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侧岛(7)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得不说,发施法者的平静让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松了一口气,或许只有凯瑞本除外——待到暮色沉入宝石蓝色的大海,将之渲染为一枚旷阔无垠的明亮镜面,倒映出横贯天际的魔法星河时,他踏入了克瑞玛尔的帐篷。←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克瑞玛尔倒是不介意继续和精灵游侠共用一个帐篷,凯瑞本婉拒了,虽然在银冠密林中阶级的划分更多地倾向于义务而非权利,但游侠曾不下百次地在人类的国家与地区里接受当权者的招待,就连碧岬堤堡的阿尔瓦法师也有着相当的权威,遑论他也曾接受过人类国王的邀请短暂地成为一个地区的统治者,所以他还是很清楚这套看似流于表面实质上内涵多多的做法——克瑞玛尔在精灵中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幼儿,在人类中却是十万个奴隶与一个岛屿的主人,他可以从土地中榨出最后一枚钱币并将之变作自己的卷轴、施法材料乃至于法师塔;也被允许碾碎任何一个对他不够敬重或是违反他制定法律的人;又或者他只是想要看看火焰是如何吞没一个岛屿的,也尽可以让整个侧岛化作焦土。

    听起来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但精灵的万维林中珍藏着的一本纸草就记载着一个皇帝因为想要建造一个新的王都,就秘密命令他的奴隶在深夜肆意纵火,数以万计的人类在火焰与烟尘中奔走呼号,哭泣嚎啕的时候,他在盘踞于山峰顶端的宫殿里啜饮着蜜酒俯瞰着这一切,还就着这个“伟大的景象”写了一首长诗以及一部悲剧的大纲。当然,他最后也没逃过愤怒的人们所伸出的手,他们抓住他,割开他的喉咙,将沸腾的血浇在旧都被厚厚灰烬覆盖的土地上。

    达达睡在克瑞玛尔的帐篷外面。按照龙火列岛的惯例,一个有着整座岛屿作为领地的“主人”的帐篷可不能那么寒酸,帐篷里应该有着不下六个服侍的人,两个榻下侍女。两个榻上侍女,两个宦官,或者再多也是被允许的,就像贵客到来时最高礼节是让他们踏着美貌女奴的脊背或是胸膛走路那样。他们也可以用那些美妙而温暖的躯体来取代地毯、坐榻以及被褥,反正龙火列岛最多的就是这些。但克瑞玛尔是施法者,这让他省了很多口舌,龙火列岛上也有法师,稍有见识与经验的宦官都会知道法师们也许比凡人更喜好美色。←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但他们在冥想以及休息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想要在房间里看到除了自己之外的人的,有些法师还会在属于自己的房间里设下致命的陷阱,算是他们赠与不速之客的小小礼物。

    殷勤的年轻宦官还真为他的新主人准备了那么一个装满女奴的帐篷,只是宦官们总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他已经发觉,在这个队伍中,隐约占据着首领位置的是精灵凯瑞本,虽然他看似性情温和,也鲜少咆哮与大声命令,但其他人都愿意倾听他的意见。尤其是发的施法者,侧岛的新主人,他很温柔,甚至可以说有点天真,几乎没有一个统治者应有的疯狂与贪婪;作为凯瑞本的挚友,伯德温的身份略逊于他的半个族人,而他身边的王女李奥娜有着源自于本身的尊严与权威,葛兰显然依附于法师,而梅蜜是盗贼的姘头。

    简单点说吧,如果想要进入克瑞玛尔帐篷的不是凯瑞本而是伯德温或是葛兰。他们会被达达阻拦的,凯瑞本则不。

    克瑞玛尔正盘着双脚坐在鲸鱼皮毯上,鲸鱼皮又厚实又柔滑,阻隔了沙子传来的寒意与湿润。施法者的膝盖前胡乱陈列着一些东西——用以照明的氟石,法术、小水晶杯、水烟壶,还有一些褐色的方块。水烟被点燃,半透明的青色雾气在帐篷中缭绕,如同动物的眼睛在微光中闪烁的暗红色火星在烟雾中噼啪作响,精灵嗅到了一股说不出的怪异气味。倒不是说它发臭或是有刺激性,相反的,它闻上去就像是烧焦的蜂蜜,又甜又香,浓郁而厚重。

    “‘烟草’?”精灵问。

    “它的提取物。”克瑞玛尔说,“我向达达要了一块。”他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个手势,一股寒风旋转着掠过精灵的身边,那股气味迅速地消散了。

    凯瑞本拒绝了克瑞玛尔施放的第二个法术:“精灵不受这种烟草的影响。”他说,大部分取之于生物以及植物的毒素都对精灵没有效用。

    异界的灵魂放开手指,让这个法术在手中消散,他也不需要,这种轻微的毒素对他来说完全不构成威胁。

    精灵游侠在克瑞玛尔的对面坐下,“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事实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克瑞玛尔对某种事物表露出如此强烈的憎恶与忌惮,他怀疑它可能会造成比现有的,已知的更大与更坏的影响,鉴于比维斯在龙火列岛居留了如此之长的时间,他可能发现了什么,然后又将这个告诉了克瑞玛尔,让精灵感到疑惑的是,克瑞玛尔似乎根本没想到在龙火列岛上看到这种作物,是比维斯隐瞒了,还是出于别的原因?

    异界的灵魂犹豫了一会,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和精灵说这种作物的照片时常出现在学校的板报、社区的公告栏以及公共枢纽的墙壁上,还有那些堪称无所不在的媒体。在它还是个普通人类的时候,总觉得这些东西距离自己很远,就像是小时候臆想的藏在床下与壁橱里的怪物,当它们真的从暗里跳出来的时候,还有谁能够保持镇定呢?幸运的是在这个位面,所有的施法者都能够施放驱逐毒素的法术或是神术,法术(神术)对施法者的等级要求也不是那么高,而且就达达所说的话来看,它还没有大规模地扩散到龙火列岛以外的地方去。

    “你是说它会令人上瘾。”精灵说:“但法术是可以驱散毒素的,无论它隐藏在那儿,而且按照你所说的,即便无需法术,只要有人帮助以及意志力,想要戒除它也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确实,”克瑞玛尔说,感谢便宜导师比维斯先生。与这种作物相关的事情都可以推到他身上:“身体的瘾头是可以被强行戒除的,但你无法将灵魂中的欲求连根拔除,”他想了想,“它……是一种能让人快活的好东西。而且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把它点燃,然后吸就行了——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绝对始终无法摆脱的诱惑。凯瑞本,你看。只要是人类,又或是精灵、矮人甚至兽人,他们总会有烦恼和忧愁,但我们总有让自己快乐起来的办法,”他举了个栗子:“譬如说,我,如果有什么事情让我心绪烦乱了,我可以去和‘白脸儿’说说话(凯瑞本投去一个戏谑的眼神,不是吵架?他用寂语说,不过异界的灵魂装作没看到)。也可以去交换点椴树糖,给自己烤条鱼,洗个热水澡……总之能让我开心起来的东西太多啦,但是,这种东西,这种东西带给人的快乐绝对不是这种,它……”发的施法者艰难地选择着词汇:“它是一种刺激性很强的东西,比维斯导师曾告诉我,进一步提纯后它会让人陷入一种无以伦比的快感之中,那是任何一种能让人喜悦满足的事物都无法比拟的欢欣。比起饥渴的人得到面包或是清水,相爱的情人们相互昵狎,又或者连续劳作了数个昼夜后终于得以安睡都要来的让人无法抵御——只要尝过一次,那么其他的东西就再也不能引起那个人的兴趣啦。被它控制的人不会感到饿,也不会感到冷,也不需要亲人、爱人与朋友,凯瑞本,它影响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精神与灵魂。即便牧师与法师可以施放一个神术或是法术将它的毒液尽数驱逐,但只要保有与之相关的记忆,那么那个人有很大的可能会重新渴求与搜寻它——除非他从此之后不会遭受到哪怕一丁点儿的挫折,但凯瑞本,你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一旦发生了让他不快乐的事情,他就会马上再次渴求起这种‘烟草’,不管怎么说,它直接的就像是一把利剑,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斩除所有的烦恼;而其他的,像是美味的食物啦,柔软的床铺啦,又或是情人的亲吻啦,与它相比都只是隔靴搔痒而已。”

    他的话可以说是凌乱而又毫无头绪,但凯瑞本在稍加思索后就明白了施法者的意思,他的神色逐渐变得严肃起来:这个位面暂时还未出现被这种艳丽的植物控制的人类或是类人,但精灵可以推测与想象——如果这种作物扩散出去,若是真如克瑞玛尔所说,它给予人类的快乐胜过源自于本能的感官刺激,那简直就是一件最可怕的事情——精灵见到过酗酒的人,他们的心灵十分脆弱,为了逃避生活与命运的碾压,他们可以拿所有的东西换取一杯劣质酒水,只要是酒。

    “比起酒……”

    “它的力量要远胜于酒,”克瑞玛尔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会,补充说,“许多倍。”

    幸运的是,凯瑞本也只在龙火列岛上看到过这种植物,而且龙火列岛近似于封闭的环境与对外来者不太友好的态度也有力地遏制了这种危险作物的扩散。

    但令人心生苦涩的是,他们似乎也对此毫无办法——总不能让那些奴隶白白死去。

    “暂时如此。”异界的灵魂说。“不过在此之前,”他继续说:“我们可能需要修改一下原先的行程,凯瑞本,你觉得侧岛怎么样?”

    “很美。”精灵游侠说,他已经领会到克瑞玛尔的意思了。

    “我们能让它变得更美,”发的施法者说:“没有奴隶,没有毒物。”

    “它真正的主人是不会允许的。”

    “可是,”异界的灵魂低下头去捏了捏他的新法术,而后抬起头来微微一笑:“给了我的东西再想要拿回去可不那么容易啊。”

    &&&

    很少有船只选择在夜晚航行。

    考伯特船长在他的新船上走来走去,这是一艘漂亮的三桅船,沿袭了他的上一艘船的名字,还是叫做小雀号,但这只小雀可比原来大多了,他现在有三十名船员,还有两百名乘客,将整条船挤得满满当当,用餐只能简约到每人一个面包,或是一个土豆。

    这些人的发色要比碧岬堤堡的人更浅,鼻子和嘴也要大一些,他们没有武器,但比那些挥舞着刀和剑的人更令人生畏,直白点来说都是一些淬过血的家伙,不像考伯特这样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人或许会以为他们是群穷困潦倒的佣兵,但苏纶的老信民看到的要更多些——他们是士兵,而且不是领主的士兵,而是国王的士兵,即便在陌生的海船上,他们仍旧能够保持警惕与应有的纪律,两百个人分别被安置在甲板和舱房里,都是强壮,至少曾经强壮过的男性,却安静地就像是拖着一群毛色斑驳的兔子。

    在深夜起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他们的首领似乎得到了一个朋友的帮助,那位慷慨的领主愿意给他们提供一个长久的安身之处,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就连一个夜晚也不愿意等,另一个原因不为太多人所知——他们来自于高地诺曼的雷霆堡,因为曾经忠诚于雷霆堡的前任领主伯德温。唐克雷而招致了新王的不满,他们,连带他们的家人不但被驱逐了出去,还被兽人与不知名的佣兵袭击,他们不能在高地诺曼,他们的家乡获得一块耕作的土地,也没有领主或是骑士愿意收留他们;而其他国家与地区的统治者则忌惮着他们的身份,他们也不被允许在别处的土地上停留。

    路泽尔大公仁慈地容许他们在他与高地诺曼的交界地带暂时休憩,但这个时限也已经快要到了。

    有关于伯德温。唐克雷的事情碧岬堤堡的阿尔瓦法师,还有执政官以及考伯特都有所耳闻,他们对这个不幸的骑士表示同情与理解,但碧岬堤堡的执政官或是阿尔瓦法师都不能将这种态度表露于外,毕竟他们的身后还有着一整座城市与他们的人民——亚戴尔与雷霆堡曾经的守护者们只得在碧岬堤堡城墙外,流民聚居的地方找到一个临时的栖身之所,在听闻亚戴尔想要去龙火列岛探勘与尝试一番时,在阿尔瓦法师的暗示下,一些商人找到了他。

    亚戴尔是昨天回来的,他带回了一个好消息,商榷再三后,他们决定,和亚戴尔一起来到碧岬堤堡的人分做了两部分,一部分和亚戴尔北上,找到还在交界地带苦苦等待的其他士兵与妇孺后带着他们移动至碧岬堤堡,一部分提前奔赴侧岛。

    这就不能让商人们帮忙了,毕竟这个事儿可大可小,考伯特和他的新船因此得到了这份额外的工作。(未完待续。)

    ps:  作者的话——抱歉,最近两天家里有点事情……

    还有看了一遍,发现确实有个地方达达写成大大了,在此感谢诸位大人的提醒,问题是——新版需要经过编辑同意才能修改……(╯‵□′)╯︵┻━┻!

    《亡灵持政》的实体还请诸位大人再等一下,我想要联系一下一个朋友,看看能不能放点插画……至于印数,可能直接凑个整数吧,多的用来送朋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