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 动荡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领主的喜悦只存在了一瞬间,因为他被蜜酒混沌的头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里并非是侧岛或是其他地方,而是他的岛屿,领主才有资格占据与享用的主岛,近千年前东冠的第一个领主在这里筑造起自己的堡垒与宫殿,为了保证它不会在自然的侵袭中损坏甚至毁灭,他做了一件会令大部分凡人与施法者为之恐慌的事情在一个强大的施法者的帮助下,他愚弄了塔洛斯。

    主岛上原有的塔洛斯神殿只有很小的规模,毕竟原先龙火列岛并不是人类喜好的居住地,神殿中仅有两名塔洛斯的牧师。第一个,或是第二个领主在别处建造了自己的堡垒,但他们很快就发现,龙火列岛不被视为适宜居住的地方是有道理的,飓风、地动、熔甚至潮湿咸涩的海风能够摧毁任何木材与石头,他们对看似简陋却始终不受分毫侵袭的塔洛斯神殿艳羡不已,最初的时候还曾经试探着询问牧师们是否是因为出自于建筑材料或是工匠的巧手,但牧师们只是大笑,后来他们从一个施法者那儿得知,塔洛斯的神殿是受风暴之神的眷顾的,自然的力量无法摧毁它们。

    作为凡人,他们就连暂时地停留在神殿也不被允许,更别说是居住在里面了,但那个大胆的施法者提出一个堪称狂妄的想法塔洛斯的信徒若是受到了其他人或是力量的损害,那么他们是可以要求塔洛斯的牧师为自己摧毁敌人的,在缜密的谋划后,塔洛斯神殿中仅存的两名牧师无声无息地消失在狂暴的飓风中,等到塔洛斯的主殿得到消息,新的塔洛斯牧师姗姗而来的时候,领主告诉他们,塔洛斯的神殿如果不是建造在一个单独的岛屿上,根本无法显示出这位可敬的神祗的伟大,为此他特意在一个堆积着褐色海沙与茂密植被的岛屿上建起了巍峨的灰色神殿。并虔诚地表示他将会放弃有关于这座小岛的所有收益这座岛屿的收益对一个领主来说不算微薄,但对于掌握着数十个大大小小岛屿的东冠之主来说,为了达成最终的目的,有所损失他和他的子孙也是可以忍受的。

    但他模糊了这座神殿的存在时间。新的塔洛斯牧师们在一开始的时候是有些困惑的,因为他们无法感应到那份隐约的底蕴,但领主的黄金与情报很快就将这份困惑抹去了,毕竟这座神殿位置太过偏僻了,而且没有牧师的时间也略长了一些。

    如果不是塔洛斯而是罗萨达或是弗罗。又或是这里不是依旧保持着古老制度的龙火列岛,这个计策可能很难施行。但比起人们的敬爱塔洛斯更渴望得到人们的畏惧,并且他和他的牧师从来就对凡人抱持着轻蔑与漠然的态度,否则塔洛斯的牧师就不会将摧毁村庄或是倾覆船队作为一个每十天必须进行的例行公事了;再加上龙火列岛上拥有自由之身的人很少,很少,很少,他们的数量只有奴隶的几十分之一甚至几百分之一,而奴隶就连自己都是属于他们的主人的,又怎么会被允许拥有自己的信仰呢?所以就算是最经常在贫苦人群中见到的伊尔摩特也未能在龙火列岛立起自己的神殿,即便是龙火列岛的领主允许。立起了又如何呢,没有信徒的神殿就是一个空荡的壳子,不但无法给神祗带来信仰反而会消耗他们的神力。

    塔洛斯同样是个粗鲁的神祗,他的神殿几乎都只用灰色的粗糙石砌筑而成,若是他的信徒愿意将它们装饰的金碧辉煌他会高兴,但如果没有他也不会太过气恼,他更关注自己的力量与威名有无在这个位面流传与扩散,所以自始至终,都没有人知道,在东冠事实上有着两座塔洛斯的神殿只不过其中的一座用无数昂贵的施法材料。人牲与魔法堆砌起来的,奉上祭品的也不是塔洛斯的牧师,甚至不是他的信徒,而是一群企图盗窃他力量的卑微凡人。

    而现在。这座虚假的神殿被摧毁了,就像塔洛斯的牧师摧毁一座高塔那样,它的基座就是那座充满了罪恶与悲哀的祭台,罗萨达向来是塔洛斯的死敌,在得以净化他的祭台时无论罗萨达的牧师还是藏有晨曦之力的圣徽都没有丝毫容情的打算,来自于最初之光的力量冲击着祭台。将它粉碎,基座既然碎裂了,建筑在其上的力量的殿堂自然也随之崩塌不再受到塔洛斯保护的神殿在几个呼吸间化作了真正的废墟,而塔洛斯牧师呼唤而来的第二次冲击完全达成了牧师想要看见的效果,就像之前的每一次,它们排山倒海而来,将阻挡在它们去路上的一切推开,吞噬。

    领主想要大喊,他抓住胸口的宝石别针,在用力捏碎之前他的法师阻止了他:“保留着它,”法师说:“有人在这里施放了妨碍传送的法术。”不然我们为什么不立刻带着您这头沉重而无用的肥猪离开这儿呢?

    “我们……”

    “我们会用飞行术带着您离开这里,”虽然领主的分量十分惊人,但法师们还有可观的酬劳没有收取呢,两个法师对望了一眼,确定他们的想法是一致的,金币、宝石与施法材料当然很不错,但如果这场并不普通的海啸(他们几乎已经能够确认了)的召唤人是个强大的牧师或是法师的话,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抛弃领主与酬劳逃走现在就要看他们的动作够不够快,那个限制了传送的法术所控制的面积有他们希望的那么小。

    他们的动作很快,但那个法术限制的面积要比他们想象的大,而且在离开穹顶后,他们在法术的帮助下看见那些呼唤飓风与海潮的人,一群穿着袍的家伙,但不是法师而是牧师,尤其其中两个还穿着蓝白相间的衣服,绣着红色的闪电纹塔洛斯的高阶牧师,而领主的法师在看见他们的时候,就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领主的服饰,请原谅他们在一开始的时候完全没看出来,领主肥胖的身躯让那些金色的闪电看起来就像是多瘤瓜上纷杂的条纹,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应有的那个形状。只是现在他们稍作联想就明白了抓住领主一侧手臂的法师毫无预警地放开了手,他的同伴被突如其来的重量一拖,差点从半空中落入翻腾的海水,幸而他反应敏捷地立刻松开了自己的手。还在领主抓住他的袍子时施放了一个法术,斩断了他的手臂。

    领主嚎叫着跌入海水,两个法师无动于衷地看着,他们可不想面对这么一群塔洛斯的牧师其中一个面带嫌恶地从自己的袍子上扯下领主的手,抹下手指上的戒指(都是蕴藏着魔法的符文戒指。可惜的是作为一个凡人,施放法术并不是他们的第一反应),至于那块无用的肉块则丢进海水里去陪伴它的主人,然后撕开第二张卷轴,之前的飞行术已经到了即将解除效用的时间了。

    而他的同伴则满意地捏着那枚别针。

    塔洛斯的牧师注意到了他们,毕竟领主原先被这两个施法者“携带”着,看到他们将领主丢入海水后,塔洛斯的追随者也没有想要加以追究的意思,不管怎么说,他们的要务是摧毁这座华美的堡垒与里面的人。

    “但他们有着舌头。也有着手指。”一个牧师恶毒地说。

    “比起我们,曾经为一个亵渎了我神的凡人服务的施法者更需要获得塔洛斯的怜悯与宽容。”主任牧师说,最主要的能够伴随在领主身边的法师或许不会异乎寻常的强大,但一定会很不好对付。他一直盯着那两个法师,两个法师悬浮在空中,在发现牧师们无意在毁灭名单中加上两人的名字时,他们向牧师们深深地鞠了一躬,就迅速地逃走了。

    “我们往哪儿走?”拿走了领主戒指的法师问。

    “往高处……越高越好。”飞行术是有时间限制的,为了逃开海啸,他们必须抢在法术消失之前赶到他们所能到达的最高的地方。

    “我觉得那不是什么好主意。”提问的法师说。一边指向那个“最高的位置”。

    东冠岛最高的地方就是火山口,先前未能喷吐出来的熔堆积在碗型盆地,形成一个小小的锥形塔,而现在这座小塔的周围几乎都被鲜红色的裂纹所占据。

    塔洛斯的牧师在专注与毁灭一个地方的时候是不会单单驱使一种灾难的。埋藏在最深处的地层被他们向塔洛斯祈求而来的神术惊动与撕裂,层与层碰撞,柔软的熔被推挤着涌上脆弱的断层与裂隙,层若是破裂,在层中流动的冰冷的地下水冲入熔,引发的爆裂又再一次撼动了不堪重负的表层。曾经被火元素生物带走的能量再一次集聚起来,彼此碾压,彼此同化,只不过一转眼间,庞大而焦热的风裹挟着灰烬与碎块冲向半空,法师们大叫着,顾不得是否已经脱离了被限制传送的范围,捏碎了符文印章,他们其中的一个有些不幸,因为领主的传送符文是传送回他认为最为安全的地方,也就是他的内库,这里有着最为坚实的墙壁与最为危险的陷阱,问题是它们无法隔绝海水也无法抵挡浆,幸而法师总还保留着几张底牌,在将自己所有的法术、卷轴、魔杖、药水消耗殆尽之前他总算是摆脱了那儿。

    他躲藏在一个阴影里,海水从他的脚下奔流而过,漂浮在上面最多的就是尸体,他看到了娜迦,她已经不再保持着巨蜥蜴的状态,攀附在一块檀木(可能是屋梁)上随波逐流,法师立刻将自己隐藏的更好些,倒不是他不想见到娜迦,只是他太懂得娜迦这个家伙会怎么做了如果她真的像看起来的那样虚弱,你根本就不可能看见她。

    法师的猜测完全正确,在那个身着白袍的法师(他果然没有那么容易对付)出现后,娜迦施放了一个令剩余的残骸尽数崩裂的强**术,她没有等待结果,而是潜入了水中想要逃走,可惜的是,她的敌人就像是早有预料那样在法术击中他之前就坠入水中,法师只看见了紫色与红色的光他知道这是迅猛的电流在水中进行时必然产生的光,娜迦被击中,她的红袍在水中翻滚,还有那个法师的白袍,他们最后似乎已经放弃了施法,而是借着**的力量展开最为直接的战斗。

    娜迦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已经覆盖上了一层细密坚硬的鳞片,瞳孔缩成一根直线,虹膜在灰暗的水中闪烁着金色的光,而她的手臂简直就和她变形的巨蜥蜴毫无二致,爪子或许还要更为锋利一些,克瑞玛尔的白袍这次恐怕要晒上近一年的太阳才能从一条条的细带子勉强恢复到原先的样子但无论是巫妖还是异界的灵魂都知道,娜迦不能离开这里。

    不过比之前的领主更为绝望的大概就是娜迦,她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落到这个地步,之前的记忆模糊不清,她像是被法术击中了又像是吞服了不该吞服的药水她体内的龙血仍然在沸腾,催促着她去战斗与厮杀,而不是逃跑,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而她面对着的敌人冷静而残酷,他既不受龙脉的影响,也不受法术的限制他根本不是个法师,而是个术士,还有可能是个龙脉术士!即便到了现在,娜迦依然对他的血液垂涎三尺,那是多么纯粹而强大的血液啊,只要再给她喝一口,不,两口,或是三口……

    异界的灵魂任凭娜迦的利爪刺入自己的肩膀,她的牙齿咬住他的脖子,而他的秘银短剑则准确地刺入娜迦的左乳下方。(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