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两百九十七章 诱惑(4)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新播报笔趣说明天就是,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包,这次的『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烟雾轻微地颤动了一下,牟路斯一言不发,但奥斯塔尔知道他已经被触动了。

    “看来你已经去看过那个小家伙了,你觉得他怎么样?”奥斯塔尔说:“我没有与他接触过,但有一个小魔鬼曾经设法在他身边厮混了一段时间,还有我的弟子,我弟子的姐姐也曾经与他正面为敌,但他们给我的反馈是,相比起法师,这小家伙更像是个术士,即便他是个法师,那么他的施法手法与行事方式也不是一个出身于龙火列岛的法师能够教导得出来的。阿尔瓦与凯瑞本被欺瞒算不得是件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他们生性良善,总爱将人往好处想,但我们不是,亲爱的法师,我们不是,虽然您也曾经是个好人,但您现在是个游魂,并且属于格瑞纳达,您的心中充满了怨恨与憎恶,您的视野永远是阴暗而口中填满了哀悼荒原的尘土,您为您的敌人效力,以换取一星半点的残渣来维持自己的存在——在您刚刚失去生命时,或许苏纶抑是罗萨达呼唤过您,可惜的是他们的声音无法到达格瑞第的脚下,而现在,作为一个可怜的游魂,您再也不可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了,即便来到哀悼荒原,魔鬼或是恶魔也不会开恩眷顾您,您就像是一截被嚼过的甘蔗,就算是他们也别想从您身上榨出比一小勺更多的魔法能量——告诉我,您在看到一个健康的,年轻的,充满活力的生命时想到的是什么,是嫉妒还是饥饿?“奥斯塔尔愉快地笑了笑,“您的痛苦会让您看到更多那些处境优裕的人看不到的东西,是不是。克瑞玛尔,”他谨慎地吐出这个名字:“很明显,这是一个变体名,他原本的名字是什么。他是一个半精灵,难道他有着一个精灵名字吗?不,我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亲爱的牟路斯,请您仔细思考,您的弟子比维斯我也有所耳闻。毕竟他曾在碧岬堤堡的船队上服役了好几年,和精灵们的关系也不错,我的孩子们曾经非常地讨厌他,就像是我们讨厌您,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对他的了解要比其他人更为深切一点,您觉得您的弟子如果有了一个学徒乃至一个继承人的话,他会是克瑞玛尔吗?就算他的妻子是个半精灵?不,他的性格就像是火焰与锤子,像个矮人。直率到可以说有点粗鲁。牟路斯,在那些人里,如果一定要我去挑选一个的话,我觉得那个曾经的圣骑士的可能性都要比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个发施法者更多,他,可一点也不像你的弟子。”

    烟雾组成的法师形象悬浮在空中,他的双手插在虚无的袍子里,面无表情。

    “我也是一个施法者,也是一个导师,我知道弟子与导师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奥斯塔尔说:“虽然有很多人认为格瑞纳达的术士们会经常性地虐待和杀死自己的学徒或是弟子,当然,我不否认这点,但难道一个在铁匠铺里做学徒的孩子就不会被铁匠随手扔出的炉渣敲中脑袋而死吗?面包铺子的师傅也会把偷吃了果仁或是蜂蜜的学徒扔进烤炉里。更别说那些在鞣制工厂与渔船上的学徒,他们难道不是往往十个之中也只能活上一个吗?不然为什么孩子的父母要在泰尔的天平前起誓绝不会因为孩子受伤、致残或是死亡而追究师傅的责任呢,”他泰然自若地打开双手:“比起那些凡人,即便是我们,也要更爱自己的弟子,遑论您们。我们之间的关系有时比父子都要来得亲密,看看吧,就连泰尔的神殿前都镌刻着这样的法律,一个施法者的弟子在导师没有其他正统的继承人的情况下,可以继承他所有的资产,就算有,那么其中具有魔法的那些也是要交给导师的弟子继承……我们是不同的,牟路斯,你必须承认这一点。

    “我的弟子并不多,”奥斯塔尔紧接着说:“但你会认不出他们吗?牟路斯,在你聚精会神地注视着他们,观察他们挥舞手臂的幅度,倾听他们变换音节的方式,甚至于他们撕开卷轴与折断魔杖的手法,你难道一点儿也察觉不出其中的端倪吗?不,你能,每个施法者都有自己的习惯,在他们教导自己的弟子后总会不自觉地带出一点,而他们的弟子继承了他们的特性后又不免将之转移到自己的弟子身上,我能从一百个施法者中找出你的孩子,你也能,那么,牟路斯,告诉我,你觉得那个孩子身上有比维斯的痕迹吗?”

    “你想要我做什么?”牟路斯终于说,他的嘴角抿得紧紧的。

    “没有,对吗,”奥斯塔尔没有回答牟路斯的问题:“你没能从克瑞玛尔身上找到比维斯的那部分,而据他自己说,离开比维斯也不过几年的时间,一个年轻的,刚刚离开自己的导师的法师能够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建立起自己的习惯与风格吗?不能!那么他又是如何弄到比维斯的魔法印记的呢?要知道,有三个人查验过这枚印记,白塔的警备队长或许可以除外,他只是一个凡人,那么阿尔瓦法师与龙火列岛的东冠领主身边的法师呢?他们是被蒙蔽了眼睛还是感知?还有比维斯那些原本不应为人所知的珍藏——即便是一个真正的巫妖都没有发觉的那些?

    啊哈,现在就连我自己都要怀疑那个小家伙是不是真的就是比维斯的弟子了,你觉得呢,牟路斯——当然,除了这个推测,还有一个推测要更为可信一点,”奥斯塔尔说,一边泰然自若地往香船里投掷了一块硫磺,一股浓烟蓬地一声升起,牟路斯惊慌地喊叫了一声,收回了即将碰触到一条魔文的手指:“让我们好好说话,”红袍术士无可奈何地说:“游魂就是这点不太好,你看,牟路斯,如果你对接下来的内容不感兴趣。我可以把你送回去。”

    “说出你的要求!”法师的游魂嘶声喊道,如果他还活着,一定会为了自己的怯懦而羞惭万分,甚至不惜舍命也要奋力一搏。但就如奥斯塔尔所说的,他被杀死后,灵魂就被带到了一个灼热而邪恶的所在,在那里他经受了无数的折磨与嘲弄,他灵魂中那些最为美好与珍贵的都被摧毁了。只留下了那些他以为自己早就摈弃的弱点。

    “没有要求,牟路斯,”奥斯塔尔说:“让我们继续谈话,牟路斯,你的弟子比维斯将他剩余的生命全都耗费在了无意义的复仇上,也许他认为很值得——但十几年来他可以说是徒劳无功,而就他在期间留下的踪迹来看,他并不像有过一个学徒或是弟子,每个看到他的人……哦,牟路斯。别这样盯着我看,之前我可没那个时间去关注一个普通的法师,虽然他也算得上出色,但一个人类,他的寿命注定了他永远也无法攀登上我们所能达到的顶峰,幸而他最少还知道该到哪儿去寻找一个巫妖,七十七群岛,而七十七群岛之中,有着不少格瑞纳达的朋友,他们可以说是相当寂寞。领地上也很少出现人类,所以就算是好几年过去了,他们还是能够回忆起一些东西的——不,比维斯身边从未出现过另一个人类。”

    “那又……怎么样呢?”牟路斯漠然地说:“比维斯已经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他也没有孩子。”

    “回到上一个问题,”奥斯塔尔说:“比维斯的魔法印记又是怎么被泄露出去的呢?只有和导师签订了契约的弟子才能得到的印记……又或者,你听说过巫妖们有一个法术叫做高等探知吗?”

    牟路斯抬起头来,烟雾凝结的身躯产生了微不可见的扭曲,而奥斯塔尔就像是完全没发现这个异样的情况。

    “我曾和最强大的巫妖面对面地谈过话。还有几个巫妖一直就是我最忠诚的主顾,”奥斯塔尔放低了声音,“所以我对他们的做法也有着一定的了解,比维斯的敌人在巫妖之中并不算突出,甚至可以说有点平庸,有许多永恒不死的施法者对他的行事手段不够满意,认为他凭着一己之力成功地拉低了一整个七十七群岛的智商与品位(说起来还真是了不得)——尤其是他居然被一个人类的施法者连续纠缠了这么多年,居然没法儿杀死他,所以……他们派出了第二个巫妖。”

    牟路斯的身躯剧烈地颤动着,有规律地纠缠着的烟雾紊乱起来。

    “外人只知道那个巫妖是被比维斯所杀,那么比维斯呢,他是死于不死者最后的诅咒,还是自行放弃了生命?都有可能,但最大的可能是他死于另一个巫妖之手,这样就很好解释了——迄今为止,也没人能够找到比维斯的灵魂,无论是在哀悼荒原还是别的什么地方——他不见了,消失了,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

    “你觉得他会去了那儿?”奥斯塔尔最后问。

    “克瑞玛尔不是巫妖。”牟路斯嘶哑地回应道,他的身躯已经完全不成形状,看上去更像是一只畸形的恶魔,又或是生满獠牙的盆栽。

    “对。”奥斯塔尔点点头,“不然也不可能和一个精灵走在一起啊,特别是那个精灵带着他就像是鸡妈妈带着它的小鸡——但我想你一定很想知道那个印记法术他是从哪儿学来的。”

    “你想要这个秘密。”牟路斯说。

    奥斯塔尔有点遗憾,如果牟路斯还是个生者,或许就已经被他说服了,但在成为游魂后,负能量会让他变得邪恶与狡猾:“我会给你一段时间的自由,牟路斯,”他俯身向前,“在这段时间里,我保证不会有别的术士召唤你去为他们效力。”

    “因为我在为你效力。”

    “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说,”奥斯塔尔说:“但你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牟路斯,我只要你跟着他们,紧紧地,一时也不要离开,观察他们,监视他们。”

    “并向你回报。”

    “你可以不做,”奥斯塔尔宽容大度地说:“我可以寻找其他的游魂。”

    “他们也会索要报酬的。”

    “我只要王女、施法者与精灵,其他人你可以拿走。”奥斯塔尔做了一个手势,“就这样,别试图激怒我,那将是十分漫长的一段时间,对于被我们的‘母亲’束缚的游魂来说,已经算得上是件非常不错的报偿了,贪得无厌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如果你让我不得不召唤另一个游魂,我会折磨你直到你就像还活着的时候那样疯狂地尖叫。”

    法师的游魂显而易见地畏缩了一下。

    “我会跟着他们,”牟路斯妥协说:“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

    “从下一刻开始,”奥斯塔尔说:“到我得到我需要的讯息之后。”

    “悉听尊便。”牟路斯说,然后他鞠了一躬,就从烟雾中消失了。

    “主位面里总是充斥着难以计数的蠢货。”奥斯塔尔说,一边伸出手去熄灭了香船。

    ——————

    相比起白塔、碧岬堤堡与格瑞纳达,龙火列岛之中的东冠侧岛反而陷入了一种奇特的平静之中。

    葛兰已经从克瑞玛尔那里得到了新的消息,听到出发时间后他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自打这个发的施法者出现在尖颚港的那一天,葛兰宝宝就一直不太好,被勒索,被威胁,被出卖,与兽人作战,与人类作战,与变形怪作战,与半魔作战,与海盗作战,与法师与术士作战,就算作为一个嗜血的盗贼,他也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地休息上一阵子了。

    梅蜜和他有着同样的想法,“我是一个弗罗牧师!”她不止一次地这样冲着葛兰喊过。

    回到侧岛后,可怜的弗罗牧师甚至将接待各种客人的任务也交给了神殿中的其他牧师,一心一意地偷起了懒,唯一能进她房间的男人只剩下了葛兰,不过他们并不是每一次都会热烈地相会,更多地,他们会懒洋洋地彼此缠绕在一起,尝着最新鲜的蟹肉和浆果,喝着味道清淡的椰子酒,在海风的吹拂下毫无愧意地虚度一天又一天。

    ps. .「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