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两百九十一章 故纵(3)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我说,”侏儒麦基说:“我觉得……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是克瑞玛尔要我们先离开的。”梅蜜说。

    “虽然说起来不太甘愿,”葛兰说:“但我们留下确实只能给他增添麻烦而已。”

    伯德温看了一眼高塔,除了他们刚刚跃出的那个窗口,之上的一层窗口也在喷吐着灼热的火焰,间杂着爆裂与闪电。

    一般来说,在相似的等级上,一个施法者不会允许自己同时面对两个同为施法者的敌人,因为念诵咒语,做出手势,甚至从袋子里拿出施法材料都是需要时间的,若是一对一,即便在实力上有所差距,也能凭借着卷轴、经验与运气逃过一劫,但若敌人的数量是双数,那就会变得很麻烦,毕竟你在应付掉其中一个的时候,另一个可能已经准备好施放出她/他最为强力的法术了,所以巫妖并没有如伯德温以为的那样与两个术士正面对敌,嗯,他在瑞意特从伯德温那儿抽出身来,和她的兄弟一起寻找他的时候撕开了一个卷轴这个卷轴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能说是一个强大的法术,至少它在通常意义上不会对其他人造成损害,毕竟那只是一个……啊,一个李欧蒙庇护所,确切点来说,一座二十尺见方的石质建筑物,虽然十分简陋,没有隐形仆役,也无法完全隔绝魔法的侵袭,但巫妖创建它本来就不是为了休息。别忘记他现在正在何处安东尼奥法师的高塔是法师塔中较为豪奢的,不管怎么说。他和碧岬堤堡的阿尔瓦法师一样,是被一座城市倾尽全力供养的,他的塔塔身直径有六十尺,去除狭窄的楼梯,房间与中心厅的进深都在十八尺左右,他藏身的位置并不能说是厅堂的中央,但法术生效之后,陡然扩增的建筑仍然将整个厅堂充填的严严实实,即便留下了一些缝隙一只猫或是老鼠或许还会觉得挺宽敞的,但一只略大的狗都会觉得有些紧迫。薄弱的间隔墙被庇护所推挤,在漫天灰尘中颓然倾倒,陡然增加的重量更是让地面发出了不堪重度的挤轧声,瑞卡选择的位置比瑞意特更好些,他身后就是走廊,他退后几步,做出手势,一支劈啪作响的闪电标枪击穿了庇护所的小窗,闪电的光让他能够看见小屋中的发施法者。他看上去并不惊慌,对了,作为富有作战经验的施法者,这种情形完全就在意料之中庇护所的法术制约着施法者不能离开小屋。不然法术就会立即失效。,

    相比起瑞卡,瑞意特的情形就要更糟糕一些,她差点就被碾压在巨大的石砖之下。她不得不激活了一枚纹章,这枚纹章让她在最后一刻变成了一只灰鼠,“它”一路躲避着零星的落石与破碎的梁柱。窜到瑞卡脚下她不敢就这样随意抓伤瑞卡的袍子,每个红袍术士的法袍都经过魔法处理,不经允许随意碰触他们其结局可能就是再凄惨与痛苦不过的死亡,“它”只能急切地啾啾直叫,瑞卡低下头,他的眼神让瑞意特全身紧绷,爪子抓着地面,或许就在下一个呼吸之间,它会毫不犹豫地逃进距离它最近的一个洞口,变形术糟糕之处就是在你变成一只动物后只能等待施法时间过去,法术失效后恢复原来的身形,当然,你的施法者同伴也能为你解除法术,但瑞卡的眼神她太熟悉了,他们当然是最近的血亲,但瑞卡还在襁褓里的时候,他就表现出了让他们的父母倍感欣喜的攻击**,瑞意特是他的姐姐,不过这只代表着在很多时候,瑞卡觉得让她痛苦要比让仆人与奴隶痛苦更有趣些。

    “别紧张,”瑞卡耸耸肩,“我的姐姐,我知道现在不是游戏时间,”他举起手,法术投掷到瑞意特身上,法术解除了,瑞意特站了起来,警惕地打量着她的弟弟,但下一个瞬间,她就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尖叫:“该死,”她喊道,“他逃掉了!”

    小屋消失了,就像它出现的时候那样突兀与无声无息,瑞意特瞪着她的弟弟,一边手法迅疾地召唤出一只深渊怪物,等级最低的那种,不过瑞意特也不需要它为自己作战,它只要找出那个施法者的踪迹就可以了。

    “这可不能怪我,”瑞卡抱怨道:“我没办法在为你解除法术的同时还能去抓住一个法师,何况他并不怎么好对付,你看到的,他很狡猾。”

    “你在说笑吗?”瑞意特咬牙切齿地说,小屋虽然已经因为法术失效而消失了,但它造成的创伤还在,而且之前伯德温还切断了其中一部分支撑架,不断地有地方塌陷或是变形,而且小怪物也打着手势表示瑞意特要寻找的人已经不在这儿了,两个术士跟着它,小怪物丑陋的,就像是苍蝇口器的部分向空中殷切地嗅着,他们沿着颤抖的阶梯往下,在二层遇到了几个盗贼,但他们都没有遇到过那个发的施法者,当他们到达底层的大厅时,就连小怪物也失去了追踪的方向,只在原地愚蠢的打转。

    盗贼们都离得瑞意特远远的,他们当然能够觉察出他们的首领正处于一个极端愤怒的状态,她看上去就像是刚被一打臭烘烘的地精蹂躏过,她的长袍被撕毁与焚烧到只能覆盖住小半身躯,裸露出来的部分满是尘土与灰,散发出来的气味更是令人不敢恭维,唯一迟钝到没能发现这点的可能就是围着她的双脚打转的小怪物,它还********地想要得到自己的报酬呢,细细的爪子不断地抓着瑞意特的靴子,女性术士低下头来,小怪物所能看到的是如她兄弟一般无二的微笑,“我差点就忘记你了。”她喃喃地说,伸出手,手指间夹着一枚灵魂宝石,小怪物高兴地叫着。跳上她的手掌用力去拔出它的报酬它甚至没注意到瑞意特戴着龙皮手套,瑞意特露出一个无聊的表情,猛地握紧了手,只有灰鼠那么大的小怪物被她紧紧地抓住,它或许发出了最后的哀叫,也有可能没有,那个声音是在它的皮肉与骨头被挤压成泥时发出的,瑞意特可以说是全神贯注地完成这件事情,就像是一个强壮的战士为了彰显自己的力气而捏紧柠檬榨出它所有的汁水那样,小怪物灰色的体液从她的拳头里溢出。还未落到地面就变成了恶臭的烟雾,身躯也逐渐化成了带着少许颗粒的灰烬,来自于深渊的生物如果在主物质位面死去就只有这个下场。

    “希望一百年后它从无底深渊中爬出来的时候已经忘记了这件事儿,”瑞卡笑吟吟地说:“不然瑞意特,你以后大概就很难召唤到这么愚蠢的小东西啦。”

    “比起这件事情,“瑞意特恶狠狠地说:“我更希望你能解释一下你的行为,”她威胁般第将手放在她的腰间,那里悬挂着秘银的尖头锤,以此来提醒她的兄弟。她不但是个术士还是格瑞第的牧师,她不再是那个卑微而虚弱的女孩儿了:“你的计划似乎并不那么完美。”更确切点说,像是故意不让它这么完美她曾坚持过要将伯德温残余的手脚全部斩断,但她的弟弟坚持让他完好地待在监牢里。理由是如果他们的陷阱与法术都无法控制住那个法师的时候,一个完整的人质能够起到半残的人质无法祈祷的作用,但事实是,伯德温能够如此简单地从他的牢狱里逃走。瑞卡的阻扰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她用怀疑的眼神看着瑞卡,相对于瑞卡,她对这个计划的成功抱有更大的渴望。那个发的施法者身上的东西,对于瑞卡来说是额外的利益,对她来说还包括了之前的损失,一旦原先的目标能够达成,她的收益将是双倍的。

    “你想干什么?”瑞意特质问道。

    “我还能干什么呢?”瑞卡无可奈何地说:“我承认我的计划确实有所欠缺,但我最亲爱的姐姐,难道你还以为我会站在与你敌对的立场上吗?就算是发疯,我也不会去和一个精灵厮混在一起,更不会向一个人类屈膝……”

    “这可不好说,”瑞意特讥讽地说:“不久前,你还在给他们唱歌儿呢。”

    瑞卡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并向瑞意特鞠了一躬:“别讽刺我了,姐姐,”他柔声说,在需要的时候,他的声音可以与精灵相媲美,也因为如此,他经常以吟游诗人的身份来掩护自己在人群中行走,除了伯德温,也有无数的贵族与国王称赞过他的歌声,被他的外貌与歌声打动的芳心更是不知几几,即便是现在,是瑞意特,是深深地了解这具俊美的皮囊下装着何等暗与邪恶的灵魂的血亲,也无意识地微微放松了戒备:“难道他们能够给我比你更多吗?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们身上有我要的东西,难道一个精灵会毫无芥蒂地接纳一个红袍吗?”

    这倒是事实。

    “而且我们还有李奥娜,”瑞卡说:“她的身份可是一块再好也没有的筹码,如果我们无法从那些人身上获得我们想要的东西,高地诺曼的新王也会付出让我们满意的报偿的想想诺曼的国库,我不觉得有什么能比一个国家的宝库更珍贵的了除了伟大而永恒的格瑞第的殿堂。”

    “这句话最好别说第二次。”瑞意特警告他说:“我神可不喜欢有人提起这个,你应该庆幸你是我的弟弟。”

    之后她犹豫了一下:“你觉得李奥娜……现在的位置是否妥当?”

    “去看看好了,”瑞卡说:“我觉得如果可以,直接与那些人谈判也不是不可以。”

    “李奥娜?”

    注意到伯德温在看到自己后先是无比喜悦,随后又有些迟疑李奥娜抚摸了一下脑后,她的头发在逃亡途中就修短了,就连佣兵中的女性也很少将头发剪短到犹如一个男性,但这个形状确实更适合李奥娜而不是诺曼的王女,但伯德温看到她的头发又突然变长了,虽然还没到还在诺曼时的长度,但现在的头发足以垂落在肩膀上,而不是如原先的那样只至耳根。

    她在离开安芮的房间之前,安芮给她喝了一小口药水,在药水的作用下,她的头发只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垂到了膝盖的位置,安芮的侍女将它们剪了下来,安芮解释说这将用来迷惑那些监视着她们的人,具体如何操作李奥娜不是很清楚,因为披上一件深灰色的斗篷过后,她就被送出了堡垒,在门外有装扮做佣仆的骑士接应,他带着她一路疾行,穿过无数肮脏阴冷的街巷,在能够看见白塔的外城墙时他停了下来,没等一会儿,被另一个骑士带来的伯德温等人就和她再次重逢了。

    “抱歉,”在那些骑士离开之前,伯德温叫住了他们,曾经的领主手按肩膀向他们行了一个礼:“您们是否知道我们的法师克瑞玛尔现在怎么样了?他知道我们在这里吗?”

    “正是他和我们约定了这里,”骑士之一说:“但我不知道他现况如何。”

    另一个骑士向前走了一步:“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您们的朋友,精灵凯瑞本……”他看了一眼李奥娜的怀抱:“应该已经与他汇合了。”

    众人的神情为之一松,在他们还未成为法师的朋友之前,凯瑞本已经与发的施法者经历过好几次冒险了,他们之间的默契不是其他人可以与之相比较的。

    “或许是我太过卑劣,”之前的骑士说:“我甚至无法就此求得您的宽恕,但我还是要恳求您,尊贵的殿下,诺曼的王女李奥娜,请您记住您的承诺,就像我们记得我们的承诺那样。”

    “你会发现你的担忧是多余而可笑的,”李奥娜冷漠地说:“他将会安然无恙地长大,成为一个正直而英勇的战士……”停顿片刻后她发出一声叹息:“他不会失去任何曾经属于他的东西。”

    “什么?”梅蜜问。

    骑士们向李奥娜深深地鞠了一躬,

    李奥娜目送着他们隐入暗,她没有回答梅蜜的问题,而是直接打开了自己的斗篷。

    一个面颊圆鼓鼓的小男孩坐在她的身前,他的眼睛就像所有的幼儿那样干净与明亮,却带着一丝你只能在年长的人类眼中看到的沉静与悲哀。

    马上就要了,希望继续能冲击红包榜,到月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笔趣说(未完待续。)

    ...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