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鱼人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鱼人的卵在远处的时候看起来很小,但实际上它有另一个位面的篮球那么大,根部连着如同脐带一般的固定索,灰白色的固定索十分坚固,连接着鱼人卵的那一端分散出许多细细的筋络,覆盖着整个卵,异界的灵魂伸出手去拉了拉,发现它的另一端深深地嵌入了深色的石块,就他的力量甚至没有办法在第一次的时候把它拔出来——当然,他也不想把它拔出来,谁知道它起着什么作用呢,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好奇而毁了一条活生生的小生命。

    鱼人的卵表面光滑而富有弹性,皮层是半透明的,薄而柔韧,透过它可以看见里面犹如鱼皮冻般的胶质,胶质中含有发光的成分,鱼人卵的光亮就此而来,异界的灵魂围绕着它转了一圈,他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其中一只,惊奇地发现它居然是温暖的。

    ——小心,巫妖说。

    一柄鱼叉几乎是擦着法师的面颊飞过去的——水的阻力可要比空气大多了,但这柄鱼叉的速度似乎完全不受其影响,发的施法者闪避的动作也不像是在深达数以百计的深水中,他不但躲开了毫无预警的袭击,还反手一把抓住了袭击他的凶器——那柄精钢的鱼叉被有意镀了铁粉,这样在深色的水中你很难发现它的踪迹,它有六根利齿,每根利齿上都带着不祥的倒刺。

    但这或许算不得是个小型战争的预兆,顶多只能说是一个警告,因为在一层层的波动后,有不下五十条鱼人从深邃的暗中浮了出来——鱼人并不像另一个位面中的美人鱼那样甜美可爱,就外表而言,甚至可以说有点丑陋与凶悍——他们的上半部分躯体与面孔倒是相当近似于人类,只是五官扁平,尤其是鱼鳍状的外耳,可以说是紧贴着他们三角形的颅骨,他们的皮肤上没有明显鳞片覆盖着的痕迹。倒像是海豚或是虎鲸的那种,颜色灰暗,异界的灵魂估计这是为了保证那些掠食者们不至于一下子就能在水中找到它们——深水处的鱼类一般而言都不会太鲜艳,除非它们有着毒性或是尖刺。

    他们有着五排横向腮裂的脖子十分粗壮。手臂与胸膛的肌肉都相当可观,与之成比例的是他们的下半部身体,异界的灵魂还记得他在碧岬堤堡的广场集市上看到过两个鱼人在售卖净水用的海藻,如果鱼人们有着尾巴这个想法可能无法被实现,所以他们有的是分开的双腿。但比起相对而言光洁的上半身皮肤,他们的腿部皮肤就只能以粗糙来形容了——克瑞玛尔锐利的眼睛能够看见那些细小的盾鳞,也就是鲨鱼身上的那种锋利的鳞片,这种鳞片抚摸上去就像是在抚摸一张大颗粒的坚石砂纸,他们的脚就像鱼尾那样宽大,而且没有脚趾头,看上去就是平平的一块,只在末端生长着可怕的钩子,就像那些弯曲的指甲那样。

    “您不该到这儿来,”一个鱼人说。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人类的老人,嘶哑、低沉而缓慢,“这里是属于我们的。”他看上去也像是个老人,他的鳞片发白,腮裂宽阔,身体瘦小佝偻,还需要一个鱼人扶持着才能勉强“站稳”。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异界的灵魂客客气气地回答,“我才是侧岛的主人。”

    “侧岛有过很多位主人,”老年鱼人说。比起其他鱼人更为密集的皱褶在他说话的时候不断地抖动:“但他们都知道海神之眼的最底部是鱼人的。”他摆动了一下双脚,“我们在这里的时间比人类更久,而且我们为东冠的领主服役。”

    “我在来到这里之前并没有听说过这个事儿。”

    “或许是他们忘记了,”老年鱼人慢吞吞地说:“但现在我可以详详细细地将这份契约转述给您——您给予我们产卵的地方。而我们可以保证您的岛屿上不会出现恶心的蛇人。”

    “蛇人?”

    发的施法者表现出来的惊讶让鱼人有所误会,他们以为侧岛的新主人没有见过或是听说过蛇人,虽然他们对此感到迷惑(一个施法者应该懂得一个蛇人的价值),但他还是耐心地为克瑞玛尔普及了这方面的知识——龙火列岛在人类尚未踏足其中的时候是蛇人们的乐园,但一千年前人类因为一场大浩劫而离开了大陆,来到了这里。蛇人既狡猾恶毒,但这两者它们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与人类相比的,蛇人很快就消失在了稠密的汁液间,剩下的不是被人类豢养成了狗儿一般的猎手变成了食谱上的一页—蛇人更像是蛇而不是人,他们腰部以下的地方不是双腿而是蛇尾,当那些饥肠辘辘的佣兵杀死一个蛇人后,他们很快无师自通了如何将他们的敌人炖成一锅肥美的热汤,

    但仍然有些蛇人潜入丛林深处村存活于了下来,他们时常会拖走那些奴隶,虽然这些奴隶的血肉都有着难闻的药味,但胜在容易捕捉,就连刚出生两三年的幼小的蛇人与衰老,行动迟缓的老年蛇人也能轻而易举地抓住他们,这点让“辔头”与宦官们十分头痛,而侧岛的优势在于——它有拥有“海神之眼”,鱼人的生理特征注定了他们虽然是在大海中度过他们的大半个鱼生,但他们必须在淡水中产卵,等卵孵化,变成小鱼人后才能返回大海——大部分鱼人都是在白银瀑布以及其他几条河流的入海口寻找安全的产卵地点的,但白银瀑布下水流湍急,不利于鱼卵生长,其他河流的入海口则聚集着很多人类,他们会打捞鱼人卵,把它当做一种美味珍馐来贩卖。

    侧岛周边区域的鱼人可以会沿着岛屿底部的缝隙爬上来,然后潜入湖中产卵,这里不但安静,水质清澈,还有着丰美的鱼产——就是发的施法者之前看到的那些鱼,这些鱼是淡水鱼,骨刺细小而众多,脂肪也不如外界的海水鱼来的肥厚,但它们除了速度之外就没有什么可值得警惕的地方,很适合小鱼人们初步尝试他们的牙齿与爪子。而且他们回归大海的时候也能最大程度地缩减当中的路程,所以鱼人们与历届侧岛的主人都有着那么一份契约,契约注明了鱼人们会帮助侧岛的主人驱赶野生的蛇人,而后者必须允许他们在“海神之眼”中不受任何打搅的产卵。;;;;;;;;;;;;;;;;;;;;;;;;;

    “但这份契约中似乎并未明示你们可以拥有这里。”异界的灵魂说。事实上他在摸了人家的“孩子”后就有点不好意思,如果不是巫妖坚持让他留下来,他现在或许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了:“你们可以在这里产卵,但也仅此而已。”

    “人类总是那么贪婪,”老年鱼人用鱼人的语言咕哝了一句:“鱼人并不富有。”他回答说——用通用语:“我们或许能给你找点碧玺,还有琥珀……”他说,一边用他浑浊的眼睛盯着侧岛的新主人,这个主人可能比之前的任何一个主人都要来得危险,因为其他的主人都是凡人,除非必须,他们不会想要潜到如此之深的地方只为了看看鱼人的卵,虽然他们有要求鱼人奉献:“您或者想要尝尝鱼人卵?可以,”反正东冠领主那儿也有每年二十枚的奉献。

    有那么一瞬间,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几乎要让自己的饕餮之心跃出唇舌了。幸好它及时地打住了,不过这不妨碍它幻想一下鱼人卵的味道——虽然同时它也有点恶心,因为这个感觉有点类似于吃还未出壳的鸡雏与粉嘟嘟的小老鼠。

    ——像鸡蛋,巫妖说。

    ——什么?

    ——就是个大点的鸡蛋。

    ——你吃过?

    ——偶然的一次,作为一个奖赏,巫妖说,但别以为那是什么好东西,鱼人就是海中的盗贼,他们的谎言比海中的泡沫还要丰盛。

    ——怎么说?

    ——按我说的去做,巫妖命令道。

    鱼人们对侧岛的新主人提出的新契约十分地不满。他们一个个地摇着头,轮番拍打着双脚(在鱼人中这代表着忿怒),“这不可能,”老年鱼人说:“我们不是人类。也不是蛇人,我们不受雇佣,也不会被豢养,您要的忠诚只怕我们无法提供。”

    “那么说你们是要重新选择一个产卵地咯?”

    “您不能这样,这里是东冠的领主赐予我们的,”老年鱼人说:“您并没有否决它的权利。”

    “可惜的是。侧岛也正是他交给我的,整个侧岛,”发的施法者说:“他并未提到其中有一部分是需要剔除的。”

    “我们可以给您更多的人鱼卵,在大陆上人鱼卵的价格是五百金币一枚,您也可以用它去更换一些您需要的东西。”

    “但我并不缺少金币啊,”异界的灵魂说,然后他为巫妖给予他的讯息而停顿了一下:“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被你们骗过的——这些鱼人卵在某些人眼里一钱不值,它们没有生命。”

    “我不懂得您在说些什么。”老年鱼人细声细气地说。

    巫妖在识海中微微一笑,他有些担心另一个位面的灵魂无法领会他的意思,但它可以说是立即懂得了其中的奥妙:“这些是未受精卵。”他说,果不其然地引起了一阵轻微的慌乱:“对你们来说,或是对那些真正需要鱼人卵的人来说,未受精卵没有任何意义,它只是一块未经处理的肉赘而已,”异界的灵魂照本宣章地说:“你们真正的孩子不是这些……卵。”

    “我不明白您在说些什么。”老年鱼人坚持说。

    异界的灵魂不再说些什么,而是伸出手指,在所有鱼人没能反应过来之前施放了一个小法术,法术震动地面,将一块沉沉的石头掀出原先的位置,落入施法者伸出的手中,鱼人们顿时一片慌乱,他们其中几个甚至投出了鱼叉,但发的施法者一闪身就消失了,鱼叉中的一些刺入了鱼卵,一些刺入了更多的石块,鱼人们发出了哀痛的叫声。

    “这才是你们的孩子。”异界的灵魂说,他伸着手,这时候鱼人们才发现他的法术令得那些鱼叉没能真的刺入石块——鱼卵倒是破裂了不少,水中泛起了浅淡的腥味,但鱼人们的神情是放松的,像是那些被击破的鱼卵与他们毫无干系似的。

    老年鱼人则一直紧盯着施法者手中的“石块”,它看上去就像是一块石头,冰冷,不规则的棱角,拿在手中也是沉甸甸的,但只要与真正的石头一比较,就能马上察觉出其中的端倪,不管怎么说,它的重量要比石块轻多了。

    ——真是奇妙,异界的灵魂赞叹说,鱼人们的卵就像是一些鱼,是体外受精的,没有受精的卵在鱼人眼里只是食物,以及伪装——他们用那些闪亮亮的未受精卵来掩藏能够孵化出小鱼人的受精卵,在人类或是其他生物被未受精卵迷惑的时候,他们的受精卵却已经被凝固成色块状的体液包裹着沉入水底——如果不是巫妖曾经在这方面受过欺骗,今天他大概也会被这些鱼人的态度迷惑。

    这些鱼人坚决地不愿意签订新的契约,也应该是打着这个主意——如果侧岛的新主人对鱼人并不了解,那么他可能就会对这些鱼人最为重视的东西视而不见了,而鱼人只要谨慎一些,还是能够使用这个淡水产卵地的。

    “考虑一下,”发的施法者说:“我只要求你们为我效力一年而已。”

    鱼人们交头接耳了一番,“我们同意了,老年鱼人气咻咻地说,“但只有一年。”

    “成交。”异界的灵魂轻松地说。

    &&&

    梅蜜在浸入浴池的时候,猛地跳了起来:“太烫了!”她瞪着池水,大声地叫喊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