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两百九十三章 诱惑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防盗部分,明日中午十二点前更换)

    瑞卡伸出手指,轻轻地捏住了那根魔杖的端头,就像从婴儿手里抽出一根糖棒那样轻而易举地把它抽了出来,魔杖在制作的时候,多半会选择性脆易折的蛇纹木,如果因为法术的需要,改用檀木或是胡桃木的话,那么就会有意识地凿空内部,毕竟不是每个施法者都能像身具龙脉的术士那样单用手指也能捏碎坚硬的卵石。

    魔杖上甚至还留着瑞意特清晰可见的手印,瑞卡向后退了两步,不管怎么说,瑞意特终究还是巨龙的后裔,虽然血脉淡薄,但对凡人来说,她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抓住瑞意特的不是别人,正是安芮的猪脸侍女,安芮的药水不但让她看上去与嗅闻其起来就像是另一个人,还赐予了她成年兽人般的力量,房间里点燃了瑞卡友情提供的,能够让一个术士与牧师身体麻痹的香料,不过无论是瑞卡还是安芮,都不会以为瑞意特能够如此简单地被解决掉。

    瑞意特的动作只停顿了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她转向安芮,眼睛中充满鲜血,犹如野兽般地嘶号了一声,束缚着她的枷锁被解开了,她耸起肩膀,拱起脊背,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雌性野兽,她一低头就咬住了猪脸侍女的脖子,一抬头就撕开了她的皮肤与肌肉,滚热的鲜血****而出,喷溅了安芮一身——而匍匐在她身上的野兽发出了赫赫的声音,瑞卡在瑞意特的身后做出手势,示意安芮尽快动手,安芮抬起一根触须,做出手势,她没有施法者的天赋,每一次施放法术都不过仰仗着她身体里的巨龙之血,巨龙的血在她的血管中奔流咆哮,与原有的,精灵的血冲突撕咬。它们的战争带来的痛苦是常人完全无法想象得到的,就连安芮也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居然能够忍耐下来——咒语在她的口中成形,一道迅猛狂暴的法术击中了女性术士,也击中了紧紧抓着她的侍女。她们的血流在一起,不分彼此,瑞意特在愤怒与疼痛中大声叫喊,她的手指刺入侍女的脊背,猛一用力。就将凡人的躯体一撕为二。

    安芮比兽人,比深渊怪物更为畸形的面孔上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深红色的液体从她的眼睛里淌到她的胸膛上,即便如此,她没有停止施法,第二个法术紧接着降临,能量构成的刀刃不断地攻击着女性术士,将她一寸寸地割裂——瑞卡曾经告诉过她,瑞意特是红龙的后裔,这意味着酸液与火焰对她来说损害都不会很大。这让安芮能够选择的法术少了很多,但她是白塔与鹧鸪山丘的领主,德蒙死后,富足的内库与惊人的收藏全都归了安芮,瑞意特曾经不止一次地威胁过安芮,要求她将这块甜蜜的饵料分割一些交给公会或是自己,但安芮都设法敷衍和推诿了过去。

    瑞意特没有做的更多,当然,她可能只是在等安芮因为龙血发狂甚至死去,但她实在是太低估安芮了。现在这些药水、卷轴、魔杖以及符文全都成了罗网中的一环,她绝望地发觉这次她可能再也无法逃脱了——相对的,安芮也已经伤痕累累,真奇妙。她的躯体几乎已经恢复到了原先的尺寸与重量,那些肮脏丑陋的赘肉因为移动缓慢,不是被瑞意特喷吐出来的酸液融化就是被她召唤而来的火焰焚烧殆尽,剩余的部分还比不过一个七八岁的人类孩童大小,不过剩余的部分……无论让什么人来看都很难猜到这曾经是个人类,它就像是一只被烧焦了的大蛆虫。浑身乌,开裂,血水从缝隙中渗出,那股子皮肉被焚烧后产生的恶臭与香味糅合在一起,让嗅觉灵敏的龙裔术士感觉有点不太好过。

    他摆动手指,施放了他进入宅邸后施放的第一个法术,这个法术掀起一阵微风,吹散了浓郁的异味,安芮看上去已经死了,而瑞意特还活着——暂时活着。

    她看着瑞卡,张开嘴巴,但她的面孔被能量的利刃削掉了四分之三,牙齿与舌头也遭到了损伤,她根本发不出连贯的音节。

    “啊,”瑞卡说:“对啊,亲爱的姐姐,我骗了你。”

    导师的任务当然需要完成,另外,他也很想要白塔和鹧鸪山丘。

    ——余下部分明日中午十二点前更换。

    瑞卡伸出手指,轻轻地捏住了那根魔杖的端头,就像从婴儿手里抽出一根糖棒那样轻而易举地把它抽了出来,魔杖在制作的时候,多半会选择性脆易折的蛇纹木,如果因为法术的需要,改用檀木或是胡桃木的话,那么就会有意识地凿空内部,毕竟不是每个施法者都能像身具龙脉的术士那样单用手指也能捏碎坚硬的卵石。

    魔杖上甚至还留着瑞意特清晰可见的手印,瑞卡向后退了两步,不管怎么说,瑞意特终究还是巨龙的后裔,虽然血脉淡薄,但对凡人来说,她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抓住瑞意特的不是别人,正是安芮的猪脸侍女,安芮的药水不但让她看上去与嗅闻其起来就像是另一个人,还赐予了她成年兽人般的力量,房间里点燃了瑞卡友情提供的,能够让一个术士与牧师身体麻痹的香料,不过无论是瑞卡还是安芮,都不会以为瑞意特能够如此简单地被解决掉。

    瑞意特的动作只停顿了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她转向安芮,眼睛中充满鲜血,犹如野兽般地嘶号了一声,束缚着她的枷锁被解开了,她耸起肩膀,拱起脊背,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雌性野兽,她一低头就咬住了猪脸侍女的脖子,一抬头就撕开了她的皮肤与肌肉,滚热的鲜血****而出,喷溅了安芮一身——而匍匐在她身上的野兽发出了赫赫的声音,瑞卡在瑞意特的身后做出手势,示意安芮尽快动手,安芮抬起一根触须,做出手势,她没有施法者的天赋,每一次施放法术都不过仰仗着她身体里的巨龙之血,巨龙的血在她的血管中奔流咆哮。与原有的,精灵的血冲突撕咬,它们的战争带来的痛苦是常人完全无法想象得到的,就连安芮也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居然能够忍耐下来——咒语在她的口中成形。一道迅猛狂暴的法术击中了女性术士,也击中了紧紧抓着她的侍女,她们的血流在一起,不分彼此,瑞意特在愤怒与疼痛中大声叫喊。她的手指刺入侍女的脊背,猛一用力,就将凡人的躯体一撕为二。

    安芮比兽人,比深渊怪物更为畸形的面孔上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深红色的液体从她的眼睛里淌到她的胸膛上,即便如此,她没有停止施法,第二个法术紧接着降临,能量构成的刀刃不断地攻击着女性术士,将她一寸寸地割裂——瑞卡曾经告诉过她。瑞意特是红龙的后裔,这意味着酸液与火焰对她来说损害都不会很大,这让安芮能够选择的法术少了很多,但她是白塔与鹧鸪山丘的领主,德蒙死后,富足的内库与惊人的收藏全都归了安芮,瑞意特曾经不止一次地威胁过安芮,要求她将这块甜蜜的饵料分割一些交给公会或是自己,但安芮都设法敷衍和推诿了过去。

    瑞意特没有做的更多,当然。她可能只是在等安芮因为龙血发狂甚至死去,但她实在是太低估安芮了,现在这些药水、卷轴、魔杖以及符文全都成了罗网中的一环,她绝望地发觉这次她可能再也无法逃脱了——相对的。安芮也已经伤痕累累,真奇妙,她的躯体几乎已经恢复到了原先的尺寸与重量,那些肮脏丑陋的赘肉因为移动缓慢,不是被瑞意特喷吐出来的酸液融化就是被她召唤而来的火焰焚烧殆尽,剩余的部分还比不过一个七八岁的人类孩童大小。不过剩余的部分……无论让什么人来看都很难猜到这曾经是个人类,它就像是一只被烧焦了的大蛆虫,浑身乌,开裂,血水从缝隙中渗出,那股子皮肉被焚烧后产生的恶臭与香味糅合在一起,让嗅觉灵敏的龙裔术士感觉有点不太好过。

    他摆动手指,施放了他进入宅邸后施放的第一个法术,这个法术掀起一阵微风,吹散了浓郁的异味,安芮看上去已经死了,而瑞意特还活着——暂时活着。

    她看着瑞卡,张开嘴巴,但她的面孔被能量的利刃削掉了四分之三,牙齿与舌头也遭到了损伤,她根本发不出连贯的音节。

    “啊,”瑞卡说:“对啊,亲爱的姐姐,我骗了你。”

    导师的任务当然需要完成,另外,他也很想要白塔和鹧鸪山丘。

    瑞卡伸出手指,轻轻地捏住了那根魔杖的端头,就像从婴儿手里抽出一根糖棒那样轻而易举地把它抽了出来,魔杖在制作的时候,多半会选择性脆易折的蛇纹木,如果因为法术的需要,改用檀木或是胡桃木的话,那么就会有意识地凿空内部,毕竟不是每个施法者都能像身具龙脉的术士那样单用手指也能捏碎坚硬的卵石。

    魔杖上甚至还留着瑞意特清晰可见的手印,瑞卡向后退了两步,不管怎么说,瑞意特终究还是巨龙的后裔,虽然血脉淡薄,但对凡人来说,她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抓住瑞意特的不是别人,正是安芮的猪脸侍女,安芮的药水不但让她看上去与嗅闻其起来就像是另一个人,还赐予了她成年兽人般的力量,房间里点燃了瑞卡友情提供的,能够让一个术士与牧师身体麻痹的香料,不过无论是瑞卡还是安芮,都不会以为瑞意特能够如此简单地被解决掉。

    瑞意特的动作只停顿了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她转向安芮,眼睛中充满鲜血,犹如野兽般地嘶号了一声,束缚着她的枷锁被解开了,她耸起肩膀,拱起脊背,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雌性野兽,她一低头就咬住了猪脸侍女的脖子,一抬头就撕开了她的皮肤与肌肉,滚热的鲜血****而出,喷溅了安芮一身——而匍匐在她身上的野兽发出了赫赫的声音,瑞卡在瑞意特的身后做出手势,示意安芮尽快动手,安芮抬起一根触须,做出手势,她没有施法者的天赋,每一次施放法术都不过仰仗着她身体里的巨龙之血,巨龙的血在她的血管中奔流咆哮,与原有的,精灵的血冲突撕咬,它们的战争带来的痛苦是常人完全无法想象得到的,就连安芮也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居然能够忍耐下来——咒语在她的口中成形,一道迅猛狂暴的法术击中了女性术士,也击中了紧紧抓着她的侍女,她们的血流在一起,不分彼此,瑞意特在愤怒与疼痛中大声叫喊,她的手指刺入侍女的脊背,猛一用力,就将凡人的躯体一撕为二。

    安芮比兽人,比深渊怪物更为畸形的面孔上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深红色的液体从她的眼睛里淌到她的胸膛上,即便如此,她没有停止施法,第二个法术紧接着降临,能量构成的刀刃不断地攻击着女性术士,将她一寸寸地割裂——瑞卡曾经告诉过她,瑞意特是红龙的后裔,这意味着酸液与火焰对她来说损害都不会很大,这让安芮能够选择的法术少了很多,但她是白塔与鹧鸪山丘的领主,德蒙死后,富足的内库与惊人的收藏全都归了安芮,瑞意特曾经不止一次地威胁过安芮,要求她将这块甜蜜的饵料分割一些交给公会或是自己,但安芮都设法敷衍和推诿了过去。

    瑞意特没有做的更多,当然,她可能只是在等安芮因为龙血发狂甚至死去,但她实在是太低估安芮了,现在这些药水、卷轴、魔杖以及符文全都成了罗网中的一环,她绝望地发觉这次她可能再也无法逃脱了——相对的,安芮也已经伤痕累累,真奇妙,她的躯体几乎已经恢复到了原先的尺寸与重量,那些肮脏丑陋的赘肉因为移动缓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