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两百八十二章 突袭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后他们好不容易才制服了安芮(在不至于造成致命伤的前提下),然后拎着她的手指在许可证明上签了字,幸好瑞卡只是暂居,这份契约并不重要,无需起誓,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早就该这么做了,”瑞卡气喘吁吁地说:“你为什么还留着她?我记得她有个儿子。”

    “他还没成年,如果安芮死了,路泽尔大公有权成为他的监护人,我可不想面对那个人类和他的军队。”瑞意特说。

    ——————————————————————————————————————————————————————————————————————

    “麦基?”

    侏儒麦基回过身去,喊住他的也是一个侏儒,正在摇摇摆摆地走过来,所有的侏儒都像小孩子或是放大的玩偶,这个也不例外。每个地方都被精心地装扮过,面颊上涂抹着胭脂,修整过眉毛,深褐色的头发被烫的卷卷的,穿着深蓝色绸缎的衣服,与那双钴蓝色的眼睛十分相配,除了脖子上的项链与手指上的戒指,就连脚下的小靴子也在边缘挂着金链。

    如果放在以前,麦基根本不会理会他的族人,但在东冠主岛的祭典上,侏儒们不幸死去了近百人,对他们这个只有数千人的族群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大的不能再大的打击,所以他现在也变得和缓宽容了一些,至少愿意停下来听听对方想说些什么。

    那个侏儒举起熏过没药和沉香的手帕,尽量不那么明显地挡在自己的鼻子前面,“你就不能洗洗你的身体吗?”小家伙语气温和地责备说:“用地热水,淀粉,和香油,把身体洗干净你也会感觉舒服的,也会让你变得健康。”

    麦基摇摇头,“矮人不洗澡。“

    “可你是个侏儒啊。”他的族人无可奈何地说:“你是个侏儒,麦基。就算你装上假胡子,围上皮围裙,不洗澡,天天喝麦酒也不会变成一个矮人的。”

    “但我想要成为一个矮人。”麦基说。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第两百八十二号假胡子,最初的假胡子是用棕榈做的,既不像也不够结实,现在他的假胡子全都是用铜丝拉出来的,纤细而卷曲。理所当然地带着金属光泽,而且两侧都有肉色挂钩,直接挂在外耳骨上,下颌处还用了特殊的胶水,只有用温度超过人体的水才能化开,就算是飓风也未必能够把它吹走,他这几天还专心研究出了带有颜色的油膏,深红褐色的,抹在脸和身体上能够将原本白皙的皮肤遮盖的一丝不剩。

    他是绝对不会去洗澡的,看看。←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一个侏儒很不容易像一个矮人那样发臭,他可是积累了很久才能产生这样的臭味。

    “矮人有什么好呢?”

    “比侏儒好。”

    “是因为我们抢走了你父亲的图纸吗?”

    “也算是原因之一吧。”

    “但我们都很爱你。”

    “爱我的图纸。”

    “你现在都不愿意和我们说话了。”

    “我正在和你说。”

    “别去和那些人类在一起。”

    “我想听他们的故事。”麦基说。

    “吟游诗人也会说,你想听什么,我愿意付钱给你请一个。”

    “吟游诗人的故事里没有侏儒。”

    “从来就没有侏儒会去冒险。”

    “所以我想成为一个矮人。”

    “麦基……”

    “我想去冒险。”

    伯德温看到麦基是和一个侏儒一起走过来的,他正想告诉李奥娜让她多准备一份点心,结果那个装饰华丽的侏儒一看到他就转身走掉了。

    “我就那么让侏儒讨厌吗?”

    “他们担心我会泄露太多的技术给你。”麦基说,一边爬上椅子,端端正正地坐好,李奥娜给他送上了一杯麦酒,他向王女鞠躬致谢。小手紧紧地压着心口,这是在表示他的感激发自于内心。

    “我又不是克瑞玛尔,”伯德温苦笑不得地说:“就算是你把图纸放在我眼前我也看不懂啊。”

    麦基耸耸肩。

    “那么你可以带着他一起来,”李奥娜说。“如果他能在旁边倾听,那就不会担心我们偷走你们的图纸了。”

    “那他们只会怀疑我们在其他时间做了不该有的交易。”麦基说:“还有那不是他,是她,她是我的未婚妻。”

    伯德温的身体微妙地僵硬了一下,这些侏儒在这方面很像矮人,矮人的女性也有胡子。身体也一样健壮,圆滚滚的像个酒桶,毫无曲线,所以很难把她们从男性矮人中辨别出来,而侏儒们却是因为男性也喜好梳妆打扮,穿着艳丽,皮肤白皙,又从来不长胡子,结果伯德温很难把他们之中的男性从女性侏儒中挑选出来。

    “克瑞玛尔大人什么时候回来?”

    “还要等一阵子。”

    “他应该做完他的工作再离开,”麦基抱怨道:“你的手臂就这么放着实在是让我感觉不舒服。”

    伯德温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现在他已经不再感到焦躁与急切了,他失去了一只手臂并不是说他就无法再成为可令人信任与敬爱的首领了,在克瑞玛尔离开前他就再次来到他的骑士中间,和他们一起训练,他被以前的下属击败过,也曾不小心碰撞到自己的残肢,但这些再也不会在他的心里成为无法拂去的阴霭了——他当然还是自己,他的骑士和士兵也是如此,没人因为他失去了手臂而轻视和质疑他,他们称他为下,向他抱怨龙火列岛的菜肴过甜,和他一起喝甘蔗酒喝到酩酊大醉,和他一起在年轻的女性面前跳舞——也有人前来请求得到结婚的允许。

    来到龙火列岛上的人大部分都是健壮的男性,女性只有一千余人,而且其中有些年龄已经可以做这些士兵的母亲,惨烈的死亡已经从他们身边走开,取而代之的是迫切地,对新生的渴求,伯德温完全能够理解,在雷霆堡。每次与兽人的冬季战役后,雷霆堡都会迎来一批新生儿的到来——这或许就是人类的本性,繁荣昌盛,生生不息。

    “难道我们还要去购买奴隶吗?”伯德温苦恼地说。他很高兴看到他的士兵在良好的作息与充足的食物中逐渐重获健康,他们的眼睛变得明亮,胸膛与脊背重新变得坚实,四肢有力,但随之而来的是无法抵御的本能。他们都是正值壮年的男性,没人能比他们更渴望女性的爱抚——一些商人前来试探过伯德温的意愿,虽然试探的方式让这个战士深感窘迫,因为这些商人同样管理着港口的娼妓们,而这些娼妓……嗯,的工作实在是太过繁重了一些。

    “还记得达达说过的吗?”李奥娜说:“我们可以让他们把那些被淘汰下来,即将被送去做‘牛马’的女性奴隶交给我们,这样我们最少可以挽救她们的生命。”

    “但这种女性奴隶,”伯德温干巴巴地说:“她们几乎都无法再生育了。”并不是每个女奴都有为领主生育后代的资格,而那些女奴领主是不会出售的。

    李奥娜沉默了。

    “让我们问问那些商人吧。”

    商人们的回复很快。他们确实有批女性奴隶要出手,不是很美貌,年纪也有些大了,但胜在强壮和擅长农活,以及如同羊羔般的温顺。

    “你们是从哪儿弄来这些人的?”李奥娜问。

    商人的临时首领无奈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一般而言,不问奴隶的来处是个不成文的规矩,还能是怎么来的呢?偷来的,抢来的,欺骗来的。买来的——“一个领主把他们卖给了我们,”商人握着自己的手说,“不是他们的领主,是他们领主的敌人。您应该知道的,两个贵族打仗,打啊打的,从马上跌下来没有死的骑士会被赎回,士兵也有可能,但那些被劫掠去的农奴可不会——男性的农奴被充作士兵。他们的妻子和女儿不就被留在家里了吗?她们就是这么来的,仁慈的殿下,您买了她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她们长的不美,性情也不够温柔,更是从来没有做过服侍人的活儿,手指头粗的像亚麻叶子,若是卖给其他人,她们就只能成为‘牛马’了,做‘牛马’可不是什么好事,像这样儿的,顶多撑上几年也就一命呜呼了。”

    “你们愿意吗?”高地诺曼的王女低声问道:“我是说,我需要一些年轻的女性,成为士兵的妻子。”

    是的,那些女性并不漂亮,甚至可以说是又又瘦,而且周身也弥漫着难闻的气味,她们成堆的挤在一起,抓着彼此的手,来抵抗恐惧与饥饿。

    李奥娜等了很久,她们之中才有人说话,这位女性看起来要比其他的女性更白皙一些,衣服也比较整齐,还扎着头巾。

    “诸神在上,好心的太太,”她说的是通用语,但口音很重,像是高地诺曼与路泽尔大公交界处的那些地方的人,“我们还能怎么样呢?我们的男人都已经死了,我们也被贵族老爷卖到这里来了,我的男人是个马夫,可敬的好人,他走过不少地方,我从他那儿听说过这里呢,我知道我们都成奴隶啦,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人来收敛我们,也不会有牧师来念悼词,更不会有什么人会愿意为我们申诉,我们还能有什么指望呢?如果您想要奴隶,就买了我们去吧,做士兵的妻子也好,为您耕种甜菜和甘蔗也好,但如果可以,请把我们一起买去吧,我们都很健壮,又很会干活儿,别让我们分开,这是我们仅有的念想啦。”

    “你们是高地诺曼人,还是路泽尔人?”

    “我们是高地诺曼人,也是路泽尔人。”那个女性狡猾地说:“我们总是被收两次税,一次高地诺曼的,一次路泽尔的,也要服两次劳役,一次高地诺曼的,一次路泽尔的,可是打仗的时候,谁也不承认我们是他们的人,高地诺曼的士兵来了,就抢走我们的衣服和粮食,路泽尔的士兵来了,也是一样,等到那儿什么都没有了,他们就把我们抢走了。”

    李奥娜沉默了一会,“这里有多少人?”她问。

    “三百四十个。”商人连忙殷勤地说:“都是年轻又强壮的。”

    李奥娜不去看那些明显是抹在花白头发上的色污泥,还有那些努力踮着脚尖站着的小女孩,那些还能独自站稳的女性把自己的身体站的直直的,把她们藏在身后。

    “我都要了。”

    ——————————————————————————————————————————————————————————————————————————

    侏儒也是商人们颇为欢迎的主顾之一。

    侏儒在龙火列岛的地位非常奇特,他们是自由的,但大部分侏儒都会被控制起来在一座岛屿上居住,为领主铸造各种各样的器具,可他们也不能被称为奴隶,因为没有那个奴隶一天只需要做三分之一个白昼就能休息,还拿着丰厚的酬劳,生活起居都有真正的奴隶服侍,至于侏儒中的少数,那些长老或是议员,他们的衣食住行或许比大陆上的一些贵族还要奢靡,他们的行动不受限制,挂在腰间的次元袋更是装得满满的,住在宽敞高大的房屋里,一双小脚可能终日不碰一下地面。

    这个侏儒就是坐着两个人抬着的软轿来到商人面前的。

    “尊敬的下,”商人高高兴兴地鞠了一躬,“您想要些什么吗?”

    鲜艳的胭脂?还是象牙的妆盒?又或是白化花豹的毛皮?商人的眼睛可比李奥娜尖锐的多了,一下子就看出坐在软轿上的侏儒是个女性。

    “我想要个吟游诗人。”

    商人眨着眼睛:“这可不太容易。”

    一袋金币抛进他的怀里。

    “吟游诗人可是很少出现在龙火列岛的。”本来有,只是自从一个领主阉割了他最喜欢的一个吟游诗人后,就不太有吟游诗人来了。

    两袋金币。

    “我只能尝试一下。”

    三袋金币。

    “好吧,静候佳音。”(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