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假肢(2)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今天站在这儿的是曾经的不死者,他只会冷漠地提醒侏儒们无论伯德温是不是背弃信仰的叛逆都与他们无关,他们虽然不是东冠领主的奴隶,但也和奴隶没有太大的区别,而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只是因为他们的主人的命令,这些侏儒必须为发的施法者效力,至于他们本身的想法,没人会去关心。

    但现在掌控这个身体的是一个软绵绵的家伙,另一个位面犹如蜜糖罐子般的平和生活没能在他的身体里支起任何一根尖刺来,对于侏儒们的无礼,他不以为忤地思考了一会:“事情很复杂,”他坦白地说:“但伯德温不是个坏人.”

    “没关系,”麦基粗鲁地说:“我们也不关心这个,但不能接受治疗术我们会很不方便先期的检测与后期的调试需要增加三倍以上的时间。”

    “但在检测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同时进行其他的工作,”异界的灵魂说,“我想这些工作所需要耗费的时间也是很惊人的。”

    “也许。”麦基勉强地说。

    巫妖想要的东西在五天后送到了他的手里,一整套二十四件优雅精致的秘银器械,包括一柄尖牙锤和凿子,还有一把手锯。

    接下来就是检查与探测,白天巫妖和侏儒们一起检测伯德温,而夜间(不需要如同一个正常人类那般需要休息可真是侥天之幸)巫妖则独自一个人来到“碾磨场“,这里就连宦官们也很少出现,只有专门管理这里的“辔头”与“牛马”,“牛马”的工作就是将那些堆积在一处的奴隶尸体搬运到“碾磨场”里来,用贝壳刮掉他们身上的毛发(避免石磨被头过多的毛发绞住),然后把他们切成块儿,一块块地丢进犹如房屋般巨大的石磨里,推动这些石磨的也是奴隶,他们绕着石磨默不作声地走着,只有皮鞭在噼啪作响。或者还有尸骨被碾磨成浆的可怖的咕噜声。

    石磨的槽口流出的肉浆被盛装在两人才能搬动的木桶里,因为长期使用又不清洗,木桶腐臭难闻,就像是一个活物的胃部那样里外都被厚软的不知名物质包裹着。颜色深的就像是红潮时分的海洋这些木桶装满后被整齐地排列在“碾磨场”的一侧,而它们旁边就是露天堆放的黄褐色粉末,就算是没有看到他们如何制作,但巫妖也能猜到这些粉末将会和肉浆混合在一起,作成面团后放在石板上借由赤日的热量将它们烘干。就是“巧手”与年轻的“牛马”们能够吃到最美味与富有营养的食物了。

    起初,巫妖还需要对自己施加隐蔽身形的法术,但数日后他就减免掉了“碾磨场”的那一次这些奴隶并不关心他们身边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陌生人,他们偶尔会站定住盯着克瑞玛尔看,在发现他还能自己行走,自己站立的时候就会走开,不知是否是错觉,巫妖甚至感觉出了一丝遗憾的气味“碾磨场”的奴隶有着特殊待遇,他们是可以吃掉那些残碎的面团与原料的。

    若是任何一个生者站在这里,他也许会发疯。至少也会连滚带爬地逃离,但作为曾经的不死者,巫妖简直就像是来到了一个巨龙秘藏的宝库他有点后悔没有早一点来到龙火列岛,他有听闻过龙火列岛的些许轶闻,但那个时候他正忙于从导师的法师塔中夺得一席立足之地,根本没时间也没精力去关心远在千里之外的某个群岛;离开法师塔后,他又全心全意地投入了成为一个不死者的艰难而漫长的工作中,等他终于成了一具包裹在灰色袍子或是色袍子里的骨头架子,他的第一次星界旅行就很不幸地遇到了位面风暴,然后。正如你们所知的,拜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小窃贼,常年中二从未更改的泰尔以及老年痴呆的神上之神所赐,他成了一个赎罪巫妖。

    因为那个该被诅咒进无尽深渊的异界灵魂。现在的他甚至不能直接抓取某个生者打开他的脑袋来观察他想要看到的变化,被送到“碾磨场”的奴隶几乎都已经到灯尽油枯的地步,他们就是包裹着一层皮肤的骨头架子,打开脑袋后巫妖发现他们的脑子干瘪的就像是被晒了好几天的椰子仁,里面的东西不但缩小到了原有的三分之一,还有发与纤维化的现象而年轻与强壮一些的。也就是被海盗杀死的那个奴隶,他的脑子要饱满一点,但神经束的末端仍然能够寻找出腐化的痕迹;好几天之后,他才等到了一个较为年少与健康的奴隶,但他的头盖骨被敲破了一块,即便如此,他的情况也要比上两者好,在巫妖等待了十来天后,他终于得到了一个奴隶幼儿的躯体,幼儿的脑子几乎可以说是完整无缺的,只是颜色与质感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变化。

    正如达达所说的,这种秘药显然是能够累积在人类的身体里并逐渐发挥效用的,巫妖将他提取的部分组织盛放在浅口的水银碟子里一字掰开,研究它们之间的区别,影响最小的是控制着心跳、呼吸、消化等所谓生命基本活动的延髓,而受损最严重的是那些被用来思考与记忆的部分,巫妖记得他从异界灵魂的记忆中曾看到,那儿的人们在尚未完全被科学这个愚昧的信仰控制的时候,他们会将一些令社会动荡不安,又无法直接终结其性命的人判定为精神错乱者,在他们的脑袋上打洞,毁掉一部分脑子,一部分患者因此死去,一部分患者活着,但他们变得麻不不仁,温顺听话,你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而龙火列岛的秘药似乎也有着同样的作用。

    奴隶们中,具有理智与完全的思考能力的只有宦官与主人身边的奴隶,“辔头”们次之,“巧手”要胜于“牛马”,而“牛马”中的幼儿胜于年轻者,年轻者又胜于年长者,虽然这些不过二十如许的人不知道该不该被称之为年长者,但在巫妖的观察中,那些即将被淘汰的“年长者”也能展现出如同一头成年腱牛的力量,而且越是年长。越是不知疲倦,行动也越发的僵化与固定。

    那些秘药也被巫妖拿来仔细地检查过了,他的记忆中似乎自己也曾配置过相类似的药水,但关键部分绝对有所不同。有什么东西是后来才加入其中的,他不得不一样样地将里面的各种成分提取出来,好来看看剩下的究竟是什么,这个工作程序繁多,失败率高又无法请其他人来帮忙。所以进展很慢。

    当阳光拂过整个侧岛时,巫妖回到他的住所,将身体与有关于伯德温的事儿交给另一个灵魂,迄今为止,同伴们仍然会一同分享每天的第一餐,在这里曾经的不死者需要感谢达达,或是龙火列岛一系列不成文的法律作为侧岛的主人,他虽然可能与其他人共处在一个广阔的宅邸里,但他的房间根本就是被一个u型建筑群环抱在中间的o,可以说是完全独立。←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虽然与外围的建筑有着长廊相连接,但到了夜晚长廊就会被封闭。这种封闭对于凯瑞本、葛兰或是伯德温来说都不能说是一种障碍,但他们默认了这个做法,克瑞玛尔虽然仍是他们的同伴,却也已经是一整个岛屿与十万名奴隶的主人,他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尊严与权威,作为同伴虽然无需对他卑躬屈膝,但最少的,他们不能让他为难,哪怕是在克瑞玛尔并无此自觉的情况下。

    不过凯瑞本还是将回归到他身边的姬鴞哥舒拉放在了毗邻克瑞玛尔房间的大树上。如有万一,哥舒拉会以最快的速度发出警告。

    结果那一整天梅蜜的神色都有那么一点古怪。

    深夜时分她与葛兰度过了一段懒散而又惬意的快乐时光后,盗贼带着几分恶意地伸出手去,挠了挠她光裸着的脊背。“今天你是怎么了?别告诉我你才发现我们之中有着一个精灵。”

    “当然不,”梅蜜说:“只是他对克瑞玛尔的态度……葛兰,你不觉得那真是有点毛骨悚然吗?”

    “只是有点保护过度而已。”

    “诸神在上,那一位已经二十岁了,他已经成人了!”

    “对人类来说,是的。但对一个精灵来说,他还是个小婴儿呢。”

    梅蜜脸上的表情真是值得花一个金币去看:“无底深渊在下,”她干巴巴地说:“那是一个强大的法师,就我见到他以来,他杀的人可不比你少。”

    “那你得去和凯瑞本说,”葛兰噘嘴:“精灵们都是这个鬼样子,事实上,他们的弓箭可不比兽人的斧子更和蔼可亲,但他们总觉的自己就是那朵摇曳在微风中的小白花儿……”

    梅蜜翻了一个白眼:“我没在和你开玩笑。”

    “对于精灵来说,六十岁以上才算成年,”葛兰说,所以半精灵们都被强迫服役六十年才被允许离开灰岭就是这个原因,而不是如人类想象的那样精灵们从不奴役任何智慧生命,更不会如此对待他们的族人。

    “我想说的是……”

    “嘘,”葛兰做了一个手势,而隐藏在他的手指后面的是他不知何时不再带有笑意的脸:“别去注意他们,无论是克瑞玛尔还是凯瑞本,他们不是我们能够和有资格注目的对象,”他将手放在了梅蜜的臀部上,冰冷的手指让弗罗的牧师一个寒颤,“我想,也许我们是时候离开了?”

    “离开?”

    “逃亡已经结束了,至少暂时结束了,我们该离开了,梅蜜,我们本来就不是和他们一路的,现在正是分道扬镳的好时机。”

    “我不想回到……”

    “当然还是在侧岛,”葛兰说:“还没到完全摆脱羽翼庇护的时候,而且对于我们来说,侧岛或许也是一个好的起点。”盗贼的神情突然变得凝重:“蜜糖,”他说:“你应该已经发现了,侧岛没有弗罗的神殿,而克瑞玛尔,侧岛的主人已经允许你成为侧岛第一个弗罗神殿的主持牧师,亲爱的,你将高高在上,明白吗?你一开始就站在比别人更高的位置上,而你还有着坚实的倚靠,虽然无法与凯瑞本或是伯德温,又或是高地诺曼的王女相比,但一个外来的弗罗牧师,哪怕她比你更美,更年轻,更得弗罗的荣宠,但又有谁更能博得克瑞玛尔的信任呢?难道他会去相信一个陌生人胜过你吗?”

    梅蜜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的眼睛集聚起晶莹的泪水,而在她的心头燃烧起了野心的火焰侧岛是个多么富庶的地方,她已经有所了解了。

    而葛兰,他也有着自己的野望,他是个盗贼,一个失去了公会支撑与庇护的盗贼,但他也可以拥有一个自己的公会,这并不困难,特别是他有着一个领主作为主人的时候,尖颚港的无数小公会,难道不就是依靠着有着爵位或是财富的人才建立起来的吗?葛兰知道,其中一个被他剿灭的小公会,其头目不过是个皮毛商人的私生子。葛兰通晓之中的所有奥妙,精擅之中的所有技巧,懂得如何编织起连同各方的罗网,他为什么不可以成为一个公会首领呢,或许在数年之后,他也能拥有一个不亚于“银指”的公会。

    盗贼甚至已经想好了应该如何去与克瑞玛尔周旋与狡辩,如果说都是为了保护自己与这个侧岛,也许那个天真的小法师是会听从他的安排的。

    但他随即想起了精灵游侠凯瑞本,盗贼畏缩了一下,那双如同碧海般的眼睛像是可以看穿任何阴谋诡计,他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现在他也觉得这个精灵有点碍眼了。

    amp;amp;amp;

    “不能加上爪子吗?”异界的灵魂建议说,像是钻石,嗯,还是精钢,狼的那种,可以自由伸缩的那种。

    侏儒和伯德温一起盯着他。

    他们已经快要受够了法师的异想天开了,虽然其中一些还是被侏儒们记录了下来,但自由伸缩的爪子?那对侏儒们可以说是一种侮辱,对伯德温来说,他与兽人对战了近二十年,他不想某天深夜醒来被自己的右手惊吓到。

    还有,那个指头断裂,从里面射出弩箭的想法又是什么鬼?(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