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两百八十八章 托付(3)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奥娜动了动手指,安芮向猪脸侍女点了点头,她脚步轻捷地走过去,从挂在腰带上的小包里取出一枚银质的小瓶子,打开后,在李奥娜的面颊边轻轻晃了晃,高地诺曼的王女听到了药水在瓶子中晃动的声音,然后嗅到了一股让人感觉不那么舒服的甜香,但在侍女将瓶子的边缘凑近她的嘴唇时,她还是张开了嘴,喝下里面的药水。药水一进入她的喉咙,那种近似于刺痒的麻痹感顿时消散了,当她从床铺上坐起来的时候,除了轻微的恍惚与漂浮感之外,没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侍女又点燃了更多的蜡烛,蜡烛散发出丁香与茉莉的香味,驱散了空气中的浑浊与那股子令人厌恶的甜腻香气,只一瞬间,房间里如同白昼,金色的光笼罩着每一样事物,就连安芮庞大而臃肿的身躯都不再那么恶心了,她的儿子笑嘻嘻地抓着从母亲的下肢上垂荡而下的赘肉,就像捏着一个面团那样地捏着玩儿,安芮的触须垂下来将他轻轻抱起,放在自己的怀里,小男孩的眼睛——就像他母亲所有的那种浅蓝色的眼睛,可以说是湖面上的薄冰也可以说是最深的夜里人们在窗棂边看到的天光,充满了信任与温暖的光,他的两只小手自然而然地垂落在身侧,放在粗糙的触须外面,而在他坐稳后安芮扭转头颅——她的头颅就像是夜鴞那样可以随心所欲地转动——转到一个她口中的涎液不会滴落在儿子身上的角度。

    成了这个样子之后,安芮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还会吩咐可信的侍女去召唤裁缝,为她制作斗篷与不带搭扣与系带的裙子,但随着情势的恶化,她的躯体日复一日地膨胀与腐烂,她索性不再穿着衣服,就连裹在身上的布料都被她放弃了,男孩卷缩在她的怀里时,面孔亲密地挨着她裸露着的一只****。而他的手放在另一只上面,就像是任何一个性情执拗,企图独占母亲怀抱的孩子那样,紧紧地抓着。

    李奥娜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她的衣着完好,但挂在腰间的次元袋和其他武器都被拿走了,但对于一个接受过数年武技指导(且由最出色的骑士作为指导者)的王女来说,这个房间里有太多能够被充作武器的东西了,看看那个樱桃木的床柱。看看那个黄铜的烛台,看看那个曜石的塑像!她的目光在塑像上略略一顿,因为那个塑像是盗贼之神玛斯克的,他被塑造成正手握利剑的姿势,眼睛的位置镶嵌着红色的宝石,映照着烛光,漂移不定的光点或许会让人以为他是有生命的:“这里是细网公会?”她像是不经意地问道。

    “不,”安芮说:“这是我德蒙的塔,虽然没最终完工。”德蒙当然想要有一座属于他的法师塔,但细网公会还有他的导师将他推到这个位置上可不是出于慈悲之心。他们从白塔抽调了太多的资金,就像大群的蝉匍匐在一棵小树上吮净了原本可以说是相当充沛的汁液,白塔之前的商业固然因此停滞不前,德蒙的塔也因为缺少金币与宝石而暂时停顿下来,至于他以往所设想的,在塔内涂满秘银的奢侈做法,也因为精灵断绝了与白塔的贸易关系而成为了一个美妙而空洞的梦想。

    不过如果德蒙现在还活着,他一定会为了白塔的内库重新饱满起来而欣喜若狂吧,无论在这个过程中,这个城市是从多么肮脏与邪恶的泥沼中汲取了看似丰足的养分。他从来就是个见识浅薄,心胸狭窄,自私自利的蠢货,安芮如今只懊悔自己居然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他居然是个如此容易满足与操纵的愚昧之人。如果她能,或许没有细网公会的帮助她也能杀死德蒙——但他们,那些人,一定会找到其他的方法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吧,或许比现在还要糟,即便安芮觉得现在的局势也很难找到什么值得高兴的地方。

    但她已经没有退路了。若是可以,她倒愿意跪在佩兰特的脚下恸哭哀求,求得他和那一位的原谅,但现在连接着白塔与星光河的运河已经被封闭,就像精灵与安芮的关系——在德蒙死后,她与细网公会之间就连最后一层含情脉脉的面纱也已经被撕毁了,她得以看到了更多的东西,也更清晰,她就像是一个行走在暗森林中的人,当她触摸到一只巨大的利爪时还以为这是一块可靠的基石,可当他们的距离近到猎物再也没有逃脱的希望时,那只野兽自然也不会继续将自己隐藏在暗中。

    若说安芮在那之前还保有着一点细微的希望,认为银冠密林的精灵们不会真的对自己弃而不顾;她从德蒙的遗物中获得的秘密几乎让她彻底地崩溃了,她从未那么清醒地觉察到她再也无法获得精灵们的帮助了——白塔与灰岭遭受到的双重攻击她记忆犹新,在这片陆地上游荡着的零散兽人与半兽人并不罕见,而为了取悦他们的神祗卡乌奢,攻击一座精灵以及其眷顾的城市也在情理之中,但德蒙留下的东西说明了他不但与这些事情有关,甚至可能直接参与了这场攻击。

    德蒙不是亚戴尔,安芮毫不怀疑他会对自己的兄弟施法,看看结果吧,多么简单,他的父亲死了,他的长兄死了,而唯一可能与他争夺这个位置的,他的小弟弟,却因为杀死了自己的兄长遭到了审判与驱逐,但无论如何,安芮没能想到他竟然敢与兽人沉湎一气。银冠密林的辛格精灵与翡翠林岛的埃雅精灵不同,他们的宽容程度就连一个人类也要为之自惭形秽,唯独无法在他们的箭矢与刀剑下取得慈悲的大概就只有兽人了,他们从来就是亘古不变的死敌。

    而且进一步令安芮心惊胆战的是,从德蒙留下的只字片语中,他的导师可能还是这场阴谋动乱的主导者,没有谁能比安芮更了解精灵们可能由此产生的憎恨了——他们一定在寻找这个人,也有可能,他们已经有了隐约的线索,佩兰特的残忍无情似乎已经说明了这一点——而她如今,就连进入灰岭都不再可能了,为了获得力量。她喝下的是德蒙的导师调配的药水,她的血脉已经被污染,她是个怪物,不会再被灰岭以及银冠密林接纳。

    李奥娜有些迷惑地看了一眼那个孩子。她终于明白自己的违和感出自哪里了,这个孩子看上去最少也已经有三岁,或是四岁。但在她模糊的印象中,安芮的儿子应该只有一岁多两岁不到,他不该有那么高。虽然他看上去十分强壮。

    安芮看出了她的疑惑,她微微一笑(那是个李奥娜有生以来看到过的最为丑陋的笑容),“生命之水,从精灵们的王庭里,那棵巨大的银冠树下流出的,生命之神安格瑞思的最初的恩赐,我母亲离开银冠密林的时候,是精灵之王英格威亲手从泉水中取出,然后装在秘银瓶子中交给我的,它能够驱散的阴毒与治愈的伤害多到你想也想不到。她把它留给了我的父亲,而父亲又把它留给了我,我又把它给了我的儿子。”

    “他受伤了?”

    “不能说是受伤,”安芮古怪地冷笑了一下,青紫的肌肉在明亮的灯光下抽动着:“他们给他喝了那种药水,就是他们给我喝的那种,虽然量要少的多,而且还掺杂着龙血——最纯正的龙血,殿下,龙血。尤其是真正的龙血,它确实是样好东西,不但能够带来力量,还能帮助人类快速地长大——大概他们没想到我的身体竟然会因为无法适应龙血带来的力量而衰败的如此之快。细网需要白塔与鹧鸪山丘有着一个能被他们控制的领主——路泽尔大公可不是一个好选择。”

    李奥娜了然,作为一个曾经的王位继承人,她也曾看着自己的父王玩弄过相类似的把戏,若是一块领地上的领主或骑士失去了所有直系的血脉,那么作为当初将这块土地赐予给他的领主是有权利收回赏赐的,白塔与鹧鸪山丘即便失去了精灵的庇护也可以说是一块流奶与蜜之地。何况惹怒了精灵的可不是路泽尔大公,他完全可以在收回白塔与鹧鸪山丘后设法与精灵们重新建立起稳固而亲密的关系;若是领地仅有的领主只是个还在蹒跚学步的孩子,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作为领主的主人,路泽尔也是可以为他指定一个监护人,又或者将他接到自己的领地中抚养,而由自己的官员来管理与治理白塔和鹧鸪山丘,这种做法也很常见。但无论是那个结果,已经成为了笼罩着整个白塔与鹧鸪山丘的巨手的细网公会都会是他驱逐的第一目标。所以细网公会一方面想法设法地延迟龙血在安芮的身体里最终爆发的时间,一边德蒙的导师也送来了另外调制的药水,以促使德蒙与安芮的孩子以普通孩子更快的速度成长。

    或许有无知的平民会疑惑安芮与德蒙仅有寥寥数年的婚姻如何能够孕育出这么大的一个孩子,但在贵族与王室中,这种做法时而有之,不管怎么说,继承权的确认不是用眼睛和耳朵,而是用魔法,魔法不会在意接受测试的人年龄几何,它们只在意血脉是否纯净——问题在于,服用了这种药水的人很难舒适地活过三十岁,有些在成年之前就会死去,不过显而易见的,公会与德蒙的导师并不在意这个孩子是不是能够健康快乐地终老,他们只需要一点时间,能够让他们把需要做的事情做完。

    “我给他喝了所有的生命之水,”安芮疲惫地说:“所有的,一滴不剩,至少看上去,他身体里的龙血和药水都已经被清除干净了,但具体如何,我也不知道。”

    “你想要我做什么?”李奥娜直截了当地问道。

    “我会释放您,”安芮说:“我的侍女会带着您走出这里,会有骑士接应,您很快就可以和你的朋友们见面了。”她抬起那只勉强还有形状可言的手臂,轻轻地放在孩子的发顶,李奥娜轻微地悸动了一下,她似乎已经能够猜到安芮的想法了:“我的条件是,带走他,带走我的儿子,让他和你在一起。”

    “你要我把他交给亚戴尔吗?”

    “当然不,”安芮说:“如果我只是想要把他交给亚戴尔,我的骑士就能做到,我知道他现在和你们在一起,在龙火列岛,而且已经取得了罗萨达的原谅,”在看到李奥娜微微吃惊的神情时,她不无傲慢地一笑,所有人都以为她只是个傀儡和躯壳了,但她终究还是从他们那儿学到了一点东西:“但我想要的不是亚戴尔,而是您。”

    “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特殊之处,”李奥娜说:“即便高地诺曼已经修改了继承法,在伯德温的罪名尚未洗清之前,我就还不是诺曼的王位继承人,只是个普通的流亡战士而已。”

    安芮嗤笑了一声:“但您也知道,既然已经有人推动了继承法修改事宜,那么接下来他们就会继续争取让您回到诺曼王都,不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流亡战士回去,而是作为诺曼的王女,王位的第一继承人回去,这只是时间问题。”

    “亚戴尔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李奥娜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他是一个正直而纯洁的人,这点已经有晨光之神罗萨达为他担保了。”

    安芮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李奥娜的听力十分敏锐,但也只能听清像是‘不要太过相信……神祗……’之类的言语,随即安芮就抬起头来。直视李奥娜:“是的,我当然可以把我的孩子交给亚戴尔,虽然对他来说,这个孩子的身体里流着他仇人的血,但我相信他是不会因此而虐待,冷待他的,他甚至会像照顾自己的儿子那样看顾他,教育他,但那样你们只能获得又一个罗萨达的牧师,而我想你们已经不再缺少牧师了——我要的,是您,让他站在您身边,服侍您,看着您如何说话,如何行事,如何……成为一个统治者。”

    “但是,”李奥娜说:“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成为一个统治者。”

    “我觉得您可以。”安芮说,她往后一靠,心满意足地说。“最少的,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男性都可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