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地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部分防盗章节——明天上午十点之前更换。

    远在千里之外的克瑞玛尔一行人当然不知道在他们的眼睛没有看到的地方发生了如此之多的事情,他们在密林中行走,这里是银冠密林的最西北端,也是精灵的力量所能切实触及到的最远的地方。如同某种暗喻一般,几乎已经成为辛格精灵象征的银冠木已经无法于此占据主要树种的地位,取而代之的是不受惊扰地在此地生长了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的云杉与冷杉,它们高耸入云,祖母绿色与墨绿色枝叶纵横交错,阳光透过狭窄的缝隙,在精灵与人类的身上投下犹如雨丝般的光点……因为冬季到来而将自己吃的鼓鼓囊囊的松鼠与兔子在积雪中抖动着尾巴,警惕地观望着这些双足直立行走的生物;一只带着红帽子的啄木鸟则丝毫不为所动——它意外找到了一处藏着许多松天牛幼虫的树干,强健有力的喙部简直就是一刻不停地敲打着树干,啄下一片又一片羽毛状的木屑,比人类的铁凿更有效率。

    密林中回荡着啄木鸟笃笃笃清脆而富有节奏感的敲击声,就连李奥娜也能找到它的位置,或许因为被松天牛的幼虫残害的关系,那棵云杉业已枯萎了一大半,阳光毫无遮掩着照耀着它浅灰褐色的鱼鳞状树皮上,而那只啄木鸟就在距离他们不过二十来尺的地方,碎纷纷、白乎乎的功绩在树根的位置堆积起来,凭借着过人的视力,精灵与法师就连它间或一停,叼着一条米白色的虫子吞入喉咙的动作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它堪称傲慢地瞥了一眼这群傻乎乎的外来者,继续不疾不徐地干起了自己的活儿,也许有些鸟儿会惊恐地飞走,但这只啄木鸟是个聪明而又自负的家伙,它确信自己能够在那些人类将手指搭在弓弦上之前飞走。

    盗贼的手指不禁有些发痒,他还真想试试,虽然他没有长弓,但他总是捏着一枚银币,像他这样的盗贼,完全可以在五十尺之内单凭自己坚硬的手指击中一只鸟儿的眼睛。

    但在队伍里有个德鲁伊的时候,他最好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手指和杀戮的欲望比较好,葛兰遗憾地叹了口气,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儿距离雪盖沼泽还有多远?”他问。

    佩兰特看了他一眼,像是已经看穿了盗贼的心思,“我们现在正在立柱高地,”他简略地说:“离雪盖沼泽大概还有三百五十里左右。”一边说着,德鲁伊一边将手放在树上,他曾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游侠,短短一段路途他就已经察觉到了人类在这里留下的痕迹——在他回到银冠密林之前,这里还是一片人迹罕至之地呢。但这就是人类的力量,真令人惊奇啊,明明是那么弱小的种族,比不得矮人长寿,比不得兽人强壮,也比不得地精善于繁殖,遑论与如同自然宠儿的精灵与强大无匹的巨龙相提并论,但他们就这么挣扎着生存下来,并且在短短几千年里成为了这个大陆上数量最多的种族,他们的足迹遍布他们所能到达的任何地方,集敛起来的财富如同河流,而他们所奉献出来的信仰之力则如同龙脊山脉般的坚实与绵长。

    盗贼计算了一下,如果不借助魔法的力量,他们可能要三天,或是四天之后才能进入雪盖沼泽,但进入雪盖沼泽之后并不能说就安全了,他可没忘记他们第一次穿越雪盖沼泽时遇到的事儿,不过他已经和凯瑞本确认过了,他们所要经过的地方是整个沼泽中最危险,也是最荒僻的一段,不会有商队出现在那儿,如果一定要说他们会遇到些什么,很大可能就是追踪而来的敌人们——倒不是说这是一个令人安慰的答案。

    但相对的,若是说那些人会让他们安然无恙地一路直达金属龙最后的遗留之地——那个几率简直要比伯德温不去信仰泰尔,改而侍奉玛斯克还要低得多,葛兰当然对此不抱任何期望。

    他们在密林中过了一夜,除了几只胆大的松鼠来索要过他们的食物之外,就没有什么不速之客前来打搅了,

    在喝过少许热椴树酒,吃了几片藤粉饼后,冒险者们聚集在他们最大的一顶帐篷里,帐篷的顶端悬挂着一枚本白色的氟石,这种颜色的氟石发出的光会让人们感到寒冷,但用来阅读与查看地图的时候是最合适的——一张精灵所绘制的地图在帐篷的细毛毡子上展开,这是异界的灵魂自打来到这里之后看到过的最完整,也是最大和最详细的一张地图,囊括了整个大陆与它周边的岛屿和海洋,从地图上来看,整个大陆就像是一只被打碎的圆盘,精灵们用不同的颜色描绘出几个大区域,从白色的极北之海开始,极北之海下是色的永夜海,永夜海下是碎骨海岸,碎骨海岸以下是呼啸平原,呼啸平原下方就是贯穿了整个大陆北方的龙脊山脉,被描绘成银色的银冠密林从山脉的北侧一直延伸到山脉的南翼,但并未覆盖住整个山脉,只能说占有着西侧大约三分之一的地方,它的东侧就是高地诺曼,高地诺曼可以说是龙脊山脉的延伸,既有高地,也有平原,路泽尔大公统治着的路德从下方半拥抱般的与之毗邻,环绕在他们周围的是诸多零星的小国与领地,鹧鸪山丘已经是偏南的位置了,它就像是形如锦鸡般的路德公国伸出的一根最长的尾羽,虽然这么说,但只要一看就能发觉它的面积实质上并不亚于任何一个国家,鹧鸪山丘往下就是我们所熟悉的碧岬堤堡所位于的巨大海岬,它们的右手位置就是南方诸国,但它们之中最大的一个也无法与鹧鸪山丘在领地的面积上向抗争。←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克瑞玛尔的视线在一块犹如碧色明珠的色块上停留,那里就是精灵的又一分支,埃雅精灵的翡翠林岛。

    他的另一半血脉所在的地方。

    以下为防盗章节——明天上午十点之前更换。

    远在千里之外的克瑞玛尔一行人当然不知道在他们的眼睛没有看到的地方发生了如此之多的事情,他们在密林中行走,这里是银冠密林的最西北端,也是精灵的力量所能切实触及到的最远的地方。如同某种暗喻一般,几乎已经成为辛格精灵象征的银冠木已经无法于此占据主要树种的地位,取而代之的是不受惊扰地在此地生长了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的云杉与冷杉,它们高耸入云,祖母绿色与墨绿色枝叶纵横交错,阳光透过狭窄的缝隙,在精灵与人类的身上投下犹如雨丝般的光点……因为冬季到来而将自己吃的鼓鼓囊囊的松鼠与兔子在积雪中抖动着尾巴,警惕地观望着这些双足直立行走的生物;一只带着红帽子的啄木鸟则丝毫不为所动——它意外找到了一处藏着许多松天牛幼虫的树干,强健有力的喙部简直就是一刻不停地敲打着树干,啄下一片又一片羽毛状的木屑,比人类的铁凿更有效率。

    密林中回荡着啄木鸟笃笃笃清脆而富有节奏感的敲击声,就连李奥娜也能找到它的位置,或许因为被松天牛的幼虫残害的关系,那棵云杉业已枯萎了一大半,阳光毫无遮掩着照耀着它浅灰褐色的鱼鳞状树皮上,而那只啄木鸟就在距离他们不过二十来尺的地方,碎纷纷、白乎乎的功绩在树根的位置堆积起来,凭借着过人的视力,精灵与法师就连它间或一停,叼着一条米白色的虫子吞入喉咙的动作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它堪称傲慢地瞥了一眼这群傻乎乎的外来者,继续不疾不徐地干起了自己的活儿,也许有些鸟儿会惊恐地飞走,但这只啄木鸟是个聪明而又自负的家伙,它确信自己能够在那些人类将手指搭在弓弦上之前飞走。

    盗贼的手指不禁有些发痒,他还真想试试,虽然他没有长弓,但他总是捏着一枚银币,像他这样的盗贼,完全可以在五十尺之内单凭自己坚硬的手指击中一只鸟儿的眼睛。

    但在队伍里有个德鲁伊的时候,他最好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手指和杀戮的欲望比较好,葛兰遗憾地叹了口气,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儿距离雪盖沼泽还有多远?”他问。

    佩兰特看了他一眼,像是已经看穿了盗贼的心思,“我们现在正在立柱高地,”他简略地说:“离雪盖沼泽大概还有三百五十里左右。”一边说着,德鲁伊一边将手放在树上,他曾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游侠,短短一段路途他就已经察觉到了人类在这里留下的痕迹——在他回到银冠密林之前,这里还是一片人迹罕至之地呢。但这就是人类的力量,真令人惊奇啊,明明是那么弱小的种族,比不得矮人长寿,比不得兽人强壮,也比不得地精善于繁殖,遑论与如同自然宠儿的精灵与强大无匹的巨龙相提并论,但他们就这么挣扎着生存下来,并且在短短几千年里成为了这个大陆上数量最多的种族,他们的足迹遍布他们所能到达的任何地方,集敛起来的财富如同河流,而他们所奉献出来的信仰之力则如同龙脊山脉般的坚实与绵长。

    盗贼计算了一下,如果不借助魔法的力量,他们可能要三天,或是四天之后才能进入雪盖沼泽,但进入雪盖沼泽之后并不能说就安全了,他可没忘记他们第一次穿越雪盖沼泽时遇到的事儿,不过他已经和凯瑞本确认过了,他们所要经过的地方是整个沼泽中最危险,也是最荒僻的一段,不会有商队出现在那儿,如果一定要说他们会遇到些什么,很大可能就是追踪而来的敌人们——倒不是说这是一个令人安慰的答案。

    但相对的,若是说那些人会让他们安然无恙地一路直达金属龙最后的遗留之地——那个几率简直要比伯德温不去信仰泰尔,改而侍奉玛斯克还要低得多,葛兰当然对此不抱任何期望。

    他们在密林中过了一夜,除了几只胆大的松鼠来索要过他们的食物之外,就没有什么不速之客前来打搅了,

    在喝过少许热椴树酒,吃了几片藤粉饼后,冒险者们聚集在他们最大的一顶帐篷里,帐篷的顶端悬挂着一枚本白色的氟石,这种颜色的氟石发出的光会让人们感到寒冷,但用来阅读与查看地图的时候是最合适的——一张精灵所绘制的地图在帐篷的细毛毡子上展开,这是异界的灵魂自打来到这里之后看到过的最完整,也是最大和最详细的一张地图,囊括了整个大陆与它周边的岛屿和海洋,从地图上来看,整个大陆就像是一只被打碎的圆盘,精灵们用不同的颜色描绘出几个大区域,从白色的极北之海开始,极北之海下是色的永夜海,永夜海下是碎骨海岸,碎骨海岸以下是呼啸平原,呼啸平原下方就是贯穿了整个大陆北方的龙脊山脉,被描绘成银色的银冠密林从山脉的北侧一直延伸到山脉的南翼,但并未覆盖住整个山脉,只能说占有着西侧大约三分之一的地方,它的东侧就是高地诺曼,高地诺曼可以说是龙脊山脉的延伸,既有高地,也有平原,路泽尔大公统治着的路德从下方半拥抱般的与之毗邻,环绕在他们周围的是诸多零星的小国与领地,鹧鸪山丘已经是偏南的位置了,它就像是形如锦鸡般的路德公国伸出的一根最长的尾羽,虽然这么说,但只要一看就能发觉它的面积实质上并不亚于任何一个国家,鹧鸪山丘往下就是我们所熟悉的碧岬堤堡所位于的巨大海岬,它们的右手位置就是南方诸国,但它们之中最大的一个也无法与鹧鸪山丘在领地的面积上向抗争。

    克瑞玛尔的视线在一块犹如碧色明珠的色块上停留,那里就是精灵的又一分支,埃雅精灵的翡翠林岛。

    他的另一半血脉所在的地方。(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