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激战(四)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考伯特和来自于大陆彼端的客人们找到这儿可真是有点不容易。

    我们前面说过,龙火列岛是个奢靡却封闭的小世界,虽然商人们总是趋之若鹜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与之交易的机会与地位的——为领主们处理买卖事宜的宦官已经谨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而且因为他们交易的货物中包含有人类与类人的奴隶的关系,他们的选择面就更加狭窄了一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如何获得奴隶(有时还要依照宦官们提出的要求,譬如说,年轻力壮的男性与女性啦,美貌的幼小孩童啦,一个吟游诗人,一个盗贼又或是一个兽人啦)并且能够将它们平安无事地运送到龙火列岛,不管怎么说,碧岬堤堡与龙火列岛之间的距离还没那么遥远,而贩卖奴隶,在龙火列岛是合法的在碧岬堤堡却不是,商人们不能遵循通常的海图,因为那些海图标示的航线通常是要通过碧岬堤堡所拥有的海域的,每个与龙火列岛的领主或是想要与领主达成交易的商人都必须弄到一张另辟蹊径的海图或是在夜晚行船。

    所以能和龙火列岛的宦官们有所往来也只有固定的几个人,他们拥有自己的商团,有着指定的港口,并在龙火列岛建起了巨大的宅邸,其中几个甚至被宦官赋予了一定的权利——他们是可以将那种“烟草”带出去,混杂在奴隶的食物里让他们吃下去,这样新鲜的“牛马”一被运到龙火列岛稍加训练就能立即投入繁重艰辛的劳作之中——像是将亚戴尔送到侧岛的游商们只能说是偶尔来碰碰运气的,他们是不是能得到想要的货物完全得看掌握港口的宦官是否满意于他们送上来的礼物。

    东冠的所有者在将侧岛赐予克瑞玛尔之后就撤回了军队和宦官,所以三个港口都可以说是处于一群龙无首的状态,如果考伯特是综上所述的那些大商人,当然可以不假思索地找到港口与泊位,但我们知道的,他是苏纶的信徒,也从来不惮于向碧岬堤堡通报奴隶船的动向,所以他出现在这儿。能不被一贯敌视着他们的人乘机杀死就已经算得上很走运了,但如果他的船只想要进入港口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何况他还带着两百名全副武装的战士,若不是雷霆堡的法师盖文当机立断。从人群中抓住了一名主要的人质——一个商团主人的儿子——他从某个娼妓的怀里爬出来想要看看热闹,从而得到了一个谈判的机会,他们大概还傻乎乎地在侧岛的邻近海域一个劲儿地打转呢。

    就这样考伯特也代克瑞玛尔许诺了整整三船的甜菜糖,作为对于商人们的奖赏。原本他还想要讨价还价,看看是不是能从商人们那儿弄来一两个向导。这个要求刚提出来就被商人们斩钉截铁的拒绝了,他们声称他们的拒绝并非出自于戒备或是恼怒,只是他们也没有那个资格进入到侧岛的腹地——那里属于领主,任何未经允许踏入那片土地的人都会被砍掉双脚曝晒而死。

    他们的话可算不得真诚,更多的是敷衍与推诿,不过考伯特没有时间慢慢和他们磨蹭了,而且他们并不是来与商人雇佣的佣兵作战的——若是施法材料齐备,法师盖文倒是能试着召唤一个游魂来询问一下克瑞玛尔现在所在的位置,但他恰好缺少了一味重要的宝石粉末,盖文想强行尝试一下的时候被考伯特阻止了。他和阿尔瓦法师是多年的好友,对于法术失败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再清楚也不过,他们着实不需要太多的惊喜啦。

    考伯特试着向月之女神苏纶祈祷,虽然他不是牧师,但他对于女神的忠诚与爱是不容置疑的——他不知道掠过耳边的声音是否是女神给出的回应,但在没有向导与魔法的情况下,他们还是依照着那个声音指引的方向走了,在穿过密林的时候他们还在忐忑不安,在看到甘蔗地与甜菜地的时候就安心了许多,高地诺曼的士兵们走上去向那些忙于收割甘蔗与料理甜菜的奴隶们询问附近是否有他们不熟悉的人来过。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士兵,他们还是挺礼貌的,但奴隶可就不那么礼貌了。至少在他们看来,奴隶们甚至可以称得上无礼——他们一刻不停地干着活儿,就连一个眼神与一个音节都吝于付出,士兵们为此粗暴地抓住了其中的一个,把他从甜菜上拖开,让他们目瞪口呆的是。就算是士兵们夺走了他的工具(居然是木质的),他还是在不断地,机械地挥舞着手臂,像是空气中也长满了他侍弄的甜菜,而其他的奴隶也只是继续忙于为甜菜垄土,他们的同伴与士兵没能引起他们的一点注意。

    接下来他们遇到的人都是这种该诅咒的可怕模样,就连对着数以万计的兽人也能面不改色的士兵都不自觉地有点发冷。

    “这是怎么回事?”骑士修问:“是魔法吗?”

    “可能是,但据说是一种药物。”考伯特说:“它们会让奴隶们变得十分地温顺,只是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

    修蹙起他浓密的双眉,他和大部分高地诺曼人那样,眼窝与眉骨挨得很近,眉骨突出,眼窝深凹,覆盖在眉骨上的眉毛自然而然地在眼睛上方形成了一道深重的阴影:“克瑞玛尔……法师可能不太适合这个地方。”雷霆堡的士兵与居民都知道,那个发的法师在战役之外就是个甜人儿,他不但会用法术变出满地乱跑的火焰小人来逗孩子们开心,还会施法将粗粝无味的麦子粥变得如同蜂蜜那样的甜,或是让冰雪做成的玫瑰花绽放在少女的发髻间,只要你提出要求,而他又有时间和空闲的话,他总是愿意满足任何一个人的。

    就算是他们曾经的爵爷与领主伯德温成为此地的主人也不会令他们感觉更违和。

    “也许。”考伯特说:“但他的导师是此地领主的儿子,在导师没有亲生子女的情况下,他的弟子就是第一继承人,每个地方的法律都有这么一条,包括龙火列岛。何况对于你们来说,这件事情可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对碧岬堤堡来说也是如此吧。”

    考伯特微微一笑,能够如此出乎意料地在龙火列岛中扎下一颗钉子当然是阿尔瓦法师与碧岬堤堡的执政官愿意看到的事情。不然他的船上又怎么会出现那么多的武器呢?只是在筹备它们的时候,阿尔瓦还以为他们必须为克瑞玛尔招揽一些使用这些武器的佣兵呢,他们没想到的是命运之神竟然会如此眷顾年轻的发施法者——近三千名富有经验,尝过血的士兵。如果不是他们敏感的身份与惊人的数量,大概早就被某个领主或是国王截留了,现在他们都归克瑞玛尔了。

    考伯特甚至觉得自己应该设法感谢一下远在千里之外的狄伦.唐克雷,哦,应该是叫这个名字。他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失去了些什么。

    不过让“小雀号”的船长担忧甚至有些焦躁的是他们还没能找到克瑞玛尔,如果他们到达的时候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年长的游侠可以确定那将是一个再大也没有过的悲惨的笑话,他们经过了不下半打甘蔗地与甜菜地,但遇见的都只有奴隶,达达的出现简直就像是苏纶的恩赐。

    “我带你们去我的主人那儿。”达达说,而后急速地转过头去给那些始终跟在他身后的奴隶发布命令:“你们留在这里。”他说,他们不需要累赘。

    修在经过这些奴隶的时候看了他们一眼,“辔头”还有其他的奴隶一直保持着行礼的姿势,无论身体的那一部分都不曾超过士兵们的膝盖。

    那个被剔除了头发与胡须(哦。也许他原本就没有)的奴隶带着考伯特与高地诺曼的士兵穿过棕榈林之后他们就不再需要指引了,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魔法与火把的光亮。

    &&&

    瑞意特捏着一枚毒蛇的牙齿念诵咒语,咒语结束后从她的嘴里吐出了三条细长的毒蛇,它们的尾巴粘连着她的舌头,它们所感觉到一切都能从蛇类的躯体转达到瑞意特的感官里——毒蛇在空中发出嘶嘶的声音,不断拉长的身躯狂乱地抽动着,就像鞭子那样噼啪作响——活着的鞭子,金黄色的眼睛闪烁出与女性术士一模一样的阴冷与邪恶,桃红色的舌头吐向空中,两枚蕴含着毒液的牙齿就像珍珠那样在火光中熠熠生辉。

    它们扑向发的施法者。但毒蛇的细小利齿无法咬穿他身上的白袍,而被攻击的施法者已经做好了下一个法术的准备,但身着红袍的女性术士似乎并不为之感到惊恐,她旋转着身体。在避让开法术的同时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异界的灵魂听到了巫妖急促的警告,但为时已晚,瑞意特早已改变了她的标的,她所要攫取的生命不是克瑞玛尔而是站立在法师身侧,手持长弓双刀。为法师挡去海盗们的刀剑与匕首的精灵游侠凯瑞本。

    凯瑞本察觉到了毒蛇的侵袭,他敏捷地侧首躲避,但毒蛇在没有可能咬中他的时候直接通过向外折出的毒牙向他喷射毒液,毒液落在精灵的面颊与眼睛上,立刻泛起了令人恐惧的青色烟雾,皮肤顿时泛起了血红色的泡沫,开始溃烂与肿胀,梅蜜扑了上来,将预备好的治疗术投掷在凯瑞本身上,但治疗术起到的效果并不那么大,而且在游侠被毒液击中的那一刹那,就有海盗在高声欢呼,他们亟不可待地扑了上来,想要抓住或是杀死那个让他们损失惨重的精灵。

    克瑞玛尔的法术立即转而落在了海盗与凯瑞本之间,灰暗的球状气旋落入海盗群中,将他们高高抛起,一部分人落入了海里,而另一部分人落在了他们的同伴头上。

    但瑞意特的法术随即赶到,它击中了发的施法者,如果不是还有那件来自于泰尔的白袍抵挡,也许这一下就可以将克瑞玛尔的半个身体完全腐蚀殆尽。也许就是这么一瞬间,战场的局势陡然发生了变化,先是李奥娜那道被弩箭击中的伤口上所沾染的毒素终于延伸到了她的手臂,她的锤子掉落在沙地上,海魔的连枷敲中伯德温失去了一条手臂的肩膀,完全无法顾及这个的伯德温发出一声高喊,他扑向李奥娜,抓住她把她脱离了几个海盗的刀剑所能笼罩的范围。

    海魔停顿了一下,出于兽人的贪婪,她没有急着去追杀李奥娜与伯德温,而是先去捡起了李奥娜的锤子,正如她想象的,那柄锤子上镌刻着的花纹与符文为这柄沉重的武器附上了魔法,魔法让原本应该重达百磅左右的锤子变得就像玩具木锤那样轻盈,但并不会让人觉得无法找到重心,而且海魔在接受它的捶打时并不觉得轻松,她裂开那张吐着獠牙的嘴满意地笑了笑,转手将锤子挂在自己的腰里——战利品还是尽早收取的好,她对自己说,哪怕是海魔号的船员,在遇到价值可观的战利品时也会冒着被海魔变成晚餐的危险私自暗藏的,别说是现在还有着黄金夫人号的船员混杂在他们这儿。

    “来帮个忙吧。”目光在这个时候会变得相当锐利的德雷克叫喊到:“难道你以为一柄锤子能比一个悬赏更值钱吗?”

    “这可说不定。”海魔嘀咕道,她命令她的船员继续围攻李奥娜与伯德温,因为最好能让他们活着的关系,海盗们的进攻已经变得有如猫戏老鼠,他们拿来了渔网,这是捕捉活口最好的装备。

    德雷克之所以向海魔请求帮助当然出自本心,问题是葛兰显然是个极其善于藏匿与奔逃的盗贼,但在海魔与德雷克联手之后,他所能转圜的范围就越来越小了,他只觉得到处都是敌人,曾经在尖颚港见到过不少这种场面的盗贼艰难地咬了一下舌尖,或许是放弃抵抗的时候了,如果他们对他的特异之处不是很了解,他或许还有逃走的机会。(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