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章 宁静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

    异界的灵魂瞥了身边的人一眼,这个人他记得,是侧岛商会中最具势力的成员之一,是个不择手段的卑劣之人,和居住在龙火列岛上的商人们一样,他没有正式的妻子与儿女,只有奴隶,包括他的儿子与女儿——他今年也即将五十岁了,但与其他人类不同,这个圆胖面孔的家伙似乎并不热衷于拥有一个继承人,也有人说他已经豢养了一个术士或是死灵法师,每年他都会向魔鬼祭献一个血亲,求得一年健康的生命。在巫妖沉默不语的情况下,单凭自己,异界的灵魂也很难辨别出这是不是一个谣言,但这个人身上确实有着让他感觉不太舒服的地方。

    不过他说的倒没错,今天对于龙火列岛来说可真是个好天气——之前的几天列岛被飓风与暴雨占据着,天空阴暗,雨水大的就像是整个海洋被抽到了云层之上,到处都是水,就连最善于与自然相会的精灵凯瑞本都感觉有点不舒服,尤其是银冠密林的精灵和施法者一样,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下,都不怎么习惯****身体——银冠密林的蛛丝衬衫能够如同皮甲那样防御刀剑箭矢,却无抵御水汽的侵入,最后他们都有点羡慕伯德温和他的骑士们了,来自于高地诺曼的士兵比他们还要不适应龙火列岛的湿热气候,他们很早就脱掉了来自于故土的衣服,改而穿上当地人的宽脚裤,嗯,只有宽脚裤,就连靴子也被他们脱掉了。

    气候还只是小问题,最初的时候,士兵与骑士们甚至出现了不明缘由的呕吐、腹泻与厌食的情况,亚戴尔更换了好几种草药都不见效果,克瑞玛尔身边的宦官(不是达达,而是另一个他认为值得信任的宦官)还提出是否需要使用“烟草”。那可是百试百灵的,当然,这个建议被严厉地拒绝了。最后还是异界的灵魂想到了他似乎听闻过与之非常相似的病症,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克瑞玛尔用一箱子甜菜糖换来了一箱子来自于高地诺曼的泥土和水,那个,虽然这在另一个位面这种做法会被斥为迷信或是心理安慰,但无论如何,这个位面是有神祗的……反正一点泥土和水也不会因为离开了原来的地方而突然变成毒药。

    高地诺曼的泥土被掺入了甘蔗糖。混入面包,而高地诺曼的水被投入军营的蓄水池,于是奇迹般地,诺曼人的病症迅速地减轻了,也没有再出现新的病患。

    在这里需要提一下的是,有关于那些女性奴隶,她们几乎都是被领主与他们的儿子淘汰下来的,都很年轻,“烟草”尚未完全地夺走她们的体力与美貌,但在知道那种“烟草”能够通过母亲的乳汁进入到孩子的嘴里。←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并且可能对孩子造成影响后,伯德温之前的想法就不得不做点改变,与许多诺曼男性一样,他无法接受生来就有疾病或是注定虚弱的孩子。

    “她们能离开你们的秘药吗?”伯德温这样问了克瑞玛尔的宦官。

    “不能。”宦官说:“如果停止供给的话,她们会衰老和死亡得很快,那就……”他看了一眼他的主人,也就是发的施法者,将那句“有点浪费“吞了下去,“太可怜了。”

    “那就不行。”伯德温冷酷无情地说:“我的士兵和骑士们失去了他们健康的妻子和孩子,他们应该得回的也是健康的妻子与孩子。”

    “这个不难。”宦官谨慎地插嘴说。虽然他有点拿不准他的主人是否会愿意买进新的奴隶,说实话,他觉得自己的主人有点疯,具体表现就在于他对自己的奴隶就像对自己的儿子那样好。

    伯德温蹙起眉毛。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但他希望他麾下的士兵能够获得一个家庭,一个后代,如果他们能够在极北之海有所斩获,那么他所设想的,在十年。或是二十年后才能重返高地诺曼的计划就要大大地提前了,在这个过程中,这些忠于他的人未必能够再次走到王都的城墙下,他们的血脉应当能够获得传承,至少应当有个接受父亲盔甲与长矛的儿子。

    “这个我们暂缓。”异界的灵魂说,然后他的手指不过轻微地一动,宦官就立刻看出了他的意思,他向他的主人与伯德温深深地行了一个匍匐礼,带着奴隶们退了出去。

    “就算买回新的奴隶也没用,”异界的灵魂说:“他们会给那些人使用秘药的。”

    “我知道,”伯德温来回走了几步,他现在对龙火列岛也有一些了解了:“就像人们一定会给断奶的小牛穿上鼻环那样,这是他们控制这些奴隶的方法,不然就算有军队,他们也根本没办法奴役如此之多的人类。侧岛可以接纳更多的自由人吗?”

    “我觉得我们可以去诺曼看看。”异界的灵魂说,想起前几天碧岬堤堡的阿尔瓦法师传递过来的讯息,高地诺曼的新王已经得知雷霆堡的士兵们曾在碧岬堤堡得到庇护,他不但发出了警告,还威胁说要发动战争,虽然这可以说是个玩笑——碧岬堤堡与高地诺曼之间间隔着好几个国家与领地,难道那些国王与领主会同意让全副武装的诺曼人的军队通过吗?但这份文激怒了碧岬堤堡的议员们,他们都是商人,而一个商人,除了像是奥斯塔尔这样的,大概不会高兴被卷入对自己毫无利益可言的战争,阿尔瓦法师与碧岬堤堡现任的执政官都因此受到了不少指责与弹劾,幸好雷霆堡的士兵与骑士都已经离开了,他们也找不到什么切实的把柄,何况现在阿尔瓦法师身边不但有自己的弟子,几个学徒,还有来自于白塔的安东尼奥法师,施法者的力量在碧岬堤堡空前强大,所以最终证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只是阿尔瓦法师可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老好人,他反手就将一些情报以免费大赠送的形式给了侧岛的克瑞玛尔——虽然王都内因为聚集了太多为新王与狄伦.唐克雷效力的法师与术士而令得其他施法者很难窥视当中庆幸,但前者的触须暂时还伸不到王都之外的地方,尤其是一些泰尔与罗萨达的骑士始终为伯德温与王女不平,所以他还是得到了不少颇为详实的情报,其中就有说到。一些雷霆堡周围的村庄里的村民都在迁徙到别的地方去,相比起伯德温与他强壮的士兵,以及他们所熟悉的那些除了袍子之外就和骑士没什么区别的法师。那些傲慢而又危险的施法者看起来就很难接近,他们甚至还曾经因为各种原因对凡人施放过法术。引起了不小的恐慌,而且雷霆堡的新领主颁布了新的法律,为了供养这些施法者,他们的税收在一夜之间翻了三倍,农民与手工艺人在夜晚聚拢一起喝酒的时候忧心忡忡。担心自己,还有自己的家人会在兽人到来之前就因为饥饿而死了。

    “你是说让他们到这儿来吗?”伯德温说:“这太难了。”没有军队,没有施法者,荒原中到处都是野兽与兽人。

    “交给商人们好了。”异界的灵魂说,它可是读过那条名言的——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商人们就可以践踏所有的法律,当然也包括龙火列岛的,鉴于现况,他不能释放与善待那些被商人们作为货物运载到列岛上的人类,但就像雷霆堡的士兵那样。是作为乘客而来到列岛的,只要列岛的主人允许,他们就可以作为自由民而生活在这里。

    就是有点贵,这是必然的,他们将要跋涉数千里,而且伯德温不能保证是否会有人愿意远离故土,毕竟那儿是他们生活了数百年之久的地方。

    他沉默了一会:“你知道吗?”他说:“克瑞玛尔,我希望没人愿意跟着商人走。”

    异界的灵魂点了点头,他能够听懂伯德温的意思。

    “那些女孩怎么办?”

    “我正好有用到她们的地方。”异界的灵魂说,他对配置药水并不精通。但他的同居者则恰恰相反,这些女孩会被作为侍女留在他们身边,这可比一个岛屿的主人偷偷摸摸地孤身一人跑到奴隶聚集的地方去干些什么好多了。

    ——————————

    这是前天的事儿了。

    今天克瑞玛尔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那些女孩,要搜罗这些奴隶要看幸运之神是否愿意对你微笑以及你所掌握的人脉。一些性情较为暴躁的主人会直接处死所有被淘汰下来的奴隶,即便他们从未见到过他的面孔,听到过他的声音,宦官们也不太高兴与不熟悉的人打交道,火山爆发之前他们有达达,但现在达达已经是整个东冠的主人了。

    不得不说。克瑞玛尔身边的商人是个老练聪明又善于察言观色的家伙,他已经打听到侧岛新主人有着某些怪癖,或是说怯意与不必要的仁慈,他在克瑞玛尔这儿从来不用它来指代奴隶,不是她就是他,而且他还在将这些人送来之前好好地喂养了一番,所以他们看上去都很不错,他还摈弃传统,不再让奴隶们一丝不挂地出现在卖主面前,而是允许他们裹着一块棕榈布,虽然有点粗糙和松散,但至少让他们看起来像个人,而不是一只牲畜。

    送到克瑞玛尔面前的当然不会是全部的奴隶,他们要接近两百人了,只有几个容貌最为秀丽的货物被展示出来,宦官们会去一一检查其他奴隶的质量的,不过异界的灵魂并不在意,他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领主应有的自觉,不要说对凯瑞本,伯德温等人,就连对宦官们的态度也可以称得上和蔼,不过宦官们仍然十分畏惧这个发的新主人,他是一个施法者,而所有的施法者都是难以揣摩,喜怒无常的,谁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会显露出最为不堪与令人恐惧的那一面呢?

    不过就算是这十来个奴隶也让异界的灵魂感觉很不舒服,柔软的坐垫里面就像填充着荆棘而不是信天翁的腹部绒毛,没有经历过的人只怕根本无法想象得到那份深重的寒意——在你还有着一点良知的时候。

    商人很快觉察到了侧岛主人的怜悯或是厌倦,他转动手腕,做出手势,那些女孩跟随着他的奴隶无声无息地后退,将自己隐没在石的阴影下。

    连续几天几夜的暴雨让异界的灵魂对封闭的房间厌倦透顶,所以他们正在一顶巨大的帐篷里,就像他们刚来侧岛时那样,帐篷搭建在一块平整如水面的石上,周围植被青翠欲滴,就像商人说的,今天的天气很好,不那么燥热,也不晦暗,从他们的位置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海面与沙子,细小的沙子在阳光下仿若金粒,海潮洁白,海水从透明的浅钢蓝,到矢车菊蓝,再从矢车菊蓝到宝石蓝,又从宝石蓝到午夜蓝,礁石呈灰褐色与暗绿色,生长着海藻与水草的地方是一带带如同丝绸般的阴影。

    但他们的新主人看上去不太像是在看海水或是阳光,那么他在看些什么呢?商人猜度着,小心地用眼角的余光沿着发施法者的视线搜索过去,啊哈,看看他找到了什么?

    那个弗罗的牧师,说起来她可坑害得他们不浅,在他们对新主人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的时候,她居然将自己伪装成了领主的情人,他们为此赠送给她的礼物差不多能够堆满她那个小小的神殿了,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倒霉家伙拿出来的淡金海珠珠链呢,那家伙几乎逢人就要抱怨一番,因为他原本是想要将这个作为女儿的嫁妆送出去的,现在可好,它只能挂在一个卑微而又下贱的弗罗牧师的脖子上,而他就连这个牧师的房间都没能进去,还得另外购置一条能与之相媲美的项链给他女儿。

    不是没人想要找找这个女人的麻烦,但她很聪明,又擅于躲藏与狐假虎威,当他们终于抓到她的时候,又悻悻然地发现,虽然她不是克瑞玛尔的情人,却是他的同伴,还有施法者的另一个同伴,也是她常客之一。

    走在海边的正是这两个人,弗罗的牧师走在前面,穿着丝袍,赤着脚,冲击着礁石的海水打湿了她的丝袍,从腰部往下都紧紧地贴在了她的身上,连续几次拉拽都没能让它离开的梅蜜索性拉起丝袍,在腹部下打了一个结,将自己的双腿全都暴露出来。跟在她身后欣赏这一美景的正是那个强悍而又狡猾的盗贼,他距离梅蜜约有五六步远,双手放在脑后,看上去就是一副惬意至极的样子。(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