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两百九十六章 诱惑(3)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播报笔趣说关注「起点读」,获得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少许修改,半小时后再买。

    ——————————

    大陆上最为炎热的季节正在悄然退却,迎接人们的是又一个金黄色的,丰硕而又甜美的世界,只是鹧鸪山丘与白塔的领主所统治的土地上,呈现出的是另一种特异的景象——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田地,森林的边缘,与一些并不能用来种植小麦与玉米的沼泽地覆盖着绿色的植株,这种植株看上去既不像烟草也不像蔬菜,在五月份的时候它们开出的花令许多人为之惊叹——朱红色的,殷红色的,深紫色的,粉色与黄色的,甚至有红白两色的,花朵硕大,花蕊的周围环绕着一圈丝绒般的色,有想要取悦爱人的年轻男孩或是见之心喜的女孩会乘人不注意的时候采上一朵几朵,不过这种行为若是被发现了就不免挨上一顿打,将这种种苗分发给各个佃农的管事说的很清楚,他们来年的小麦是要用这种植物的果实来换的。说实话,没有多少农户愿意种植这种陌生的“烟草”,只是他们并不能违背领主的意愿,除非他们想要被驱逐。

    需要他们时刻注意的时间并不长,这些花的花期并不长,七天,或是八天后,它们就陆陆续续凋零了,二十天里,花朵的根部膨胀起来,变成一个个绿色的,带着细小绒毛的小球,就在瑞意特死去,她的弟弟瑞卡成为了白塔的“细网”公会的首领之后,第一笔被收割下来的果实也被运送进了白塔。瑞卡可以说是极其细致地检查了每一个果实,他用一柄很小的匕首割开了其中的一枚,白色的汁液从伤口中流了出来,跟随在他身边的学徒马上送上了一个小小的盘子。瑞卡挤压果实,让尽可能多的汁液流入盘子,“去提取一份给我。”他对身边的学徒说。一边轻轻地舔了舔自己的手指,。满意于那种熟悉而浓郁的苦涩,还有汁液的数量——这种植物原本只适合在龙火列岛部分砂砾化的土地上种植,为了能让它适应大部分种类的土壤,瑞卡和他的导师费了不少心力,但结果是令人满意的。相比起那些一股脑儿去研究如何让魔鬼手指大量生长的蠢货,他们的成绩更值得“母亲”为之微笑。

    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人类,确实,比起精灵,比起矮人,甚至是兽人和侏儒,人类都算不得是种值得一提的生物,但必须承认的是,他们没有质量,但有数量。在千年浩劫之前,神祗们并不太看重人类,但在那之后,几乎所有的神祗都要依仗着信仰获得力量,或者说,取得存在的许可,数量要远远超过其他几个种族之合的人类自然而然就成了他们的新宠儿——一千多年过去了,对于巨龙来说,不过是从一颗坚硬的卵变为一只成龙的过程,但对于人类来说。那是延续了好几百代的古老历史,在这一千年里,他们的数量又登上了一个新的顶峰,与之相对的。众神之间对于信仰的争夺进入了一个平台——至少不再那么尖锐与鲜明了。

    但这对于新的神祗可不太公平,在人类与其他种族的信仰已经被瓜分殆尽的情况下,谁愿意将自己的刀剑交到一个敌人手里呢?瑞卡的导师在格瑞纳达占据着一个很不错的位置,“母亲”的青睐让他能够获得许多人终生无法取得的特权,若说众神与主物质位面众多生灵确实垂挂着一层厚重的帷幔,那么瑞卡的导师与之间隔着的也不过就是一层薄纱罢了。作为他最心爱的弟子,瑞卡自然也有幸窥视到其中一二——像是格瑞第……他微微停顿了一下,让自己的思绪回到更为安全的地方来。

    “我们要怎么定价——这些东西?”一个盗贼,同时也是一个所谓的“商人”谦卑地问道,他不得不慑服于这些红袍术士,不单单是因为后者拥有的巨龙血脉所带来的力量与魔法,还有他们的思想,龙火列岛使用这种东西来控制奴隶已经有数百年之久了,而与之配合的药剂几乎都是从格瑞纳达这儿流出的,但始终没人想到这种药物也同样可以用在普通人身上——可以切成块放在水烟里,也可以直接焚烧嗅吸,少量地放在食物里也是可以的,而且就他们试验的结果,只要品尝过这些气味香甜的东西,就没人能够摆脱得了他们的诱惑,就算是他们能够找到牧师,祈求牧师驱走他们身体里的毒素。事实上,他们还真愿意让那些人这么做呢……因为毒素可以被驱走,他们的“烟草”所遗留下来的美妙感受却是无法忘记的,他们就算能够好好地回到家里,可是呢,一旦累了,伤心了,愤怒了,他们就会不由自主地去寻找它了,没有什么能比它更能带走萦绕在整个生命中的忧愁与烦恼,食物不行,酒不行,女人也不行,只有它。

    “一金币一磅你看如何?”瑞卡漫不经心地搓了搓手指。

    商人没有表现出反对的意思,就连不情愿的表情也只是一闪即逝,不过瑞卡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一金币一磅的价格几乎比烟草还要低廉一些。

    “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金币,确切点来说,不全部是。”瑞卡少见地没有把面前的蠢货丢进他的宠物嘴里,而是耐心地解释道:“我们需要它能够铺展的更广一些,在鹧鸪山丘都被用来种植它们而你们的货物仍旧供不应求的时候——我们就尽可以提高价钱了,即便是一金币一克也会有人愿意来买的。”

    “但如果这样,”商人小心翼翼地问:“若只是农奴和最低级的佣兵,那么等到那时候,他们仍然不可能拿出足够的钱来购买我们的货物呢。”

    “那么,”瑞卡认真地说:“就让他们向神祗祈祷吧,神祗总是仁慈的。”

    商人轻微地摆动了一下脑袋,随即将这个回答当做红袍术士偶尔的幽默,但他不知道瑞卡极其难得地说了一句真话。

    是的,他们可以向格瑞第祈祷。

    ————————

    “怎么样?”阿尔瓦法师问,现在他身边站着不下一打的法师与牧师。他们都是应阿尔瓦法师之邀而来的,其中包括了灰岭的佩兰特,他是一个德鲁伊,也因此与自然有着比常人或是精灵更为密切的联系。对大陆上的大部分植物,他即便不能说是了如指掌,也能说通悉于心,而且他和其他的施法者们一样,擅长使用治疗术以及制作药水。

    “这种植物……被修正的地方并不多。如果一定要说,变动最大的地方大概在于它的根系,”佩兰特说:“它的根系原本只适合在砂砾化的土壤中生长,但现在,就算是水汽浓重的沼泽里它们也能生长的很好。”

    “他们已经收获过一次了。”一个伊尔摩特的牧师说,他居住在离鹧鸪山丘不远的地方,新开垦的土地距离他隐居的树林不过数百尺,众人看向他的时候,他皱起了眉毛:“一尤格大于可以收取一百五十磅的果实。至于它被制成烟草后有多重,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这个产量可真是不容小觑。

    “那些人呢?”阿尔瓦法师问。他的弟子知道他询问的正是自己,他向导师鞠了一躬,“我们已经祛除了他们体内的毒素,但是……”

    “他们大概不会放弃这种烟草。”佩兰特说。

    “无底深渊在下。”之前的伊尔摩特牧师喊道:“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他们明明知道那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阿尔瓦法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被祛除了毒素之后呢?”他问,“他们应该不再受到那种东西的诱惑才对。”

    “他们……是这么说的。”一个罗萨达的牧师说,他正是祈祷神术以治疗这些人的牧师之一:“但他们……似乎并不觉得它们有什么很大的危害。”

    “这种烟草带给人类的愉悦实在是太强烈了。”阿尔瓦法师说,他是受害者之一,没人能比他更清楚它能带给抽取或是服用它的人多大的快乐,偶尔碧岬堤堡的老法师也会情不自禁地想要重温那时的感受——他甚至为此戒除了水烟。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找到那种烟草把它亟不可待地塞进自己的水烟里,他看了一眼环绕着他的诸多施法者们:“相信我,即便它的毒素能够让一个人在一格(一小时)内丧命,也会有人走到圣所的门口。大口地吸取它后再用力敲打圣所的大门的。”

    “有些人认为自己可以借助魔法或是神祗的力量抗拒它的诱惑,”罗萨达的牧师忧心忡忡地说:“据我所知,我的一些同僚也在吸取这种烟草,他们说这能让他们距离神祗更近,而且只要他们愿意,祛除毒素不过是一次祈祷就能完成的事儿。“

    “单纯地祛除毒素是没有用处的。“阿尔法法师喃喃地说:“它不但作用于你的身体,还作用于你的思想。”

    “但如果抹去那段记忆还是可行的。”另一个伊尔摩特的牧师说。

    “问题在于,并不是每个施法者都能,或说愿意无偿地释放一个抹消记忆的法术或是神术,”碧岬堤堡的执政官说:“我的士兵们扣押了一个携带着这种烟草的商人,但我没办法判他有罪,有太多人愿意买他的烟草了,你们知道他们卖多少钱吗?一磅,只需要一个金币,而且他们也不介意分开售卖,一盎司的小瓶装也卖,一指甲盖儿的零散碎末也卖,佣兵和手工艺人特别喜欢他们的烟草,他们说这种烟草止痛比什么都好。”

    ————————

    “怎么样?”阿尔瓦法师问,现在他身边站着不下一打的法师与牧师,他们都是应阿尔瓦法师之邀而来的,其中包括了灰岭的佩兰特,他是一个德鲁伊,也因此与自然有着比常人或是精灵更为密切的联系,对大陆上的大部分植物,他即便不能说是了如指掌,也能说通悉于心,而且他和其他的施法者们一样,擅长使用治疗术以及制作药水。

    “这种植物……被修正的地方并不多,如果一定要说,变动最大的地方大概在于它的根系,”佩兰特说:“它的根系原本只适合在砂砾化的土壤中生长,但现在,就算是水汽浓重的沼泽里它们也能生长的很好。”

    “他们已经收获过一次了。”一个伊尔摩特的牧师说,他居住在离鹧鸪山丘不远的地方,新开垦的土地距离他隐居的树林不过数百尺,众人看向他的时候,他皱起了眉毛:“一尤格大于可以收取一百五十磅的果实。至于它被制成烟草后有多重,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这个产量可真是不容小觑。

    “那些人呢?”阿尔瓦法师问,他的弟子知道他询问的正是自己,他向导师鞠了一躬,“我们已经祛除了他们体内的毒素,但是……”

    “他们大概不会放弃这种烟草。”佩兰特说。

    “无底深渊在下。”之前的伊尔摩特牧师喊道:“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他们明明知道那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阿尔瓦法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被祛除了毒素之后呢?”他问,“他们应该不再受到那种东西的诱惑才对。”

    “他们……是这么说的。”一个罗萨达的牧师说,他正是祈祷神术以治疗这些人的牧师之一:“但他们……似乎并不觉得它们有什么很大的危害。”

    “这种烟草带给人类的愉悦实在是太强烈了。”阿尔瓦法师说,他是受害者之一,没人能比他更清楚它能带给抽取或是服用它的人多大的快乐,偶尔碧岬堤堡的老法师也会情不自禁地想要重温那时的感受——他甚至为此戒除了水烟,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找到那种烟草把它亟不可待地塞进自己的水烟里,他看了一眼环绕着他的诸多施法者们:“相信我,即便它的毒素能够让一个人在一格(一小时)内丧命,也会有人走到圣所的门口,大口地吸取它后再用力敲打圣所的大门的。”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