或是听到有关于他们的任何事情,他们不愿意离开自己的船只。只和宦官或是领主雇佣的士兵或是法师交谈往来,他们的偏颇比前者更甚,因为他们才是真正将奴隶视为牛马牲畜的人,有哪个人类会想要见见牛马,和牛马交谈,或与牛马商榷什么事情呢,不会,他们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后一种人并不都是恶人,其中一些人只是胆怯,以至于完全无法面对过于深沉的暗与邪恶,在发现自己确实无能为力后,他们只能闭上眼睛,塞上耳朵,自欺欺人地将龙火列岛上的奴隶排除出人类的行列,好让自己心安理得地不去看和听,或是让自己的心在良知中惨烈的颤抖。

    克瑞玛尔或许不属于上面两种人的任何一种,凯瑞本担心的是他会走向第三个不算错误,但可能酿造出更为苦涩的结局的道路——克瑞玛尔是个柔软的就像是兔毛团的可爱孩子,灰岭的精灵都是这么认为的,但凯瑞本知道,他的身体里也有着钢铁与熔,只是很少显露在外——这些都被他的好脾气与软哒哒的眼神所掩盖了,但精灵游侠曾与他并肩作战不止一次,他知道这个孩子在必要的时候会变得异常冷酷与残忍。

    凯瑞本所要警惕的是他会因为那些蕴藏在心灵深处的东西最终沉溺于力量的迷诱而无法自拔——万维林中记载了多少迷失在这个邪恶深渊中的领主与骑士?他们原本是为了消弭世间的不公与罪恶而战的,但等到他们登上王座,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达成愿望时,回首却只见尸骸蔽野,血流成渠,其中不但有着他们的敌人,也有着朋友与亲人,而他们最终只得孑然一身,孤苦伶仃地继续走下去——也只有走下去,因为他已经背负上了无法偿还的债务。

    可惜的是,等待在终点的只有魔鬼或是恶魔,他们至此方能恍然大悟,从一开始或许他们就已经与自己最初的理想背道而驰了。

    而现在的克瑞玛尔与他们是那么地相似。

    他所作出的决定,无论是多么的小,都会直接影响到整个侧岛与它承载的人类,不管是奴隶还是自由的领民,他们的人数超过十万,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股无法忽视的力量。

    最好的解决方式是做出退让,关键在于克瑞玛尔是那么的年轻,年轻到从未遭到过如此彻底的挫败,想要这么一个年轻人懂得后退方能蓄力前冲的道理并不容易。

    但让所有人意外而又安心的是,克瑞玛尔只是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那么,”他语气平平地说,“就让它好好儿地继续生长下去吧。”

    他捡起那支即将枯萎的花儿,丢给达达。(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