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两百九十八章 诱惑(5)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防盗部分,勿买,明日上午十点前更新。

    “但说真的,你真要和他们去极北之海?”梅蜜问。

    “为什么不?”

    “葛兰,你是不是有个做泰尔圣骑士的父亲?”梅蜜在葛兰的胸膛上翻了一个身:“你知道吗?你的勇气与正直让我发憷,一个尖颚港的盗贼什么时候有这种玩意儿了?”

    “有什么可奇怪的,”葛兰说:“那是一笔属于巨龙的财产,我认识一个盗贼,他就曾经潜入过巨龙的巢穴,那是普通人完全无法想象的,梅蜜,据他说那个巢穴的地面覆盖着一层耀眼的黄金,而那个巢穴,几乎可以放得下四分之一个侧岛。”

    “巨龙们还懂得如何装饰自己的巢穴?”谈到这个就连梅蜜也不由自主地生出了浓厚的兴趣。

    “巨龙的智慧远超过人类之中最聪明的那些,”葛兰说:“不过那个盗贼说巨龙的巢穴中之所以时常覆盖着一层黄金是因为巨龙们偏好将金银的钱币以及器皿堆积起来,让它成为一张舒适的床铺,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张床铺甚至会逐渐延伸到洞窟的边缘你知道,总有人想要尝试一下,从巨龙这里偷走和掠夺它的金子,而巨龙通常的做法就是喷出一道灼热的龙火将他们一概化为灰烬,龙火的温度足以融化黄金与白银,就像是浆,它们融化之后就会流淌到各个地方,嵌入缝隙与洼地,将地面变得平整光滑。”

    “听起来确实挺令人向往的。”梅蜜从葛兰的身体上滑下去,坐起身,提起一边的银壶为他们倒了两杯满满的淡酒,她伸出手指放在酒杯边缘,酒杯的边缘很快就开始凝结起冰霜,这个小把戏是她向诺曼的盖文法师学来的。在这个时候,她觉得她和葛兰都需要来一杯冰冷的酒水冷静一下头脑:“但这太危险了葛兰,你们要从你们来的路走回去你们想怎么做,伪装?”

    盗贼犹豫了一下,“详细的情况我并不是很清楚,但梅蜜,我想我们不会完全地依照之前的路线。”

    “我们不会完全地依照之前的路线,”凯瑞本说:“至少我们不会穿过整个高地诺曼。”

    一张标示清晰的犊皮纸地图在三人克瑞玛尔,凯瑞本与伯德温之间打开,凯瑞本用一柄匕首虚点出他们将要经过的那些地方。“我们从碧岬堤堡进入鹧鸪山丘,但我们不从鹧鸪山丘往灰岭走,也不往高地诺曼走,我们走这儿,然后穿过银冠密林,进入矮人与兽人的交界地带,而后擦着呼啸平原的尾巴过去,进入永夜海。”

    “但如果这样,我们将会面对雪盖沼泽最为广阔的那部分。”伯德温说。如果真是如此,他们可能将会面临有史以来最为艰难的路程。

    “比起高地诺曼的那群糟心家伙,还是雪盖沼泽更让人舒服一点。”李奥娜说。

    重复部分明日上午十点前更新。

    “但说真的,你真要和他们去极北之海?”梅蜜问。

    “为什么不?”

    “葛兰。你是不是有个做泰尔圣骑士的父亲?”梅蜜在葛兰的胸膛上翻了一个身:“你知道吗?你的勇气与正直让我发憷,一个尖颚港的盗贼什么时候有这种玩意儿了?”

    “有什么可奇怪的,”葛兰说:“那是一笔属于巨龙的财产,我认识一个盗贼。他就曾经潜入过巨龙的巢穴,那是普通人完全无法想象的,梅蜜。据他说那个巢穴的地面覆盖着一层耀眼的黄金,而那个巢穴,几乎可以放得下四分之一个侧岛。”

    “巨龙们还懂得如何装饰自己的巢穴?”谈到这个就连梅蜜也不由自主地生出了浓厚的兴趣。

    “巨龙的智慧远超过人类之中最聪明的那些,”葛兰说:“不过那个盗贼说巨龙的巢穴中之所以时常覆盖着一层黄金是因为巨龙们偏好将金银的钱币以及器皿堆积起来,让它成为一张舒适的床铺,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张床铺甚至会逐渐延伸到洞窟的边缘你知道,总有人想要尝试一下,从巨龙这里偷走和掠夺它的金子,而巨龙通常的做法就是喷出一道灼热的龙火将他们一概化为灰烬,龙火的温度足以融化黄金与白银,就像是浆,它们融化之后就会流淌到各个地方,嵌入缝隙与洼地,将地面变得平整光滑。”

    “听起来确实挺令人向往的。”梅蜜从葛兰的身体上滑下去,坐起身,提起一边的银壶为他们倒了两杯满满的淡酒,她伸出手指放在酒杯边缘,酒杯的边缘很快就开始凝结起冰霜,这个小把戏是她向诺曼的盖文法师学来的,在这个时候,她觉得她和葛兰都需要来一杯冰冷的酒水冷静一下头脑:“但这太危险了葛兰,你们要从你们来的路走回去你们想怎么做,伪装?”

    盗贼犹豫了一下,“详细的情况我并不是很清楚,但梅蜜,我想我们不会完全地依照之前的路线。”

    “我们不会完全地依照之前的路线,”凯瑞本说:“至少我们不会穿过整个高地诺曼。”

    一张标示清晰的犊皮纸地图在三人克瑞玛尔,凯瑞本与伯德温之间打开,凯瑞本用一柄匕首虚点出他们将要经过的那些地方,“我们从碧岬堤堡进入鹧鸪山丘,但我们不从鹧鸪山丘往灰岭走,也不往高地诺曼走,我们走这儿,然后穿过银冠密林,进入矮人与兽人的交界地带,而后擦着呼啸平原的尾巴过去,进入永夜海。”

    “但如果这样,我们将会面对雪盖沼泽最为广阔的那部分。”伯德温说,如果真是如此,他们可能将会面临有史以来最为艰难的路程。

    “比起高地诺曼的那群糟心家伙,还是雪盖沼泽更让人舒服一点。”李奥娜说。

    重复部分明日上午十点前更新。

    “但说真的,你真要和他们去极北之海?”梅蜜问。

    “为什么不?”

    “葛兰,你是不是有个做泰尔圣骑士的父亲?”梅蜜在葛兰的胸膛上翻了一个身:“你知道吗?你的勇气与正直让我发憷,一个尖颚港的盗贼什么时候有这种玩意儿了?”

    “有什么可奇怪的。”葛兰说:“那是一笔属于巨龙的财产,我认识一个盗贼,他就曾经潜入过巨龙的巢穴,那是普通人完全无法想象的,梅蜜,据他说那个巢穴的地面覆盖着一层耀眼的黄金,而那个巢穴,几乎可以放得下四分之一个侧岛。”

    “巨龙们还懂得如何装饰自己的巢穴?”谈到这个就连梅蜜也不由自主地生出了浓厚的兴趣。

    “巨龙的智慧远超过人类之中最聪明的那些,”葛兰说:“不过那个盗贼说巨龙的巢穴中之所以时常覆盖着一层黄金是因为巨龙们偏好将金银的钱币以及器皿堆积起来,让它成为一张舒适的床铺。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张床铺甚至会逐渐延伸到洞窟的边缘你知道,总有人想要尝试一下,从巨龙这里偷走和掠夺它的金子,而巨龙通常的做法就是喷出一道灼热的龙火将他们一概化为灰烬,龙火的温度足以融化黄金与白银,就像是浆,它们融化之后就会流淌到各个地方,嵌入缝隙与洼地。将地面变得平整光滑。”

    “听起来确实挺令人向往的。”梅蜜从葛兰的身体上滑下去,坐起身,提起一边的银壶为他们倒了两杯满满的淡酒,她伸出手指放在酒杯边缘。酒杯的边缘很快就开始凝结起冰霜,这个小把戏是她向诺曼的盖文法师学来的,在这个时候,她觉得她和葛兰都需要来一杯冰冷的酒水冷静一下头脑:“但这太危险了葛兰。你们要从你们来的路走回去你们想怎么做,伪装?”

    盗贼犹豫了一下,“详细的情况我并不是很清楚。但梅蜜,我想我们不会完全地依照之前的路线。”

    “我们不会完全地依照之前的路线,”凯瑞本说:“至少我们不会穿过整个高地诺曼。”

    一张标示清晰的犊皮纸地图在三人克瑞玛尔,凯瑞本与伯德温之间打开,凯瑞本用一柄匕首虚点出他们将要经过的那些地方,“我们从碧岬堤堡进入鹧鸪山丘,但我们不从鹧鸪山丘往灰岭走,也不往高地诺曼走,我们走这儿,然后穿过银冠密林,进入矮人与兽人的交界地带,而后擦着呼啸平原的尾巴过去,进入永夜海。”

    “但如果这样,我们将会面对雪盖沼泽最为广阔的那部分。”伯德温说,如果真是如此,他们可能将会面临有史以来最为艰难的路程。

    “比起高地诺曼的那群糟心家伙,还是雪盖沼泽更让人舒服一点。”李奥娜说。

    重复部分明日上午十点前更新。

    “但说真的,你真要和他们去极北之海?”梅蜜问。

    “为什么不?”

    “葛兰,你是不是有个做泰尔圣骑士的父亲?”梅蜜在葛兰的胸膛上翻了一个身:“你知道吗?你的勇气与正直让我发憷,一个尖颚港的盗贼什么时候有这种玩意儿了?”

    “有什么可奇怪的,”葛兰说:“那是一笔属于巨龙的财产,我认识一个盗贼,他就曾经潜入过巨龙的巢穴,那是普通人完全无法想象的,梅蜜,据他说那个巢穴的地面覆盖着一层耀眼的黄金,而那个巢穴,几乎可以放得下四分之一个侧岛。”

    “巨龙们还懂得如何装饰自己的巢穴?”谈到这个就连梅蜜也不由自主地生出了浓厚的兴趣。

    “巨龙的智慧远超过人类之中最聪明的那些,”葛兰说:“不过那个盗贼说巨龙的巢穴中之所以时常覆盖着一层黄金是因为巨龙们偏好将金银的钱币以及器皿堆积起来,让它成为一张舒适的床铺,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张床铺甚至会逐渐延伸到洞窟的边缘你知道,总有人想要尝试一下,从巨龙这里偷走和掠夺它的金子,而巨龙通常的做法就是喷出一道灼热的龙火将他们一概化为灰烬,龙火的温度足以融化黄金与白银,就像是浆,它们融化之后就会流淌到各个地方,嵌入缝隙与洼地,将地面变得平整光滑。”

    “听起来确实挺令人向往的。”梅蜜从葛兰的身体上滑下去,坐起身,提起一边的银壶为他们倒了两杯满满的淡酒,她伸出手指放在酒杯边缘,酒杯的边缘很快就开始凝结起冰霜,这个小把戏是她向诺曼的盖文法师学来的,在这个时候,她觉得她和葛兰都需要来一杯冰冷的酒水冷静一下头脑:“但这太危险了葛兰,你们要从你们来的路走回去你们想怎么做,伪装?”

    盗贼犹豫了一下,“详细的情况我并不是很清楚,但梅蜜,我想我们不会完全地依照之前的路线。”

    “我们不会完全地依照之前的路线,”凯瑞本说:“至少我们不会穿过整个高地诺曼。”

    一张标示清晰的犊皮纸地图在三人克瑞玛尔,凯瑞本与伯德温之间打开,凯瑞本用一柄匕首虚点出他们将要经过的那些地方,“我们从碧岬堤堡进入鹧鸪山丘,但我们不从鹧鸪山丘往灰岭走,也不往高地诺曼走,我们走这儿,然后穿过银冠密林,进入矮人与兽人的交界地带,而后擦着呼啸平原的尾巴过去,进入永夜海。”

    “但如果这样,我们将会面对雪盖沼泽最为广阔的那部分。”伯德温说,如果真是如此,他们可能将会面临有史以来最为艰难的路程。

    “比起高地诺曼的那群糟心家伙,还是雪盖沼泽更让人舒服一点。”李奥娜说。

    重复部分明日上午十点前更新。(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