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万维林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水獭白脸儿被惊醒了。

    今天它没有在水面上漂浮着睡觉,虽然在天气炎热的时候这种方式才是最舒适的,但近几天精灵的飞翼船就像秋天落下的叶子那样频繁地掠过星光河的水面虽然精灵们都知道这儿生活着一群水獭,又有着如同鹰隼般的视力与敏捷的身手,在飞翼船降入水面之前就会将那一团或许多团毛乎乎的小生物从船只投下的阴影中捞走,但总是被人打搅也会带来诸多烦恼,譬如平常时候不被允许打搅水獭们的精灵们总会乘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将它们抱在怀里揉来揉去,白脸儿的两个孩子就算了,白脸儿可是做父亲的人……不,水獭了,它需要一个成年雄性水獭应有的尊严,被抓在手里腹部朝上被抓下巴和肚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倒不是说它会拒绝。

    来到灰岭的精灵愈来愈多,他们从四面八方而来,带来了不少好东西,从散发着臭味吃起来却很不错的发酵鲨鱼肉到涂刷了蜂蜜烤制的野猪肉松,还有味儿咸涩的细碎虾米,他们也有烤小鱼干给白脸儿,可惜的是没谁能比那个总是穿着白袍的发半人类做得好,虽然白脸儿的妻子与孩子觉得都很不错,但白脸儿更相信自己的舌头。

    白脸儿的妻子动了动,在这个阴暗温暖的巢穴里,除了白脸儿夫妻之外还有它们的两个孩子,其中较大的一个出生时那个白袍发的半人类还没有离开,它还特意把孩子抱出去给他们看了看,现在它的长子早已已经褪去了乳白色的绒毛,换上了一层灰色的细茸毛,它还要换上一次毛色才能和白脸儿和白脸儿的妻子那样呈现出令人艳羡的深褐色较小的一只是半人类离开后出生的,不知为何这次白脸儿的妻子还是只生了一只。但它和它的兄长一样健壮,可惜的是那个半人类没能看到它还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也是雪白的一团,卷缩在一起的时候完全就是一只膨胀的面团,如果那个半人类看到一定会很高兴的,白脸儿知道他比任何一个精灵都爱这个。

    时隔数月,灰色的毛发已经取代了一部分白色的毛发。让最小的水獭看起来就像是蒙上了一层烟灰,不过它还是很可爱的,这点从巢穴中的三只水獭总是争先恐后地为它舔毛就能看出来了它也被飞翼船降落时发出的声音吵醒了,虽然飞翼船已经要比其他船只轻盈得多了,但沉重的船锚丢入星光河,撞击河底的石时发出的沉闷的哐当声,以及星光河的水流因为撞上船体而发出的有规律的拍打声,就在河滩上栖息的水獭是不可能听不见的。

    “啊呀,”一个精灵从飞翼船上跃下时说。“我们打搅你了吗,白脸儿。”

    有着一张白脸儿的水獭直立在河滩上,精灵们上下飞翼船的时候无需如人类那样需要跳板,他们轻轻落下的时候犹如飞羽,而跃起的时候就像是被风吹动,白脸儿认真地在他们之中搜索着,璀璨的魔法星河横贯天穹,投下凡人无法窥见分毫的深蓝色天光。星光河被它们照耀着,正如其名。每一卷水波中都裹挟着万千星辰,精灵们的飞翼船就像是停泊在星河之中,往来上下的精灵们则如同众神的使者,他们周身都覆盖着一层透明的星光之纱,眼睛如同宝石一般明亮而洁净。

    “是在等克瑞玛尔吧。”一个精灵说,而后另外两个精灵就愉快地笑了起来:“看来它很喜欢克瑞玛尔的小鱼干呢?但我们也烤小鱼干给它。也许是因为我们没有坐在地上和它一起分享的关系。白脸儿可能把克瑞玛尔当做它的兄弟了。如果按照比例计算,确实差不多。”……

    有一些精灵几年里都不曾回过灰岭与银冠密林,有些从朋友的信件中听说过灰岭又来了一个可爱的小朋友,有些则对这个名字完全陌生,为此他们不免询问一番。而他们的朋友总是不吝于详细解释一番的。

    “那么时候他现在正和凯瑞本在一起。”

    “自从上一年一起前往雷霆堡服役开始,他们就没有再别离过。”一个精灵轻微地叹息了一声:“虽然这不是出自于他们的本意。”

    “伯德温的事情我也略有听闻,”在外也已经长达数十年,足以让一个人类从婴儿变作祖父的精灵说:“但我之前有听说他们已经去到了龙火列岛。”

    “为了伯德温的手臂。”他的朋友说:“具体的你或许可以去问问凯瑞本。”

    “他也回来了?”

    “当然,按照预先的约定,他应该也是在今晚抵达灰岭。”

    就在他们说话的当儿,又一艘如同天鹅般优雅洁白的飞翼船乘着强壮的风元素徐徐降落在翠蓝的星光河上,精灵们精湛的技巧令得第一艘船与第二艘船之间只有毫厘之差,它们是那么的接近,就像是一面镜子中的倒影飞翼与风帆落下后,精灵们从船上依次落下,刚才还在谈起凯瑞本的精灵一下子就找到了刺绣有苏纶圣徽的暗绿色斗篷,“凯瑞本回来了。”

    所有还滞留在河滩上的精灵都转身看去,在看到落在卵石上的精灵拉下自己的兜帽,露出比月光更美丽的淡金色长发与俊美的面容时,他们都不由自主地感到庆幸,虽然在银冠密林,王室与贵族的身份更多地代表着一种责任而非权利,但精灵们无不深切而真诚地敬爱着他们的密林之王,在一千年前的浩劫中,他的爱人为密林而死,只留下了还在襁褓之中的凯瑞本,也是密林之王唯一的继承人也因为如此,凯瑞本不但无法获得任何特权与看顾,还要接受远超于其他精灵的磨练与训导,虽然这也可以说是一种特殊的父亲与君王的爱,但他们还是偶尔能从王的眼睛中看出一丝轻微的悲哀与歉疚悲哀于他就连爱人给予他唯一的纪念品也无法保存在怀,歉疚于他永远无法作为一个真正的父亲去偏爱与宠溺自己的孩子。

    凯瑞本甚至无法在他的父亲身边长久地居住。他和其他成年精灵那样,将近乎于无限的时间耗费在密林之外的地方,结交朋友,窥察敌人,外界的分毫变化无法逃过他们敏锐的眼睛,他们从外界带回来的不仅是鲨鱼肉、猪肉干或是臭奶酪。还有各种珍贵的武器、材料、卷轴、护符,以及最为宝贵的经验,他们每晚在自己的房间里召开的小聚会,更多的是为了保证他们的族人既能够获得密林沼泽与星光河的庇护,又不至于因为它们而被蒙蔽住眼睛与耳朵。

    更别说他们所获得的每一份情报都会被佩兰特整理成册,这是密林之王每晚阅读中的一部分,生存时间不但超过了人类,甚至可能超过了大陆上的任何一个生者(不包括巨龙)的精灵之王能够将这些繁杂如同断头丝线的内容规整与梳理起来,将它们编织成一张清晰的页面。并从中搜索出那些可能放在一个凡人眼前他也会视若无睹的重要线索来。长达千年,银冠密林就一直依照着这位王者所指定的道路前进着,避开沼泽,或是直面危机。

    密林之王放下手中的卷轴,上面密集的文字就像细小的蚂蚁,里面所阐述的内容可以让每一个看到它的人为之颤抖不已,但对于银冠密林的王者来说,这只是一滴细小的水珠。让他为之忧虑的是这些细小的水珠正在汇集成流,可能就在不远的将来。它们会成为溪流、大河甚至海潮,它们的力量将会再一次震撼整个大陆,若是密林之王将力量放开,他甚至能够看见它们的未来一个已经无限接近半神的精灵之王所能看到的东西……它吞噬了所有的生命,一切都会毁坏与紊乱,星辰坠落。大地裂开,河流枯竭,海洋沸腾但又不是没有希望,只是那个希望,可能需要建立在无数人的骸骨之上。而且又是那样的渺茫与空虚。

    然后,就像你我所能听到的每一首诗歌,将会有勇者出现,但同样令人倍感嘲讽的是……他们……

    银冠树的枝叶层层摆动,风穿过枝叶,发出如同潮水冲击海岸般的呼啸声,它们猛烈地拍击着密林之王的身体,他长及膝盖的银色长发与银灰色的长袍在身后纷乱的交叠,一如他的思绪。

    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

    “这里不欢迎你。”瑞意特说。

    “真高兴看到你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儿,亲爱的妹妹。”不经邀请便擅自来访的术士说,他有着一张伯德温会感到熟悉的脸,因为有着这张脸的吟游诗人正是在白塔的比武大会上以一首赞誉他的诗歌而博得了他的欢心,从而被他带回到雷霆堡,又莫名在那场惨烈的战役中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可疑家伙,他的面色一如之前的苍白,眼睛下方的阴影仍旧让人觉得他已经好几天没能好好睡过一觉了,但那不包括瑞意特,他们从血缘上来说,可能要比其他术士更为亲近,不管怎么说,其中一个得叫对方哥哥,而另一个人要叫对方妹妹,只是瑞意特知道这也不过是一种伪装,随时可以应主人的需求更改,就像是那对不祥的阴影,那时候他凭借着这个获得了多少轻视啊,而那些轻视他的人现在不是成了魔鬼的食物,就是被分块别类地装在了玻璃瓶子里,又或者发生了种种可能连灵魂都无法挽回的意外。是的,在格瑞纳达的塔里,没被直接抓到的死亡就是意外,没人会去寻找凶手,除非那个愚蠢的家伙误了某个导师的事情。

    这种错误她的哥哥当然是不会犯的。

    “你该知道白塔是我的,”瑞意特说:“亲爱的哥哥。”虽然说出这个名词的时候她会觉得恶心,但在这之前,她已经被这混蛋的称谓恶心了一次了,她总不能不做任何反击,只是她很快就后悔了,因为这种反击对于她的哥哥来说,可能还不如一口酸液,却有效地暴露出了她的怯懦与畏缩。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你的白塔。”曾经的吟游诗人温柔地说,他的声音也有所变化,变得不再那么丰富,而是如其他施法者那样清晰而低沉,他也脱下了吟游诗人的装饰,改而穿着一件华贵的深红色丝绒法袍,法袍内侧绣着符文,而腰带上镶嵌着宝石,悬挂着卷轴带与药水袋,长而宽的袖子掩住了他的手指,瑞意特可以保证他的袖子可能就藏着一只次元袋,而他的长袍里还有更多,腰间的固定皮圈里也定然插着不少于三支的魔杖,毕竟在格瑞纳达这是一个术士通常的装备,相比起来,她要寒酸的多了。

    不是说她没有,她在鹧鸪山丘种下的“烟草”已经获得了第一次收成,她麾下的法师与术士们调配了各种药剂,来将它制作成各种形态,确保它能被最为广泛地使用其中有烟草,这几乎不必多说,也有丸剂,装在蜡衣里,或是做成药水,可以当做抵抗各种疾病,尤其是外伤导致的疼痛的药品;还有混杂在蜂蜜与面粉的薄饼里,精灵们曾经有过藤蔓粉做成的小饼,这种饼很得商人们与雇佣兵的喜欢,因为不容易腐坏,而且只要很少的一点就可以充饥,而他们的饼要比精灵的饼更好,只要吃下去就不会感到饥饿,还会觉得精神奕奕呢。

    他们甚至提前告诉别人这是有一点毒性的,但对于那些贫苦的平民与佣兵们来说,一点毒性远远无法覆盖它的优点,而且,难道那些曼陀罗花,那些颠茄,那些接骨木就没有毒性吗?只要能够达成目的,人类还不是在不断地使用他们?不过这样能够免得某个伊尔摩特的牧师察觉出什么不对来,但只要几年,三年,五年或是七年,不到十年,他们就无需担心这个了,这些“烟草”将会让他们拥有数之不尽的奴隶与信徒。

    而且白塔原先的商人们的财富都已经堆积在了她的内库里,虽然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需要送回格瑞纳达的,但她如果从中抽取一些也不会有太多异议,毕竟其他地方的管理者也是这么做的,问题是,她现在正在她的卧室里,白塔可以说是最为安全与危险的地方,她的床铺不亚于一个巨龙的巢穴,但就这样,她骤然从一个噩梦中惊醒的时候,看见的是她的哥哥正坐在她的脚边,他的魔杖正对着她,一个凶狠的法术呼之欲出。

    “是你的导师让你来的?”她的哥哥要比瑞意特更出色,所以才有幸成为了最得那位“母亲”宠爱的奥斯塔尔的弟子。

    “为什么这么说?”她的哥哥说:“是因为你正试着抢夺他的猎物吗?”(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