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夜袭(下)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海盗们首先射来的是火箭,就是他们在围猎商船时常用的那种,箭头上包裹着浸透了鲸鱼油或是柏油的棉布,有些时候还会浸上白磷,这种火箭一落到干燥的船帆上就会立刻迅猛地燃烧起来,就算是预备好了救火的水一时半会也无法扑灭,如今它们落到帐篷上,帐篷也立即如船帆一般地燃烧了起来,帐篷塌陷下去,吞吐的火焰为海盗们观察周遭的情况提供了光亮,果然如瑞意特所说,帐篷里已经没有人了。;;;;;;;;;;;;;;;;;;;;;;;;;

    “他们在洞窟里。”一个海盗低声说,他看向海面,不远处正有几条细小而又不祥的影四处游弋着,这是从“黄金夫人号”与“海魔号”上放下的几只小船,因为法师的法术能让他们在水里呼吸,所以他们也要警惕着猎物从水中逃走,船上的海盗都是富有耐心,视力敏锐的人,他们的手中拿着精钢的弩弓,除了熊熊燃烧的火把还有出自于两位船长之手的氟石,火把只能照亮海面,氟石的光却是有穿透性的,它一直能照到水下数尺深的地方,龙火列岛周围的海水又都是那么地清澈洁净,就连仓皇逃走的海虫身上的肉刺与鹰嘴鱼身上的鳞片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帐篷是空的,里面固然还留着一些家具与毯子,却也算不得是什么持久的燃料,火焰很快就降低了,瑞意特弹动手指,让微风吹散烟雾,被他们的向导称之为螺的洞窟并不深,他们甚至能够看见白色的衣袍在缝隙中闪动,唯一的遗憾在于洞窟的朝向是偏北的,所以大部分星光与月光都被阻隔在外,红袍的女性术士做了一个手势,这只是一个小法术,只是能让洞窟里面亮起来而已——但她和海盗们所看到的只有一刹那的闪光,就像猛然闭上眼睛后光线的残余,短促的就算是让一个精灵来看也未必能看出所以然。;;;;;;;;;;;;;;;;;;;;;;;;;瑞意特舔了舔嘴唇,她以为自己所要面对的不过是个初出茅庐。摆脱弟子身份没多久的年轻法师,但她突然发现,这个家伙并不像她以为的那么好对付,她把手按在自己的次元袋上。有点后悔没坚持最初的想法——她原本是要求海魔也提供一部分费用,好让她去雇佣一个法师,如果从“细网”中雇佣的话,她还能打点折,但巧舌如簧的德雷克让她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细网”并不是她的,虽然她是“细网”的塔尖上寥寥无几的几个主控者之一,但奥斯塔尔在红袍中的威信要比她高得多,如果那个法师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可能触怒奥斯塔尔,他一定会毫不犹疑地拒绝她的邀请,甚至会把她出卖给奥斯塔尔。

    就算她能够找到一个无知而又胆大妄为的家伙来帮她完成这件事情,后者也一定会要求在这件事里分上一杯羹,这绝对不是瑞意特想要看到的,她为获得这份情报也耗费了不少人情与代价,而且可想而知。将要面对奥斯塔尔的可不会是别人,只会是她——她费尽心力,甘冒危险,是为了自己,而不是别的任何一个人,她又不是罗萨达或是伊尔摩特的白袍!

    尽管如此,当瑞意特发现她的自私反而会造成一个十分不利于自己的局面时,还是会迁怒于别人——她知道德雷克为什么不想让海魔雇佣一个法师,他对海魔赐予他的耻辱始终念念不忘,虽然他什么都没和瑞意特说过。但他肯定有所打算,在与一个施法者交战的过程中,一个凡人,就算有着一半兽人的血统。不幸死去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吗?

    放在平时瑞意特只会对他的小心计付诸一笑,但现在她只感到恼怒与懊悔——洞窟中的法师其他不说,在操控魔力与预估对方的法术上明显地超出一筹,虽然瑞意特方才投出的不过是个学徒也能完成的小型戏法,但对方不但预料到了还施放出了相应的对抗法术,她的法术只起效了一瞬间。幸好还有这么一瞬间,如果她的法术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被湮灭了,瑞意特一定会立刻逃走,因为这只表明对方比她强大的多。

    ——那个,异界的灵魂好奇地问,也是术士吗?

    ——术士,也是牧师,巫妖阴沉地说,属于巨龙的那部分血脉正危险地躁动着,距离那个特殊的日子还有几天,但那个身着深红色丝袍的女性显然也是一个继承了巨龙血脉的术士,虽然十分稀薄——具有巨龙血脉的人类或是类人是能够凭借着血脉的呼唤而相互感应到的,只是这种感应非常轻微,只有在距离较近的时候才能被清晰地感应到,还有就是其中较为强大的后裔会利用这种呼唤寻找临时的仆人,或是捕捉自己的血亲,巫妖在还未被导师带走前因为这个吃过不少亏,有几次差点就死了,所以对这个也很敏感。

    在小魔鬼阿斯摩代欧斯出现的时候,曾经的不死者也感受到了,而且对方要比他强大的多,幸而那个术士似乎更在意那本存放在他次元袋里的龙语法术,另外,感谢老年痴呆的神上之神,他的血脉虽然还会对他有所影响,但对其他人却不再那么清晰可辨了,至少他的敌人没有察觉,否则的话他不会只是投掷了一个法术,看着他们落入星光河就算了事——就连三岁孩童也知道,有着巨龙血脉的人并不会那么轻易死去。

    而现在,那个腰间垂挂着秘银锤子的女性术士好像也没有发觉她正在与一个血亲作战,不过对巨龙的后裔来说,血亲没什么意义,除了难以对付之外。

    ——术士也能做牧师吗?

    ——法师也能够同修牧师,术士当然可以,或者说,术士比法师更容易成为一个牧师,不管怎么说,术士的血脉不是来自于魔鬼、恶魔就是来自于巨龙,他们情愿服侍一些神祗,不像某些法师根本就是不折不扣的无信者或是伪信者。

    不过这个……巫妖将这个讯息转而压向识海深处,神上之神的决定并不全部偏向于外来者,在如何隐瞒与误导上,曾经的不死者要远远超过他的同居人,他可以像看着一本打开的那样阅读对方的记忆与思想,但只要他愿意。他的想法与知识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泄露。

    立起沙墙,他指示说。

    异界的灵魂立即依照巫妖的话做了,法术的光掠过被海水浸没的沙地,沙与水的混合物就像是柔软的丝缎那样被无形的手抓了起来。在空中展开,将后方的每一个人都严密地遮挡起来。

    海盗们射出的第二波箭矢恰好在此刻降临,为了这次任务,海魔与德雷克都出了大血本,所有的箭矢都是精钢的三棱箭头。箭矢的箭身是银冠木的,尾羽取自于鹰的中羽,要知道,自从精灵们断绝了与白塔的往来,银冠密林产出的所有东西都成了紧俏货色,价格也自然而然地一日三变,德雷克能拿到那么多还得感谢他的母亲亚速尔的女大公,她慷慨地开启了她的私库,任由她唯一的子嗣在里面挑拣他所需要的东西,不过她也申明了。这些都是需要偿还的,如果德雷克能够捉到他想要的猎物还好,如果不能,连带上他的新船,将来的二十年他就只有给亚速尔的统治者白白效力了。

    这种箭矢足以射穿单层皮甲,但它和所有的普通箭矢那样,在遇到如同淤泥般柔软与粘稠的沙水混合物就成了真正的无用之物,说实话,发的施法者所投掷出的法术立起的沙墙并不牢固,如果换做一个穿盔带甲的重装骑士。它可能什么作用都起不到就被撞开了,但对箭矢来说,它比坚韧的皮甲更难击破,沙是分散的。而水是脆弱的,但它们在一起的时候却能最大地消耗掉箭矢的动能,海盗们的一部分箭矢确实穿过了沙墙,但它的能量在击穿沙墙的时候就消耗殆尽,所以只飞出了几步就颓然落地,连施法者的脚尖都没能碰到。

    海盗们停顿了一下。施法者毕竟是很有威慑力的,这时候海魔的两个兽人情人派上了用场,他们大吼了一声就挥舞着巨大的斧头与锤子冲了过去,沙墙没能对他们形成阻碍,被他们轻而易举地撕成了碎片,海盗们一下子就就看见了他们的猎物,战士的刀剑与精灵的弓箭都在暗中熠熠生辉,但他们只有六个人,其中还有两个女人,这些邪恶之徒心中的贪念猛地压过了对施法者的忌惮与恐惧,他们紧随着两个兽人的脚步向前冲去,甚至还在担心兽人们会抢先于他们夺得悬赏金额最高的几个或是女人,又或是他们的锤子与斧子将猎物击打到面目全非,尤其是德雷克的船员,他们已经习惯于见到一个人就开始估价了,无论什么时候,一个面孔漂亮的奴隶都是要比一个面目残缺的废物来的值钱的。

    几个海盗举起了弩弓,他们的目标是施法者与盗贼,因为这两者是最具威胁性的,但精灵已经举起了弓,看见了他们——吟游诗人曾说过,就算是一个精灵缚起了一只手,蒙上了双眼你也莫要妄想与之比试射箭的记忆,他们不仅仅有数以百年计的训练与经验,还有生命之神安格瑞思在创造精灵之初就赐予他们的天赋,这是人类永远无法企及的——所以,正如我们所预想的,猎手先成了猎物,凡是胆敢在精灵面前举起弩弓的海盗无不在咽喉与眉心处多了一支别致的装饰品,他们倒下时血液污染了清澈的海水。

    德雷克忍不住眼角微跳,他的船员是重新招募的,期间免不得好一番磨合,现在终于能拿出来用用了,但就现在的情况看,或许他还得招募第三次。

    螺的洞窟并不是那么大,也不够深,虽然克瑞玛尔给达达的指令是带着奴隶们往深处走,但他们也只能走出数百尺就遇到了坚硬冰冷的石壁,达达躲藏在一块石后面,观察着前方的情况,偶尔洞窟会被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光亮照得如同白昼,他看见了他的新主人,发的施法者站在雷电与火焰中,他身边只有精灵凯瑞本与伯德温,李奥娜、梅蜜与盗贼葛兰不知跑到哪儿去了——他们是逃走了吗?达达心惊胆战地想着——不过他并不意外,他很清楚,想要动手现在确实是最好的时机,等上几个月,他的新主人就可能拥有自己的士兵,同时他也会住在安全的堡垒里,除非动用一支军队,不然根本就没有办法动摇他的统治,就像是比维斯和他曾经的兄弟。

    而且克瑞玛尔还是一个施法者,龙火列岛的法律规定了只有四大主岛的领主才能拥有法师,但如果一个岛屿的主人就是施法者呢,你总不能让他突然变成一个凡人吧,何况还有个前例,也就是克瑞玛尔的导师比维斯,虽然他从未踏入过他的领地,只是交给父亲与主人代管,但侧岛的的确确是属于他的。

    一道灼热的白光就在此时刺痛了达达的眼睛,他本能地转过头去,将前额抵在冰冷的石头上,眼前一片缭乱的光点,他知道这是因为骤然受到强光刺激的自然反应,并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所以他并不在意——或者说,他更为关注的是刚才匆匆一瞥中看到的施法者——敌人的哀嚎与惨嘶自从他们进入这个洞窟后就从未停止过,但发施法者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平静温和,他投掷法术,却像是对它造成的任何结果漠不关心,带着一点厌倦,就像他并不是在肆意杀戮,而只是在完成一个不得不完成又寻常至极的任务。

    达达不是没有见过残酷冷漠的人,他的父亲与兄长就是之中的佼佼者,但今天克瑞玛尔给他的印象简直就与前几日的大相径庭,他甚至不愿意让一个奴隶挨鞭子,但显而易见,他的仁慈似乎从不会落在他的敌人身上。

    看来他们的计划要略微调整一下了,达达想。

    &&&

    “您在等什么?尊敬的施法者,”海魔问,竭力隐藏起自己的不满与愤怒:“您什么不施法,我们的船员已经死的足够多了。”

    德雷克也是如此想的。

    之前发的施法者投出了一个威力强大的闪电法术,这个法术沿着深及足踝的海水扩散,发挥出了近两倍的威力——异界的灵魂当然还记得电流不但会在水中扩散,作为富盐的电解质溶液,海水的导电性要比淡水更好,他在鹧鸪山丘的暗河中已经尝试过一次了,这次当然也不会错过。

    首当其冲的两个兽人几乎被烤熟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