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祭典(9)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答娜迦的是在半密闭的阴暗空间中闪烁抽打的连环闪电。←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ka

    娜迦出一声尖叫,她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片由带刺的铁链形成的墙壁,闪电被吸引着投入其中,在短暂的噼啪声后消失不见,紧接着,墙壁消失,而墙壁之后的女性术士业已完成第二个法术,她腰间悬挂着两柄精钢的短剑,在法术生效后,它们从剑鞘中跳了出来,在空中变成有普通单手剑那么大,并且就像是被一个隐形的骑士手持着,在呼啸声中向克瑞玛尔步步逼近——一异界的灵魂猛地出了一声咆哮,即便是巨龙也难以忍受的訇然震响在空间中回荡,被魔法驱使着的利剑颤抖着,由慢到快,最后在它们已经逼近到的施法者只有数尺之远的时候,它们突然毫无情由地碎成了上千片,如同爆炸般散开的钢铁碎片在狭小的空间里反向迸射,跳跃,不但没有伤害到术士的敌人,反而在她的面颊上留下了一道深刻的伤痕——这种伤害并不致命,却能令每个女性为之勃然大怒,娜迦是个术士,但这不代表她的怒火不会因此而更加旺盛,但在她施放新的法术之前,一块方形巨石突然从空中落下,准确地把她砸在了下面。

    一段无法言喻的触手被留在了外面,它看上去滑溜溜的,富有弹性,末端生长着尖锐细小的毒牙,它就像被砍掉一部分身体的毒蛇那样在空中举起自己的身体,嘶嘶地搜索着——倘若异界的灵魂没有看错,它是从女性术士的嘴里吐出来的,但不是舌头,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守候在地上的两个法师做出手势,今天的施法者是必须要死在这儿的,至于娜迦,如果她已经是个死人了,那么她的话就完全没有考虑的必要了——但他们很快就放下了手,因为那块石头下出了令人牙酸的吱嘎声——按照恐怖片的隐形法则。她的对手应该耐心地袖手等待,直到那个恶心的玩意儿从石块下面爬出来,仰天大叫一番,再来找主角的麻烦……当然。这只是玩笑,异界的灵魂当机立断地施放法术,一片神秘力量而形成的无形锋锐荆棘将巨石包裹起来,暗中传出了野兽般愤怒而暴躁的嘶叫,一只锐利的。犹如匕般的爪子从里面伸了出来,像是指背与虎口这些较为脆弱的地方已经鲜血淋漓,但那只爪子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痛苦似的,只一味地扩大着空洞的面积,很快,另一只爪子,连同着身后的躯体就从无形的荆棘中钻了出来。·k要ans看hu·cc

    ——变形术?异界的灵魂吃惊地说,但你和我说过人类或是类人是无法变成巨龙的?!

    ——就算是还在蛋壳中的巨龙也要比它大上十倍,巫妖说,她只是把自己变成了一只巨蜥蜴。就是那些所谓“巨龙”制品的原材料。

    异界的灵魂敏捷地一跳,蜥蜴的爪子从他的耳边掠过,带来一丝鲜明的剧痛,他原先站立的位置留下了三道深入石壁内部的伤痕,每道伤痕都足以将的施法者一分为二——我现在要钦佩那些冒险者了,异界的灵魂说,他们是怎么把这种家伙做成皮包靴子的?

    他面前的巨蜥蜴凭借着两只后爪站立,若是放在另一个位面里,这个高度能让它不必伸脖子就能和三层的住户面对面说heo,但庞大的身躯对它的度与智慧没有造成丝毫影响。它的巨口就像是一阵穿过施法者梢的风那样轻盈地紧随在他的脖子后面,在施法者集中精力试图在奔跑中施放一个法术的时候,它的尾巴从后面静悄悄地绕过来,就像条粗壮的鞭子那样恶狠狠地把他抽到左侧的墙壁上。

    ——也许是因为龙血的关系。巫妖这时候才补充说道,龙血让它产生了变异。

    异界的灵魂已经顾不上抱怨同居者不合时宜的延迟,他堪称狼狈地从巨蜥蜴的爪子下面翻滚着逃开,那只大爪子几乎是擦着他的耳朵落下的——但那条就像是弹簧一样灵活的脖子随即就将蜥蜴的头颅送到了他面前,两排森然惨白的钩齿咔地一声合紧,以为自己再一次侥幸闪避成功的异界灵魂只觉得腰间一紧。整个人就被吊了起来。

    巨蜥蜴咬住了他的及膝袍,泰尔的馈赠在这个紧要时刻展露出了值得两个位面的纤维布料都要为之骄傲的质量,它居然没被撕裂,只是在巨蜥蜴的牙齿间皱叠成一团,的施法者以一个古怪可笑的姿态被倒悬在半空中,幸好异界的灵魂无法做到如某些法师那样在长袍下面不穿紧身裤,暂时还不致于来个坦诚相见式的大曝光。

    “看来我们的赌局已经有结果了。”东冠领主的长子说,而他的弟弟,第三个或是第四个,毫不犹豫地打掉了他的手:“还没到最后呢。”他现在可一点也不畏惧他的长兄了,在侧岛损兵折将的人中就有长子一个,他如今的军队数量已经缩减到原有的三分之一,正亟需更多的金币与宝石。

    “你觉得呢,达达,”亚摩斯亲密地喊道:“你觉得你的主人能够再坚持多久?”他指着一盏精巧的,只有婴儿拳头那么大的秘银沙漏,里面存放的不是沙子而是细碎的坚石,在日光的照耀下就像燃烧的火焰那样熠熠生辉:“倒转一次,还是两次?”

    达达沉默着看向被法师们投放到空中,供领主及领主之子欣赏玩乐的情景,女性术士变化的巨蜥蜴摇晃着脑袋,企图用自己的爪子去撕碎悬挂在嘴边的食物,而的施法者每每都能在千钧一的时候躲开。

    “杀了他,”领主的长子吼叫到,他的面孔因为过多的蜜酒而变得赤红,他挥舞着拳头,双脚用力地踩着女奴柔软的腹部:“杀了他,娜迦,我会给你宝石,给你金币,还有奴隶,你想要多少都可以!”

    只有领主身边的大宦官才能探查到掠过领主眼底的一丝不快,“我的长子押了多少?”他问。

    “四分之一个千人队。”大宦官说。意思是说那笔赌注足以用来雇佣与武装四分之一的千人为单位的军队。

    东冠唯一的主人嘲弄地撅了撅嘴,“让娜迦不要那么着急,”他说:“我们还有很多时间——让他们把海豚引进来……别让祭典太单调了。”

    大宦官领命退下,不一会儿。那些年轻的宦官们忙碌了起来,赤身的奴隶们被一个个地推送进海水里,海水被阳光晒得十分温暖,固定着他们的木桩也被打磨的极其光滑,因为不到需要引来鲨鱼的时刻最好不要让他们过早地流血——但海豚们已经被熟练的宦官们用小鱼群引诱过来了。它们看上去可爱至极,就像个孩子般的天真无邪,宦官们将手伸入海水,它们会用光溜溜的圆脑袋顶着他们的手掌。

    姬儿身边的女奴已经无法忍耐地哭泣了起来,姬儿与另一个女奴碰了碰眼神就相互躲避开了,她们一看就知道对方也是不甘于默默死亡的那种人,但除了姬儿之外,每个女奴的身体都已经被那种奇异的香料毁坏了,她们的力气甚至比不上一只矫健的成年猫,而固定她们的绳索是浸过了油脂的牛皮绳。或许男性奴隶能够挣脱,但男性奴隶都是从“牛马”中挑选出来的,他们摆动着身躯,但不是为了求生,而是因为看到了女性,在他们干瘪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两种欲求,对于女性的渴望就是其中的一种。

    一只海豚围绕着姬儿打转,贴着她蹭来蹭去,宦官们投放在海水中的药剂让它欲求勃。它兴致勃勃地叫唤着,不断地与温暖的人体相互摩擦纠缠。

    在绝望的哭泣与尖叫声中,姬儿低下头去,她的面孔在青蓝色的海水中就像死去的珊瑚虫那样灰白。她朝水里吐气,形成一串串透明的泡泡,引起了那只海豚的注意,它虽然已经被人类的药剂弄混了思想,但好玩的天性还是短暂地占据了上风,它回赠了姬儿一串泡泡——人类的女性在海水中展露出一个笑容。虽然海豚无法理解其中的涵义——在它距离姬儿足够近的时候,姬儿面目狰狞地张开了嘴,恶狠狠地在那块浅灰色的皮肤上咬了一口。

    海豚尖叫了一声,海豚的皮肤当然不会如同人类那样脆弱,但那层有着无数中空凸起的外层皮肤能够感觉到最微小的水流变化,与其说是皮肤倒不是说是一层感应压力膜,姬儿对它造成不了上海,但确实把它吓了一跳,它飞快地游开了。

    但姬儿知道,这种情况不会维持太久,

    &&&

    骑士修提起双剑,剑身在一个士兵的颈部交会,一下子就斩断了他的脖子。

    “我们距离那儿还有多远?”

    亚戴尔低头瞥了一眼悬挂在衬衫里面的挂坠,挂坠上的宝石闪烁着:“不足五百尺了。”他随手撕开一个卷轴,一团魔法制造的雾气遮挡住了追踪者的眼睛。

    “我可以知道那是什么吗?”骑士修说,一边在士兵的外套上擦拭剑身上的血迹:“法师让你找寻的东西。”

    “不能说是东西,”亚戴尔说:“事实上,它应该是个祭台。”

    “罗萨达的?”

    “不,”亚戴尔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风暴之神塔洛斯的。”

    &&&

    而与此同时,盗贼葛兰已经被带到了塔洛斯的追随者面前。

    东冠的主人慷慨地为塔洛斯的侍从们预备了一个岛屿,岛屿虽然细小,但植被茂密,还有淡水,领主又赠与了数以千计的奴隶,单靠这些奴隶的供养,风暴之神的牧师就能享受到会让他们的同僚嫉妒不已的奢靡生活,他们从不觉得东冠的领主对塔洛斯有什么不尊敬的地方,当然,他们很少出现在东冠或是其他岛屿,塔洛斯固然狂暴,但对尊崇与信仰他的人还是颇为宽容的,他的牧师就经常受命去摧毁那些敢于与塔洛斯的信徒为敌的人的居所与生命——每过十天,也就是既定的祭日,东冠的领主也能为他们寻找到适合的目标,或是摧毁一座高塔,或是毁灭一个小村,又或是颠覆一整条船队,这让他们省下了不少多余的心力,而且领主每次来到塔洛斯的神殿,也会带来丰厚珍贵的祭献。

    “是谁让我来?”盗贼在鞠了一个躬后说:“还能是谁呢,当然是我们最为强大而可敬的风暴与海洋之神,诞生于光和暗之中的塔洛斯。”(未完待续。)

    ...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