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孀妇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部分,一个小时内更新。

    正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些破败凌乱的景象,所以在看到一个身着袍,披着色的面纱的老妇人在一个侍女的陪伴下走来的时候也不觉得有多么意外。

    她自称是衣列夫的遗孀,衣列夫正是骑士首领先前用来威胁冒险者们的法师,据说他极有天分,离开导师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施放四级以上的法术他的父亲只有他一个儿子,在他跟随导师学习魔法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列夫继承了这个城堡与周边的领地,但他就像所有的施法者那样并不乐于将自己宝贵的时间耗费在田地与葡萄园里问题是法师从来就是一个昂贵的职业,与其紧密相关的施法材料、法术、卷轴、宝石等等的支出都可以说所费不赀,不知不觉中,城堡的内库再也找不出一个金币来,于是他招募了一群名为骑士实则佣兵的家伙们来建立仅属于自己的军队,这些人用色的兜帽和斗篷笼罩全身,在薄暮与黎明时分奔跑的时候就像是一道急速流淌的钢铁河流,在列夫的命令下,他们疾如迅雷般地四处征战,劫掠,所至之处不留一个能够发声控诉的生命,使得他的罪行要到很久之后才被发觉。

    被夺去了领民、麦子、马匹和牛羊的领主们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向泰尔的圣所敬献了祭品后,他们愤怒地冲进了列夫的领地,攻打他的城堡要求他偿还非法掠夺所得以及做出赔偿,但出乎他们意料的,迎接他们的不是列夫据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衣军队,而只有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人,她告诉领主们,列夫已经离开他的领地了,也不承认自己的丈夫曾经犯下过如此严重的罪行。

    领主们确实没能在这座城堡里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或说有力的证据,他们只能默认列夫已经将之换成了金币或是宝石藏匿在了某个地方,毕竟他是一个施法者但要他们就这样徒劳无功的离开也不是那么可能,他们拿走了所有能够拿走的东西,当夜一个盗贼公会随即偷走了那个孩子,也就是列夫的儿子,几天后,那个孩子被放到微缩的站笼里,挂在外城墙上,面对着吊桥和护城河,来来往往的人第一眼就能看到那个可怜的孩子。

    这位胆大妄为且坏脾气的领主有着几倍与其他人的军队,还有两个法师与一个牧师,所以他并不怎么畏惧列夫,所有人都知道他的目的,无论将来出现的是列夫还是他的衣军队都可以前者只要出现在另一个领主的都城里就可以说是一个威胁,而后者正能说明列夫与这些衣骑士的关系密切,他会向大公控诉,要求得到列夫的领地作为补偿。

    与那些进入站笼就别想得到一滴水一块面包的农夫相比,列夫的儿子有着相当不错的待遇,他每三天可以喝到一杯淡酒,每五天能够吃到一块肥油,就这样他在站笼里整整坚持了二十五天才终于回归哀悼荒原,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列夫和他的衣军队就像是完全没存在过一样,只有孩子的母亲来哭求过,但这位领主的回答也很巧妙站笼里当然只会是个无耻的小贼,绝对不会是一个爵爷的儿子。

    一年后列夫的妻子穿上了衣,挂上色的面纱,告诉所有人她的丈夫已经死了。虽然人们还是称她为“衣列夫”的遗孀有人也曾经谋算过她和这片领地,但因为列夫之前的敌人太多了,没有哪只贪婪的灰狼愿意放弃口中紧咬着的这块血肉,反而给了这位遗孀喘息挣扎的机会,她向大公说,如果大公愿意让她死去之前都还住在这座城堡里,做这片领地的主人,她将终生不婚,那么这片领地在她逝去之后就是无主之地,大公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收回它了。

    比起收取婚姻税和所谓的未婚夫候选人的礼物,大公当然更愿意得回分封出去的领地,于是整件事情就那么愉快地决定了。

    他们认为被脚半身人偷走的金子和银器也是大公的恩赏,总共是各十二只的银盘与银杯,还有两只烛台,黄金的项链和一只繁花冠,四只戒指,这些东西即便放在大公的房间里也是完全可以的,但列夫夫人没有可以继承它们的子女,所以等她也离去了,这些东西还是会随着领地一起回到大公的后裔手中。

    真不知道这些东西丢失了,是会让列夫的遗孀更沮丧些呢,还是让大公更沮丧些,但无论如何,列夫夫人也不可能就任凭它们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怀疑,佩兰特没有要求单独与脚半身人相处,他们就在庭院里完成了这场审讯,脚半身人的语言脱胎于半身人,但又有着他们的特色听起来有点像是蛇在咝咝的吐舌就像是青蛙在呱呱的叫,而且脚半身人的思维又是一片混乱,语无伦次,唠唠叨叨,在场的人除了佩兰特与凯瑞本之外就没有几个能够明白的,所以佩兰特在那个被他询问的半身人开口之前就制止了他的发言:“用通用语。”佩兰特说:“我知道你们会。”

    那个脚半身人不太情愿地搓了搓自己的脚,脚上的毛连着泥土被纠缠成一团:“好咧……”他说。

    “你们有偷窃过这位夫人的金子和银器吗?”佩兰特直截了当地问。

    “米有……”半身人口音很重的回答道。

    “他肯定不会承认的。”骑士首领迫不及待地说,“他知道自己承认了就会被吊死在城墙外面。”

    “那个可能很难,”葛兰讽刺地说:“我真担心他刚吊上就会连带着一整片城墙掉下来。”

    骑士首领恶毒地瞪了他一眼。

    “安们只……”半身人吞咽着口水说:“只拿了盐……还有比,不,鱼。”

    “你们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佩兰特严肃地问:“沼泽里应该有你们的食物。”

    “不行了……”脚半身人又烦躁地开始摩擦他的脚:“不,能,不能拉……有龙。”

    “侏儒双足龙?”这确实有可能,侏儒双足龙时常会集群攻击半身人,这些家伙肥嘟嘟的,就是多了点骨头。

    “难道还能是巨龙吗?”骑士首领第二次插嘴道:“你问这些做什么?冒险者。”他质疑地看着佩兰特:“你是在搜集情报?还是要穿过沼泽?”

    一个颇为敏感的人类,巫妖在心里说,但过分敏感了。

    “小龙,很多,”半身人咕哝道:“很多,很多,鳗鱼、产出……”

    “我会去证实的,”佩兰特说:“那么你们确实没有拿走盐和鱼之外的东西是吗?”

    “死掉的鱼,”脚半身人坚持道。

    “好吧,死掉的鱼。”佩兰特说。

    骑士首领发出一声冷笑,“我可不觉得一个盗贼的话值得相信。”

    “那么我就来找一个不会说谎的证人好了,”佩兰特和善地说,他将一枚很小的笛子放在双唇之间,轻轻地吹了一声。

    “你在玩什么把戏?”

    “稍安勿躁,”德鲁伊说:“您的主人都没有说话呢。”

    骑士首领转身看了一眼夫人,老妇人坐在侍女为她搬来的椅子上,双手放在膝盖上,饶有兴致地瞧着这一切。

    不多会,一只肥壮发的家鼠从一蓬枯草里钻了出来,它毫不畏惧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抖动了一下皮毛,扫去残冰浊雪,飞快地跑到佩兰特脚前,叫了几声。

    “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佩兰特说,然后连续咕叽了几声,家鼠叫了两声后,佩兰特又这么长篇大论地说了很久。之后那只家鼠从他的手里跳下去,钻进枯草里没影儿了。

    “看来这个把戏真的还挺有趣的,”骑士首领说,“我可以给你一个铜币,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佩兰特抬起手,拉下自己的兜帽,显露出与人类不同的容貌与耳尖:“我是一个德鲁伊,孩子,我让它和它的子孙们去寻找那些失落的东西,如果它们正如你们所说,是昨天夜间消失的,那么我想它们距离我们还不会太远。”

    “太蠢了,”骑士首领喃喃地说,他将手放在长剑上,但在看到冒险者们,尤其是那个身着白袍的法师的时候他显然改变了主意:“我的骑士们找到了一头鹿,”他对列夫夫人说:“我想他们会需要帮忙,我可以给他们一些协助,或许我们能够遇到一个鹿群也说不定。”

    但他随即发现列夫夫人的注意力根本没在他身上,她以一种狂热的态度凝视着佩兰特,就像是她的丈夫或是儿子突然以佩兰特的身份回来了,但这种表情如果出现在一个妙龄少女的面孔上还能勉强忍受,但列夫夫人早已两鬓雪白,皱纹如同丝绸的褶皱一般密集,皮肤更是如同公鸡的嗦囊那样悬挂在下颌,这种表情只会让人想要呕吐或是逃跑。

    不过他并不需要列夫夫人的回答,但他也没能如预期的那样立刻走开,因为巫妖只伸了伸手,葛兰就会意地抛出了那根活化的细银绳。

    以下为,一小时内更新。

    “侏儒双足龙?”这确实有可能,侏儒双足龙时常会集群攻击半身人,这些家伙肥嘟嘟的,就是多了点骨头。

    “难道还能是巨龙吗?”骑士首领第二次插嘴道:“你问这些做什么?冒险者。”他质疑地看着佩兰特:“你是在搜集情报?还是要穿过沼泽?”

    一个颇为敏感的人类,巫妖在心里说,但过分敏感了。

    “小龙,很多,”半身人咕哝道:“很多,很多,鳗鱼、产出……”

    “我会去证实的,”佩兰特说:“那么你们确实没有拿走盐和鱼之外的东西是吗?”

    “死掉的鱼,”脚半身人坚持道。

    “好吧,死掉的鱼。”佩兰特说。

    骑士首领发出一声冷笑,“我可不觉得一个盗贼的话值得相信。”

    “那么我就来找一个不会说谎的证人好了,”佩兰特和善地说,他将一枚很小的笛子放在双唇之间,轻轻地吹了一声。

    “你在玩什么把戏?”

    “稍安勿躁,”德鲁伊说:“您的主人都没有说话呢。”

    骑士首领转身看了一眼夫人,老妇人坐在侍女为她搬来的椅子上,双手放在膝盖上,饶有兴致地瞧着这一切。

    不多会,一只肥壮发的家鼠从一蓬枯草里钻了出来,它毫不畏惧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抖动了一下皮毛,扫去残冰浊雪,飞快地跑到佩兰特脚前,叫了几声。

    “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佩兰特说,然后连续咕叽了几声,家鼠叫了两声后,佩兰特又这么长篇大论地说了很久。之后那只家鼠从他的手里跳下去,钻进枯草里没影儿了。

    “看来这个把戏真的还挺有趣的,”骑士首领说,“我可以给你一个铜币,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佩兰特抬起手,拉下自己的兜帽,显露出与人类不同的容貌与耳尖:“我是一个德鲁伊,孩子,我让它和它的子孙们去寻找那些失落的东西,如果它们正如你们所说,是昨天夜间消失的,那么我想它们距离我们还不会太远。”

    “太蠢了,”骑士首领喃喃地说,他将手放在长剑上,但在看到冒险者们,尤其是那个身着白袍的法师的时候他显然改变了主意:“我的骑士们找到了一头鹿,”他对列夫夫人说:“我想他们会需要帮忙,我可以给他们一些协助,或许我们能够遇到一个鹿群也说不定。”

    但他随即发现列夫夫人的注意力根本没在他身上,她以一种狂热的态度凝视着佩兰特,就像是她的丈夫或是儿子突然以佩兰特的身份回来了,但这种表情如果出现在一个妙龄少女的面孔上还能勉强忍受,但列夫夫人早已两鬓雪白,皱纹如同丝绸的褶皱一般密集,皮肤更是如同公鸡的嗦囊那样悬挂在下颌,这种表情只会让人想要呕吐或是逃跑。

    不过他并不需要列夫夫人的回答,但他也没能如预期的那样立刻走开,因为巫妖只伸了伸手,葛兰就会意地抛出了那根活化的细银绳。(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