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平息(5)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曾经的不死者一点也不觉得伯德温这样的人类能够在一朝一夕间突然有所醒悟,他的视线掠过每一个人,然后在王女李奥娜的微笑中找寻到了一丝端倪。

    当亚戴尔的双手落在伯德温的肩膀上时,伯德温闭上了眼睛,亚戴尔是不会拒绝他的,因为……后者确实一个正直而又良善的人,而他却是个懦夫,一个连自己的错误也不敢正视的卑劣之徒——如果没有李奥娜愤怒的一击让他彻底清醒过来,他可能仍旧沉浸在可笑的自我质疑与偏见中无法挣脱。他不该责备他的骑士与士兵,他们信任亚戴尔并不是毫无理由的,当他们,他们的妻子、孩子与父母因为伯德温的关系而被新王与狄伦无情地驱逐出雷霆堡后,作为他们的主人,伯德温还在距离他们千里之外的地方一无所知地流亡——这不是伯德温的过错,但那时的他确实没能承担起一个领主的职责——是亚戴尔带领着他们在荒芜的平原上寻找水源,辨别方向,采集草药,搭建帐篷,挖掘陷阱,带领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从兽人的爪牙与盗贼的刀剑下逃出生天,如果亚戴尔,最终得以离开高地诺曼的人有多少?几百,几十,还是几个?而那个时候,亚戴尔还没有得到罗萨达的宽恕,他无法祈祷神术,也无法获得神灵的指引,只是个面孔上烙着罪名的普通人,他能够做到这些,耗费了多少心力根本就是不言而喻的,正如李奥娜所说的,他不应该嫉妒与憎恨亚戴尔,相反地,他应该爱他,感谢他,给他应有的酬劳与信任。

    他不是不想这么做呀,伯德温很清楚自己的灵魂会在每个深夜恸哭,但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尤其是他知道亚戴尔重获了罗萨达的宠爱后,亚戴尔的罪名多么严重哪,一个渎神,一个弑亲。难道不比渎职与疏忽更可怕吗?白塔的灾祸只过去了多久?两年还是三年?他的神祗便原谅他了,而他的神祗呢?公正与正义的泰尔,为什么还不肯原谅他?他从侏儒那儿拿到了一条由无数铁质小环穿成里的链条,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伸手去抚摸其中的一只,但泰尔赐予他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是他不够虔诚吗?或许。看看亚戴尔,他之所以能够获得罗萨达的原谅,是不是因为他拯救了这些人的性命呢?如果泰尔也是这么希望与要求的,那么他也能做到,他还能让泰尔获得其他神祗无法获得的荣光,他能比任何人都做的更好。

    不过李奥娜的提醒还是相当及时与正确的,在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后,伯德温不会顽固地视而不见或是无法放下尊严去改正他,而且李奥娜不但是他的爱人,还是他尊崇与忠诚的王上。他马上接受了王女的指正,接下来的事情只要有个开始,那么就不会进行得太过艰难,结尾也总是皆大欢喜——骑士修充满喜悦地看着他的领主握住亚戴尔的双手站立起来,将自己的项链脱下来挂在他的脖子上,又解下短剑给他挂在腰里,当骑士与士兵们发自于内心的欢呼起来的时候,一直压在伯德温肩头与心上的石头也移开了,亚戴尔的手是那么的温暖,又是那么的有力。他会和修一样,成为一个可靠的朋友与战友。把利刃对着敌人,把脊背交给他们,这才是一个泰尔的追随者应该做的事情。

    巫妖对此不置可否。他又没在为那个魔鬼效力,而且说到泰尔,这家伙似乎也没对他干过什么好事——他现在就连披件灰袍都做不到。

    佩兰特给了他们二十天,事实上这二十天主要被用在了伯德温的新手臂上,如果他暂时无法返回龙火列岛,那么除了最后一步。他可以将之前的事情全部筹备妥当。

    “难道只有一个法师能够为它施法吗?”王女李奥娜问,高地诺曼人里就有一个法师,那些攀附于侧岛的商人们也有,如果需要,他们还能为侧岛的管理者雇请外面的施法者。

    侏儒麦基懒洋洋地抬起眼睛,“是的,”他说:“每个施法者的魔法波动都是不同的,虽然我们很难察觉得出来,但如果子体的魔法属于一个施法者,而母体的施法者又属于另一个施法者,就连普通的魔像也会失败,更别提流银魔像了。”

    李奥娜倒没想过要那些商人为他们雇佣外面的施法者,陌生的法师或是术士根本不可靠,而且他们也不能强迫侏儒们接受第二个施法者,现在的克瑞玛尔已经够让他们不满的了,如果不是侏儒中很少出现法师——至少他们的族群中没有,就连克瑞玛尔也不可能插手到侏儒们的工作中去。

    侏儒们不安地交头接耳,显然他们也想到了李奥娜想到的事情,他们跺着小脚,抓着挂在胸口的符文印章,抓着小剑,凶狠地扫视着周围的骑士与士兵。

    “没关系,”伯德温说,“之前是我错了——就算没有手臂,我也还是伯德温.唐克雷,”他在提到这个姓氏的时候仍然会觉得心痛,除了狄伦,还有老唐克雷,他辜负了老人的嘱托,虽然他相信自己终有一日还是会回到高地诺曼回到雷霆堡的,“难道我的孩子们会因为我失去了一条手臂而拒绝承认我是他们的领主吗?”他笑着环顾四周,“会吗?”

    “您永远是我们的领主!”一个士兵立刻喊道。

    “我们的忠诚只属于高地诺曼、雷霆堡与唐克雷!”骑士修鞠了一躬说道,李奥娜向他微微颌首,因为她知道对于这些人来说,高地诺曼所指的不是那片宽广的国土,也不是此时戴着王冠的新王与他的子嗣,就像他所指的唐克雷不是狄伦.唐克雷而是伯德温.唐克雷。

    “我们已经回到您们身边了,”另一个骑士说:“我们不会离开,除非您要驱逐我们。”

    “除非我死了。”伯德温马上说:“否则我将永远守护着你们,就像你们忠诚着我。”

    对此侏儒们纷纷做起鬼脸或是摆出呕吐的模样,他们都是些自私自利的家伙,而且对于土地与姓氏都不怎么关心,之所以在龙火列岛定居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既讨厌矮人又讨厌精灵,也讨厌那些会对他们制造的机械产生恐惧的无知凡人,即使当地的统治者们愿意为了侏儒带来的大量财富而容忍他们的存在。如果距离侏儒不远的地方有圣所、神殿和法师塔,他们也很难安安心心地继续自己的生活与工作,因为侏儒们利用宝石与符文制造就算是凡人也能使用的符文盘与符文印章的关系,法师与术士认为他们亵渎了魔法。遇到脾气好些的法师只是会出手把他们赶走。若是遇到灰袍或是红袍,那么他们不是沦为比奴隶更糟的工具就是被杀死,牧师与祭司们则一概认为他们是伪信者或是无信者。

    所以他们对国家啦,责任啦,忠诚啦几乎是没有什么概念的。这些人类摆出的姿态非但不能让他们感动,反而在某一程度上闪瞎了他们的钛合金狗眼——他们压根儿不相信高地诺曼人所说的每一个字。

    而且现在无论是亚戴尔和克瑞玛尔,盖文都不在,他们更是肆无忌惮,普通的钢铁与拳头是伤害不了他们的。

    “这些侏儒是怎么回事?”骑士修说:“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吗?”

    他可以说是极其从容地抓起了看上去最为严重的一个,高地诺曼人比大陆上的成年男性要高大强壮得多,许多侏儒几乎只到他的大腿,有着一张幼嫩面孔,装扮华丽的他们让骑士看来就像是摆在王都店铺的橱窗里,闪闪发光的大型玩偶。说真的,他的手一直有点痒,在找到借口后他没有丝毫迟疑地提起了一个,好奇地暗自查勘了一番,一边还装模作样地拍打着侏儒的脊背。

    那个侏儒倒是想要捏碎身上的符文印章或是拔出小剑给他一下的,但他是面朝下被骑士“托着“的,具体姿势可以参考那些被无良人类托起的乌龟,他的短小手臂碰不到悬挂在腿上的小剑,悬挂在胸前的符文印章却被压在他的胸膛与骑士的手掌之间,还有那个骑士不断地在他的背后拍着。他的眼前都在一阵阵地发。

    其他侏儒,包括麦基,认真地观察了一会,发现他们的族人不会受到什么真正的伤害后。不带丁点儿迟疑地跑掉了,然后在一个他们觉得安全的距离外看着族人狼狈不堪的样子唧唧咕咕地大笑起来。

    伯德温忍俊不禁地笑了一会,从修的手上拿走侏儒,“我想他已经好了。”他一本正经地说,那个侏儒快要气疯了,一落到地上他就扑上去在骑士修的腿上咬了一口。甚至忘记了他还有短剑和魔法符文,在咬了一口尘土后他恨恨地呸呸着逃走了。

    王女李奥娜更是笑的面色绯红,她比还在王都时更要健康与美丽,那种令人为之赞叹的自信与骄傲就像是热量那样从她的身上远远不断地散发出来,若是老王看见现在的她,一定会觉得很欣慰。“克瑞玛尔他们什么时候走?”

    “今天夜里。”伯德温说:“虽然我们还有盖文,但阿尔瓦法师建议我们能将这个消息隐藏多久就隐藏多久。”

    “你是说……亚摩斯?”

    “他现在已经是东冠的领主了,”伯德温说:“他有权招揽任何一个愿意为他效力的施法者,”他微微苦笑:“虽然克瑞玛尔与他签订了契约,但无论什么契约都是有疏漏可找的。”

    李奥娜曾是一个庞大王国的继承人,对此她当然不会有什么异议,事实上,即便克瑞玛尔还在侧岛,他们也不会毫无戒备,侧岛实在是太富足了,而拜火山之赐,现今的东冠可以说是满目疮痍,大概有好几年,它都难以恢复以往的盛况,侧岛对东冠领主的重要性又上了一个台阶,偏偏二十年(一个凡人生命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里他根本无法介入其中,即便有着十分之一的税收,那也是一个让人难以忍受的巨大损失——如果是李奥娜,她也会辗转反侧,想尽办法要从这份契约中找出什么可以利用的部分的。

    还有那些塔洛斯的牧师们,虽然不知道亚摩斯身边的大宦官是如何与他们交涉的,但要平息塔洛斯的怒气,只怕不是一两次盛大的祭献就能做到的——没有人和克瑞玛尔或是凯瑞本提起,那些从滚热的熔与灰尘下侥幸逃生的奴隶们,可能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

    我当然知道,巫妖想,或许那个外来者的灵魂也知道,但他也知道,想要改变这里需要耗费的时间必然远超过毁灭这里。

    “你不是他。”火元素的化身说,“她”在连接着火元素的曜石盘里现身,就像一个成年的女性精灵那样纤细而曼妙,她的身体完全由青蓝色的火焰组成,红色与金色的火焰则如同透明的霓裳那样包裹着她的“身体”,她的双眼是无比明亮的白色,若是没有释放法术,即便是现在的巫妖,看上一眼也不免被灼伤双眼。

    “他正在沉睡。”巫妖说,同时伸出双手:“你应该感觉得到,他也是我,我也是他。”

    “不,”火元素化身说:“你们是两个灵魂。”

    “那么你要等待吗?”巫妖说:“明天他就会醒来了。”

    火元素化身伸出了她的手,“真奇怪,”她说:“你们是不同的,又是相同的。”

    “我们是两个灵魂。”曾经的不死者说。

    巫妖也有很久不再跳舞了,但他还记得每一个步子与动作,技艺更是堪称精妙,火元素的化身承认这一点。

    “但我还是比较喜欢哪那一个。”她坦率地说,然后就准备回到她的位面里去。

    “等一下,”巫妖说:“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

    他们在一个深夜离开了侧岛,暗灰色的云层覆盖着如噩梦的大海,周遭静寂无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