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万维林(4)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恳求您!”奥斯塔尔无法控制地喊道,随即他发现自己的身躯和声音都在虚弱地颤抖,“……一万个抱歉!”他以最卑微的姿态说道,“请宽恕我的疏忽……强大而可敬的埃戴尔那……我只是……”

    “啊,我知道,”半神巫妖无所谓地点点头,虽然奥斯塔尔看不见:“安心,孩子,我不会介意一两次本非本意的失礼。”

    “那么……”奥斯塔尔舔抿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您可以,您可以……告诉我吗?”

    “我的答案是,”半神巫妖干脆利索地说:“我也不知道。”

    在那个瞬间,奥斯塔尔能够确定他的血液就像沸腾的浆那样冲上了他的面颊与手指,他几乎就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用他的牙齿与爪子将这个不死的混球撕裂,撕裂,再撕裂,碾碎他剩下的骨头,把他的灵魂从命匣中扯出来,丢给无尽深渊中最为低下的劣魔与贱魔啃咬上一百年或是更久!

    让他猛然冷静下来的是埃戴尔那随手丢下的一个法术,龙脉术士在尖利的诵读咒语声中后退,他身上的防护法术闪耀出明亮的光芒,而同一用途的防护用符文印章在清脆的爆裂声依次粉碎,为他拉开一张又一张的屏障,唯一值得称赞和庆幸的是,即便在这个情况下,他也没有施放攻击性的法术,只是一味地防守与戒备。

    “冷静些。”埃戴尔那声音轻柔的说:“对啦,深呼吸,没错儿,人类都是这么做的,来,深呼吸,一次,两次,三次……”

    奥斯塔尔忍耐着将一股酸液喷吐出去的欲望——他看向自己的次元嗲,那个洞洞的开口还讽刺性的敞开着。为了这个答案,就算是格瑞纳达也颇费了一番心力才得到了这枚宝石,但现在它已经给夺走了,毫无补偿地。哪怕埃戴尔那并未完成契约——奥斯塔尔反复地回想着契约上的内容,这份契约对于他和格瑞纳达都不公平,但埃戴尔那是他们能够找到的最不可能玩弄他们的最为聪明与强大的施法者——因为格瑞纳达身上也有着巨龙的血脉,在成为巫妖之前,他也是个龙脉术士。他与奥斯塔尔是血亲。

    “……我可以知道原因吗?”

    “喔,真高兴你能这么快的冷静下来,”半神巫妖愉快地说,奥斯塔尔几乎能够看到他的投影顶着指尖,将双手摆出一个三角塔的样子,“可不是吗,”他说:“绝对是有原因的。”

    “我只所以无法给出答案,或者说,有用的答案,是因为这个谜题早就在你将谜面交给我的时候就被破解了。”埃戴尔那说。他或许打了一个响指,那本金光闪闪的龙语法术就这样极其突兀地出现在了奥斯塔尔的面前,它看上去没有受到丝毫损坏,就连黄金的封面都是完好无缺的。

    “我不明白。”

    “啊,我亲爱的孩子,”埃戴尔那亲切地说:“这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呢?这本就是一个谜面,一个带着奖品的谜面,它悬挂在那儿,熠熠生辉,每个人都能看到。然后有人解开了谜题,拿走了奖赏,好吧,就算有人在这之后找到了它。又一次解开了谜题,但抱歉,亲爱的,没有奖品了,奖品已经被拿走了——答案已经被拿走了,迷宫只会为第一个聪明人打开一次。然后它就永远地封闭了,出口消失了,你可以毁灭它,也可以仿造它,但那个出口,很遗憾,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次出现了。”

    奥斯塔尔大概没发觉自己正在缓慢地摇着头,是那个半龙魔吗?还是之前这本龙语法术的拥有者?又或是那个发的施法者?但他已经被星光河吞噬了。

    “偷走了这个奖赏的人……”

    “活着。”埃戴尔那让不曾希望得到回答的龙脉术士吓了一跳。

    “事实上,还活的挺不错,”埃戴尔那补充说:“他是个挺讨人喜欢的孩子。”一向如此,半神巫妖微笑着,懒洋洋地抚摸了一下他新得到的宝石,粉红色,十分干净,饥饿,他的力量触手蠢蠢欲动,渴望着抓到一只灵魂塞进里面。

    “那是什么?”奥斯塔尔试探着问。

    “奖赏?”半神巫妖回答:“对于凡人或是蠢货来说,那可能不是个奖赏而是个惩罚,但对于聪明人来说,它也算不得多么丰厚,或者说,我的孩子,它只是一枚骰子。一个可以指引着强大而智慧的存在找寻到一份巨大的……”他有趣地在奥斯塔尔的眼睛里看到了贪婪的火焰:“遗产。”

    “遗产?”

    “好啦,”埃戴尔那轻松地说:“我给出的已经超过你应得的了,小家伙,你应该知道你得到了多少,你的‘母亲’会为此而感到骄傲的。”

    “当然,”奥斯塔尔喃喃地说,他或许还先要询问什么,但一股阴寒的力量将他向后退去,他只小小地后退了一步,就从平坦的地面忽地坠落了下去,一个突然打开的次元门把他从埃戴尔那的塔里扔了出去,再次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铅灰色的云层,而他的脚下是七十七群岛周围海域终年暗无冰的海水,他身上的护符起了作用,一个被自行激活的飞行术把他送上了一块约有数十尺长宽的礁石。

    一艘为了躲避军队的追剿,迫不得已冒险掠过七十七群岛边缘的海盗船上,一个紧张过度的瞭望员看见了奥斯塔尔,他不由分说,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七十七群岛的每块礁石上都站着一个巫妖只是个夸张的形容或是无聊的流言,但还是有很多人相信。龙脉术士看着那艘船就像是被上万个不死者追击着那样疯狂地逃走了,他阴沉着脸做了一个手势,施放了一个法术,这个法术毁坏了船只的尾舵,它的航线猛地歪斜向一边,载着一船快要疯掉的海盗撞在了一个如同鲨鱼背鳍般升出海面的小岛上,上面有没有不死者不得而知,不过他们能在船只完全地沉没之前游上那个小岛就可以说是很幸运了。

    “至少你们该分得清灰袍和红袍!”奥斯塔尔喊道,随后施放了一个传送法术,将自己传送回自己的塔。

    回到塔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联系他的弟子。也就是白塔的瑞意特的弟弟。

    “你见到瑞意特了吗?”火焰中一出现弟子的脸,奥斯塔尔就严厉地问道。

    “是的,”他的弟子说:“前天的夜里。”

    “你有告诉它是我的命令,你才会到白塔这儿来的吗?”他是为了瑞意特的“烟草”才派出了这个颇受他宠爱的弟子——龙脉术士之间相互抢夺功勋是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只要无损先前的计划,最后呈送上结果的人是谁一点也不重要。

    “没有。”奥斯塔尔发觉他的弟子有点紧张,不过每个真正的弟子都会在他面前紧张,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弟子只是从德雷克那儿了解到了一些他暂时还不知道的讯息。并企图用这些消息讹诈他的姐姐一笔:“只是简单地谈了谈。”他说,在术士中,谈一谈往往代表恐吓与勒索,这点奥斯塔尔也是知道的,不过言语上的交锋更多地象征着无用的空洞。

    “之前的计划先行搁置,”奥斯塔尔不容置疑地说,而他的弟子也立刻鞠躬俯首表示遵命:“我需要你去龙火列岛,”奥斯塔尔说:“无需公开。”也就是说这个秘密还不至于成为他的把柄:“你可以要求瑞意特协助。”

    “她未必肯从命,”他的弟子说。

    “她会的。”奥斯塔尔说,“我们的计划得以延迟就是对她最大的奖赏。”

    奥斯塔尔的弟子将自己的遗憾隐藏在卑微的笑容后面。如果奥斯塔尔有所让步或是愿意交换,那么那些东西就都能落入他的次元袋了,这可真是太可惜了,不过他应该还不知道瑞意特做了什么,不然他可有笑话可看了。

    “我要在你这里打开一个次元门。”奥斯塔尔提醒道。

    他的弟子连忙退开,让出位置,但奥斯塔尔并没有亲自来到白塔,而是随手丢出了一份卷轴,这是给他的命令以及赏赐,卷轴筒外的印记只是一闪就燃烧了起来。但这点时间瑞意特的弟弟已经能够看清其中的内容了,卷轴里蕴藏着一个六级法术,但一看就知道这个法术正是针对这次行动的,年轻的术士开始思考如何能将这张卷轴节省下来。或许他的姐姐瑞意特能帮点忙?

    奥斯塔尔则在完成了这个法术后整理了自己的衣束,他还有一件紧急的事情要去做,那就是向“母亲”回报这次任务的结果。在不过数百尺的道路上,他的大脑堪称飞速地转动着,他知道自己的上个任务出了纰漏,他本应施放一个更具毁灭性的法术。将那个发的施法者与他的船彻底撕碎,而不是将这个工作交给星光河,现在他需要弥补这个漏洞,或许他可以……龙脉术士在进入那扇巨大而沉重的铁门前已经恢复了原有的冷静与从容,“母亲”未必不知道这只是一个谎言,但有时候“母亲”也会变得极其宽容,只要她能看到你能够为她做些什么。

    两名腰间悬挂着银锤,身着深红色丝袍的牧师为他推开了大门。

    ——————

    格瑞纳达,这是一个多么熟悉的名字啊。

    格瑞第是它的变体名,它的意思是——贪婪。

    “您知道他将会面临什么吗?”

    “我知道,”密林之王回答:“他和你一样,也是被选中的人。”

    “我讨厌这个词。”异界的灵魂脱口而出,当它明白自己说了些什么的时候,它又是惊慌又是惭愧,但就像是他在另一个位面看到的每一部电影和小说时产生的想法那样——什么叫做被选中的人,是谁的旨意?谁能这样肆意地摆弄他人的思想,毁坏他们的生活?有没有人问过他是否要背负这个沉重与危险的枷锁?为什么一定要有牺牲和祭品?为什么不能所有的人一起来努力,命运的车轮是那么的庞大,你又如何能让一个或几个人来控制它的走向?

    ——总有人会被选中,巫妖安详地说,就像是你玩的游戏中总有英雄,他们的诞生就是为了拯救整个世界,就像是……虽然……他罕见地笑了一声,我们的身份似乎更适合成为勇者的敌人。

    异界的灵魂甚至没能察觉到密林之王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一肘,银冠木的花朵掉落在他们之间和身上,散发出隐约的浅淡木香。

    “你是个好孩子。”密林之王说。“我很高兴凯瑞本有你这么一个朋友。”

    “但我是,”异界的灵魂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我是一个……”赎罪巫妖。

    “我知道你是什么。”英格威说,一边转身走向他的座位,“我以为你会知道在精灵的认知中,灵魂比躯体更重要。”

    “但是……”

    “你会背叛他吗?”密林之王问:“你会伤害他吗?”

    “我不会。”异界的灵魂说:“我不会背叛他,但我,我不能确定我是不是会伤害到他。”他无所畏惧地直视密林之王陡然变得锐利的双眼:“您有没有想到过呢?如果有一天,凯瑞本知道了我真正的身份?”

    密林之王沉默了一会,就在异界的灵魂以为他将要改变主意的时候,他说:“那就等到那一天……再说吧。”

    抱歉?

    异界的灵魂瞪着他朋友的父亲,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在几个呼吸前您还表现的很负责任的说!大人,请千万不要半途而废啊!到时候再说是个什么鬼!您难道就没想到过到时候凯瑞本会很伤心吗?

    “要么你亲自去和他说?”

    密林之王,威严的英格威支着下颌,漫不经心地摘掉一片落在发间的花瓣,要不然呢?他才不要做带来坏消息的乌鸦,反正始作俑者不正是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家伙吗?就让凯瑞本恨他好了,反正那时候凯瑞本还有父亲温暖可靠的怀抱可回,他会好好安慰他的小银树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