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苦涩(2)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希望今后在吟游诗人的歌曲中,这一年的雪盖沼泽不是他的最后一章。”葛兰说。

    “可能很难。”发的施法者诚实地说。

    对于另一个位面的外来者来说,巨龙简直就是最不可想象的东西了。

    在它破碎的记忆中,也有巨龙的存在,但那些巨龙只会和善地出现在纸张和屏幕上,而且又细,又长,有着鬃毛与胡须,巨大的双角,出现的时候必然伴随着云雾与雨水。但现在,距离他不过数百尺的地方,是一头色的巨龙,它的双翼展开的时候甚至遮蔽住了阳光,而它的头颅在高达上百尺的地方冷酷地俯瞰着它微小的猎物们,它的长尾浸没在沼泽里,但即便如此,它看上去仍旧有雷霆堡的城墙那么长。

    “为什么这里会有龙?”侏儒麦基吱吱地叫道。

    “我也想知道这个问题。”佩兰特说,据他所知,最后一头龙早在一千年前死去了,在它能够行动的同伴都离开之后没几天——它已经衰老到了极致,因此无法冲破位面的羁绊,但这不是说它就会安安静静自己一个人蜷缩在洞穴中死掉,等着施法者们用预言术找到它,还有它的珍藏,然后把它们劫掠一空,它就像其他的有色龙那样,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吞下了所有的珍藏,用上胃的酸液来融化它们,然后拍击翅膀,飞出洞穴,降落到任何一个它能够到达的国家或是城市,肆意屠杀与毁灭——以此来逼迫与引诱勇敢的骑士与法师来杀死它,在摧毁了无数人的幸福后,对它来说,就算死亡似乎也不是那么值得憎恶了。

    从那之后,陆陆续续的,也有人传说曾有一条白龙同样地毁灭了一座城市,又有人找到了一个黄铜龙的珍藏——虽然他被黄铜龙遗留下来的法术影响,变得十分叨唠,但显然这是非常值得的——但之后除了格瑞纳达的红龙,这个位面上就再也没有找到过其他巨龙的痕迹。

    “但我们面前的确是一条龙啊。”葛兰咕哝道。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到自己是否应该试着问问之后——如果有之后——会不会遇到恶魔主君或是神祗之类的对手,不过他很快就将这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中删除了,不,巨龙就足够了,这个故事最起码可以养活一打的吟游诗人。

    龙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时间——虽然之前它是将自己全部隐藏在泥沼和白绒花里,想要伏击冒险者们的,但被它驱使着的先行者无意中泄露了它的行踪,即便在紧张的战斗中,德鲁伊仍然找到了一丝端倪——数条沼泽鳄鱼的腹部都被严重地挫伤了,沼泽鳄鱼的鳞片不比铁柔软多少,能够挫伤它们的只有精钢,秘银与精金,但鳞片拖拉出来的伤痕与武器是截然不同的,佩兰特只简单地用手指测量了一下就估算出了挫伤沼泽鳄鱼腹部的东西有多大,以及大概的形状——佩兰特是参与过与邪恶的巨龙之前的战争的,他见到过巨龙那如同盾牌般的鳞甲。

    精灵与人类立刻选择了撤退,正因为佩兰特曾与有色龙战斗过,他深知这种邪恶的存在有多么地难以对付,龙随即从翻腾着的泥沼与绒花里拍打着双翼上升,庞大的身躯遮天蔽日,飞溅的水甚至将侏儒麦基整个儿地吞没了。

    “我们该怎么办?”李奥娜问:“除了逃跑?”就算是没有见过巨龙,她也知道逃跑在此刻来说根本就是一个下下策——他们之中大概只有施法者可以施放法术逃走,但在雪盖沼泽,传送类法术是不被允许的,但他或许可以变成细小的动物逃走,如果幸运的没有被狂暴的巨龙所掀起的风暴淹没。

    而就在此时,龙已经弯曲头颈,它的双翼向后紧缩,****明显地凹陷:“它要喷吐酸液了!”佩兰特喊道:“所有人向法师靠拢!”

    而发的施法者已经撕开了一个卷轴,卷轴中的魔法能量呼啸着,以他为中心形成一个闪耀着明亮光芒的圆环,圆环中是人类和精灵,侏儒麦基趴在伯德温的双腿下面,因为恐惧他呕吐了,但没人注意这个,龙的酸液已经如同暴雨一般地倾泻到他们的头上,如果不是克瑞玛尔比佩兰特提醒得更早地拿出了防护卷轴,他们现在可能连骨头都剩不下来。

    龙的酸液喷吐竟然持续了有二十次呼吸那么久,这可能是他们有生以来最长的二十次呼吸——龙扇动着两翼,转动着三角形的头颅观察着酸液造成的结果——对这个结果它当然不会感到,满意,异界的灵魂察觉到有一道视线落在他的身上。那么的显著,让他从脊背到手指都在发冷,就像是视线也会被魔法固化,并径直刺入他的身体。

    ——龙是很聪明的,巫妖说,它已经找到你了。它知道要毁掉一个队伍,首先要做的就是杀死他们之中的施法者。

    ——万分感谢你的提醒,异界的灵魂说,不过我更想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们摆脱掉它吗?

    ——在沼泽中和龙比速度就是一个最为拙劣的笑话,至于法术,我觉得你可以把自己变成一条水蚺,然后尽可能深地潜入水中,但要注意,龙每天是有一次机会魅惑爬行生物的,我希望你的意志足够坚定。

    ——你知道这不可能。异界的灵魂回答到,但巫妖的提议给了他一个灵感,他抽出一根卷轴,看向伯德温——脚下的侏儒麦基。

    “麦基,出来。”它语气柔和地说,但或许是麦基有着其他的想法,他紧紧地抱住伯德温的双腿,无论怎么都不肯出来。

    “诸神保佑,”葛兰喊道:“现在可不是演出时间,如果他不要,克瑞玛尔,你大可将那个卷轴用在我的身上。”

    伯德温严厉地瞥了盗贼一眼,但他也知道葛兰所说的完全正确,而且他也不觉得发的施法者会对麦基施放什么可怕的法术,他俯身在麦基的肩膀上只用了两根手指轻轻一捏,侏儒就没了力气,伯德温把他提出来,“不要……”侏儒啜泣着哀求道:“请不要抛弃我……我很有用,我发誓……求您啦……”

    “等一下。”葛兰说,还没等麦基投来感激的目光,他双手一掠而过,已经将麦基身上的弓弩与短剑全都取了下来,侏儒尖叫起来,差点咬掉盗贼的手指头。

    而异界的灵魂已经撕开了卷轴,“跑吧!”他简短地说。

    魔法的亮光消失之后,一只从衣物与秘银链甲里爬出来的灰色水獭绕着自己的东西跑了半圈,显而易见,突兀的新视野与多出来的两条腿让它晕头转向了,幸而还有葛兰,他总是能在必要时刻发挥他的作用,盗贼只是脚尖一跳,就将水獭巧妙地踹了出去。

    而且他居然还能在巨龙又一次喷吐酸液之前将侏儒的秘银链甲塞进自己的皮甲里。

    ——让我仔细地看看它,巫妖说。

    ——我尽量。异界的灵魂说,这次酸液喷吐和上次一样,几乎徒劳无功,唯一的成果就是毁掉了侏儒留下的衣物,但葛兰大叫了一声,一条水蚺猛地窜出,将他的双腿紧紧地缠绕在了一起,他和水蚺一起摔落在泥沼里,水花四溅,巨龙敏锐地转过头去,视线在葛兰身周缭绕不去,似乎在考虑是不是先尝一块小点心。

    “我可不太好吃!”葛兰说:“我发誓我过期很久了!”

    一根箭矢带着魔法的光亮尖啸而至,只差毫厘便射入了巨龙的眼睛,魔法令得它深深地契入巨龙的鳞甲与肌肉,龙暴怒地咆哮了一声,转往另一个方向,而精灵们已经搭上了第二根箭矢,但龙这次没有再疏忽大意,它伸出爪子,箭矢碰撞着它的利爪,爆裂后的波动让巨龙的爪尖也出现了裂纹,但这并不致命,甚至不能让它略微迟疑一下,它挥动双翼,霎那间就冲向了精灵们,但这时候第三支箭矢与施法者的法术同时到了,它被数个力量猛烈地推向一侧,落入泥沼,升起的色泥水就像是倒置的瀑布那样壮观,但它落下后,龙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它离开了?

    ——怎么可能——巫妖回答,提高警惕,另外,你或许会高兴听到这个消息。

    ——什么?

    ——铠甲!巫妖高叫道,而他的同居者毫不犹豫地施放出了相应的法术,一张巨大的,腥臭的嘴从他们停留的地面上跃起,泥沼碎裂,落入龙的喉咙,但它随即就发现自己被卡住了,一只光亮的圆球正正好好地嵌在每根都有两尺那么长的牙齿之间,它咬了咬,又努力地吞了吞,发现除了弄痛自己的牙齿之外毫无获益,它思索了一会,呼地一声重新飞起,躲开精灵的箭矢,李奥娜的精金锤子与伯德温的秘银宽剑,在空中跳了一会儿的摇摆舞。它几乎就要成功了,但在这个时候,它发现圆球里魔法能量正在凶暴地涌动,它或许可以将这个讨厌的施法者放在牙齿间嚼碎,但他仍然可以在最后的时刻施放法术,而它可能会被灼伤或是融化。

    伴随着一股酸液,施法者被吐了出来,法术失效的同时他投掷出了后一个法术,这个法术正如龙所预料的,是一个巨大的火球,酸液与火球猛烈地相撞,爆发出一阵让人觉得咽喉烧灼的酸臭气息。

    ——如果你真的发现了什么,异界的灵魂急促地问道,就请说吧,如果你再不说的话,也许我们就用永远不必说些什么了、

    ——这是一只畸形的龙。巫妖说,它并不完整,周身瑕疵,可能它并不是一只真正的巨龙,而是一只龙蛋,被偶然发现后,用特殊的方法培养出来的。

    ——但那也是一只巨龙,异界的灵魂说。

    ——一只不够成熟,也许永远不会成熟的巨龙,巫妖说,看它的头颅,颅骨是扭曲的——龙本来就很丑陋,因为深凹的眼窝与大而深邃的鼻孔,以及它的角根与面颊骨,双翼的末梢的皮肤还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退化碎裂,看上去残破不堪,就像是一只包裹着散碎皮肤的骨龙,所以经常会被愚昧的人类叫做骷髅之龙,可以想象它真正的样子有多么令人恐惧——巫妖注意到了这些,这条龙虽然有着成年巨龙的大小,但它的头颅却不那么丑陋,而且那些原应退化的皮肤也都还好好地待在原地,没有一点裂开与干瘪的迹象——它可能是被催熟的,就像是人类把葡萄和桃子种在温室里,施法者们在短时间内需要施法材料或是试验品的时候也会这么做。

    所以它才会被派遣来完成这个任务,如果说,它的智力与身躯并不那么般配,可能不会想到索要过多的报酬,甚至可能一个金币也没有,如果它是被控制着的。

    佩兰特一次射出了三支利箭,再一次吸引了龙的注意力,两个精灵就像是水鸟一样,步履轻盈地在沼泽上奔跑,轮番拖住它,但这种行为无疑是非常危险的,佩兰特被酸液灼伤了手臂,还有他的发辫,只差一点就毁掉了他的脸和眼睛。

    葛兰这时候已经在施法者的帮助下从水蚺的热烈拥抱中挣脱了出来,他的匕首刺入了水蚺的嘴巴,并且把它分开到向两侧柔软地倒下的地步,“弩箭。”发的施法者说。

    盗贼停顿了一下,立刻准确地抽出从侏儒那里得来的弩弓和箭矢,把它们安装好。

    “向头颅的方向射。”异界的灵魂说。

    “这是爆裂弩箭。但我不知道它能不能对一只巨龙的头颅产生作用。”

    起作用的不是它。异界的灵魂想,他挥动手臂,施放出一个法术,这个法术引来了一场狂风,狂风卷起在雪盖沼泽无所不在的雪绒花,让它们如同雪片那样纷纷扬扬地占据了整个天空,龙好奇地看了一眼,随即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现在。”

    好吧,葛兰在心里说,然后他举起弩弓,祈祷着射出了那枚弩箭。

    让他失望的是,那枚弩箭确实如他想象的那样,只在巨龙的面颊位置爆裂出了一团很小的火焰,但他还没来得及放下弩箭,就感觉到空气在疯狂地震动着。

    一场足以伤害到一条巨龙的剧烈爆炸将他掀飞了出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