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祭典(11)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奴隶敲响铜钟,巨大的轰鸣声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耳朵他们放声大叫,又大笑,甚至可以说是忘记了一切领主看着术士化身的巨蜥蜴摇摆着脑袋,将那个可恶的窃贼丢向坚硬的地面,锋锐的前爪随即跟上,一只爪子按住了发施法者的头颅,而另一只爪子刺入他的腹部,下一步就是将他撕成两半,他的脸上无可遏制地露出了快慰的笑容,似乎就在几个月前在这个广阔的柱厅里盛情招待了克瑞玛尔一行人,又将侧岛慷慨地赐予施法者的不是他而是他的仇敌,他觉得口干舌燥,随手抓过一个银杯,就着一个十二岁女孩头盖骨做成的杯沿大口地吞咽着蜜酒,他太急切了,冰凉的蜜酒从他的嘴唇边溢出,流进他的胡须与胸膛里。

    “您还想要再看一会吗?我可敬的主人,”他的大宦官问:“还是可以结束了?”

    “结束,”东冠的领主高声回答,被巨蜥蜴按在爪子下面的人确实给他省去了一些麻烦,而且可能还能给他带来近三千名训练有素的士兵,现在他觉得给他一个快速的死亡也未必不可:“结束,告诉娜迦,撕碎他,把他的尸骨丢进海里,和那些奴隶一起。”

    大宦官恭谨地匍匐在地,等他的主人踩着他的脊背重新回到矮榻上后,他击打着一枚秘银的罄,罄是种从瑟里斯而来的奇特乐器,独特之处在于它发出的声音格外悠长细腻,巨大的蜥蜴听了听,她知道应该结束她与发施法者之间的战斗了,但她没有立刻如领主所希望的那样粉碎爪子下的人,而是如一只真正的生物那样低下头去嗅了起来。

    “她在干什么?”领主不快地说:“她想要吃了他吗?”东冠的主人夸张地耸动着自己的鼻子,“如果是这样,我可不敢让她做我的妻子,我可不希望我的儿子的母亲竟然是个与奴隶有着同样嗜好的人。”

    “应该不会,”大宦官说:“娜迦女士有着纯粹而高贵的血统与良好的教养,人类的肉很污浊。尤其是男人,她不会喜欢那个的。”

    “哈。”领主放肆地抓了抓胸膛:“高贵的血统?诸神在上,她甚至不是一个人类!她的身体里流着巨龙的血,那些邪恶的四脚爬虫……”

    如果放在之前。就连大宦官也会不得不冒着被主人责罚丢弃的危险而设法将这个话题遮掩过去,但不知为何,今天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倾听着领主不断地倾吐着疯狂而愚蠢的话语,他的眼神十分温柔。又带着几分怜悯。

    “但您还是会让她成为你儿子的母亲。”最后大宦官说,并且让她的儿子成为你的继承人,这句话他没说出来,但他知道领主能够听懂。

    领主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他抱怨道:“既然我拒绝了格瑞第的牧师在我的主岛上建造格瑞第的神殿,无底深渊在下,他们应该知道,龙火列岛上已经长达数百年没有再矗立过任何一座神殿了,而且他们建造了神殿又能怎么样呢,岛屿上的自由民少的可怜。而奴隶们,他们连自己都不属于自己,又如何能够拥有信仰呢?而且如果我允许格瑞第在我的岛上建造神殿,那么塔洛斯呢,罗萨达呢,泰尔呢,弗罗呢……等等,弗罗或许可以,好啦,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的兄弟,我只是在说笑我已经承诺了他们可以像塔洛斯的牧师那样得到一个单独的小岛,然后在岛屿上建起他们女神的神殿,所有的费用与人力都由我负责。但是呢?你知道的,他们可真是太固执了所以我现在只能让一个信仰格瑞第的术士成为我儿子的母亲,天哪,之前有个比维斯就够让我头痛的了,之后可能还要来一个……我的头都要炸裂了,你觉得呢。一个儿子有多大的可能继承他母亲的天赋?”

    “很大,”大宦官说,他的态度很恭顺,但他说的话儿可不是领主想要听的,他将银杯砸在大宦官身上,幸好里面已经没有多少酒液了:“你这条老狗,”领主亲昵地责骂着:“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毫无疑问。”大宦官说。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领主放低声音:“比起我的儿子,我更爱你,你是要和我一起进入坟墓的。兄弟,我都记着呢。”

    这是他第二次提起兄弟这个讽刺至极的称呼了,大宦官知道这是因为他正要自己去办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譬如说,让那个正在嗅闻着发施法者的术士失去做母亲的能力无需揣测,他也知道这种阴私手段一旦被娜迦发觉,亲自动手的他或许就连灵魂也难以保留,但他也知道对于领主来说,这是必须的,东冠的主人比什么人都要珍爱自己手中的权柄,为了这个他甚至可以希望那些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相互残杀而死,他又怎么能够忍受一个有着一个神殿在身后支持的女人成为他儿子的母亲,说不定儿子一出生,他就会被一条毒蛇咬死,又或是莫名其妙地溺死在自己的浴池里。

    但他也不能杀了娜迦,娜迦是格瑞第的牧师们明着刺入东冠的一柄利刃,她让领主的每一次呼吸都变得疼痛无比,但他一旦拔出那柄刀子,他的血就会喷涌而出。

    大宦官这样想着,无视心中的憎恨与轻蔑,带着十二万分的感激吻了吻领主的脚,领主在他还要继续亲吻的时候缩回了脚,皱着眉,“你去看看娜迦是怎么了?”领主说,“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比维斯的弟子似乎还活着。”

    大宦官支起身体,向被微薄的烟雾笼罩着的地方看去,巨蜥蜴的躯体太大了,单单一个头颅就将发的施法者完全笼罩在了下面,他们什么都看不到,但已经有奴隶在主人的驱使下去查勘情况,那只珍贵的秘银沙漏还在流动,不确定克瑞玛尔是不是真的死去了,他们的赌注又如何能落在最后的赢家手里呢?

    “我可是很看好你的新主人的。←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亚摩斯心不在焉地摸着腰带上的宝石:“如果他还能坚持一会,那么我将会得到一大笔钱,我想我还得感谢你。达达,如果不是你,我大概不会那么期望着他受到足够多的折磨。”他恶劣地碾了碾达达放在地面上的手指,“或许你要看看另一个人。我们可爱的小妹妹姬儿?我真想再听听她的声音,你猜她在最后的时刻会诅咒谁?你还是我?你也许不知道,你虽然因为她失去了你……原应有的位置,”他几乎是在用喉咙而不是舌头说话:“但她原先找到的是我,她希望我能把她带走。但我拒绝了,所以她才会找到你。”

    达达的表情让他倍感满意,他实在是太喜欢这个表情了,他都想要请法师施放法术,将这个表情凝固起来,他可以把它作为一个装饰,放在他的厅堂或是卧房里,这样他就能随时随地地看见它了。

    “你的气味……”巨蜥蜴说,它/她使用的是通用语,用蜥蜴的舌头发类人的舌头才能发出的音节相当困难。听起来更是混沌不清,就像是一个人在水下说话,带着浓厚的汩汩音以及回声,但发的施法者还是能够明白其中的意思:“你,”娜迦迟疑着说,一边情不自禁地探出猩红的舌头克瑞玛尔之前被它抓伤的时候那个气味还不是很清晰,但现在,它有着一尺多长的爪子刺入了施法者的腹部,那一刻大量的滚热血液从爪子间迸射而出,那个气味陡然变得浓郁至极。

    “你有着……巨龙的血脉。”娜迦咕咕地说,“而且……”她低下头,微微挪开爪子,舌头在腹部的伤口上一掠而过。但她的另一只爪子还是警惕地按着施法者的头,这样他看不见也听得不是很清楚,“太奇怪了,”她说,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的困惑:“你的血脉是那么的浓厚,甚至超过了我我本该在你一踏上龙火列岛的时候就能有所感应。但我确实毫无知觉你是属于那一条巨龙的?是母亲,还是父亲?”

    “你的血液中是什么?”她追问道:“我能尝的出来,”巨蜥蜴没有眼皮的眼睛在巨大的眼窝中滚动着,“你的血里……不,不单单是精灵……还有更少一些的……人类的血液,但它充满生机,比所有人类或是巨龙都要来得……强大,你做了什么?我的族人?说出你父亲或是母亲的名字,或许我可以饶你不死。”

    施法者没有回答,巫妖知道这只是娜迦的伪饰之词,龙脉术士之间并非没有倾轧,或者说,他们对有着相同血脉的族人反而更加残忍,一个术士将另一个术士杀死甚至将其灵魂禁锢在宝石里做成在无底深渊中通用的货币更是司空见惯,娜迦正在被他血液中蕴藏着的力量诱惑,可惜的她不是最强的,这让她必须考虑这份美味的食物会不会被别的术士夺走,甚至她自己也会在争斗中受伤死亡,所以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抢在他人察觉之前吞下最为精华的那部分或许她的理解错了,或许保留着他能够获得更多的利益,但那又如何呢,谁会去关心一个死人?

    巨蜥蜴再次低下头,它将舌头卷成一束,形成一个中空的管道,插入克瑞玛尔温热的腹部,丰沛的血液与内脏猛地流向她的喉咙,太少了,对于她现在的体型,这些液体的分量就像是她还是人形时啜饮了一滴露水,但这滴露水是那么的灼热,娜迦舒适地伸展了一下尾巴,她喜欢这个,每个有着巨龙血脉的术士都喜欢燥热的气候与滚烫的食物。

    一个奴隶小心翼翼地抓着绳索吊了下来,一直降到距离蜥蜴的脊背只有十来尺的地方,他刚想要做些什么,蜥蜴猛地一回头,就把他咬成了两截,伸展脖颈吞了下去。

    “恶……”领主咕哝道。

    巨蜥蜴就像是听到了他的抱怨,那双冷酷无情的黄色眼睛转而盯住了坐在最尊贵位置的人类男性,它直立起来的时候,那颗三角形的脑袋已经能够超出厅堂原有的地面,领主身边的法师突然面色大变,他可以说是用尽全力拽下胸针向地上一掷,宝石粉碎,刻印在底座上的符立即发动,为他以及邻近矮榻上的领主和大宦官躲开了巨蜥蜴的致命一击碧绿色的酸液喷溅着覆盖了近三十尺见方的地面,雪花石在酸液中发出嘶嘶的声音,一瞬间便消融殆尽。

    领主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他一时间甚至发不出任何命令,他的法师冲过来,抓着他,撕开一张卷轴,而大宦官也已经敏捷地蜷缩到领主的脚下,并在一个惊慌失措的女奴想要靠过来的时候把她刺死,他知道部分传送法术是有重量限制的,不到最后一刻他也不敢让领主觉察出他的存在。

    领主的法师已经做好了传送的准备,但卷轴只是闪过一道白光,就和一张普通的羊皮纸那样落在了地上。

    法师取出了一只符印章,结果还是一样。

    他心下一沉,看向他的同僚,发现后者的脚下也有着一张废弃的卷轴。

    而在厅堂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候,隐藏在暗而高耸的屋脊阴影中的,真正的发施法者正在拿开放在唇边的骨哨,这是瑞意特的,至于它为什么会在克瑞玛尔手上,法师之手是个好物。

    你往那个……异界灵魂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因为那个正在被巨蜥蜴大朵快颐的东西是他们预先从领主的厨房里偷出来的一头剥了皮的鹿,那个东西,他最后只得这么说,那个东西的里面放了些什么?

    我们的血。

    我们的血还不至于让她这么疯狂。

    还有秘药。巫妖说,暂时我还没有办法解除它的负面作用,但略加变通利用还是能够做到的。

    还有就是她的龙血,曾经的不死者说,它确实很强大,但**与魔法的强大并不代表灵魂能够有着与之相配的坚韧。(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