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牟路斯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石像鬼在弥漫的灰尘中伸出脑袋,它的鼻翼奇妙地抽吸着,像是真的能够嗅到些什么,又侧着尖长的耳朵,像是真的能够听见什么,盗贼不知道这是否是个事实,但他虽然能够做到隐踪匿迹,身边的侏儒却不太可能,距离麦基不过一遥的葛兰即便用膝盖也能嗅到侏儒身上传来的浓重的,没药与麝香的气味以及听见侏儒牙齿相互打架的声音,那双本应灵巧无比的小手更是哆嗦得快要出现残影——葛兰在考虑是否要潜行离开的时候,石像鬼的爪子可以说是毫无预警地刺入了遮挡着他们的圣物柜,就像六尺左右的距离根本不存在似的,朽坏的木板在这个怪物面前不比一张薄薄的犊皮纸更可靠,葛兰甚至能够感觉到金属的利爪掠过他的鼻尖时带起的森森寒意。

    葛兰觉得自己从未那么冷静过,在那只狰狞的石像站立在他们面前时,它投下的阴影甚至可以同时遮挡住葛兰与麦基,而它扬起的翅膀尖儿只差一根竖起的手指就能碰擦到屋梁,盗贼不知道它的智慧已经到达了何种程度,但它显然有着一颗邪恶的脑子,很明确地知道它的猎物已经走投无路,它张开嘴,就像是在大笑或是在嘲弄,并威胁性地张开翅膀,明明是坚硬的石头雕刻而成的翅膀却像真正的皮翼那样柔软,它们在空中微微一顿,就向人类与侏儒双向合拢,就像是要给他们一个热烈无比地拥抱,但看看皮翼顶端的精钢钩子吧,这个拥抱准能让人皮开肉绽的。

    而葛兰所做的是伸出双手,他之前就半跪在侏儒身后,而现在,他的手臂从侏儒的肩膀上探出,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按住机括,可以说是用尽了所有力气强行下压,在侏儒歇斯底里的叫声中盗贼仍然听见了那声让他倍感喜悦的咔哒声,没有那个盗贼会对这种声音感到陌生,而后,几乎与此同时,他的右手拉动扳机,那枚小小的弩弓碰地一声射了出去。

    侏儒一边尖叫一边向前扑倒,而葛兰也掀起斗篷,遮住了自己的身体和脸而猛地匍匐下去,所以他们谁也没看到那枚爆裂弩箭究竟射中了哪里,但葛兰不认为自己的准头会在这个紧要时刻大失水准,命运这个娼妇没再开他们的玩笑,石像鬼的石头翅膀猛然收拢的当儿那枚弩箭就已经射中了它的胸膛,剧烈的爆炸将它连同核心一起粉碎,它的狩猎行为反而造就让侏儒与盗贼得以受到庇护的屏障——爆炸产生的气浪与如同匕首般飞射出去的石头碎片、精钢牙齿等等都被那两块呈圆弧形的石板挡住了,对猎物们只造成了极其微小的伤害。

    “我真该感谢它的智慧。”盗贼摇着头,如果没有先前的威胁性举动,最起码他们就得损失一个侏儒了。

    “哦,诸神在上,诸神在上,”侏儒哭喊地说,他的脑袋上多了一个很大的包,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承认自己真是幸运极了,“快起来!”葛兰冲他喊道:“门毁了!”

    是的,看来命运确实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娼妇,一块飞溅出去的碎石恰好击中了门上端的铰链,并让它脱落下来,那扇在僵尸的爪子与撞击下已经摇摇欲坠的门现在只剩下了中间和最低段的铰链还在尽忠职守,门扇歪斜,僵尸们从那道缝隙中争先恐后地伸出爪子。

    麦基立刻爬了起来,葛兰从未看得起侏儒,他们简直就是一群吃肉的兔子,但就连他也不得不佩服侏儒在逃跑时充分发挥的智慧与果断——要知道他还在尖叫和哭泣,却能准确无误地绕过任何一块微小的障碍物,而且他根本没去想要和僵尸们谈个心什么的,他跳起来抓住了葛兰的手,径直跑向了那个被石像鬼敲击出来的缺口。

    风正从那个缺口里涌进来,今晚没有下雨,也没有低压的云层,星光明亮,他们一低头就能看见主塔下那些荒芜杂乱的草丛——这里需要提一下,鉴于他们是尊贵的客人,这里的女主人原先是想让他们住到最高的顶楼房间的,但被精灵们婉拒了,他们现在分别处于主塔的第四层与第三层,施法者与精灵在第四层,李奥娜、伯德温,还有他们在第三层,三层塔以及约有六尺高的阶梯令得他们所在的高度超过了二十五尺,这个高度葛兰当然毫无问题,但对于侏儒来说就有些心惊胆战——也是为什么他记得带上盗贼的原因。

    葛兰对此不置可否,他提起侏儒,大约几十磅的分量他还能承担得起,但他站在那个缺口位置,另一只抓住犬牙交错的石砖边缘时,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葛兰?!”侏儒喊道,给他配乐的是僵尸们稀奇古怪的咕哝声与撕裂声,侏儒吊在葛兰的手臂上,费尽力气扭头看了一眼:“哦,该死的,”他叫嚷道:“他们进来了。”

    或许是有着一定的智慧,又或是被诅咒的某位神祗所赐予的小小恶作剧,反正一个僵尸在被同伴挤压攀扯的时候被撕开了半个肩膀,骤然小了一块的它就这么爬进了房间,虽然少了一块肩膀,连带着一条手臂也不那么牢固,而是摇摇晃晃,带皮拖骨地垂挂着,但他还有着强壮的身体,一条手臂和两只腿,以及一口看上去不比石像鬼的精钢牙齿好对付点的獠牙——但这不并不是最让他们心生寒意的,“他是……”侏儒喊道“他是那个人……”

    盗贼也已经辨认出来了,鉴于他还曾经和盗贼有着相同的遭遇——被发施法者的那根细细的银绳捆绑成一只茧子,葛兰可没忘记他那张端正的面孔上流露出的可笑神色,只是这个人应该被关在监牢里,而不是变成僵尸到处乱走:“那又怎么样,”他对麦基说,难道你还准备和他打个招呼吗?”

    侏儒当然不想,但这位可悲的骑士似乎很想,他的脊背严重地弯曲着,上半身就像是一只长手臂的猴子,手臂一直可以垂到地上,而他的膝盖则令得双腿紧紧地折叠起来,就像是一只蹲着的蛤蟆,下一刻他就真的如同蛤蟆一样猛地跳了起来,扑向站在崩塌的外墙边缘,看似已无退路的两个生者。

    葛兰不带一丝犹豫地跳了下去。

    麦基的脸碰在了碎裂的石头上,额头鲜血直流,另外如果不是他的小手及时地挡住了眼睛,他的眼睛也要遭殃——然后又是一连串沉重的碰撞,他不知道葛兰在干些什么,他们不像是被僵尸抓住了,但也不像是落在了地面上,准确点来说,他像是被悬挂在半空中。他小心地挪开手瞄了一眼,看,侏儒总是正确的,他确实被挂在半空中,他的内衣是丝绸的,可以说是宽大而柔软,现在葛兰将它的领子挂在了一块尖锐的凸起上,麦基就像是一个活着的泄水口雕像那样成为了冰冷外墙的绝妙点缀。

    那么葛兰在哪儿呢,他也并不安全,盗贼正在与僵尸搏斗,他的精金匕首深深地插入了坚硬的墙壁,护手如同毒蛇一般游动着攫住了他的一只手,让他可以安全地吊在半空中,而相比起来死去的骑士首领就不那么愉快了,它原本就缺少了一条可用的手臂,如果不是它的双脚也生出了弯曲的利爪,那么现在它大概只能傻乎乎地挂在墙壁上什么也不能做,而现在呢,它只靠双脚就能近似于垂直地站在外墙上——承蒙发的施法者关照,葛兰的一身衣服也是从银冠密林而来的,不然可能早就被僵尸的爪子或是牙齿咬穿了皮甲和衬衫,成了一份鲜活的风干夜宵,但他显然也不能拿那具僵尸怎么样。

    “麦基!”他大喊道。

    麦基往下丢了一块石头,没有敲到僵尸却给葛兰来了一下,盗贼翻了一个白眼,他真不该将希望寄托在一个侏儒身上。

    解决了葛兰此时尴尬局面的是一根细长的箭矢,箭矢从僵尸的左侧耳根射入,箭头从头盖骨的位置穿出,只一下就了结了它,僵尸摔了下去,沉闷的蓬地一声后,是细细碎碎,几乎让人无法听见的唧唧声,侏儒垂着头,往下看去,他现在可知道为什么葛兰不带着他往下跳了,下面是一群又一群眼睛赤红的老鼠,没人品尝过僵尸,但谁都知道僵尸的皮肤就像最好的皮甲那样坚韧,但这群老鼠们将它咬碎吞吃完毕只用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时间十分短暂,但足够葛兰在精灵德鲁伊佩兰特的帮助下带着麦基转移到一个暂且算得上安全的城垛上。

    这个城垛因为城堡年久失修的关系而变成了孤零零的一块基座,但高度仍在十尺左右,鼠群围绕着他们,摩擦牙齿的声音清晰可辨。

    “太好了,”麦基对佩兰特说:“你是德鲁伊,我亲爱的朋友,你可以变成猫。”

    “那最起码得是只大猫。”葛兰嘲讽地说。

    “不能变成猫,”佩兰特平静地说:“这些家鼠都已经被感染了,它们不再是正常的动物,如果我变成猫,无论是被它们咬住还是咬住它们也一样会被感染的。”

    “那么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葛兰说:“或是变成一条蛇,又或是一只大象。”

    “大象不错,”佩兰特说:“但不算是最好的解决方案,”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麦基和葛兰只觉得眼前一暗。伴随着比鼠群更大的悉索声,他们看见了如同潮水一般的甲虫凭空从暗中倾泻而出,它们相互撕咬着,拉扯着,小脚胡乱挥舞,顷刻之间便形成了一道厚重的墙壁,将鼠群和他们阻隔开来,麦基将拳头塞进嘴里,但还是没能控制自己呕吐出来——龙火列岛上也有虫子,但无论哪种都没有他现在看到的那么大,那么多,而葛兰也不由得面色发白,他倒是见过这种虫子,在公会的主城里,一个盗贼因为出卖了首领而被处于酷刑,最后就是被投入这样的虫窟,这些甲虫是食肉的,它们没有尖锐的牙齿,但有根中空的吸管,就像金属打造的那样坚硬。可以直接刺入骨头,抽吸里面的骨髓——它们并不咬开外面的皮肤,那对于它们来说太慢了,它们会钻进任何一只窟窿里,像是眼睛,鼻子,耳朵或是其他地方,在内脏之间爬行,拨开肌肉,直达骨头。

    幸而这道甲虫的墙壁只维持了一会儿就倒塌了,倒塌之后的墙壁溃散成了无数恶毒的战士,它们并不在意面对的是否是新鲜的家鼠,争先恐后地爬上鼠身,虽然家鼠的耳朵和眼睛有点小,但它们身上有着不少腐烂的地方,所以这些甲虫轻而易举地就钻了进去,一阵更为令人作呕的叽喳声响了起来,伴随着浓厚的臭味。

    甲虫们的速度值得称赞,这种让人简直无法忍受的折磨没一会儿就停止了。

    “难道它们就不会被感染吗?”麦基问。

    “这里不是适合它们生存的地方。”佩兰特说:“它们生存在沙漠里,寒冷的气候与潮湿的土地很快就会让它们灭绝的。”

    ————————————————————————————————————————————————————————————————————————————————

    “牟路斯!”死灵法师列夫冲着那盆灰蓝色的火焰大叫道。

    “我在。”一个穿着长袍的影子出现在了火焰的后方,他看上去像是一个法师,也是一个法师,但列夫一点也不敢信任这个不经召唤,而是自己出现的幽魂。

    “你在等待什么?”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您啊。“牟路斯戏谑的口吻让列夫几乎陷入了狂怒之中。

    “你应允过我……”

    “的确,但我需要先得到我的报酬。”

    “你会得到的。”列夫阴沉地说:“超乎你的想象,愚蠢的幽魂。”(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