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黑脚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部分防盗章节,明天上午十点之前会修改更新。

    凯瑞本提起弓箭,佩兰特将手放在身后,轻微地摆动了一下。

    骑士们眼神阴桀地打量着这些陌生人,负责“烧烤”脚半身人的两个骑士在同伴的掩护下尚算利索地翻身上马,然后拉扯着缰绳,让自己和其他骑士处于差不多的位置,以及拉开冲击所需的距离——在冒险者们没有停止行动的时候,为首的骑士举起带着铁手套的手,阻止他们继续前行。

    “这里是‘衣列夫’的领地,”为首的骑士大声喊道:“陌生人们,说出你们的来意,不然我们就要将你们作为盗贼抓捕起来了!”

    “我们只是经过这里,”佩兰特平静地说,他和凯瑞本都戴着兜帽,并未显露出精灵的特征,而内里的蛛丝衬衫与秘银链甲都被隐藏在深褐色的斗篷下面,作为德鲁伊,佩兰特的身上又只有很少的几件饰品,凯瑞本身上虽然携带着他的秘银双刃,但为了隐蔽起见,他的武器和盗贼放在怀里的匕首一样,是经过了一番镀色处理,从外表看就像是普通的铁质武器——他们身后是伯德温,他的假肢被隐藏在外套和皮手套下面,看上去也只是一个落魄的战士罢了,倒是李奥娜引起了骑士首领的一丝兴趣,他的目光在李奥娜的胸前略一停留,又转向她的面孔,眼睛中不禁流露出一丝遗憾的神色。

    “你们之中有人是牧师吗?”他问,因为他看见了巫妖,他穿着那件泰尔赐予的白袍,作为一个曾经的不死者与施法者,他是不会就因为尊严与任性就随意地闲置这么一件珍贵的魔法用具的。

    “我不是牧师,”性情恶劣的巫妖等到骑士们露出轻松的笑容后才继续说:“我是一个法师。”

    一个法师当然要比一个牧师更糟糕一些,但也很难说,骑士们的沉默引发了巫妖的少许不满:“看来您们需要一个证明。”他说,他举起手来,不顾骑士们驱策着马匹慌乱的后退,就施放了一个小小的法术——法术制造的一个水球扑在那堆用来“烧烤”的篝火上,熄灭了火焰,也让被串在铁条上,已经散发出焦香味儿的脚半身人又是伤痛又是感激地哭泣起来。

    “您想做什么?”骑士首领色厉内荏地嚷道:“我们也有法师。”

    “很多年前了。”一个骑士低声咕哝道,骑士首领几乎要按捺不住训斥这个蠢货的冲动,但他看了看他们与冒险者之间的距离就安下心来——这个距离后者应该听不到什么。

    “我想我的同伴只是在回答您的问题而已。”佩兰特说,他不是第一次与人类之中最愚蠢低劣的那些打交道,但这种事情还是让他倍感厌倦:“那么,您可以回答我们一个问题吗?”他指了指脚半身人,“您们又是在做什么呢?”

    骑士首领十分恼怒,不过他知道一个有着法师的冒险队伍并不是那些可以任由他欺凌侮辱的下贱东西,而且他突然觉察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必须大喊大叫才能让声音传达到对方那里,但对方的声音可不像是声嘶力竭才能发出的,“我们正在执行夫人交给我们的任务,”他不甘不愿地说:“这些可恶的小贼偷走了城堡的咸猪腿,还有一些金币与银器,我们必须从他们的嘴里拷问出这些东西的下落。”

    “脚半身人不会偷盗这些东西,”佩兰特冷漠地说:“他们生活在沼泽里,已经习惯了生冷无味的食物,就算你将最美味的火腿放在他们面前他们也只会选择蛤蟆与水蛇,至于金币与银器,或许大部分半身人都会喜欢,但脚半身人只会偷盗布匹与陶器,因为那才是他们需要的。”每次商人们想要在脚半身人的指引下穿越雪盖沼泽的时候,从不离开雪盖沼泽的脚半身人们也只会选择这些东西作为佣金,对于这点佩兰特再清楚不过。

    “您又不是半身人,”骑士首领耸了耸肩:“您怎么知道他们怎么想,也许他们就想换换胃口呢?”

    ——————————————————————————————————————————————————

    以下为防盗章节,明天上午十点之前会修改更新。

    凯瑞本提起弓箭,佩兰特将手放在身后,轻微地摆动了一下。

    骑士们眼神阴桀地打量着这些陌生人,负责“烧烤”脚半身人的两个骑士在同伴的掩护下尚算利索地翻身上马,然后拉扯着缰绳,让自己和其他骑士处于差不多的位置,以及拉开冲击所需的距离——在冒险者们没有停止行动的时候,为首的骑士举起带着铁手套的手,阻止他们继续前行。

    “这里是‘衣列夫’的领地,诸神见证,”为首的骑士大声喊道:“陌生人们,说出你们的来意,不然我们就要将你们作为盗贼抓捕起来了!”

    “我们只是经过这里,”佩兰特平静地说,他和凯瑞本都戴着兜帽,并未显露出精灵的特征,而内里的蛛丝衬衫与秘银链甲都被隐藏在深褐色的斗篷下面,作为德鲁伊,佩兰特的身上又只有很少的几件饰品,凯瑞本身上虽然携带着他的秘银双刃,但为了隐蔽起见,他的武器和盗贼放在怀里的匕首一样,是经过了一番镀色处理,从外表看就像是普通的铁质武器——他们身后是伯德温,他的假肢被隐藏在外套和皮手套下面,看上去也只是一个落魄的战士罢了,倒是李奥娜引起了骑士首领的一丝兴趣,他的目光在李奥娜的胸前略一停留,又转向她的面孔,眼睛中不禁流露出一丝遗憾的神色。

    “你们之中有人是牧师吗?”他问,因为他看见了巫妖,他穿着那件泰尔赐予的白袍,作为一个曾经的不死者与施法者,他是不会就因为尊严与任性就随意地闲置这么一件珍贵的魔法用具的。

    “我不是牧师,”性情恶劣的巫妖等到骑士们露出轻松的笑容后才继续说:“我是一个法师。”

    一个法师当然要比一个牧师更糟糕一些,但也很难说,骑士们的沉默引发了巫妖的少许不满:“看来您们需要一个证明。”他说,他举起手来,不顾骑士们驱策着马匹慌乱的后退,就施放了一个小小的法术——法术制造的一个水球扑在那堆用来“烧烤”的篝火上,熄灭了火焰,也让被串在铁条上,已经散发出焦香味儿的脚半身人又是伤痛又是感激地哭泣起来。

    “您想做什么?”骑士首领色厉内荏地嚷道:“我们也有法师。”

    “很多年前了。”一个骑士低声咕哝道,骑士首领几乎要按捺不住训斥这个蠢货的冲动,但他看了看他们与冒险者之间的距离就安下心来——这个距离后者应该听不到什么。

    “我想我的同伴只是在回答您的问题而已。”佩兰特说,他不是第一次与人类之中最愚蠢低劣的那些打交道,但这种事情还是让他倍感厌倦:“那么,您可以回答我们一个问题吗?”他指了指脚半身人,“您们又是在做什么呢?”

    骑士首领十分恼怒,不过他知道一个有着法师的冒险队伍并不是那些可以任由他欺凌侮辱的下贱东西,而且他突然觉察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必须大喊大叫才能让声音传达到对方那里,但对方的声音可不像是声嘶力竭才能发出的,“我们正在执行夫人交给我们的任务,”他不甘不愿地说:“这些可恶的小贼偷走了城堡的咸猪腿,还有一些金币与银器,我们必须从他们的嘴里拷问出这些东西的下落。”

    “脚半身人不会偷盗这些东西,”佩兰特冷漠地说:“他们生活在沼泽里,已经习惯了生冷无味的食物,就算你将最美味的火腿放在他们面前他们也只会选择蛤蟆与水蛇,至于金币与银器,或许大部分半身人都会喜欢,但脚半身人只会偷盗布匹与陶器,因为那才是他们需要的。”每次商人们想要在脚半身人的指引下穿越雪盖沼泽的时候,从不离开雪盖沼泽的脚半身人们也只会选择这些东西作为佣金,对于这点佩兰特再清楚不过。

    “您又不是半身人,”骑士首领耸了耸肩:“您怎么知道他们怎么想,也许他们就想换换胃口呢?”

    凯瑞本提起弓箭,佩兰特将手放在身后,轻微地摆动了一下。

    骑士们眼神阴桀地打量着这些陌生人,负责“烧烤”脚半身人的两个骑士在同伴的掩护下尚算利索地翻身上马,然后拉扯着缰绳,让自己和其他骑士处于差不多的位置,以及拉开冲击所需的距离——在冒险者们没有停止行动的时候,为首的骑士举起带着铁手套的手,阻止他们继续前行。

    “这里是‘衣列夫’的领地,”为首的骑士大声喊道:“陌生人们,说出你们的来意,不然我们就要将你们作为盗贼抓捕起来了!”

    “我们只是经过这里,”佩兰特平静地说,他和凯瑞本都戴着兜帽,并未显露出精灵的特征,而内里的蛛丝衬衫与秘银链甲都被隐藏在深褐色的斗篷下面,作为德鲁伊,佩兰特的身上又只有很少的几件饰品,凯瑞本身上虽然携带着他的秘银双刃,但为了隐蔽起见,他的武器和盗贼放在怀里的匕首一样,是经过了一番镀色处理,从外表看就像是普通的铁质武器——他们身后是伯德温,他的假肢被隐藏在外套和皮手套下面,看上去也只是一个落魄的战士罢了,倒是李奥娜引起了骑士首领的一丝兴趣,他的目光在李奥娜的胸前略一停留,又转向她的面孔,眼睛中不禁流露出一丝遗憾的神色。

    “你们之中有人是牧师吗?”他问,因为他看见了巫妖,他穿着那件泰尔赐予的白袍,作为一个曾经的不死者与施法者,他是不会就因为尊严与任性就随意地闲置这么一件珍贵的魔法用具的。

    “我不是牧师,”性情恶劣的巫妖等到骑士们露出轻松的笑容后才继续说:“我是一个法师。”

    一个法师当然要比一个牧师更糟糕一些,但也很难说,骑士们的沉默引发了巫妖的少许不满:“看来您们需要一个证明。”他说,他举起手来,不顾骑士们驱策着马匹慌乱的后退,就施放了一个小小的法术——法术制造的一个水球扑在那堆用来“烧烤”的篝火上,熄灭了火焰,也让被串在铁条上,已经散发出焦香味儿的脚半身人又是伤痛又是感激地哭泣起来。

    “您想做什么?”骑士首领色厉内荏地嚷道:“我们也有法师。”

    “很多年前了。”一个骑士低声咕哝道,骑士首领几乎要按捺不住训斥这个蠢货的冲动,但他看了看他们与冒险者之间的距离就安下心来——这个距离后者应该听不到什么。

    “我想我的同伴只是在回答您的问题而已。”佩兰特说,他不是第一次与人类之中最愚蠢低劣的那些打交道,但这种事情还是让他倍感厌倦:“那么,您可以回答我们一个问题吗?”他指了指脚半身人,“您们又是在做什么呢?”

    骑士首领十分恼怒,不过他知道一个有着法师的冒险队伍并不是那些可以任由他欺凌侮辱的下贱东西,而且他突然觉察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必须大喊大叫才能让声音传达到对方那里,但对方的声音可不像是声嘶力竭才能发出的,“我们正在执行夫人交给我们的任务,”他不甘不愿地说:“这些可恶的小贼偷走了城堡的咸猪腿,还有一些金币与银器,我们必须从他们的嘴里拷问出这些东西的下落。”(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