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盛情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部分,明天上午十点前更新。

    脚半身人们睁大了眼睛,这个举动让他们显得更为面目可憎,因为那双眼睛几乎就要突出眼眶之外了。

    “在列夫的领地上。”老妇人说:“即便是偷盗一块面包也要被处于绞刑的。”

    脚半身人们看起来很想要逃走,但他们虽然被免于酷刑,但还是被捆绑着,他们生满毛的赤脚在地上胡乱蹬着,弄得尘土飞扬。

    列夫夫人在侍女的扶持下往后退了两步:“当然,”她说:“我可以赦免你们,”她向佩兰特微微一笑,“不管怎么说,是你们帮我找回了我丢失的金子和银器,比起它们,一点盐和鱼没什么要紧的,只可惜我没法儿用鱼来招待您们了,那些都是很好的七鳃鳗,做成鱼冻极其美味。”

    “我们只是经过这里而已,”佩兰特说:“虽然颇感盛情,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程要赶。”

    “正是因为前面还有着很长的路程,”列夫夫人理所当然地说:“所以才要好好地休息啊就算是陪陪我这个随时都有可能长眠的老婆子吧,我们这里很久都没有出现过旅人或是吟游诗人了,就连商人也不怎么愿意来,或许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这里已经贫瘠到没有什么值得他们动心的产出了。”

    “还有就是我的骑士,”她歪了歪头,瞥了一眼倒在她脚下,还在不死心地扭动着想要挣脱那根魔法绳索的所谓骑士,“我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他还有几个同伙也许他们不会想要宽恕他,他可能谁也没告诉有关于这些金子和银器的事情,或许我是应该将这些恩赏先行交还给我的主人,不然我就要忧心会不会也有那么一两个人不想再继续等待了。”

    “领主的恩赏可以交还吗?”麦基好奇地问。

    “熔铸后做成其他花式就行。”李奥娜说,她的父亲在还不是诺曼国王的时候为了寻找支持者相当地慷慨大方,但在他成为新王后,这些礼物与赏赐就又改变了一个模样被送了回来,其中或许因为疏漏,或许是因为囊中羞涩,有着几件铠甲与银盘没有做过一丁点儿的掩饰就被送了出去,她还记得自己的父亲再看到它们的时候是怎么笑得前仰后合的。

    佩兰特已经听懂了老妇人的意思,她已经老了,又是个女人,根本无法掌握住她丈夫留下来的骑士与士兵,除了被捆绑成蛆虫样式的这个,其他的骑士只怕也不够可靠,也许他们之中性情最为高尚的也不过是袖手旁观,要他们拔剑为一个已经明显不可能为他带来酬劳与荣耀的年老的女性作战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佩兰特等人虽然都只是些陌生人,但谁都知道精灵的品质就如坚石一般纯净高洁,而且他们之中至少有着一个德鲁伊,一个法师,而这些骑士,或者说佣兵,若是再来一打的半身人也未必能让他们动容,但一个施法者就完全不同了,何况列夫夫人并不准备将他们全部挂起来绞死,她只需要一点时间和能够让他们为之忌惮的东西,那些携带着沉重的礼物前往都城的人是会带来领主的骑士与牧师的或许还会带来这片土地的新主人,她的领主有好几个孩子呢。

    “几天就行。”列夫夫人说:“我们的领地距离都城并不是很远。”

    “我只能说我很抱歉,”佩兰特说,他并不想这里停留,他们的队伍中也没有需要精心呵护的幼崽和衰弱无力的老人或是伤者,作为一个德鲁伊,他也能为他的同伴们找到最为安全与温暖的休憩地,一座并不坚实的堡垒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大的诱惑力。

    “那么一晚呢?”列夫夫人说:“我知道我的农庄里也有人抓住了一些脚半身人,他们本来是要被押送到这里来的,我拒绝了,但我可以要求管事们把他们送过来。”

    佩兰特并不知道那些脚半身人是否知道更多的东西,他正想要拒绝的时候,巫妖插入了他们之中:“这是一个充满诚意的邀请,”他柔声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接受它。”

    德鲁伊转头看了他一眼,“既然如此,”他说:“尊敬的夫人,请允许我们接受您的好意。”

    “我们的领地算不得富庶,”列夫夫人环顾四周:“但我想我的客人还是能够得到最好的照顾的。”

    葛兰阴沉地微笑了一下,他希望这位老妇人不会给他们端上家鼠汤,那些家鼠们倒是被养的十分肥硕,最少要比那几只卷缩在城墙脚下的母鸡要来得诱人。

    列夫夫人当然不会给他们家鼠汤,“这是海龟汤。”夫人说。

    但他们看到的是一只支离破碎的小牛头。

    以下为,明天上午十点前更新。

    脚半身人们睁大了眼睛,这个举动让他们显得更为面目可憎,因为那双眼睛几乎就要突出眼眶之外了。

    “在列夫的领地上。”老妇人说:“即便是偷盗一块面包也要被处于绞刑的。”

    脚半身人们看起来很想要逃走,但他们虽然被免于酷刑,但还是被捆绑着,他们生满毛的赤脚在地上胡乱蹬着,弄得尘土飞扬。

    列夫夫人在侍女的扶持下往后退了两步:“当然,”她说:“我可以赦免你们,”她向佩兰特微微一笑,“不管怎么说,是你们帮我找回了我丢失的金子和银器,比起它们,一点盐和鱼没什么要紧的,只可惜我没法儿用鱼来招待您们了,那些都是很好的七鳃鳗,做成鱼冻极其美味。”

    “我们只是经过这里而已,”佩兰特说:“虽然颇感盛情,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程要赶。”

    “正是因为前面还有着很长的路程,”列夫夫人理所当然地说:“所以才要好好地休息啊就算是陪陪我这个随时都有可能长眠的老婆子吧,我们这里很久都没有出现过旅人或是吟游诗人了,就连商人也不怎么愿意来,或许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这里已经贫瘠到没有什么值得他们动心的产出了。”

    “还有就是我的骑士,”她歪了歪头,瞥了一眼倒在她脚下,还在不死心地扭动着想要挣脱那根魔法绳索的所谓骑士,“我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他还有几个同伙也许他们不会想要宽恕他,他可能谁也没告诉有关于这些金子和银器的事情,或许我是应该将这些恩赏先行交还给我的主人,不然我就要忧心会不会也有那么一两个人不想再继续等待了。”

    “领主的恩赏可以交还吗?”麦基好奇地问。

    “熔铸后做成其他花式就行。”李奥娜说,她的父亲在还不是诺曼国王的时候为了寻找支持者相当地慷慨大方,但在他成为新王后,这些礼物与赏赐就又改变了一个模样被送了回来,其中或许因为疏漏,或许是因为囊中羞涩,有着几件铠甲与银盘没有做过一丁点儿的掩饰就被送了出去,她还记得自己的父亲再看到它们的时候是怎么笑得前仰后合的。

    佩兰特已经听懂了老妇人的意思,她已经老了,又是个女人,根本无法掌握住她丈夫留下来的骑士与士兵,除了被捆绑成蛆虫样式的这个,其他的骑士只怕也不够可靠,也许他们之中性情最为高尚的也不过是袖手旁观,要他们拔剑为一个已经明显不可能为他带来酬劳与荣耀的年老的女性作战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佩兰特等人虽然都只是些陌生人,但谁都知道精灵的品质就如坚石一般纯净高洁,而且他们之中至少有着一个德鲁伊,一个法师,而这些骑士,或者说佣兵,若是再来一打的半身人也未必能让他们动容,但一个施法者就完全不同了,何况列夫夫人并不准备将他们全部挂起来绞死,她只需要一点时间和能够让他们为之忌惮的东西,那些携带着沉重的礼物前往都城的人是会带来领主的骑士与牧师的或许还会带来这片土地的新主人,她的领主有好几个孩子呢。

    “几天就行。”列夫夫人说:“我们的领地距离都城并不是很远。”

    “我只能说我很抱歉,”佩兰特说,他并不想这里停留,他们的队伍中也没有需要精心呵护的幼崽和衰弱无力的老人或是伤者,作为一个德鲁伊,他也能为他的同伴们找到最为安全与温暖的休憩地,一座并不坚实的堡垒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大的诱惑力。

    “那么一晚呢?”列夫夫人说:“我知道我的农庄里也有人抓住了一些脚半身人,他们本来是要被押送到这里来的,我拒绝了,但我可以要求管事们把他们送过来。”

    佩兰特并不知道那些脚半身人是否知道更多的东西,他正想要拒绝的时候,巫妖插入了他们之中:“这是一个充满诚意的邀请,”他柔声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接受它。”

    德鲁伊转头看了他一眼,“既然如此,”他说:“尊敬的夫人,请允许我们接受您的好意。”

    “我们的领地算不得富庶,”列夫夫人环顾四周:“但我想我的客人还是能够得到最好的照顾的。”

    葛兰阴沉地微笑了一下,他希望这位老妇人不会给他们端上家鼠汤,那些家鼠们倒是被养的十分肥硕,最少要比那几只卷缩在城墙脚下的母鸡要来得诱人。

    列夫夫人当然不会给他们家鼠汤,“这是海龟汤。”夫人说。

    但他们看到的是一只支离破碎的小牛头。

    “熔铸后做成其他花式就行。”李奥娜说,她的父亲在还不是诺曼国王的时候为了寻找支持者相当地慷慨大方,但在他成为新王后,这些礼物与赏赐就又改变了一个模样被送了回来,其中或许因为疏漏,或许是因为囊中羞涩,有着几件铠甲与银盘没有做过一丁点儿的掩饰就被送了出去,她还记得自己的父亲再看到它们的时候是怎么笑得前仰后合的。

    佩兰特已经听懂了老妇人的意思,她已经老了,又是个女人,根本无法掌握住她丈夫留下来的骑士与士兵,除了被捆绑成蛆虫样式的这个,其他的骑士只怕也不够可靠,也许他们之中性情最为高尚的也不过是袖手旁观,要他们拔剑为一个已经明显不可能为他带来酬劳与荣耀的年老的女性作战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佩兰特等人虽然都只是些陌生人,但谁都知道精灵的品质就如坚石一般纯净高洁,而且他们之中至少有着一个德鲁伊,一个法师,而这些骑士,或者说佣兵,若是再来一打的半身人也未必能让他们动容,但一个施法者就完全不同了,何况列夫夫人并不准备将他们全部挂起来绞死,她只需要一点时间和能够让他们为之忌惮的东西,那些携带着沉重的礼物前往都城的人是会带来领主的骑士与牧师的或许还会带来这片土地的新主人,她的领主有好几个孩子呢。

    “几天就行。”列夫夫人说:“我们的领地距离都城并不是很远。”

    “我只能说我很抱歉,”佩兰特说,他并不想这里停留,他们的队伍中也没有需要精心呵护的幼崽和衰弱无力的老人或是伤者,作为一个德鲁伊,他也能为他的同伴们找到最为安全与温暖的休憩地,一座并不坚实的堡垒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大的诱惑力。

    “那么一晚呢?”列夫夫人说:“我知道我的农庄里也有人抓住了一些脚半身人,他们本来是要被押送到这里来的,我拒绝了,但我可以要求管事们把他们送过来。”

    佩兰特并不知道那些脚半身人是否知道更多的东西,他正想要拒绝的时候,巫妖插入了他们之中:“这是一个充满诚意的邀请,”他柔声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接受它。”

    德鲁伊转头看了他一眼,“既然如此,”他说:“尊敬的夫人,请允许我们接受您的好意。”

    “我们的领地算不得富庶,”列夫夫人环顾四周:“但我想我的客人还是能够得到最好的照顾的。”(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