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驱逐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狄伦.唐克雷的胜利让很多对他有所质疑的人闭上了嘴巴,对亚戴尔与骑士修,还有那些曾经属于伯德温的雷霆堡士兵来说,也并不能说是个完全的坏消息,但很明显的,许多曾经对伯德温与其麾下从属或明或暗表示支持的爵爷与商会都开始犹豫不决了——毕竟约翰是高地诺曼的新王,即便李奥娜的继承权在他的孩子之前,也只是王位继承人,何况李奥娜还未能拿回自己的姓氏与权位呢——所以在狄伦又一次大范围地驱逐那些士兵的时候,几乎没人会站出来为他们说话。

    毕竟他们都看到了,在施法者们的战役中,身为普通人的士兵根本无法发挥哪怕一点作用。兽人被雷电,被火焰,被冰锥,被酸液,被毒雾成片成堆的杀死,他们甚至无法接近雷霆堡的双城墙,卡乌奢的祭司更是颤抖着哀嚎与逃跑,魔法的亮光遮蔽了星河与月亮的光芒,那种场面既令人惊叹又令人着迷,以及……令人臣服

    这次离开的士兵与其家眷比上一次更多,幸而他们之前已经看到自己的同伴是怎么被驱逐出去的,对这个结果并不惊讶与惶恐,即使武器与盔甲都被留下了,但无论是少女的裙子还是老人的烟袋里都藏着匕首与矛头——他们早已将每一枚积蓄起来的铜币与银币和少数原雷霆堡的商人换成了能够储存很久的食物,还有油布、马车、水罐等等,所以当传令官大声宣布了狄伦.唐克雷的命令后,得到了的是一场令人心悸的沉默,士兵们一言不发地走开,在通告限定的时间内将所有东西和家人推上马车,在雷霆堡众人的注目下有条不紊地离开了。

    “一群无礼而又卑劣的家伙。”一个红袍术士说,“我觉得您该剥夺他们所有的财产。”这种隐约带着蔑视与愤怒的氛围让他感觉很不舒服,他从格瑞纳达来,习惯了看到因为恐惧和谄媚而变得扭曲恶心的面孔——如果他们突然知道自己得带着家人一无所有的徒步穿过整个大荒原,脸上的神色应该会变得更为有趣一点。

    “我觉得这已经够了。”狄伦说,长达三个昼夜的战役中,他已经发觉了,作为一个施法者,他的确不是他们之中最强的,或更正确的说,他的力量只能排在中下,但那又如何的,他的血统已经注定了他会居于大部分人之上,不但是凡人,还有施法者,尤其在诺曼的继承法得以变更之后,他的母亲黛安长公主在约翰新王还未生下孩子,李奥娜公主殿下未曾恢复姓氏的时候是诺曼的第二继承人,作为她的儿子,他是第三继承人。

    现在属于他的只有雷霆堡,以后或许还会有更多——无论自身如何强大,施法者们仍旧要向他屈膝,为他效力。

    “那么精灵们的高塔呢?”术士问。

    “那个你们可以拿去,”狄伦说:“反正我们不再需要精灵们了。”

    术士满意地微笑。

    ——————————————————————————————————————————————————————————————————————————

    被雷霆堡驱逐的士兵们进入了荒原,如今可不是适合长途跋涉的好时节,严酷的冬季已经统治了整个高地诺曼。

    马匹奋力在高达膝盖的积雪中一步步地艰难前行,那些跟随着狄伦.唐克雷来到雷霆堡的商人拒绝和他们交易,只有一些没在那场悲惨的屠杀中丢失了性命与全部身家,在雷霆堡繁衍了数代,与士兵和骑士们有着深厚的友情(其中一部分还是姻亲)的商人们愿意给他们提供货物、车与马匹,因为更多的是出于感激与怜悯,所以许多东西都可以说是不明示的馈赠而非买卖,譬如那些拖拽着沉重的车辆仍能从容前行的摩尔马,这种马善于耕作与载货,任劳任怨,力大无穷,最好的是禁得住苦寒的折磨,如果他们现在用的还是城堡配给他们的军马,那些在战场上可以说是所向披靡的热血马大概早就倒毙在了冰冷的泥泞里。

    “今晚可能会有暴雪。”一个士兵说,他有着一张苍老的面孔,时间给了他僵硬的四肢与弯曲的脊背,但也给了他对于气温与天候变化的敏感度。

    “摩尔马能够在暴雪中前行,”他们的首领说:“不必担心方向的问题,我有罗盘。”他展开手指,那是一枚精致小巧的罗盘,只有一枚指针与十六个方向,黄铜的底盘,带着长长的链子,只能覆盖住骑士的掌心,但它的银色指针发着光,“这是一枚魔法罗盘?”士兵又是高兴又是惊讶地说。

    “一个友人的礼物。”骑士说,这是一个陌生的法师从遥远的南方转送来的东西,随着它的还有一封来自于修的亲笔信,他在看过之后就立即烧掉了,但这也是为什么他知道将会有暴雪仍旧要坚持前行的原因——他并不觉得,那些曾经袭击过修和亚戴尔等人的兽人与盗贼会突然变得慈悲起来。

    他抬头望了望天空,他看到的只有一片单调而厚重的铅灰色,荒原高耸着的枯草几乎能够与远处垂下的云层相连接,风又冷又干,吹过人类的皮肤时就像是久经磨损的匕首反复刮擦着你的脸和手。

    “你觉得这场雪会有多大?”

    “寻常吧。”衰老的士兵说:“但我不能保证它会不会变得更大。”

    骑士伸出手,雪花从他的铁手套间穿过,他再次凝望了一会远方:“如果它们会大到能够覆盖住马匹的眼睛,我们就停下。”

    雪势终究没有如骑士所猜测的那样变得更大,它确实来势汹汹,却还没大到让诺曼人必须停下脚步应付的地步——但他们还是停下了,并且组成了车阵——车厢围成一个空心圆,矛杆被分开藏在车厢底部,现在它们和矛尖一起被组装起来,被士兵们拿在手里,从缝隙中伸出,精钢的矛尖发着森寒的微光。

    每个士兵都咬紧了牙齿,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苦战,就连他们的妻子与女儿也已经准备好了油罐与石头。

    风雪中露出踪迹的敌人不是兽人,而是豺狼人,他们不像兽人那么高大,却要比兽人更为贪婪、下作,一个女孩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啜泣,而她的爱人将一块打磨锋利的铁片放在她的手里——女性人类一旦落入豺狼人的爪子里,所要面临的事情可能要比无底深渊更为暗与绝望。(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