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伪神(2)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以下为防盗章节,明天上午十二点前更新圣者最新章。

    这双孩子是朱利阿诺.德.美第奇的遗腹子,也是私生子,不过想要取得一份合法婚对于美第奇来说并不困难。

    在洛伦佐的示意下,女仆小心翼翼地拉起挂在窗前的厚重帷幔,让一线细细的阳光在摇篮上摆动。他仔细地在婴儿的脸上寻找朱利阿诺的影子,令他遗憾的是,除了高挺的鼻梁与细长且紧紧闭着的眼睛之外,暂时还没有找到属于美第奇家族的那部分;也许是因为母亲是一个毛发和皮肤都洁白到古怪的西斯拉夫人的关系,血色消退处的皮肤颜色要比想象中的更浅,面部轮廓也非常柔和,但胎发的颜色却很深——孩子的母亲应该有着一双浅灰蓝的眼睛,洛伦佐在自己的回忆中搜索着短短一瞥中留下的些许印象,他希望孩子能够继承朱利安诺的褐色眼睛。

    被光亮反复骚扰的新生儿之一终于不耐烦地睁开了眼睛,虽然只是一瞬间——除了洛伦佐,所有在场的人发出喘息一般,被死死压抑住的惊呼——孩子的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动人的淡金色。

    紧接着,另外一个孩子,也就是那个男孩,也随之睁开了眼睛,于是某些还在怀疑自己在暗中产生幻觉或视差的人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事实……另一个孩子虹膜中的异色更为纯粹、璀璨。

    洛伦佐略感惊讶,但也仅此而已,拥有上万册藏的美第奇家长曾经读到过,一个本地的人如果和另一个打极远处来的异性结合,就有可能生下拥有琥珀色眼睛的孩子,少见,但不是什么疾病,也不是魔鬼在作祟。而且孩子眼睛的颜色会随着年岁的增长会产生变化,也许有那么一天,它会变成平平无奇的色或褐色。

    但女人们,尤其是那些没有学问和见识的女仆们,她们惊慌失措,不停地在胸前划着十字以及驱逐魔鬼的手势。如果不是洛伦佐的随从及时地掌握了大门,她们很可能跑出去胡乱嚷嚷一番——那就糟了。

    “这有什么可惊慌的呢?”洛伦佐冷静地从摇篮前转过身去,把手臂交叉放在胸前:“这难道是邪恶的颜色吗?”他高声问道:“在路济弗尔尚未从天上跌落之前,天父用黄金来作他的盔甲;天使指给若望宗徒所看的圣城耶路撒冷,它的第九座基石便是黄宝石;遵从天父的意旨,摩西在西乃山建造会幕时,他为主做的柜子,难道不是镶嵌着精金的么,施恩座两侧的基路伯难道不是用金子捶打出来的么,还有桌子上的瓶子、灯台、酒爵不都是精金的么,挂在大祭司胸前的,铭刻着耶和华之名的胸牌,难道不也是精金的么?耶稣基督诞生的时候,前来拜他的三个东方的博士,难道不是奉上了黄金、没药和沉香作为礼物的么?希律王拿来想从撒罗米那里换来圣约翰性命的,难道不是如同老虎眼睛一般的黄色玉石么?我们用来祭献圣沙拉哥沙的威肯帝斯的葶苈,圣里卡流斯的兔耳荠菜,圣安索尼的毛茛,不都有着最为鲜明的金黄色吗?以及,被作为崇善、纯洁、真诚与虔诚的象征,用来雕刻圣像,磨制念珠,镶嵌在主教戒指上的,不是如同阳光般珍贵的琥珀又是什么呢?

    正如保罗的门徒所言:‘你的眼睛就是身体的灯。几时你的眼睛纯洁,你全身就光明;但如果邪恶,你全身就暗’,这是一双何其有福的眼睛!它不单能将外界的颜色投入到心里,更能将心灵的颜色反应到表面……蠢人们,你们****夜夜守斋祈祷,希望天父的恩惠可以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可事到临头,你们却又像一个又瞎又聋的人毫无知觉——就像那些有幸亲眼看见基督在海面上行走的无知之徒,无灵的眼睛让他们把挽救者看成了使他们的处境雪上加霜的鬼怪,惊慌,喊叫,甚至抗拒那双拯救他们的手——你们如今也要犯这种可悲的错么?”他咄咄逼人地厉声喝斥,神情严峻而坚定,就像一个将天上圣灵的意志与地上使徒的权柄统统紧握在手里的审判者,但就算是后者,也未必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作出这样一个至少在表面上暂时无可指摘且不可动摇的判决。

    而在这场小小的演说结束之前,他的妻子克拉丽切就已经走到摇篮的另一边,代替失职的女仆安抚受到惊扰的婴儿,她温柔地轮番抱起他们,充满怜爱地频频亲吻,呼喊着幼儿的主保圣人尼葛老的名字,命他代为祈求这个孩子的平安和健康——她既没有死于婴儿的凝视,也没有因为触碰了某种“邪恶之物”而烧焦手指或染上大麻风。

    克拉丽切和她丈夫的言行成功地消弭了一个可能会酿成极大祸乱的意外,仆人们平静下来,面面相觑,似乎很难相信刚才那个疯癫狂乱的生物就是自己——最后她们甚至羞愧起来……这点羞愧抹去了最后一点因为愚蠢和无知而产生的憎厌;先前被强行推开、抵住的窗户与门静悄悄地重新阖上,他们小心翼翼地回到原先的位置,继续之前的工作,虽然偶尔还是会让自己的视线还会有意无意地避让开那两只紧挨在一起的摇篮。

    房间重新陷入暗与安宁之中,仅有一线绚丽的光从天鹅绒帷幕的缝隙射入房间,就像圣灵将他的目光投注在这两个崭新的生命上。

    ***

    年月日,朱利亚诺.德.美第奇在帕奇家族的叛乱中身受刀而死,他的孩子于年月日出生。三日后受洗礼,女孩继承了克西莫一世妻子的名字,被命名为康斯特娜。

    男孩则被命名为朱利奥,即朱利奥.迪.朱利亚诺.德.美第奇。

    第一卷孩子们

    第一章阿西西的隐修院

    历史充满谎言。

    史中的朱利奥.迪.朱利亚诺.德.美第奇与康斯特娜一样,被洛伦佐.德.美第奇收养,在舒适安全的维奇奥宫里度过自己无忧无虑的童年与少年时代,直到。但事实上,他还在襁褓时就被自己的伯父交给了受教皇西斯科特四世之命在意大利中部传教的弗朗西斯.托德斯切尼.皮克罗米尼主教,并在时断时续的旅行中度过了自己宝贵人生的前六年。

    现在,他们来到了阿西西。

    阿西西,一个坐落在丘陵之间的小城,它存在的时间甚至超过了罗马城,早在主后年,就有圣人路斐乐在此传道并殉教,但最终让它成为整个翁布里亚甚至巴尔干半岛的圣城的,还是于主后年暨年诞生于此的圣方济各和圣嘉勒,前者创立了以守贫、贞节、服从为教规的圣方济各教派,并在卒后两年(年)即被封为圣人,后者是他忠实的追随者,创立圣嘉勒女修会,年去世,同样在两年之后(年)封圣。

    因前来阿西西朝拜这位终生清贫,贞节,言行如一的真圣人的虔诚教徒们始终络绎不绝,同年,在修士艾里亚的倡议下,阿西西的民众和教会出资修建了圣方济各教堂和附属的修道院,以便接纳更多的修士与朝圣者。教堂紧靠着原本被称之为“地狱之丘”后因圣方济各自愿葬身于此改名为“天堂之山”的丘陵而建,分为上下两堂,年竣工,极其精巧,巨大且美丽。

    朱利奥的现任监护人,皮克罗米尼主教的一个同学最近凭靠着叔父的金币成为了佩鲁贾教区的主教,他知道皮克罗米尼主教受前任教皇之命在翁布里亚地区传教,所以就竭力邀请他的兄弟前来朝觐圣方济各与圣嘉勒,当然喽,皮克罗米尼早在抵达翁布里亚地区的时候就在第一时间行过这桩圣事,但朝觐圣人就和做功课一样,是永远不会多只会少的。

    皮克罗米尼主教进入阿西西时,凌晨两点左右的晨课刚刚结束,得到这个消息的佩鲁贾主教就在圣方济各修道院门前,心情愉快地将双手放在凸出的小腹前,他为了今天的重逢特意挑选了一件被人们称之为达尔马提卡的丝绒袍子,袍子所用的紫红色丝绒是从米兰来的,在蜡烛或是火把下会闪出点点金光,胸前垂挂着金十字架与一枚方形的胸牌,胸牌上镌刻着圣方济各与小鸟,镶嵌着深紫色的水晶。他身后是圣方济各修道院的院长,神父以及执事们,还有圣方济各的修士,他们穿着带有兜帽的褐色长袍,腰间系着白色的亚麻绳索,如圣方济各那样赤着双脚。

    一个佩鲁贾主教最为信任的神父为他捧着一个黄金的圣物盒,里面装着一根腐朽不堪的绳索,据说它就曾数十年如一日地缠绕在那位圣人的腰上,见证了他的虔信与纯洁。佩鲁贾主教对此不是非常满意,他希望能够拿出更值得人们惊叹的东西,但圣方济各可不是一般的圣人,他在光荣十字圣架瞻礼前后,为了退省神工而进行了四十天的斋戒与静修,为此有天使从云层上下来,赐予他双手、双脚、肋下五伤圣痕——也是迄今为止,唯一得到教廷承认的圣痕,而且在他生前与死后,尚有以百计的神迹显现,他的品行与虔诚都是不容亵渎与怀疑的,正是因为如此,也没人敢像对待其他圣人那样,从圣方济各遗留在这个浊世的躯体上切割下一部分分开放置。

    另外,圣方济各确实如他所宣扬的那样克勤克俭,他的手中甚至未曾持有过一根木杖,以至于他德全功备,被我们亲爱的主召叫离去之后,他留下的东西就连一个房间都填充不满。

    最后佩鲁贾主教只得勉为其难地接受了修道院院长的提议,他们从圣嘉勒教堂拿来了属于圣嘉勒的三样圣物,又有两个执事为他提着有三根链子的铜香炉,铜香炉里燃烧着木炭,木炭上面倾倒着乳香,如同浓雾般的浓烟携带着馥郁的气息缭绕在众人身周,另有两个执事为他捧着圣,圣的装帧精美而昂贵,切口上都镀了金,而且里面用了不下十二种珍贵的宝石颜料,并由同一个修士抄写与描画了近十年方才完成;除此之外,还有四个貌美的侍童,捧着银盘,银盘上放着装有来自于法国卢瓦尔产区的葡萄酒,与筛过二十次的面粉与牛乳制作的白面包,以及一个硕大的曲颈壶,里面温热的水不是用来饮用的,而是用来洗去面孔上与手指间的尘土的。

    所以当他们等待着的人终于骑着马出现在灰白色的小径上时,最高兴的可不是佩鲁贾主教,而是端着那只曲颈壶的侍童。

    皮克罗米尼从马上跳了下来,对于一个已经四十五岁的男性来说,他仍然显得十分地强壮与敏捷,他剃过的头发整齐地排列在浓密的眉毛上方,眼皮略有些浮肿,眼珠却像鹰隼那样锐利,他的鼻子弯向下巴,嘴角严厉地向下撇,让人望而生畏——他穿着一件和圣方济各修士极其相近的袍子,外面裹着一件又宽又长的羊毛斗篷,是浅黄的本色,没有经过任何漂染,也没有刺绣和钉扣子,只用一枚铜别针在左肩上别住。

    一个执事上前想要搀扶他的时候被他挥手拒绝了,佩鲁贾主教在心里做了一个下流的手势,连带着做了一个鬼脸,鉴于他的老同学还是那样的格格不入,但还没来得及行礼,也没来得及说话,皮克罗米尼就给了他一个大惊吓。

    皮克罗米尼的双脚站立在地面上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提起斗篷,让躲藏在里面的小家伙自己掉出来。

    那是个孩子,大约只有五岁,顶多六岁,有着一头乌的卷发,面颊就像玫瑰花儿那么红润,他的眼睛是一种非常非常之浅的褐色,被磨得很薄的琥珀在阳光下就是那种颜色,火把和蜡烛的光在那双眼睛里闪烁,如同星辰,又如同涟漪。

    “一个朋友的儿子,”皮克罗米尼和佩鲁贾的主教手挽着手走在修道院的长廊上时这么说:“因为一些原因,他不能待在他的亲人身边。”

    佩鲁贾主教点头表示理解,不管怎么说,他身边也有这么一个棘手的小家伙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