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胁迫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二十四章胁迫

    有部分防盗章节,明日上午十点左右更新。

    ——————————————————————————————————————————————————————————————————————————————————

    盗贼的皮靴深深地陷入那些半腐烂老鼠的残骸时,他就不由自主地怀念起施法者的火球了。

    “我们的法师呢?”他问。

    “你们也遇到了僵尸?”这是麦基问的。

    “他们在另一侧。”佩兰特说,李奥娜和伯德温身边有凯瑞本与克瑞玛尔,侏儒和盗贼身边的力量却有点薄弱了,毕竟他们一个只是盗贼而另一个只是侏儒,不过这个问题似乎不需要回答,因为就在下一刻,一声巨响就震撼了半个城堡,火焰冲天而起,一霎那间他们四周如同白昼,看来相比起石像鬼与瘟疫鼠群,那边遇到了更为棘手的敌人。

    “我先送你离开。”德鲁伊说,而侏儒紧张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要怎么送自己离开:“不,别,”他哀求道:“还是让我留在你身边吧。”

    “安心,”佩兰特说:“我的好友会暂且容你寄居一晚。”

    他低下头,简略地查看了一下侏儒,从他的身上取下了弩弓和短剑:“别做伤害其他生命或是自己的事情,麦基,”他半是劝诫半是警告地说:“我们很快就会回来。”

    “等等……”

    但佩兰特从来就是一个心如铁石的精灵,他解开自己的斗篷,将侏儒连头带脚地裹起来,然后伸出一只手,碧色氟石的领针在他的指缝间闪烁了几下,然后,盗贼比麦基更早地看见了德鲁伊的朋友,并不那么意外地,他并不是他,而是它,那是一只展开羽翼可达六尺的雕鴞,它可能早就因佩兰特的请求等候良久,甚至有点急躁了,一旦看到那枚熟悉的领针闪光,它就不带丝毫迟疑地飞扑下来,悄无声息地掠过夜空,伸出利爪——侏儒只觉得脊背位置的布料被猛烈地拉扯了一下,他就忽地出现在了十来尺的高空并继续攀升,大有俯瞰整个列夫领地的架势。

    “飞行愉快!”盗贼高兴地喊道,同时将剩余的几枚爆裂弩箭轻轻地放入自己的次元袋里。

    “您一开始就知道这儿不太对?”葛兰可以说毫无羞惭之色地伸出手来,向佩兰特索要侏儒的弩弓——他有弩弓,但爆裂弩箭显然不适合所有的弩弓,佩兰特看了他一眼,才将那枚弩弓放在他的手里:“我想你是不会忘记归还的,是吗?”

    “当然。”盗贼说。

    “发现有所不妥的是克瑞玛尔。”佩兰特说,“至于我的好友,他一直居住在附近。”

    ——————————————————————————————————————————————————————————————————————————————————

    以下为防盗章节,明天上午十点左右更新。

    有部分防盗章节,明日上午十点左右更新。

    ——————————————————————————————————————————————————————————————————————————————————

    盗贼的皮靴深深地陷入那些半腐烂老鼠的残骸时,他就不由自主地怀念起施法者的火球了。

    “我们的法师呢?”他问。

    “你们也遇到了僵尸。”这是麦基问的。

    “他们在另一侧。”佩兰特说,李奥娜和伯德温身边有凯瑞本与克瑞玛尔,侏儒和盗贼身边的力量却有点薄弱了,毕竟他们一个只是盗贼而另一个只是侏儒,不过这个问题似乎不需要回答,因为就在下一刻,一声巨响就震撼了半个城堡,火焰冲天而起,一霎那间他们四周如同白昼,看来相比起石像鬼与瘟疫鼠群,那边遇到了更为棘手的敌人。

    “我先送你离开。”德鲁伊说,而侏儒紧张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要怎么送自己离开:“不,别,”他哀求道:“还是让我留在你身边吧。”

    “安心,”佩兰特说:“我的好友会暂且容你寄居一晚。”

    他低下头,简略地查看了一下侏儒,从他的身上取下了弩弓和短剑:“别做伤害其他生命或是自己的事情,麦基,”他半是劝诫半是警告地说:“我们很快就会回来。”

    “等等……”

    但佩兰特从来就是一个心如铁石的精灵,他解开自己的斗篷,将侏儒连头带脚地裹起来,然后伸出一只手,碧色氟石的领针在他的指缝间闪烁了几下,然后,盗贼比麦基更早地看见了德鲁伊的朋友,并不那么意外地,他并不是他,而是它,那是一只展开羽翼可达六尺的雕鴞,它可能早就因佩兰特的请求等候良久,甚至有点急躁了,一旦看到那枚熟悉的领针闪光,它就不带丝毫迟疑地飞扑下来,悄无声息地掠过夜空,伸出利爪——侏儒只觉得脊背位置的布料被猛烈地拉扯了一下,他就忽地出现在了十来尺的高空并继续攀升,大有俯瞰整个列夫领地的架势。

    “飞行愉快!”盗贼高兴地喊道,同时将剩余的几枚爆裂弩箭轻轻地放入自己的次元袋里。

    “您一开始就知道这儿不太对?”葛兰可以说毫无羞惭之色地伸出手来,向佩兰特索要侏儒的弩弓——他有弩弓,但爆裂弩箭显然不适合所有的弩弓,佩兰特看了他一眼,才将那枚弩弓放在他的手里:“我想你是不会忘记归还的,是吗?”

    “当然。”盗贼说。

    “发现有所不妥的是克瑞玛尔。”佩兰特说,“至于我的好友,他一直居住在附近。”

    有部分防盗章节,明日上午十点左右更新。

    ——————————————————————————————————————————————————————————————————————————————————

    盗贼的皮靴深深地陷入那些半腐烂老鼠的残骸时,他就不由自主地怀念起施法者的火球了。

    “我们的法师呢?”他问。

    “你们也遇到了僵尸。”这是麦基问的。

    “他们在另一侧。”佩兰特说,李奥娜和伯德温身边有凯瑞本与克瑞玛尔,侏儒和盗贼身边的力量却有点薄弱了,毕竟他们一个只是盗贼而另一个只是侏儒,不过这个问题似乎不需要回答,因为就在下一刻,一声巨响就震撼了半个城堡,火焰冲天而起,一霎那间他们四周如同白昼,看来相比起石像鬼与瘟疫鼠群,那边遇到了更为棘手的敌人。

    “我先送你离开。”德鲁伊说,而侏儒紧张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要怎么送自己离开:“不,别,”他哀求道:“还是让我留在你身边吧。”

    “安心,”佩兰特说:“我的好友会暂且容你寄居一晚。”

    他低下头,简略地查看了一下侏儒,从他的身上取下了弩弓和短剑:“别做伤害其他生命或是自己的事情,麦基,”他半是劝诫半是警告地说:“我们很快就会回来。”

    “等等……”

    但佩兰特从来就是一个心如铁石的精灵,他解开自己的斗篷,将侏儒连头带脚地裹起来,然后伸出一只手,碧色氟石的领针在他的指缝间闪烁了几下,然后,盗贼比麦基更早地看见了德鲁伊的朋友,并不那么意外地,他并不是他,而是它,那是一只展开羽翼可达六尺的雕鴞,它可能早就因佩兰特的请求等候良久,甚至有点急躁了,一旦看到那枚熟悉的领针闪光,它就不带丝毫迟疑地飞扑下来,悄无声息地掠过夜空,伸出利爪——侏儒只觉得脊背位置的布料被猛烈地拉扯了一下,他就忽地出现在了十来尺的高空并继续攀升,大有俯瞰整个列夫领地的架势。

    “飞行愉快!”盗贼高兴地喊道,同时将剩余的几枚爆裂弩箭轻轻地放入自己的次元袋里。

    “您一开始就知道这儿不太对?”葛兰可以说毫无羞惭之色地伸出手来,向佩兰特索要侏儒的弩弓——他有弩弓,但爆裂弩箭显然不适合所有的弩弓,佩兰特看了他一眼,才将那枚弩弓放在他的手里:“我想你是不会忘记归还的,是吗?”

    “当然。”盗贼说。

    “发现有所不妥的是克瑞玛尔。”佩兰特说,“至于我的好友,他一直居住在附近。”

    有部分防盗章节,明日上午十点左右更新。

    ——————————————————————————————————————————————————————————————————————————————————

    盗贼的皮靴深深地陷入那些半腐烂老鼠的残骸时,他就不由自主地怀念起施法者的火球了。

    “我们的法师呢?”他问。

    “你们也遇到了僵尸。”这是麦基问的。

    “他们在另一侧。”佩兰特说,李奥娜和伯德温身边有凯瑞本与克瑞玛尔,侏儒和盗贼身边的力量却有点薄弱了,毕竟他们一个只是盗贼而另一个只是侏儒,不过这个问题似乎不需要回答,因为就在下一刻,一声巨响就震撼了半个城堡,火焰冲天而起,一霎那间他们四周如同白昼,看来相比起石像鬼与瘟疫鼠群,那边遇到了更为棘手的敌人。

    “我先送你离开。”德鲁伊说,而侏儒紧张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要怎么送自己离开:“不,别,”他哀求道:“还是让我留在你身边吧。”

    “安心,”佩兰特说:“我的好友会暂且容你寄居一晚。”

    他低下头,简略地查看了一下侏儒,从他的身上取下了弩弓和短剑:“别做伤害其他生命或是自己的事情,麦基,”他半是劝诫半是警告地说:“我们很快就会回来。”

    “等等……”

    但佩兰特从来就是一个心如铁石的精灵,他解开自己的斗篷,将侏儒连头带脚地裹起来,然后伸出一只手,碧色氟石的领针在他的指缝间闪烁了几下,然后,盗贼比麦基更早地看见了德鲁伊的朋友,并不那么意外地,他并不是他,而是它,那是一只展开羽翼可达六尺的雕鴞,它可能早就因佩兰特的请求等候良久,甚至有点急躁了,一旦看到那枚熟悉的领针闪光,它就不带丝毫迟疑地飞扑下来,悄无声息地掠过夜空,伸出利爪——侏儒只觉得脊背位置的布料被猛烈地拉扯了一下,他就忽地出现在了十来尺的高空并继续攀升,大有俯瞰整个列夫领地的架势。

    “飞行愉快!”盗贼高兴地喊道,同时将剩余的几枚爆裂弩箭轻轻地放入自己的次元袋里。

    “您一开始就知道这儿不太对?”葛兰可以说毫无羞惭之色地伸出手来,向佩兰特索要侏儒的弩弓——他有弩弓,但爆裂弩箭显然不适合所有的弩弓,佩兰特看了他一眼,才将那枚弩弓放在他的手里:“我想你是不会忘记归还的,是吗?”

    “当然。”盗贼说。

    “发现有所不妥的是克瑞玛尔。”佩兰特说,“至于我的好友,他一直居住在附近。”

    “飞行愉快!”盗贼高兴地喊道,同时将剩余的几枚爆裂弩箭轻轻地放入自己的次元袋里。

    “您一开始就知道这儿不太对?”葛兰可以说毫无羞惭之色地伸出手来,向佩兰特索要侏儒的弩弓——他有弩弓,但爆裂弩箭显然不适合所有的弩弓,佩兰特看了他一眼,才将那枚弩弓放在他的手里:“我想你是不会忘记归还的,是吗?”

    “当然。”盗贼说。

    “发现有所不妥的是克瑞玛尔。”佩兰特说,“至于我的好友,他一直居住在附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