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假肢(1)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除了便便,当然还有其他东西能让伯德温如同一尊秘银的雕像那样闪闪发亮的。←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那种“显色剂”(应该是这个词儿吧,作为一个曾经的圣骑士,伯德温觉得法师与侏儒们说出的每一个单词都是那样地深奥且不可理解)不溶于胃酸,不溶于血液,也不溶于其他体液,剔除那两个不登大雅之堂的鬼地方,它更多的是从身体里直接沁出来,在皮肤上凝结着细小的颗粒,就像是坚石粉末那样的颗粒当伯德温抬起手,准备从银盘里取下一只焦香的鹌鹑时,他的手指与镶嵌着金边的水晶壶相互辉映,据梅蜜说,他在阳光下的时候简直就像是罗萨达的化身直接降临到了这个位面,嗯,相当的,令人难以直视的光耀明亮直到现在,她的眼睛仍然很不舒服。

    事实上无需她过多描述,伯德温也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子,他怀疑那些显色剂里面是否真的混合着坚石粉末,但这个想法立即被他自己否决了,就他知道的暗杀方法里,其中之一就是将坚石碾碎,再将碎末混合在食物里让受害人吃掉,这样坚石粉末会黏结在胃肠的内壁上,随着肌肉的每一次蠕动,它们锋利的切面就会将柔嫩的内脏缓慢的绞碎受害人不断地吐血,什么也吃不下喝不下,异常痛苦。有些不太有经验的牧师往往会莽撞地施放一个强力的治疗术,但治疗术只会将坚石粉末封存在肠胃的肌肉里,假以时日,它会磨穿胃与肠壁,造成更大的伤害与折磨,所以通晓阴私的人会去寻找一个红袍,红袍能够将受害人的胃部与肠子切开,提取出坚石粉末,然后将一层层的伤口全部缝合起来。

    当然,想要挽回这么一个可以说是必死之人的性命,红袍的要价会很高,幸而能够被这种昂贵的毒药侵害的可怜虫几乎都是显赫之人,伯德温曾从老王那儿听闻过后者的一个叔叔就曾经被一些混合在他最喜欢的云雀肉馅饼里的坚石粉末弄丢了四分之一个胃,在坚石的粉末过细,过多或是分布太广的时候,红袍们几乎都会选择这种对他们来说较为简便快捷的方法。

    想到这儿的时候,虽然不认为这种显色剂中会有什么伤害到他的成分,伯德温还是难得地文雅了一次,改而用丝帕裹住了自己的手指,这种方式只会被一些性情温柔,爱惜羽毛的女性使用,或是她必须伪装出这一表象的时候,譬如说还在高地诺曼王都的王女李奥娜自从她离开了王庭,她就再也没有用这种方式用过餐,相反的,虽然她举止优雅,但行动之间仍旧带上了几分属于游侠或是战士的豪爽之气。

    作为弗罗牧师的梅蜜当然也不会那么做,她更喜欢在用餐时慢吞吞地舔抿自己的手指,弗罗的牧师能将这个近似于猥亵的动作做的非常漂亮,具有着强烈的诱惑性。

    凯瑞本好奇地伸出手指搔了搔伯德温的皮肤,“这是什么?”

    “侏儒们做的……一种药剂,”伯德温说:“用来观察我的血管。”

    所有人都表示不明觉厉。

    “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李奥娜问。

    “克瑞玛尔说第三天它们就会被排除干净了。”伯德温摇着头说,一边眨着眼睛,克瑞玛尔从侏儒那儿要了一点药水,专门给他滴在眼睛里,涂抹在嘴唇与舌头上,这种药水可以很好地分解这种显色剂,只是现存的分量太少,所以只能先顾及这些敏感紧要的地方。

    “说起来,”葛兰说,“我们的法师呢?”

    “侏儒一早就把他叫走了,好像要讨论一些挺重要的事情。”凯瑞本说。

    ※※※

    异界的灵魂曾经觉得侏儒们很像是另一个位面中的科学家,现在他的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侏儒们提交了一系列的要求,其中的繁杂错综暂不多说,但让异界的灵魂来说,他们索要的设备与装置让它想起了实验室与手术室侏儒们将它们列成了一张详细的表格式清单,每样器具的后面都绘有图样(他们居然还会三维制图!),最小地方的尺寸也无一遗漏据麦基说,这还只是基本用具,而且这些图样只是让他们的金主,也就是克瑞玛尔有个较为直观的了解,真正紧要的关键之处都在每个侏儒的脑子里,这是他们会以生命捍卫的秘密发的施法者一张张地翻阅着手中的羊皮纸,他在一张上停了下来,麦基踮起脚尖瞧了瞧,“怎么?”

    那张羊皮纸上画着是一柄长约一尺,构造精巧的弹簧杆,杆子的末端有着一个仅有豌豆大小的挖勺,抄写者在上面注明这种器械是能够随意弯曲的:“这是什么?”异界的灵魂问,他觉得这样东西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虽然没那么精细巧妙。

    “清髓器。”麦基咕哝道,他用的是侏儒语,然后他又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用通用语重复了一次。

    “我觉得伯德温大概用不到这个,”异界的灵魂说,平静而稳定的语气完全看不出他顶多也只有二分之一的把握:“他只是需要一只假肢,而不是……需要填充脑髓,虽然在很多人的认知中,战士在这方面确实有点欠缺。”

    麦基舔了舔自己的胡须,这也是侏儒们常玩的把戏之一,当你拿着一块秘银或是精金,甚至只是一块纯钢交给侏儒们打造些什么的时候,首先要和他确定好你所要制造的东西需要多少分量。而后一定要提醒他自己会在武器或是盔甲完成后请施法者重新予以测算,不然他们会从你的原材料中挖出一大块,然后告诉你材料不够或是索性拿其他的材料来以次充好,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侏儒们的造物总是很难得到人们的信任,如果不是矮人们太难打交道,他们如今只怕没那么得意。

    麦基的族人们倒没蠢得在一个施法者面前动材料分量或是材质的打算,但这不妨碍他们往那张接续起来后可以从克瑞玛尔的头顶一直垂到脚后跟的清单上添加一些伯德温不需要但他们很需要的东西。

    发的施法者拿起放在一旁的羽毛笔,在混合着青金石的墨水中蘸了蘸,从器具名单上划掉了那一行。

    之后异界的灵魂,连同他体内的巫妖又从这份名单上找到了不少根本不需要的东西,像是一个磅秤,麦基坚持说它是用来称量部件分量的,但事实上它的最上限高达一千磅,无论是身体中的那一个巫妖或是异界的灵魂,都不觉得伯德温身上需要装一个重达一千磅的玩意儿。

    你觉得他们要用这个磅秤干什么?称量一头鲸鱼?异界的灵魂在划掉一行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像是茶杯加热垫的东西时说。

    为了精金,巫妖说,看看它的体积,很显然,不用精金铸造是不可能将如此之多的重量压缩在这么一个尺寸里的……等等!

    怎么,这个有问题?异界灵魂手持的羽毛笔在那行小字上停留,他能感觉到身边的麦基突然紧张了起来。

    “这是必须的!”侏儒喊道,“里面的每一样都是必须的!”

    没有问题,曾经的不死者说,只是,这份用具让他们打造两套。

    你?

    是的,巫妖说,你应该没忘记除了伯德温的右手之外,我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些“烟草”。

    达达不是已经把我们需要的“烟草”和秘药取出一部分了吗?

    这是一方面,曾经的不死者耐心地解释道,我们还需要探查一下那些服用了“烟草”的奴隶们我需要详尽地了解他们身体的每一部分……那些与普通人不同的地方他轻微地停顿了一下,你应该理解吧,他说,在你们的位面,你们的……牧师也会这么做,这并不是为了祭献或是达成什么邪恶的目的……

    你想要解剖他们,异界的灵魂说,他再次看向那些工具,它们看上去确实有着几分熟悉。

    对生者?不,巫妖恳切地说,我无法作恶,对吗,你很清楚这点,我需要的只是几具不再被他们的主人需要的躯体而已。

    异界的灵魂迟疑了一会,然后在那几行小字后打了一个巫妖看不懂的符号,但巫妖知道他同意了。

    如果他们不是那么快地遇到了精灵凯瑞本,巫妖是不会将那些他珍爱的器具丢弃的,但很不幸的,他必须与凯瑞本同行的时候力量薄弱到了就连从精灵的弓箭下逃离都很困难的地步,曾经的不死者只好将那些秘银制成的精密器械全都丢进了碧岬堤堡外的海水里,那些器械比侏儒们所需要的精巧上十倍,也要邪恶上十倍(毕竟侏儒们中很少出现终日与死者遗留下的最后财产打交道的灰袍),但若是被有着丰富的冒险经验与深厚学识的精灵看到,那么巫妖之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遭到质疑毕竟那时他们之间还只是仅有一丝血脉牵系的陌生人。

    而现在……

    无论出于感情,还是出于实际,巫妖都会需要它们的。

    赤日移动到最高点的时候,克瑞玛尔与侏儒们的谈话终于告一段落,那份清单缩减到了原有的三分之一,侏儒们嘟哝着表示不满,不过也只有表示不满而已,他们还是可以从中得到不少秘银与金币的。

    不过麦基的想法确实要比其他侏儒以及巫妖等人原先的想法更为精彩“你听说过流银魔像吗?”麦基说,侏儒们闻言立刻睁大了眼睛,异界的灵魂甚至可以从里面看见熊熊燃烧的求知之火。

    “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了。”麦基说:“就算是在浩劫之前,也只有极少数的法师拥有过这种魔像。”

    他做了一个手势,“那种魔像是秘银制成的,这不稀奇,虽然秘银的确非常昂贵,但制作流银魔像的秘银不是普通的秘银,它们实际上是一粒粒就算是精灵也难以分辨出来的圆珠,每一粒珠子中都含有着一枚如同尘埃般细小的结晶,这些结晶能够与一枚魔法宝石产生共振呃,我是说,魔法核心,您明白的是吗?一般的魔像只有五十枚以下的零件,魔法宝石既是它们的核心又是它们的力量来源,而流银魔像的魔法核心所呼应的是数以万计的秘银粒子,它们十分微小,微小到可以像水那样流动,又可以随主人的意愿或是面对的敌人组合成各种各样不同的形状,它们不畏惧火焰,强酸,也不会被石与大地埋葬,狂暴的冰冻也拿它们无可奈何,它们可以穿过只有一根小指头才能穿过的缝隙,也能扩展成如同墙壁一般庞大的屏障,它们可以收缩自己,把自己变得如同侏儒拳头一般小,也能把自己变得如同巨人一般大,它们可以是弓箭,也可以是盾牌,也可以是弯刀,是宽剑,只要你能想到的事物,都在它们的变化范围之内,而且正因为如此,它可以变得非常隐蔽,在你需要的时候,你可以把它当做一条腰带那样围在腰里,你也可以把它丢掷出去,它会像一只最乖的小狗那样无声无息地跑回来。”

    异界的灵魂略略吸了一口气,“听起来确实很不错。”

    “但据说这种秘银的制作方法早就遗失了。”一个侏儒尖声尖气地叫道。

    “没有。”麦基说:“它还在,而我们可以把它制造出来。”

    “别让那个法师参与其中。”另外一个侏儒哀求道。

    “这不可能,”麦基说:“对吗?”

    异界的灵魂只是微微一笑。

    “还有,我们可能需要一个牧师。”主人麦基说。

    “如果你们所说的是伯德温可能需要的治疗,”异界的灵魂蹙着眉说:“这可能会有些问题,伯德温是无法被治疗术治疗的。”

    “那么说传言是真的。”麦基说:“他是一个堕落的圣骑士。”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