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圣者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防盗章节,明天上午点左右更新。

    巫妖的判断并不能说是错误的,龙的鳞片不如在正常情况下长大的巨龙那样坚硬,即便是雪绒花的粉尘引起的爆炸,仍旧让它鲜血淋漓,尤其是那只曾经精灵射中过的眼眶,那儿就像是一朵绽开的血肉之花,眼睑下方的泪骨折断后刺入眼珠内,龙痛苦地眨着眼睛,鲜血混合着泪水,以及其他内容物流出鳞甲覆盖着的眼眶,泥泞的沼泽再一次受到了一阵小型暴雨的突袭,只不过是灼热而又鲜红的。

    但这些伤势还未够致命,疼痛让这只龙几乎失去了仅有的智慧,它弯曲遍体鳞伤的脖颈,鼓动着咽喉,谁都知道一股足以笼罩他们之中一半人的酸液已经酝酿完毕,龙之所以没有把它喷吐出来只因为它在缺少了一只眼睛后视野收窄,必须要转动脖子才能看到另一侧的情况。

    “可以再来一次吗?”葛兰问。

    异界的灵魂摇摇头,巫妖已经提醒他了,龙不是普通的怪物,他的记忆力不会那么差,年长一些的巨龙甚至能够从魔法波动中猜测出法师将要施放一个什么样的法术,下一次它不会再等待在原地恭候敌人的攻击——几乎是施法者提着葛兰飞起来的同时,龙猛地张开了双翼,飞了起来,只不过一个瞬间,它就升到了几百尺那么高,这样即便它只有了一只眼睛,每一次转动脖子的时候会感到痛楚无比,却也能清楚地找到它的猎物。

    ——说真的,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说,我想我永远也无法理解这些巨龙是怎么飞起来的,完全不合理——它简直就像是一架直升飞机!

    ——准备你的法术,巫妖冷酷地说,他想他永远也无法理解他的同居者为什么总是无法在重要的时刻集中精神——当然,吃的时候例外。

    但即便没有巫妖的提醒,异界的灵魂也已经觉察出奔跑在沼泽中的德鲁伊正在准备他的法术,凯瑞本和他拉开距离后开始向巨龙射箭,相当明显地想要转移它的注意力,但即便是精灵,想要用普通的箭矢(魔法箭矢已经消耗一空了)射中数百尺高空的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龙身周包裹着湍急的气流,它们就像是水中的漩涡那样,将箭矢弹开——发的施法者立刻施放了一个早已筹备好的法术——他张开嘴,吐出一股酸液,酸液被卷入气流,飞溅在龙的身上,它的鳞甲可以抵御酸液,但那些因为先前的爆炸而被剥去鳞甲的皮肉和骨头不能,酸液一落在上面,就发出了滋滋的腐蚀声,龙几乎不带一点犹豫地,猛地向施法者冲了过来,它的面孔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个被半融化的骷髅,看上去又是狰狞又是恶心。

    异界的灵魂将葛兰轻轻一抛,盗贼迅速地坠落,幸而他们距离地面的位置不像巨龙那么高,葛兰竭尽全力地转动身体,让自己落入一片晶亮的水泽,他蓬地一声撞开了水面,迅速地沉了下去——他拼命地下沉,因为他听到水面上正在传来滋滋的响声,还有雾气蒸腾的声音,表明正有难以计数的酸液滴入沼泽。

    而就在这个时候,德鲁伊的法术也已经击中了龙,这个法术将龙从数百尺的高空猛地拉拽了下来,比它升起的速度还要快上十倍,龙歪斜着身体,双翼一只在前,一只在后地插入地面——很不幸,那块可能是雪盖沼泽中相当罕见的一块坚硬的草丘,虽然比起其他地方,这里算得上松软,但绝对比不上泥沼与水泽来的和蔼可亲,龙那只首先接触到地面的膜翼发出清脆而又响亮的嘎查声以及难看地折叠起来,一直在远处小心翼翼注视着这一切的水獭(侏儒麦基)都不禁为之瑟缩了一下,那儿的骨头可能就因为这么一下子增加了好几百块吧,他想,一边潜得更深一点。

    但德鲁伊从不会对一头巨龙掉以轻心,他几乎是同时就开始施放另一个法术,将自己变成一头超巨型的盾甲河马——这种河马因为体型巨大,并且覆盖着如同精钢盾牌般的硬铠外皮而常被人们误以为是种怪物,但事实上它还是一种属于自然的生物,这点从它可以成为德鲁伊的变身对象就可见一斑——佩兰特化身而成的盾甲河马有龙躯体的三分之一大小,它的牙齿因为只用来啃食草木所以并不尖锐,而和马牛那样平整,但这不是说它们就不够有威胁性,居住在河流旁边的人类经常会要求冒险者们帮助他们驱赶盾甲河马,就是因为这种河马一口就能咬折一根有着单人环抱的树木——而现在,这只盾甲河马将身体藏在泥沼与浮草芦苇之间,佩兰特想要攻击的是龙的后颈,那里不但是要害,而且被发施法者引起的爆炸掀开了很大一块皮肉。

    但就在他想要张开那张巨口时,一道迅猛的无形力量将他震慑在原地,无法动作,龙维持着原来的姿态,闪电般地扭动脖子,让自己与德鲁伊面对面,龙的金色眼睛里清晰地倒映出了盾甲河马的身影,它毫不犹豫地拉开上下颚骨,恶狠狠地咬了下去。

    河马沉闷的叫声响彻沼泽,施法者投下又一个法术,但龙转过身体,用最为坚硬厚实的脊背迎接了那道闪电,电流在它的身体上飞窜,但巨龙就像是失去了对于疼痛与危险的感知,它支起没有受到伤害的翅膀,拍打着,有力的双腿猛烈地踢蹬着草丘,让自己从不利的处境中挣脱出来,而在整个过程中,它的嘴一直紧紧地咬着,河马的身上流下血来,从龙的脖颈一直流到胸膛,它似乎十分享受这种感觉,敌人的血是巨龙最好的疗伤药剂,龙抬起头,收紧牙齿,让更多的血滑入喉咙。

    “诸神保佑!”葛兰咕哝道,他喘息着,想要游开的时候,一条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半空中斜着尖啸而来,将盗贼抽打出有好几十尺那么远——他在一片灯芯草丛上翻滚着,每一次翻滚都会留下血迹,那条影不是别的,正是龙的尾尖,龙的尾尖并不光滑,不但生满了鳞甲还遍生小匕首般的倒刺,它们不但撕裂了盗贼的皮甲和衬衫,也撕裂了他的皮肤。

    龙望向施法者,异界的灵魂竟然能够从它的眼睛中看出一丝嘲弄的意味,它寻找着法术,但那些强大的法术可能会直接波及到被龙咬在口中的德鲁伊——龙低下头,改用一只爪子抓住盾甲河马,但它的牙齿却没松开,这下子就算是麦基也能看出它的打算了——它想把德鲁伊直接撕开。

    发的施法者大声吟唱咒语,即便会击中佩兰特它也必须这么做了——它是那样的全神贯注,一个对异界的灵魂来说前所未有的强大法术在舌尖与指尖上成型,但就在它被施放出来的前一刻,一只手放在了施法者的肩膀上,这让另一个位面的灵魂吓得差点跳出了它与巫妖共用的躯体——他的飞行术还未失效呢。

    就在这一刹那间,所有的,包括时间与空间,都像是凝固了,周遭静寂无声,龙仅剩的那只眼睛就像一面纯金的镜子那样反射出它所看到的——一个眼睛中闪烁着银色火焰的女性,她漂浮在空中,白绒花在她的脚下开放,她是那么的美,又是那么的危险,但被强行催生成熟的龙却像是完全地忽略了后一点,有种陌生的冲动在它的体内涌动着,它的牙齿根部瘙痒难忍,吻部干涩,却不是在渴求血肉,不,那是另一种同样古老的欲求,它想要飞舞,想要跃动,展开双翼向这个女性展示出最为强悍与优雅的一面,它放下脖子,将口中咬着的河马轻柔地放在草甸上,随之发出一声温柔地吼叫,“这是食物……”它在说,被强行剥夺了传承的它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向一只美丽的雌性示爱,它的作为全都出自于本能——向它倾慕的巨龙奉献食物,如果他有,或许还有金币——它没有金币,龙羞惭地低叫了一声,转而拔下它最大,和最美丽的鳞片送到她的面前,它只有这个,但以后……以后……

    那位突然出现的女性没有说话,她微笑着,没有一点恐惧地“走”向龙,亲吻它的吻部,一缕银色的火焰从龙的口中窜了进去,流入它的咽喉,在它的身体里近似于爆裂地燃烧起来,伴随着訇地一声,所有人看着那只龙燃烧起来,成束的火焰从它的眼睛、鼻孔与耳孔里扑出来,就像美丽的银色绸带那样缠绕着它的身躯,几个呼吸之间,这只让他们狼狈不堪的龙就化作了一具焦的骨架,那些色泽美丽的火焰恋恋不舍地围绕着骨架上上下下地盘绕了一会,才回到它们的主人那儿。

    火焰的主人伸出食指,在龙的鼻骨上轻轻一点,骨架顿时溃散成灰,没一会儿就被沼泽上的微风吹入了泥泞与白绒花堆,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梅蜜?”葛兰喊道。

    那位女性看了看盗贼,没有说话,只是向发的施法者摇动了一下手指,异界的灵魂只觉得身体一重,飞行术就提前失去了效用,他掉落下来,幸好这具身体并不仅仅是个法师,他及时地让自己重新飞了起来,但在巫妖的警告下,他没有继续飞到与“梅蜜”齐平的位置,而是降落到了葛兰所在的地方,把他搀扶起来。

    葛兰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好的,但一种可怕的预感攫取住了他的心脏,他甚至没有想到应该拿出治疗药水喝下去,而是直接走向突然出现的梅蜜。

    她应该在温暖而又安逸的龙火列岛上,接受着商人与佣兵们的奉承,享受着柔软的蚕丝床铺与可口丰足的美食,痛饮蜜酒,她不应该在这里,这个随时随地都会出现死亡与伤痛的地方,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为什么这么陌生?闪烁在那双熟悉的宝石眼中的银色火焰就像最严苛的寒冬那样让人望而生畏。

    她不是梅蜜,她是谁?

    葛兰还要往前走的时候,凯瑞本用他的“银冠”拦在了盗贼的身前。

    “您是谁?”佩兰特问。

    那位女性,至少外表是梅蜜的女性只是露出了一个甜蜜而又深邃的微笑,她抬起手,但在能够做些什么之前她突然倒了下去——盗贼猛地扑了上去,速度之快甚至让凯瑞本的银冠在他的胸前留下了一道深刻的伤痕,他扑过去,接住了她,梅蜜紧闭着眼睛倒在他的怀里,和之前的每一次并无不同,葛兰转过头来,看着发的施法者,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奇怪,又像是在哭泣又像是在强颜欢笑,“她,”他结结巴巴,而又充满希冀地说:“她……是梅蜜,对吗……这是什么?是幽魂附体,还是被什么人控制了……您能帮她解开这个法术的,对吗?”

    异界的灵魂看着他,沉默不语。

    盗贼的眼睛里突然升起了一种让人心惊胆战的火焰:“这是什么?”他重复道:“是你们也没有办法解决的事情是吗?”

    “圣者——她……梅蜜,现在是一个圣者。”佩兰特说,他已经从河马的形态中恢复了过来,连续喝下几瓶药水才能开口说话,但葛兰甚至想要拔出匕首来刺穿他的胸膛,他颤抖着,他并不想听德鲁伊继续说下去,又或者后者根本就是在说谎,但他知道自己并不值得德鲁伊和精灵编造谎言,他所说的一切正在把她推向深渊,葛兰却无能无力。

    他僵直着站起来,他仍然紧紧地抱着他的爱人,但他的身体和手指都在颤抖着,从他逃离那个摆着同伴头颅的房间后他就没有这样无助和恐惧过——他曾经以为,梅蜜并不重要,至少没有他以为的那样重要。

    他错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