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归途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克瑞玛尔与凯瑞本抵达阿尔瓦法师的雾凇小屋后,发的施法者与同伴特意向小屋的主人致谢,毕竟阿尔瓦法师给了他们许多无私的帮助,不过阿尔瓦法师并不觉得自己有做出多么值得称赞的事情——碧岬堤堡、龙火列岛与亚速尔岛之间的三角形海域向来就是海盗们纵横驰骋的猎场,而身为碧岬堤堡的法师与议员,若是需要与那些卑劣无耻的盗贼对抗,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愿意枕戈候命,至于法术与次元袋中的施法材料,那只不过是一个年长的法师预先支取给自己的小朋友的些许酬劳罢了。

    “如果要认真计算的话,”阿尔瓦法师仍旧习惯性地抽着他的水烟并用水烟来招待他的客人们,“单单一个海魔的头颅就足以抵偿它们了,更别说还有她的下属和船,要知道,自从我们的外城墙多了这几具别具一格的装饰品后,别说海上,就连城内都安静了不少。”

    “这个我倒是有所听闻。”阿尔瓦的弟子说道,不是那个将自己抄写的法术转赠给克瑞玛尔的那位——那是阿尔瓦最后一个弟子,站在这里的是阿尔瓦的第一个弟子。他离开导师后在外漂泊了很久,阿尔瓦法师也有二十多年没能再看到他了,但据说他也在北地某处有了自己的法师塔,也有了自己的弟子或许还有领民,但或许是因为艰辛苦寒的关系,他看上去比阿尔瓦法师还要苍老一些,细密的皱纹环绕在他的唇边与眼角,在他笑和说话的时候会加深,像是冰冻后开裂的土地:“您是个年轻却强大的法师,”他向发的施法者举了举杯子:“吟游诗人已经将您们与海魔,以及黄金夫人号的德雷克交战并获得胜利的事儿编成动人的曲调四处传唱了,在我来到碧岬堤堡的路途上,每个酒馆都能听闻您和您的同伴的名字。”

    “人们总是喜新厌旧,“凯瑞本说:“吟游诗人们必须迎合他们——不过几个月后,我们就能从他们的嘴里听到新的传奇与新的名字啦。”

    “想来游侠凯瑞本是相当有经验的。”阿尔瓦的弟子说:“不管怎么说,您的名字可是诗篇歌曲中最常见的一个了。”

    如果说之前的话只是略有调侃之意,这句话就不那么温和了,甚至带着轻微的恶意。阿尔瓦法师喊了一声弟子的名字,“抱歉,”他的弟子立刻说:“或许是我刚才喝多了蜜酒的关系。”

    施法者之中导师与弟子、学徒的关系是非常奇妙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完全可以父子乃至更亲密的关系来形容——不过就连最和善的导师在自己的弟子或是学徒面前也是极其强硬与严厉的,倒不是他们愿意这么做。只是魔法的危险性要远远高于药剂与火焰,像是在铁匠铺或是药剂店做学徒的孩子也免不了因为性情急躁,淘气好玩而不幸因为种种事故而受伤丧命,更别说是施法者的学徒与弟子了。有些法师甚至会有意识地强迫那些有天赋的孩子日复一日地去做单调而枯燥的工作,像是擦拭墙壁、器具、清洗地毯、制作与整理羊皮纸等等无趣的活儿,而不是让仆役们去做,就是为了将服从与谨慎刻印到他们的内心深处,打磨掉他们的棱角与好奇心——这两者在他们尚未掌握魔法之前随时可以令得他们一命呜呼,或者还会牵连到其他无辜的人。

    几乎每个施法者的弟子都会对自己的导师保有深切的敬畏之心,即便魔法契约已被解除。或是弟子已经为自己的导师服役完毕,他们在见到自己的导师的时候仍然会不自觉地低下他们的头,让出去路以示尊敬——就算是灰袍或是红袍也是如此,或许你会说弑师的术士不在少数,但若是你能够仔细衡量测算一番,那你就会发现它也只占了术士总数中很小的一部分。

    所以既然阿尔瓦法师给出了警告,他的弟子就马上显露出了服从的姿态,凯瑞本不以为忤,而克瑞玛尔身边的碧岬堤堡的执政官立即将话题转移到了另一个方向,既然龙火列岛中的东冠明珠。也就是侧岛已经成为了阿尔瓦法师的小朋友的领地,那么碧岬堤堡的商人们自然就多了一个或几个能够让他们安心自如地买卖与停泊的港口,他自己也是个商人,没几句话就和克瑞玛尔初步达成了一个简单但内容充实的协议——他不但取得了发施法者的专卖许可证(相当于碧岬堤堡的商人们不需要再与任何一个龙火列岛的商人们打交道。而是直接从侧岛的仓库中提取货物),还得到了一个港口的入驻权,还有一部分港口附近的土地,供他修建仓库与住宅,他承诺将有五百名碧岬堤堡的士兵驻扎在那里,既是为了保护他们的货物也是为了减轻高地诺曼人的压力。另外可能还要与其他商人们商榷一下,但几乎可以保证的是,侧岛的高地诺曼人可以得到三艘双桅船或是两艘三桅船,并且配备水手,毕竟等到海盗或是别的什么人侵入岛屿后才能将他们驱逐出去对高地诺曼人还是太过被动了。

    等异界的灵魂在那张羊皮纸上落下自己的魔法印记——一个难以辨识的古怪花纹后,碧岬堤堡的执政官小心翼翼地把它卷起来,滴上蜡封,塞入空心的银筒里放进怀里安置妥当,当然,侧岛的主人也有一份,上面同样敲着碧岬堤堡执政官的印章——执政官拉过水烟,朝那支精美的玛瑙烟嘴里吹了好几口,看到那点暗红色的火光重新明亮起来后,才靠回软绵绵的天鹅绒垫堆里,舒舒服服地吸了一口,淡青色的烟雾从他的口中溢出,散发出的芬芳气味弥漫在众人周围。

    异界的灵魂是距离他最近的一个人,他嗅了嗅,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现在的气味与他之前在阿尔瓦法师那儿闻到的有所不同,阿尔瓦法师的水烟使用的香料几乎都来自于鲜花水果,最常见的是玫瑰,栀子花,偶尔可见薰衣草,桃子和柠檬是他较为喜欢的两种味儿,但他也会别出心裁地加入柑橘、葡萄、橄榄或是莓。它们的气味虽然甘爽。但永远也摆脱不了花果类香味特有的清冽温和,而现在异界的灵魂超乎常人的敏锐嗅觉告诉他这些之中还有着一种醇厚而甜蜜的气味,这股味道他似乎在不久前闻到过。

    ——是那种有着艳丽花朵的烟草,巫妖说。你不该忘记这个,他讥讽地说,你恐惧它就像是凡人恐惧魔鬼——抱歉,我说错了,就算是凡人见到魔鬼也不会比你见到那种烟草更糟糕一些了。

    ——那种烟草就是魔鬼。异界的灵魂说,它低下头,在阿尔瓦法师给他们的水烟中寻觅那种气味的源头,但水烟的烟料都是被切碎混合的,根本看不出它们原来的样子。

    ——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值得惊慌的,巫妖说,任何一个不太愚蠢的施法者都懂得如何去除体内的毒素,而且他们的灵魂也远比一个凡人更为坚韧顽强。

    ——至少我们要让他们知道,异界的灵魂说。

    ——不要是现在,巫妖提醒说。

    幸好为了等待一个正在赶往碧岬堤堡的精灵。他们还需要停留一天,在当天夜里,人们都去休息与冥想了,异界的灵魂拜访了阿尔瓦法师。

    阿尔瓦法师不会是那种对善意的警告置若罔闻甚至感到恼怒的人,就算是……“它是礼物,”阿尔瓦法师说:“一个商队带来的,据说是种植物的果实发酵后形成的,”因为阿尔瓦法师是碧岬堤堡的议员又是它最大的保护者的关系,来往的商队时常会给他带来一些有趣的,不常见的东西:“但那个商队是从北地来的。”

    “这种植物在龙火列岛上是用来配置秘药的。”异界的灵魂说:“他们用这种秘药来控制奴隶。”

    “我检测过它们,确实有着轻微的毒性,但它能够……”松弛与宽慰他不得不始终保持在一个紧张状态的神经,阿尔瓦法师略微停顿了一下。因为他想起建议他试着将这种果实放在烟草中享用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第一个弟子,并且他在如何炮制它们这方面也异乎寻常的娴熟与殷勤——或许他也是一个受害者,又或者他和自己一样认为这种果实所蕴藏的毒性也许对凡人有害,但对施法者来说却只是瑕不掩瑜?

    但他随即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种果实如果已经变成了商队中的货物。那么它会被运送到哪儿?碧岬堤堡的商队足迹可以追寻到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兽人的呼啸平原与巨龙的格瑞纳达,它对凡人的损伤究竟有多大?就算是没有配合的秘药,他简直不敢想象它们被放进无数只汤锅的情形——就像克瑞玛尔所说的,这种果实不但可以作为烟草吸食,还能被当做药物使用,还能代替食物——不是说它富有营养,而是吃了这种果实的人不会感到饥饿,也不会觉得寒冷或是炎热,甚至连疼痛都会减轻到一个若有若无的程度。

    “他们会上瘾?”

    “就像酗酒的人那样,只是要严重上好几百倍。”异界的灵魂说:“我听说它们给人带来的愉悦感受要超过他们最初的欲望。”

    “我会注意的,”阿尔瓦法师说,他只觉得浑身发冷,因为他已经能够感受到了——水烟的烟雾已经陪伴了他数十年,但随时随地都希望能够紧抓着它还是近几天的事情,在没有被揭露之前,没人觉得奇怪,包括他自己,阿尔瓦法师最为亲密的伴侣就是水烟,这谁都知道,但没人比他更清楚,水烟之前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嗜好,而不是如现在这样,离开一会儿都会让他难以忍受——他在冥想前还吸了一次水烟,并且将烟料填充好,放在旁边准备冥想完毕后再吸一次。

    “我想我必须去记忆一个新的法术了。”阿尔瓦法师说,“我会彻查整个碧岬堤堡。”还有他的弟子,在眼前的迷雾被拂去之后,年长者的眼睛就如星辰般闪烁着冰冷无情的光芒。

    具体如何操作就不是克瑞玛尔能够关心的事情了,他们在次日拂晓时分等来了他们的同伴,一个初成年的精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克瑞玛尔,但就和其他精灵那样,他也很喜欢这个“孩子”——这让在晨曦倾入星光河后取而代之的巫妖不那么……愉快。

    幸而异界的灵魂和阿尔瓦法师的夜间谈话给了他一个好借口,施法者的冥想与休息是最重要的,他很快就从那群精灵的手中逃脱了,精灵的飞翼船在汹涌咆哮的星光河上逆向而行,却平稳的就像是飞翔在云层之上,巫妖在狭小却整洁柔软的床铺上坐下,打开他的次元袋,他当然不会如另一个灵魂那样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在膝盖前,任凭外人欣赏了解——他的手指只轻轻触碰了一下袋口,就从里面抽出了一块被细腻的羊皮纸包裹着的东西。

    这个东西是他请侏儒麦基复原的,虽然因为没有原物的关系,只能靠着详细的解说与手绘的立体图纸让侏儒理解,这让他们耗费了很多时间,这件东西只有指尖大小,但复杂的程度不比伯德温的手臂低——侏儒麦基是个聪慧而又敏锐的侏儒,他一下子就发觉这样东西只是某种魔法器具的一部分,他的好奇心与欲望就像潮水一样猛冲上来,如果不是他还有着那么一点理智,或许巫妖就必须冒着延迟流银肢体完成以及被惩罚的危险而设法让他永远地闭上嘴巴了。

    现在它就在巫妖的手里,纯净的立方体,有六个面,每个面都有着一个奥妙的字符。(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