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两百九十九章 诱惑(6)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少许修改,半小时后再来看哈。

    为了避开几乎可以看到的悲惨结局,葛兰必须做出选择,不幸的是他的主人并不是那种会安安心心在他的高塔里研究法术,抄写卷轴或是教导弟子的那种施法者,相反的,他十分地热衷于旅行与冒险,克瑞玛尔有着一双眼睛,有时候它们如同亡者一般死气沉沉,而有时候又如同孩童那般天真无邪,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它们永远都是贪婪的,它们就像是永无止息的大海,看似平静实则涌动不休。

    异界的灵魂看了葛兰一眼,关于葛兰和梅蜜之间的关系,他也有所耳闻,最近这对男女罕见地亲密与单纯起来,作为在一个无论在法律还是在道德上都要求男女双方保持身心唯一(至少在相互交往或是婚姻延续期间)的位面生活了近三十年的异界灵魂,这种状态让它觉得愉快而舒适,说句实话吧,虽然它零散的记忆中也不乏多女一男与多男一女制度的存在,但它们在作为猎奇或是例外的时候还能勉强忍受,但在这里,一个女性居然只因为她是弗罗的牧师,就必须如同一个廉价的娼妓那样活着,这实在太让它感觉不舒服了。

    你真的这么觉得?曾经的不死者突然说,但我可不这么觉得,我的同居人,他们正在走向一个极其危险的边缘,尤其是梅蜜或许你应该提醒一下葛兰,他的母亲就是一个被驱逐的弗罗牧师,他知道背弃了弗罗的牧师将会面对什么。

    但情感是很难控制的,异界的灵魂争辩道,他是发自心底地觉得葛兰与梅蜜着实是对天生地设的欢喜冤家,虽然他们并未将关系明朗化。但巫妖的同居者乐见这种变化,葛兰不再那么阴沉寡言,而梅蜜也不再那么刻薄放肆在异界的灵魂看来,他觉得后者甚至要比她以为自己爱上了伯德温的时候还要来得神采奕奕,快乐轻松,她或许没有发觉。当她将自己的爱情奉献给伯德温的时候,她是卑微的,谦卑的,她跪在伯德温脚下,低得难以让曾经的圣骑士看见她的眼睛;但她与葛兰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是平等的,葛兰在梅蜜面前无需遮掩乌的双手,梅蜜也不必假装自己纯洁如雪,他们不但看得见彼此光鲜的表面。也看得到污秽肮脏的内心,可以在一起喝着混有新鲜羊羔血的血红酒,可以说些粗陋低级的笑话和故事,兴之所致可以在任何地方尽情欢乐,无需避讳人们的视线与言语。

    巫妖对此只给出一声轻微的讥笑。

    一点办法也没有吗?异界的灵魂问。

    有,巫妖爽快地回答道。

    可以说说吗?

    取代弗罗成为爱情与**之神,巫妖慢吞吞地说,这样你就能修改原先的教义了你可以告诉你的牧师们。她们也可以如普通女人那样和男性缔结婚约,繁衍后代。然后……

    然后?

    然后你就会发觉你的牧师在一夜之间全都跑光了。你的神殿被废弃倾颓,你的力量减退,信民更是所剩无几,作为一个神祗,只要上百年,你就会因此死去。神格破碎,神火熄灭,你残留的神躯将会成为混沌海中一块巨大的礁石,当然,如果有一个神祗或是人类对你的神职感兴趣的话。这个结局可能还要提前一点。

    但是……

    弗罗的教义在诸神之中已经算的上温柔仁慈的了,任何违反教义的做法,即便你只是个普通的信民,也会被判定为伪信者,遑论追随神祗的牧师?牧师的一切都是属于他们所侍奉的神祗的,他们的声音是,他们的耳朵是,他们的眼睛是,他们的舌头是,他们的灵魂也是,就算是最柔软和蔼的神祗也不会容许他/她的牧师阳奉阴违,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信仰出现了瑕疵甚至悖逆,这将会动摇他们力量的根基,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有意放纵自己的牧师与信民都已经死了,他们的名字湮没在时间的长河里,他们的神殿沦为奴隶的猪圈,他们的意旨再也不会有哪怕一个人去执行更正确点说,这不是死亡,而是消亡,明白吗,比一些人类更可悲,因为对于后来者说,他们是不存在的,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会有。

    所以,如果你不想看到一些你不想看到的事情,巫妖继续说,你最好能有所作为,我建议你选择葛兰,极北之海的冰冷海水想来还是能够让他清醒一下头脑的。

    异界的灵魂叹了口气,它可一点也不觉得这会是个令人性情愉悦的工作,而且你要他怎么说呢,葛兰现在的表现并不那么明显,他给梅蜜赠送昂贵的礼物,每次过夜也不忘留下一枚银币,他也没有阻止过其他男性进入梅蜜的房间,难道它还能走过去告诉他他最好换一个床上人吗?那也太愚蠢了一点。

    等等吧,异界的灵魂说,我们要去极北之海对吗,凯瑞本说,即便命运之神一直在对我们微笑,我们也要耗费近一年的时间,或许一年后我们回到这里,梅蜜已经找到了另一个值得她喜欢的男孩了呢?

    巫妖“看”了它一眼,谁告诉你说梅蜜会被留在这里?

    异界的灵魂惊讶地弹动了一下,不知为何,它的身躯在这段时间里除了更为凝实之外还胖了很多,这让它上下识海的时候不再像条半透明的鱼,而像只水母或是被激怒的河豚,巫妖想着如果可以,这种形状倒很适合放在他最喜欢的那把白骨椅子上充作坐垫。

    梅蜜也要和我们一起走?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坐垫预备役的异界灵魂惊讶地问,但她只是一个弗罗的牧师?!

    你的位面里有着一种叫做冒险小说或是游戏的东西,曾经的不死者答非所问,一般来说,小说和游戏中往往会有一个主角,而主角的身边将会逐渐聚集起他的队友。像是法师,盗贼,牧师,弓手,战士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然后他们就可以开始他们的冒险故事了。好吧,告诉我,你有看到过某本小说或是游戏中有一个配角跳出来说,抱歉,我太脆弱了,也太无能了,所以接下来的冒险我拒绝参与,有吗?或许有,不过这个角色也就因此失去他存在的必要了。不会有什么可笑的美好生活等着他的,他将要迎接的不是死亡就是比死亡更为悲惨的结局……

    你不觉得吗?我亲爱的同居人,自从我们离开混沌海,不,自从我踏入星界,而你被拖拽进这个位面之后,难道不是有一只无形的手一直在推着我们按照既定的方向前进吗?我之前的计划可从未包括雷霆堡与龙火列岛,原本我们来到了灰岭就应该得到一个平静的五十年。而不是坐在这儿讨论如何从一群红袍术士那儿抢夺一份或许早已化为乌有的金属龙的遗产。

    如果说伯德温的事儿还有脉络可循,那么葛兰呢。命运的手指要拨弄多少次丝线才能让他和我们相遇,首先他必须逃脱德雷克的报复,逃脱死亡之神克蓝沃的诅咒,逃脱诺曼新王的绞索,逃脱兽人的斧子与爪牙……那么多的巧合,那么多的机会。也只是为了让他和我们相遇,好,让我们看接下去的事情,他原本应该被新王直接设法杀死,或是被永远地囚禁起来譬如说。用烧红的铅水灌入装着他的铁箱,又或是有着其他的办法以及羁押地点,但没有,他们让他再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一同逃亡,在那个小村庄里,在那个该死的地下沼泽里,是他从一个半龙半魔鬼的腰里偷来了至关紧要的次元袋,这个次元袋里装着什么呢?装着指引着我们往极北之海去的东西,你觉得这是个巧合吗?即便那个半龙已经被我们的法术击中,但葛兰也不过是个人类,就算他是个卓越而出色的盗贼,他甚至能够毫发无伤。

    你应该感到熟悉的,我的蠢货,你曾经玩过的游戏里,半龙的身份就是np,而他的次元袋就是可以捡拾的物品,而次元袋里的龙语法术就是触发下一个任务的条件,而你,还有我,是角色,被操纵的角色,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利,因为无论我们走过多少岔路,最终都还是会走上那条被指定的道路而我们身边的人,凯瑞本也是,葛兰也是,伯德温与李奥娜也是,梅蜜并不例外,你或许不愿相信,但你可以试试看,看看最后的结果是否会被改变。

    但梅蜜并不强大,她甚至无法与李奥娜相比。

    这不是她或是你我能够决定的事情,巫妖冷酷无情地说,我不会干涉你的决定,因为我也想看看你的力量是否能够修改冥冥中那个已经被撰写好的故事。

    “今天的冬天会很冷。”

    “为什么,”奥斯塔尔问:“因为秋季过于炎热的关系吗?”

    “可不是吗?”格什说:“所有的东西都在寻求平衡,秋天热了,冬天就要冷点,鹿儿跑了,狼群就要挨饿,白昼有多么明亮,夜晚就有多么暗。”

    兽人们度过了一个难捱的春天,一个悲哀的夏天,可能还要度过一个饥饿的秋天,和一个凄凉的冬天春天的时候因为没能从雷霆堡抢到足够的食物和奴隶,他们不得不将所有人类商人会感兴趣的东西拿出来换取肉干与小麦,可恨的是因为在雷霆堡的战役中折损了太多士兵的关系,在那些可恨的人类商人肆意抢夺他们的宝石、金子与辉石时,他们甚至无法纠结出足够数量的兽人威慑与暗中劫掠他们,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类满载到在坚实的地面上留下深深车辙的队伍从容离去只留下容兽人勉强糊口的食物与瘦弱的奴隶,这还是在格什的强硬要求下经过检查与挑选的,之前人类的商人还在小麦中掺了沙子,在肉干中填塞泥巴,就连他们送来的奴隶都。带着疫病带着疫病都。带着疫病带着疫病都。带着疫病带着疫病

    今天的冬天会很冷。”

    “为什么,”奥斯塔尔问:“因为秋季过于炎热的关系吗?”

    “可不是吗?”格什说:“所有的东西都在寻求平衡,秋天热了,冬天就要冷点,鹿儿跑了,狼群就要挨饿,白昼有多么明亮,夜晚就有多么暗。”

    兽人们度过了一个难捱的春天,一个悲哀的夏天,可能还要度过一个饥饿的秋天,和一个凄凉的冬天春天的时候因为没能从雷霆堡抢到足够的食物和奴隶,他们不得不将所有人类商人会感兴趣的东西拿出来换取肉干与小麦,可恨的是因为在雷霆堡的战役中折损了太多士兵的关系,在那些可恨的人类商人肆意抢夺他们的宝石、金子与辉石时,他们甚至无法纠结出足够数量的兽人威慑与暗中劫掠他们,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类满载到在坚实的地面上留下深深车辙的队伍从容离去只留下容兽人勉强糊口的食物与瘦弱的奴隶,这还是在格什的强硬要求下经过检查与挑选的,之前人类的商人还在小麦中掺了沙子,在肉干中填塞泥巴,就连他们送来的奴隶都带着疫病。

    他们甚至无法纠结出足够数量的兽人威慑与暗中劫掠他们,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类满载到在坚实的地面上留下深深车辙的队伍从容离去只留下容兽人勉强糊口的食物与瘦弱的奴隶,这还是在格什的强硬要求下经过检查与挑选的,之前人类的商人还在小麦中掺了沙子,在肉干中填塞泥巴,就连他们送来的奴隶都带着疫病。

    (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