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祭典(7)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灰色的烟尘被炙热的风旋转着卷上高空,形成一道既粗且长的半透明柱体,从东冠直冲云霄,最终没入碧蓝的晴空,今天是施法的最后一天,每个施法者都已经精疲力竭,他们召唤而来的火元素魔宠也不如几天前那么鲜丽明亮,其中有一两只几乎已经与烟尘同一个颜色,只在眼睛与爪牙的位置还有着如同炭火般的亮点闪烁着——它们渴望地凝视着那只巨大的曜石盘,它的中心已经呈现出一种深邃的紫色,温度逼迫的施法者们必须退让开足一百尺才能让自己不会燃烧起来,而它的亮度几乎能够与天穹之中的旭日相媲美——人类与类人无法直视的亮光对火元素生物完全没有影响,而蕴含其中的灼烫能量则是火元素生物最为亟需的,但在它们的主人没有施放它们之前,它们即便距离连接着火元素位面的位面池不过一根手指的距离,它们也无法回到它们的故土,只能拖着苟延残喘的身体,从那些尚未被火元素位面池吞噬的能量中汲取那么一丁点儿的生机。

    有两个法师挥动手腕,他们召唤而来的火元素生物被解除了契约,堪称如蒙大赦地跳入了火元素位面池,但第三个法师想要有所动作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讥笑,然后那两个仍旧有着那么一点怜悯之心的法师露出了些许不安与懊悔,如果是在大陆上,他们的行为不会受到质疑,或许还会被赞扬,但在混乱的龙火列岛上,这只能说明他们的心是软弱的,这可能将会导致他们最先成为其他人的猎物。

    第三个法师将他的手放回到袖子里,他召唤而来的火元素生物是只蛤蟆,比那个喜好幼小女奴的法师召唤出来的还要大一些,但现在也已经奄奄一息了,它趴在离曜石盘不过几步之远的地方,克瑞玛尔的八眼蜘蛛朝它爬过去的时候。它只是有气无力地呱了一声,而让所有人小小地吃了一惊的,不知何时增长到有人类半腰高度的蜘蛛猛地扑了上去,狰狞无比地张开了口器。把它囫囵地吞进了肚子。

    第三个法师惊叫了一声,但在他做些什么之前,蜘蛛的八只脚在地上一踏,留下八只小小的富有光泽的印记,腹部末端威胁般地喷出一股浅蓝色的火焰。

    两个主人面面相觑。

    “您……嗯。它已经被您解除契约了吗?”蛤蟆的主人不安地问。

    “没有。”异界的灵魂说:“那是我的魔宠。”

    那些法师与术士召唤而来的火元素生物也被称之为魔宠,但他们知道这只是为了避免法术失败,但既然这个年轻的发法师这么说,就代表着这只火元素生物是那种真正的,不是被召唤来做祭品,也不是被充作试验材料或是盾牌短剑的消耗品,而是确确实实,与主人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忠诚奴仆。

    异界的灵魂想了想,现在的情况大概就是自己养的二哈突然野性勃发,吞了人家养的小仓鼠。虽然人家的小仓鼠养来是为了跑转轮发电的,没有把它当成朋友或是亲人的意思,但你也不能说你就一点过错都没有,又及你的二哈还在朝他呜呼呼地开嘲讽。

    发的施法者在法师戒备的目光中探进次元袋摸了摸,抓出一块宝石递给对方——他之前从白塔的比维斯导师那儿继承来的宝石与金币全都随着阿斯摩代欧斯的一跃消失无踪了,这些还是商人们敬献的新货色,是块成色极佳的紫翠玉,在他的位面里被称之为变石或亚历山大石的那种,放在阳光下它翠绿的就像是海水,而在夜晚的蜡烛下它却嫣红的如同少女的嘴唇。这种宝石常被法师们用来制作给予幸运、恩惠或是保护的符文印章,个体越大所能蕴含的魔法能量就越充足,而异界的灵魂递出的这块紫翠玉有婴儿的手掌那么大。

    “仓鼠”的主人见猎心喜,这种宝石就算是领主身边的施法者也不是能够经常得到的。他亟不可待地伸出手,又突然在空中停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什么,改而将手放在唇边咳了咳,施放了一个法术释放了那只倒霉的火元素生物,然后才以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儿从发施法者的掌心拈起宝石:“我们两清了。下。”他说。

    异界的灵魂点了点头,而他的蜘蛛几乎于此同时就跳进了那只曜石盘里,回到了它所熟悉的火元素位面。;;;;;;;;;;;;;;;;;;;;;;;;;

    火元素位面是所有内层位面中最为不友好的位面之一,但它也是极其活泼与备受青睐的,这里火焰无处不在,只因温度不同而有着不同的颜色,你很难区别出其中的地面或是天空,因为整个位面就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火团——如果你一定要划分出常规意义上的地面,或许你可以将那些平缓流动的火焰视为所谓的落足点,它们呈现出的是一种浓郁的血红色,也就是可以融化铝的那种火焰,这是火元素位面中温度最低的一种,而那些更为明亮的,如同雾气又如同水流一样在暗红色的平面与小丘上流淌的樱桃红色或是橙色火焰,温度则可融化金银和铜,这种“水流”中往往会游动着闪亮的金色小鱼,当然,它们不是真正的鱼,而是更为灼热的火焰,这种火焰一直就是矮人与侏儒们最为喜爱的,因为铸铁和精钢只有这种颜色的火焰能够熔铸——火元素位面中也有山峦,它们底部暗红,中部金黄,而顶峰与位面的天穹边缘一样是如同晴雪一般,毫无杂质的白色,单就颜色来看,你或许会以为它是冰冷的,可惜的是恰恰相反,它的温度要超过我们之前看到的那几种——火元素位面的天空边缘是珍珠白色的,但大多天穹都是耀眼的青色或是紫色,其间带着少许的浅淡的纵向痕迹,就像是有谁在完成这副画作后顺手在上面擦拭了几下……只有很少的几个旅人才会知道,天穹中浮动着的火焰能够熔解最为固执的秘银与精金。而无色的部分据说就连神祗的躯体也无法抵挡得住它们的灼烧。

    小蜘蛛一跳进火元素位面就马上呕吐起来,差点被它同化的蛤蟆掉在一个樱桃红色的小“水泊”里,它的四肢都已经融化了,就连眼睛与嘴巴也失去了原有的形状,小蜘蛛担忧地看着它,等了许久之后才听到了一声懒洋洋。←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慢吞吞的:“呱……”

    能呱就好,它在那个入口等待了一会,但让它失望的是,没有其他的火元素生物被它们的主人释放。它围绕着蛤蟆迅速地走了几圈,看到火焰正在重塑后者的形体,才又一次地扩大了身躯——在火元素位面里,它无需如在主位面时那么谨慎,现在它的身躯变得有些单薄。但连着它的脚足有上千尺的大小,这让它的行进速度变快了许多,只花费了很少的一点时间,就找到了它要找的“人。”

    火元素位面中会逐渐形成各种形状的火元素生物,它们有着如同主位面生物的外形,但内里仍旧是汹涌狂暴的元素,但性情单纯、直白而简单。若是说你见到了一个狡诈或是多变的火元素精灵,那有很大的可能它是有着一个主人的,与人类或是类人签订契约之后,火元素生物从它的主人那里获得对元素生物来说最为珍贵的智慧与经验。性格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倾向于它们的主人。

    虽然巫妖不止一次地诟病过异界的灵魂召唤出来的火元素生物只有愈发地蠢了,但小蜘蛛可不这么认为,它爱自己的主人,并以他为傲,认认真真地学习着每一个它觉得需要好好学习的地方,譬如说,其他的火元素生物可不会假装把同类吞进肚子里——火元素生物偶尔也是会彼此同化的,有时强大的一个会完全吞噬那个弱小的,并继续保持原先的模样。到哪假如两者力量相近,那么。同化后基本上就会变化成另一种生物的模样,但你说已经到了肚子里的再吐出来——这个即便在火元素位面诞生后的无数年里也是极其罕见的。

    位面中的山峦在远处眺望时十分地袖珍,就像是随时可以拿起来放在手心里握住,但事实上。它的庞大远超过主位面的任何一座山峦,毕竟主位面有着重力,山峦到达了一定的高度就会因为重力的牵引而坍塌,火元素位面有重力,但重力不会对火焰的山峦造成影响,所以它尽可以伸展到它想要的高度。小蜘蛛所抵达的山峦还是其中较小的一座,但比起小蜘蛛,它们就像是一粒沙子之于一座沙漠,不过我们的小八脚完全不必担心无法找到它想要找寻的对象,在确定它大概就在这里后,小蜘蛛挥舞着螯肢,把它们敲打的噼啪作响。

    大概只有焚毁一座城市所需的时间,那个“人“就出现了,在火元素位面,除了那些作为外界生物的火巨灵与火矮人,你很难看到人形的火元素生物,但如果你看见了,你最好能对它保持十二万分的尊敬,更别去想和它签订契约——这种火元素生物可以说是整个火元素位面的宠儿,甚至可以说是它的一个化身。

    异界的灵魂很幸运,他召唤到的八脚火元素生物可以说是它们的族群中首屈一指的佼佼者,这点从它既能够让自己保持在普通的红色火焰状态,又能在主人需要的时候升起紫罗兰色的火焰就能窥得其中一二,但它压根儿无法与人形的火焰相提并论,如果有需要,后者甚至能够抽取(而不是同化)它体内的能量,让它完全地消散。

    而且它存在的时间也要比小蜘蛛漫长得多,漫长到能够识破所有的伪装与谎言。

    “我记得你,”“她”(这是一个化作曼妙女性躯体的化身)说:“你的主人曾经邀请过我——我们在主位面的星空下一同起舞。”

    小蜘蛛赞同地敲打了一下螯肢。

    “他很冷,但他的内心就和我们一样温暖。”火元素化身说,火元素生物说话的声音就像是嘶嘶或是圪垯声,但在小蜘蛛听来,化身的声音就如天籁一样美妙,所以它不自觉地捧了下名副其实的大脸,还差点忘记了主人的嘱托。

    幸而火元素化身没忘,“你是受伤了吗?还是太过疲倦?”她探出一根纤细发亮的手指,在小蜘蛛的身上点了一点,金色的光点渗入小蜘蛛的躯体,修补好了几块掉落的甲壳。

    小蜘蛛这才想起克瑞玛尔要它做的事情:“嘶嘶。”它说,举起螯肢。

    那是一块被施加过防护能量法术的宝石,火元素生物好奇地端详了一下,轻轻地用指尖推了推,施加在宝石上的魔法就立即传递过了一道讯息。

    “啊,”火元素化身说:“你主人要你前来通报与请求的就是这件事情吗?”虽然他的要求有点违背火元素生物的本性,但……“就算是为了感谢那个愉快的夜晚吧,”火元素化身说,“告诉你的主人,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还能有与他共舞的机会。”

    小蜘蛛兴奋地再次嘎达了一声。

    &&&

    其他岛屿的法师与术士在火山再次陷入沉睡后就被立即送离了东冠,对于东冠和他们自己来说都是件好事,虽然其中几个人不免饥肠辘辘,在嗅到一丝焦香的甜蜜气味后不免有人轻声抱怨了一会:“听说他们正要举行一场巨大的祭典呢,”一个来自于西峙的法师说,“如果他们能给我们一头烤羊,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除非那头羊被注满了蝮蛇的毒液。”他的同伴嘲笑说。

    “我只是说说而已。”法师说。

    “不过听说这次祭典确实很盛大,”与他们同行的另一个法师说:“我对烤羊没兴趣,但我很想看看他们是如何献祭一千个男性奴隶与一千个女性奴隶的,那场面一定十分壮观。”

    “毫无疑问,”先前想要一头烤羊的法师说,同时露出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的确只有龙火列岛能够如此奢侈。”

    然后他们三个人就这样站在甲板上愚蠢地笑了起来。

    站在另一端的术士隐蔽地翻了一个白眼,他真希望他的同伴能够如另一个岛屿的法师一半聪明就好,他们原本接受了东冠主人的雇佣要去杀死他儿子的弟子,一个年轻的法师,但没想到的是召唤而出的契约见证人是恶魔的主君格拉兹特,谁也不想被那个恶魔盯上,所以计划只好中止。

    对于他们是中止,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可能不是。(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