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侏儒麦基(中)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另外,他身上还有着一个极其鲜明的特征,那就是他有着一把大胡子,从鬓边一直延伸到下颌,再从唇上左右延伸到腮边,人们把这种胡子称之为短箱子胡,为什么会叫做这个奇怪的名字已经不得而知,最普遍的说法是它们源自于矮人,而矮人总是将矿石与货物装入比起寻常木箱进深更小的木箱里,这种有点像是正方体的箱子更适合他们四到四英尺半的身高,而且他们从不说这是一个小箱子,他们只说是短箱子久而久之,人们偶尔会用短箱子来暗示那儿有个矮人,矮人的胡子式样也被称之为短箱子胡。

    侏儒们则更少蓄留胡须,或者说不能和不愿意,他们身上的毛发除了头发之外都很浅淡稀疏,某些地方甚至是光溜溜的,就和孩子没两样。如果一个侏儒不幸长出了几根碍眼的毛发,他会立刻找来小镊子把它们拔掉,免得被其他侏儒嘲笑就像是个矮人侏儒与矮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好矮人多半脾气暴躁,性情粗鲁,他们不喜欢精灵,因为精灵时常漠视他们(但也有可能是因为矮人们太“短”了)精灵也不喜欢矮人,因为将洗澡视为一种刑罚的矮人实在是太臭了,但你还是能够看到精灵和矮人在一个冒险小队里并肩前行,又或是看见矮人与精灵交易矿石与雪蜜。

    但你永远也看不到一个侏儒与矮人坐在一张桌子上,他们甚至会避免同时出现在一个酒馆和一个街道上,他们对于彼此的态度可以说对方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堆前所未有的臭不可闻的粪便,就连敌对都是一种无法忍受的事情稍有经验的佣兵和骑士都知道,如果你想要进到一个矮人的铁匠铺里寻找一把称心的匕首,最好在出发前先在旅店的房间里检查自己所有的装备,如果其中有侏儒制造的东西就要立刻解下来放在房间里千万不要随身携带,假如其中有那么一两件不确定的也是如此,矮人的目光其犀利程度远超过任何一个吟游诗人撰写的诗篇中所描写的。

    相对的,你若是想要与一个侏儒碰面。最好也不要带着与矮人有关的东西,他若是如矮人一般大发雷霆把你赶出去还算是好的,更多时候他会把你的详细讯息转而卖给任何一个愿意与你为敌的人。

    克瑞玛尔也同样经过了凯瑞本与巫妖的检查,免得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触动了侏儒们的小心脏。侏儒们中不乏邪恶之辈,而他们的手艺又确实精巧无比,就连凯瑞本,也无法保证自己看得出他们留下的每一个隐患幸好克瑞玛尔的装备基本上都出自于灰岭,也就是精灵之手。只有次元袋的搭扣被换了下来,这个次元袋是阿尔瓦法师赠送的,搭扣附加着魔法以免遗失与被盗,但这个秘银搭扣是阿尔瓦的一个矮人朋友赠送的。

    但现在他们看到侏儒中的确站立着一个如同矮人般的侏儒。

    之所以他们知道这个身高大概只有克瑞玛尔的五分之三的小个子不是矮人,而是个侏儒,还是因为他的皮肤过于白皙了,虽然比起同族来他就像是混入了巧克力的牛奶,但比起矮人那种就像是凝结的熔般的粗粝的,深色的皮肤,他看上去还差得远呢;还有那最引人瞩目的胡子。它们浓密而卷曲,下方还像矮人那样编成了辫子,但只要注意观察,就会发现它们没有生命,光泽与色彩都是油和颜料赋予的;除了这些他的面孔上没有皱纹也是败笔之一,皱纹也是矮人的特征之一,矮人的幼崽长过十岁就会在脸上堆积起层层叠叠的皱纹,侏儒们的脸却总是光滑的就像是被多孔石打磨过;还有他的手和脚,矮人们的手和脚就像是方型的小石头被捏结在一起,而侏儒们的手和脚都精巧的像是由象牙雕刻而出的。

    但他确实竭力地把自己往矮人那面妆扮了。

    “这位是……”克瑞玛尔疑惑地问。

    “麦基。”东冠领主的侏儒回答说。“尊敬的侧岛之主,他是一个侏儒,并不是矮人他只是愿意把自己打扮成……那个样子……”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小小的手指对在一起。“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很早之前就这样了或许他是有些疯癫,但他有着很好的手艺与头脑。”他转向麦基:“麦基,把你的作品拿给下看看?!”

    麦基慢吞吞地眨了眨眼睛,他的嘴唇在胡须后面蠕动了一下,克瑞玛尔没能读出他在说些什么。可能那只是一个无意义的短词,他抬起拇指,在胡须上擦拭了一下,从那件过大的无袖外袍里掏出一只鼩鼱,他把它放到地上,那只鼩鼱就马上耸动着粉红色的长鼻子,疯狂地跑动起来,或许让一个视力不佳的人来看在短时间内他发现不了什么,但站在这里的是克瑞玛尔,他的视线只一停顿就凝聚在了鼩鼱的后腿上,那只后腿虽然也覆盖着毛皮,但里面闪烁着属于金属的光泽。

    伯德温俯下身,一下子就抓住了正好跑过他面前的鼩鼱,他即便只有一只手也要比许多有着两只手的人来的灵活,他把那只灰色的小动物翻过来,这下他们看得更明白了,那是一只钢铁的爪子,里面有着不下一打小如芝麻的齿轮、轴承还有许许多多他看不懂的构件,有暗红色与白色的“筋络”连接着它们,筋络的末端刺入表面光滑的残肢,鼩鼱还在挣动着,所以他们能够很清楚地看见那些筋络是怎么带动齿轮与轴承动作的面对着数以万计的兽人也能面无惧色的骑士不安地瞥了身边的施法者一眼:“我也要这样?”打心底里说,这种做法似乎要比治疗术或是药水可怕的多伯德温知道自己的手臂无法在取得泰尔的宽恕前恢复原有的样子,但他也只以为自己的假肢不过是一个木制的,或是秘银制作的空心玩意儿,附加魔法后没有生命的手指能够抓住宽剑或是锤子,但现在看来他好像变成了一个疯狂术士的试验品。

    异界的灵魂所给出的反应却很自然,他的记忆零碎的就像是从二十七层楼上丢下来的一块防爆玻璃,但他还记得在他的位面里,人类已经开发出了生物电子装置,也就是说。设法将人类的神经系统与摄像设备、录音设备又或是马达驱动,d打印出来的假肢连接在一起,这样,盲人可见。聋人可听,失去了手臂或是腿的人可以入常人一般的生活,具体的细节他不是很了解,但他还记得有个小视频向观众详细地解说了有关于这项技术的最新发展,就异界的灵魂看来。;;;;;;;;;;;;;;;;;;;;;;;;;侏儒麦基拿出来的东西大概不太可能基于“科学”,但仍然不可避免地让它觉得亲近。

    “让我看看你的手臂。”麦基要求说。

    伯德温又看了一眼克瑞玛尔,确定发的施法者不会就这么站着看着他被这些侏儒送上祭台分割干净,才解开衬衫,将残缺的手臂与肩膀露了出来麦基将手指放在他的右臂曾经生长过的地方,他的指甲又薄又锐利,指尖冰凉,刺入皮肤的感觉差点让曾经的圣骑士跳起来,麦基看和检查的要比他在东冠岛的那次还要仔细,然后他一言不发地后退。让其他侏儒来观察伯德温的手臂,之后他们聚在一起,叽叽咕咕地讨论了一番(看得出麦基的族人颇有些降尊纡贵),又让伯德温将衬衫全部脱掉,在偌大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又让他挥动他最常用的武器,坐下,站起来,躺下,左右翻滚。前后翻滚……

    “你觉得他们真是在检查,而不是在……”拿一个讨厌的大个子开心?伯德温做完最后一个要求动作(他不明白为什么他非得把双脚放在头顶上),气喘吁吁地问。

    他压低了声音,但克瑞玛尔觉得侏儒们还是能听见的。“他们只是在观察你的身体与习惯,”他解释说:“这样才能做出最适合你的手臂。”

    “正如可敬的下所说,”东冠领主的侏儒说,他看上去像是侏儒们的首领:“我们需要很多资料,很多很多,我们必须了解你。而不是将鲑鱼的脑袋安装在孔雀的脖子上,”他带着几分傲慢将伯德温上下打量了一会儿:“这只是开始,士兵,”侏儒拍打了一下他的羊皮纸卷轴,上面密密麻麻全是让人看了就头疼的圆圈小字,用来弄干墨水的沙子从皮纸的夹层间漏出来,在侏儒的身侧撒成一半个环形,“我们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测量各种数据。”

    “一个月?”

    “已经很紧迫了,”侏儒不高兴地说:“如果不是主人的命令,你等待的时间就不止这些,我们所要打造的是一条手臂,而不是一个凳脚,当然,如果你愿意在手臂上安装一个凳脚,那么我们明天就能完工。”

    “请原谅,”伯德温说,他当然不想要一个凳脚,“但我可以知道一下,全部完工需要多久吗?”

    “下下一个飓风季。”侏儒说。

    “明年的九月。”克瑞玛尔说。

    伯德温忍不住想要做个鬼脸。

    “没关系,”发的施法者说:“现在这座岛屿是属于我的,我觉得……这或许还算得上是件好事。”等那些被高地诺曼的新王与狄伦.唐克雷驱逐的士兵来到这里以后,伯德温能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安定与沉静下来,他是他们的父亲,他们的兄长与他们的领主,也是最值得他们信任与爱戴的人。

    “我们可以回我们的房间吗?”侏儒问。

    “当然可以,”异界的灵魂和善地说:“你们想要什么时候回自己的房间都可以。”

    除了一些必要的时刻,就像是要一起讨论伯德温的手臂,其他的侏儒并不怎么喜欢和麦基在一起,他们三三两两地挽着手臂走出房间,麦基一个侏儒孤零零地走在最后面,不过看上去他并不觉得沮丧,反而有些愉快,如果要将他的神情描写出来的话,那大概就是“不和蠢货们打交道可真是令人心旷神怡”之类的,他在走出房间前还看了看伯德温,像是想要留下来再深刻地研究一番,但伯德温立即警惕了起来,麦基抓了抓他的假胡子,提起围绕着他跑来跑去的鼩鼱,把它塞进短袍里,走了出去,他赤着的脚在地板上留下了湿漉漉的印记。

    “现在什么时候了?”伯德温穿好衬衫,这个房间的窗户紧闭着,侏儒们不喜欢海风,所以他无法直接看见外面的天色。

    异界的灵魂看了看计时器,这枚计时器被他挂在胸前,没有放在原来的那个次元袋里,所以被侥幸保留了下来,“还赶得及晚餐。”

    今天的晚餐格外丰盛,因为之前的战役中不少人都受了伤,需要安静地休养,暴食狂饮当然是不被允许的,现在在亚戴尔的治疗药水,法师的治疗术以及牧师的神术下,他们总算是基本痊愈了,接下来自然免不了狂欢一场,达达从商人们奉献的礼物中挑选出了几个极其擅长舞蹈的女奴,还有几个擅长演奏的乐师,至于食物更是要比之前精美与齐备的多了。

    宴会的第二个目的是为了送别小雀号的考伯特船长,他在侧岛停留了几天,既是为了拾取海盗们的尸骨,也是为了防备逃走的黄金夫人号与海魔号,昨天夜里,考伯特得到阿尔瓦法师传递来的消息,黄金夫人号与海魔号都已经出现在了尖颚港,非常之的具有讽刺意义,黄金夫人号的德雷克曾经被海魔号的主人趁虚而入过两次,先是失去了他的船,又失去了他的自由,这些他可是狠狠地报复了回去,海魔沦为了侧岛之主的阶下囚,而海魔号自然也归德雷克所有了,不过按照海盗们的规矩,驻守在海魔上的海盗不会有性命之忧,他们可能会失去原有的地位,但只要能够表现出自己的优势与忠诚,还是能在德雷克那儿获得一席之地的,不管怎么说,德雷克在这场战役中也失去了不少船员。

    考伯特会带着一个活的海魔与海盗们的头骨回去,他们将是碧岬堤堡的执政官用来威慑盗贼与海盗们的最佳展示品,尤其是海魔,这个女性半兽人所劫掠过的船只如果全都停靠碧岬堤堡的码头,码头准会陷入瘫痪,有多少人愿意看着她被处死哪,考伯特都想要建议执政官收取观赏费用了。(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