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鱼卵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梅蜜身边的商人也有八九分醉意了,此时恰好有新鲜的海风穿过长廊,无情地夺走了酒精带来的欢欣与混沌,他骤然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在犯下一个莫大的错误——虽然梅蜜是个弗罗的牧师。;;;;;;;;;;;;;;;;;;;;;;;;;这意味着她不会被一个人长期地占有,即便是国王也不行,但在他们的认知中,至少在酷暑过去之前,这个娇小可人的尤物的所有权应该仍旧掌握在年轻的发施法者手里。也许他们可以在某个夜晚悄悄地与之相会,略略啜饮一口甘美的汁液,但像这样,带着他的情人面对面地与其对峙,简直就可以说是一种挑衅了——这个结论訇然在商人的脑中炸开的时候,他凌乱不堪的长袍已经被冰冷的汗水浸透,他自以为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步,不过,等等……他们的新主人在说什么?他知道葛兰是谁,那个盗贼,那么说,她已经被曾经的主人转赠给自己的属下了喽,他顿时安心地放下了肩膀,虽然他们也不愿意去激怒一个精悍的盗贼,但两者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但他还是在心里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他父亲的那串纯金色的海珠胸链可能起不到他所想要起到的作用了,他惋惜地搓了搓手指,那串海珠与一条单桅船价值相当,如果不是要讨好新主人的情人,它本该被挂在他们最小的妹妹的脖子上,作为她的嫁妆之一。

    “葛兰也在这儿。”梅蜜吃吃地笑着说:“他也挺快乐的——葛兰……”她拖长了声音喊道:“葛兰……为什么不出来?!”

    面色阴沉的盗贼从另一处阴影中走了出来,真该死,他只是想要试试灼热的情潮是否能够将那些笼罩着他的恐惧与痛苦消减一二而已,因为这个,他甚至没去选择那些温顺过头的女性奴隶,而是从一个地位低下的商人身边拉起了他的一个姬妾,那个可能有着一部分诺曼人血脉的女性容貌并不如其他女性那样秀美,但有着轮廓分明的高大身躯,她站起来的时候比葛兰还要高些,但葛兰之所以挑中了她就是因为那双充满了欲望的眼睛。她也确实非常狂热,狂热到就像是要将盗贼整个人活生生地吞下去,而盗贼也确实有那么一瞬间完全处于思维空白的状态……但一听到克瑞玛尔在说话,他就立刻失去了所有的兴致。他听出来那是另一个大人——在你知道他们是两个人之后,他们之间的区别还是相当鲜明的,另一个大人是绝对不会问出那种蠢话的——即便如此,他也不想再看到那张面孔了,但他没想到。喝多了的梅蜜不但傻乎乎地跑了出去,还强行把他也给叫了出来。

    盗贼****着上身,匆忙之间他甚至来不及找到不知道被自己扔到那儿去的衬衫,身上遍布暧昧的痕迹,女性的指甲以及牙齿,除非这儿有着一只大猫,而他的女伴也紧随着他站了起来,她裸露的地方要比葛兰更多,但显然她毫不介意,或者还有点遗憾这里的光亮不够强烈。以致于她那些能令男性浑身发热的地方不能完全地显露出来。

    “呃,”异界的灵魂喃喃道:“贵圈真乱。”他也只有这么一句话可以说了。

    它将视线落在盗贼身上,让它惊讶的是,葛兰竟然在与其对视的时候畏缩了,与之前的每一次都不同,他看着发施法者的神情就像是看到了一头被他惊醒的巨龙——他是在上一个深夜,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时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他所面对与交易的那个人,盗贼曾以为他是个法师,但他突然发现,这可能不是一个披着袍的普通法师。最好的可能,他之前披着一件红袍,最坏的可能,他原先……披着一件灰袍。

    这个小疑问在它的心理发酵。在离开金沙石的柱厅时,它忍不住问了曾经的不死者。

    ——我可以知道一下吗?它问,在我睡着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儿?

    ——我以为我已经告诉过你了,巫妖说,葛兰来找过我们。他想要在侧岛建立起一个属于他的盗贼公会,这个需要我们的支持与允可。

    ——但他看我们的眼神……就算是对着兽人的时候他也没那么恐慌过,异界的灵魂说,他像是想要逃跑,又像是想要跪下来祈求宽恕,又或是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你一定做了什么,不然他不会露出那种表情,就算是他有法师过敏症,那也延迟得太长时间了。

    这家伙总是在不该敏锐的时候敏锐,巫妖思忖道——我确实小小地威胁了他一下,他说,然后斟酌着,给了异界的灵魂一个缩减版的故事,但他没有隐瞒自己曾威胁要将葛兰的灵魂抽出来的事情。

    ——……这样真的可以吗?异界的灵魂迟疑地说,它已经不是那个连通用语也说不好的小蠢货了,最少的,它知道在这个位面,抽取灵魂并不是每个施法者都能做到的事情,而且这种行为似乎相当的……邪恶,或说是歹毒——如果盗贼真的对他们的真实身份起疑,那么他也许会抽到那张被他们压在手心里的底牌……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巫妖柔声细语地说道,葛兰的诅咒……不,或者应该说是一个变异的祝福,让他不再受到死亡的威胁——正如我猜测的,即便他被杀死,他仍然能够完整无缺地复活,真糟糕不是吗?我只能用他的灵魂来威胁他——不用那么忧心忡忡,抽取灵魂术士也都能做到,并不是只有死灵法师或是巫妖才能这么做,而且他会知道总有双眼睛在看着他的——如果他猜到了,那么这个威胁会变得更为有力的。

    ——……我不知道,异界的灵魂意兴阑珊地说,如果一个白色的虚影也能做出表情,那么它现在的眉毛一定都已经纠结在了一起,我总觉得你有些奇怪,我是说,自从离开了高地诺曼——尤其是来到了龙火列岛之后……

    ——那么趋势是好还是坏呢?巫妖问。

    ——……应该说不错?异界的灵魂试探着问,他还曾经想过要用什么办法来让巫妖来酿造那些用于解除秘药与“烟草”毒性的药物——没想到的是,曾经的不死者可以说是平静地接过了这个任务,不需要唠唠叨叨。也不需要分析利害,要知道,那不过是些奴隶,而在他这个傲娇同居者的眼里。只怕是如伯德温一般的凡人也不过只是些惹人厌烦的青蛙而已。

    ——那么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巫妖反问道,难道你觉得原来的我更好些?你的脑浆已经少到我快要用一把勺子去挖一挖的地步了,你可以把它们用在一些比较紧要的地方吗?譬如说,考虑一下明天的早餐菜单?

    好吧。至少是对它,巫妖还是老样子。

    &&&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席卷龙火列岛的酷热稍有减退,但让侏儒与法师们痛苦的是,他们必须处于炙热胜于前者十倍之多的火炎之中。

    融化钢铁的火焰是红色或是橙色的,但融化秘银则需要青色的火焰,前者的温度只有后者的三分之一或更少,这种火焰是凡人无法轻易取得的,唯二的方法之一是请施法者们施法建造起一个小型的连通着火元素位面的火盘,如阿尔瓦法师法师塔中的那个;又或者如发的施法者那样召唤一个火元素生物作为魔宠。只要有主人的命令,它甚至可以让身上的火焰升高到出现紫色,或是无色程度的地步,只是现在它只要将火焰维持在青色就可以,侏儒们拿出了一个巨大的精金盘子,其大可以装进三个侏儒,深度只有一个手肘,精金的熔点要比秘银高得多,他们将秘银的颗粒投掷在盘子里,下面的小八脚火元素任劳任怨地驮着盘子。它现在的直径超过了三尺,用四只细长的脚抓住盘底,四只脚站立,眼睛咕噜噜地翻转着。它还是第一次看到侏儒,对这种像是微缩人类的小生物十分好奇。

    所有的侏儒都在盘子边守候着,虽然他们走开也可以,虽然在秘银中投掷星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但他们的小手小脚根本没办法碰到盘子,也没法儿准确地将所需的星沙投入盘子。所以这件事情还是要施法者来代劳,但侏儒们坚决地认为施法者根本无法掌握好最为关键的时刻,所以还是要他们一时不离地看着。

    异界的灵魂想过施法让自己身边的温度降低些,他刚这么做身边的侏儒麦基就尖叫了起来——火元素生物的火焰固然可以稳定温度,但精金是种十分敏感的矿物,它会受到周遭温度的影响,就那么一瞬间,他们投入的秘银就全都报废了——幸好把它们取出来还是能够做其他用途的,只是前面的工序全都必须重来一次了。

    结果他们不得不在隐形的熔炉中像是一堆堆的番薯那样过了一整天,加上半个夜晚,才总算是将那些秘银珠子熔炼成功——原来那些星沙(也就是被研磨到了极致细碎的坚石粉末)就是被用来作为秘银凝结核的,当然之前还需要施加法术,与它们同出一块的大坚石被侏儒们小心地藏在另一个地方,这块坚石是被用来作为核心的,只是要等给法师施法的时候才会被拿出来,而那些秘银珠子,可怜异界的灵魂守候了那么久,却连碰一下的资格都没有,火元素生物才被它的主人召唤离开,侏儒们就一拥而上,将还是通明红亮的精金盘子拖走了,哪怕他们戴着手套,异界的灵魂还是闻到了皮肉焦香的味儿,但他明智地不发一言,除了麦基,其他的侏儒们恨不得挖出这个胆敢窃取他们秘密的人类的眼睛,如果他要求他们等等,说不定今晚就会有侏儒拎着小锤子来砸他的脑袋。

    只是,就算他们现在的身体堪比巨龙幼崽,在可以瞬间将钢铁化为一缕烟雾的高温下坚持了那么久,异界的灵魂也觉得他们急需要一个冰箱或是冰库,幸而他们的宅邸之外就是深邃而又冰冷的岛中湖泊,这个被称之为海神之眼的碧湖深不见底,在夜中如同一块微微发光的翡翠,没有惊动其他人,发的施法者来到湖边,脱掉靴子与外袍,只穿着衬衫与长裤就跃入其中——冰凉的湖水一下子就将他包裹了起来,施法者发出一声难以言喻的喟叹,感觉从未那么舒服过,他对体内的另一个灵魂说,然后对自己施加了一个法术,好让自己不至于可悲可笑的溺水。

    ——往深处走走,巫妖说。

    ——没问题,异界的灵魂愉快地说,他可以确定他的同居者果然有所变化,但正如他所说的,这种变化并不坏。

    姬鴞哥舒拉在湖面上盘旋,见到发的施法者从水中探出半个身体,向它摆了摆手,它立刻飞过去,落在湿漉漉的手腕上。

    “别紧张,”异界的灵魂对它说:“我只是要到下面看看。你喜欢鱼吗?哥舒拉?我看到了会给你带回来的。”

    哥舒拉叫了一声,异界的灵魂笑着吻了吻它的喙,挥动手腕让它飞上天空,自己则快速地沉入水中,他加强了身边的光线,柔和的白光照亮了大约有十尺那么远的地方,一些透明的小虾飞速地窜过他的视野,湖中水草稀疏,有的也只是一些细长若发丝的种类,或许是因为湖水过冷的关系,异界的灵魂想到,他继续下潜,看到的东西就更多了,湖中有鱼,但不像其他湖泊中的鱼那样是青色的,它们通体洁白,眼睛发灰,和虾一样,有着超乎同类的速度,但异界的灵魂只一伸手就能捉到它们。

    不过他捉到一条后很快就放了它,他身边没有可以捆缚住这条鱼的东西,他可以抓着它,但巫妖要求他继续往下。

    ——下面还有什么?

    异界的灵魂问,他们接下来的旅程就太过平淡了,虾,鱼,水草这些东西都消失了,就连一点象征着生机的微小生物都看不见,而且越发暗与寒冷,时间都像是在这里停滞了。

    但异界的灵魂很快就看到了光,不是法术制造的光,而是几个柔和的小点。

    ——那是什么?

    ——鱼人的卵。巫妖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