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插曲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佩兰特问:“为什么还没有去休息?”

    今天的月光格外明亮,不过始终无法与魔法星河的星光相比,但清冽的空气与隐藏在泥土中的生机仍然让德鲁伊心情愉快——一只肥墩墩的麝鼹正拱着爪子从他的手里取用捏碎的藤粉饼,“好啦,”德鲁伊说:“你该回去了,别让人类看到你。”在这种贫瘠的地方,就算是鼹鼠也可以算得上一道颇为可口的美食,更别说麝鼹有着一身细柔致密,有着金属光泽的被毛,因为薄而暖的关系,很多骑士与贵人也愿意用麝鼹的皮做斗篷和袍子——如果被农奴或是猎人看见,不但是它,就连它的孩子与妻子也未必能够得到一个什么好下场。

    “我总觉得我们忘记了些什么。”异界的灵魂说。

    “什么?”佩兰特回忆了一会,他觉得没什么遗漏的,巫妖的转化仪式没有完成,七天后回到这里的不过是一具可悲的僵尸,他的信鹰应该已经到达了灰岭,然后会有其他精灵设法与最近的善神牧师联系,请他们去处理后续——他们总不见得在那里等上整整七个昼夜,就为了处理一具僵尸,他相信无论是泰尔、罗萨达甚至是苏纶的牧师,或是他们的信民,都不会袖手旁观,置之不理的。

    “你有什么东西留在那儿了吗?”德鲁伊问,毕竟他们是被突袭的,如果确实很重要,他可以召唤一只马鹿或是自己变身,带着施法者回去寻找。

    异界的灵魂哑然无语,他伸出手来,在腰部的地方晃了晃。

    佩兰特盯着他的手,眼神凝固了,而后他的神情变成了一种类似于“囧”的状态,还带着几分不可思议。

    “麦基!”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为了这个,他们不得不延迟半天出发,第二天的早晨,德鲁伊稍微喝了点温水,就化作一只白头鹰腾空而起。在伯德温帮这儿的人劈好了半个院子的木柴后——他们就连斧子都没有,因为斧子也算是一笔财产,在冒险者到来之前很久,斧子就被充作越发高昂的税金收走了,他们只能用锋利一些的石块或是徒手拗折的方式来为自己预备冬天必须的燃料,在伯德温决定去砍下一棵树的时候,他们还惶恐地阻止了,因为树木也是领主的财产,他们只要有掉落下来的残枝败叶就行了——当然这完全是一种善意的谎言,伯德温也曾经是个猎人,他知道要熬过一个如此漫长的冬天需要多少木柴才行,“我这里有一枚金币。”伯德温说:“如果有人要以这个罪名惩罚你们,你们就把它当做罚金交上去好了。”

    不过他怀疑是否还会有人来追究这些农奴是否真的砍了一棵树,列夫与他的夫人都不可能再出现在这里了,前者已然化作虚无,而后者则在痛苦与懊悔中前往了哀悼荒原——只是不知道她是否还能听见神祗的呼声,鉴于她已经堕落了,魔鬼会随着邪恶的气味而来,伯德温一点也不怀疑,这个在谎言中度过了一生的老妇人可能还没能留下一整个完全的足印,就会被拖入另一个可憎又绝望的领域——等到牧师清理了那儿,确定了列夫与其妻子的死亡,通报大公,还要等上七天或是更久,至于那个会来收回这片领地的人,无论是大公的儿子还是侄儿,他或许更愿意待在温暖的房间里等到冬天过去,而到了那时候,所有的痕迹都会被积雪与时间湮没。

    在田地里的麦子长成之前,他留下的这枚金币可以为这些可怜的人换取足够多的粮食和盐,让他们不至于在摆脱了一个灰袍领主后仍然不得不面对着饥饿与寒冷的威胁。

    等到他们和农奴们一起,围着篝火暖暖和和地烤着番薯的时候(这些番薯还是精灵的馈赠),侏儒麦基悬挂在白头鹰的爪子下面晃晃悠悠,手脚僵硬的回来了。

    他就像一袋子谷物,或是一只熟透了的浆果那样软绵无力地落在厚厚的积雪上,没有受一点伤,只是双眼发直,言行呆滞。

    佩兰特回到原先的样子,将侏儒提起来,摆到篝火旁边,然后从巫妖的手里接过一杯滚热的蜜酒,塞进麦基的小手里。

    大概等他们快要将番薯吃光了,侏儒才终于动了动,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诸神在上。”他用那种小小的,哀伤的声音说:“我以为我要在那个裂缝里待上好几年,”他看了看李奥娜给他递过来的那只番薯,放下杯子,接过来恶狠狠地咬上了一口:“你……你们……绝对想象不到,”他啜泣着说,同时奇迹般地一点也没妨碍到他喝蜜酒和吃番薯,“我……我被镶在一道缝隙里,是的……距离地面有几百尺,我……我根本没法儿动,也不敢……动……有虫子在我身上爬来爬去,钻……钻进我的鼻子里,耳朵里,如果不是我闭上了眼睛,”他像是终于缓过来了一些,说话也变得流畅了:“它们可能就在我的眼睛里做窝了……”他抽抽噎噎地停顿了一会:“还有……那只该死的鸟,”他谨慎地看了一眼德鲁伊,明智地没有增添更多恶劣的形容词:“它喂我,喂我……”

    “呃,也许是因为它觉得你饿了?”李奥娜有点不安地说,她也是忘记了侏儒麦基中的一个,想想他就这么在悬崖上吊挂了近一天一夜,她都要向他示以最深切的歉意了。

    “但它喂我肠子,肠子,肠子!”侏儒尖叫起来:“羊的肠子,我看到它叼着一头小羊上去的!”

    “那个,”德鲁伊说:“肠子也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食物呢。”尤其是对于雕鴞来说,可能是因为侏儒麦基也可以算得上是个客人,所以雕鴞作为主人还是颇为慷慨与仁慈的。

    “但里面有粪便!黄黄的,软绵绵的,臭烘烘的粪便!”侏儒接着喊叫道:“我甚至无法拒绝!”

    那个……雕鴞有时候确实非常固执,佩兰特想,也许下次他应该换一个朋友,比如说……狐狸怎么样?内脏是狐狸的最爱,那么麦基可能得到一颗带着皮毛的脑袋,但至少脑袋里面不会有粪便——他这才注意到葛兰等人已经将还没吃完的番薯放了下来。

    “……你们已经解决那个……什么了?”侏儒反而比他的同伴更快地平静了下来,他的小手灵活地转动着插着番薯的树枝:“那是什么?”

    “一个邪恶的灰袍。”伯德温回答说。

    “还有数之不尽的木乃伊,尸妖,石像鬼和僵尸。”葛兰说,请允许他略微夸张一下,看,效果良好,侏儒的情绪已经不再那么糟糕了,他甚至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显然,对于一个侏儒来说,相比起一个有着无数不死生物随从的死灵法师,一只雕鴞,以及雕鴞为他选择的临时居所,还有藏着软绵绵粪便的羊肠子,一下子都不那么令人无法忍受了。

    “能说给我听听吗?”麦基渴望地问。

    “当然,”凯瑞本和善地说:“不过你似乎更需要好好地睡上一觉。”

    麦基犹豫了一会,他的精神仍然因为恶心与恐惧有点亢奋,但他也知道自己确实非常地需要休息;“好吧,如果可以。”他渴望地看了看泥屋,这种农奴的房子放在以前麦基是连看也不看一眼的,但现在看上去它们似乎也没有很糟——毕竟这些农奴早就没了一起养在泥屋中的牲畜,因为缺少食物的关系,他们干瘪的就像是勉强残留着一丝生机与皮肤的骷髅,为了御寒他们弄来淤泥,就像猪那样在身上厚厚地滚了一层,这样即便缺少衣服和柴火他们也能有点遮蔽——这让他们身上的恶臭轻微了很多,而且泥屋虽然低矮,狭小,暗,但他们还带着皮毛,麦基大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只是他不知道这样是否会影响到后面的行程,但既然同伴们都这么说了,他也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

    等侏儒去睡觉了,围坐在篝火周围的冒险者都明显地松了一口气,精灵们显而易见地有些惭愧,而李奥娜已经无法遏制地笑了起来,她知道这不对,但很多事情都不是你觉得不对就能控制的,然后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的是葛兰,“或许我们之后可以把他背在背上走。”伯德温提议道。

    “如果那是段平静的行程当然可以。”佩兰特说:“但如果我们需要战斗。”他抬起双手,做了几个手势,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的伯德温一下子看懂了他的意思,德鲁伊说的没错,如果在战斗中,侏儒很有可能成为他的背甲,不是变成一只插满了弩箭的刺猬,就是因为被撞断了脖子或是折断脊椎而死。

    “如果你们顾虑的不过是侏儒太过弱小,以至于无法战斗的话。”巫妖突然说:“为什么不试试让他学着战斗呢?”

    “但他是个侏儒啊。”李奥娜不假思索地说。

    “据我所知,并不是每个侏儒都是脆弱无用的。”巫妖看向葛兰:“每个盗贼公会里都会有侏儒的身影。”

    葛兰点点头:“是的,但是……”一般来说,盗贼工会里的侏儒仍然更多的被用在配置陷阱与制作弓弩和其他器械方面,他们很少被用来暗杀和突袭,虽然说,在某些时候,为了迎合某些喜好幼小孩子的怪物,也会有人试着使用侏儒,但他们不是索价太高就是会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任务(有时候只是因为出门的时候遇到了一只他们认为很不吉利的死老鼠),而且死伤的频率很高,相比他们精妙的手艺带来的收益,简直就是得不偿失,所以最后盗贼公会们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宁愿选择被他们搜罗在手里的人类孩子。

    不过也不是没有性情古怪的侏儒愿意品尝危险与血腥的滋味的,他所知道的就有一个女性侏儒,她被人们称之为小魔怪,因为她的外表就像是一颗最为美丽无瑕的珍珠,灵魂却像是在最为邪恶的泥沼中浸泡过的,她最喜欢地就是刺杀那些好人,当他们看见彷徨无助的小孩子,充满善意地上前问询,甚至把她抱在怀里的时候,大概不会想到会有一柄细巧的匕首刺入自己的喉咙或是心脏的。

    “他是我们的同伴,不是小丑,也不是累赘。”巫妖说,这次就连李奥娜也开始认真地思索。

    “这也许是我的错误。”佩兰特承认道。

    “很多人都会犯的错误。”巫妖柔声说:“十分正常的错误。”

    “是的,你不必因此而苛责自己。”李奥娜说:“即便麦基确实需要学会如何为了自己的生命与信念战斗,也是需要循序渐进的——首先,他最少要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他或许已经学会如何与一只雕鴞相处了。”葛兰说:“一个绝大的进步。”

    “他好像说过想要成为一个英勇的矮人。”伯德温说:“我想我们确实可以尝试一下,一个英勇的侏儒仍然值得我们钦佩与赞赏。”

    凯瑞本看向发的施法者,巫妖对他微微一笑。

    ——————————————————————————————————————————————————

    让我们来看一个小插曲。

    “我总觉得我们忘记了些什么。”异界的灵魂说。

    “什么?”佩兰特回忆了一会,他觉得没什么遗漏的,巫妖的转化仪式没有完成,七天后回到这里的不过是一具可悲的僵尸,他的信鹰应该已经到达了灰岭,然后会有其他精灵设法与最近的善神牧师联系,请他们去处理后续——他们总不见得在那里等上整整七个昼夜,就为了处理一具僵尸,他相信无论是泰尔、罗萨达甚至是苏纶的牧师,或是他们的信民,都不会袖手旁观,置之不理的。

    “你有什么东西留在那儿了吗?”德鲁伊问,毕竟他们是被突袭的,如果确实很重要,他可以召唤一只马鹿或是自己变身,带着施法者回去寻找。

    “没。”异界的灵魂说,他怎么也想不起来。

    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不但是佩兰特忘了,凯瑞本忘了,伯德温与李奥娜忘了,葛兰忘了,异界的灵魂忘了,就连作者,还有如此之多的读者也忘了……

    我等了一天,就看看有谁想起了侏儒麦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