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反抗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时间,小屋里只剩下了葛兰痛楚地喘息声,直到现在,他都没想到要喝治疗药水,枯枝与鳞甲在他脸上割出的伤痕鲜明而狰狞。巫妖也许可以,但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根本没法儿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那样命令他去治疗自己——摆在芦苇叶子上的鳄鱼肉冷透了,而那杯被弃置一旁的肉汤也已经初步地凝结了起来——小屋里本不该那么冷,但总有种寒意从人类的心底里发出来。

    “我……我可以……”葛兰说,但他的表情告诉克瑞玛尔,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他连续试了两次才能站起来,脚步虚浮地走到依然沉睡未醒的梅蜜,又或是某个神祗身边——谁知道呢,滚他的娼妓之母去吧,盗贼颓然跌坐下来,垂着脑袋看着自己的爱人——过了一会儿,他低下头去,端详着梅蜜的嘴唇,而后伸出一只手,放在她蓬松润泽的卷发之间,用一种仿佛触碰蝴蝶翅膀的力度轻轻地抚摸着,当他逐渐放低肩膀,将自己的唇靠近梅蜜时,异界的灵魂有点尴尬地转过头去,端详精灵为了安置芦苇叶子杯而催发的一小团雪绒花,如果可以,他更应该走出去,而不是在这里充当一块如此明亮的氟石,但这个法术注定了他一旦走出去就立刻会失效,虽然葛兰也许不在乎这个啦,不过异界的灵魂还是不愿意冒这个险——这毕竟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如此亲近了。

    ——阻止他!巫妖突然尖叫道,蠢货!

    异界的灵魂猛地转过身去,同时一个法术就在指尖蓄势待发,但他已然看到了银色的火焰——瞬息之间焚毁了一条龙的火焰。

    当葛兰俯身向下的时候,他的心几乎是平静的,倒是他手中的匕首就像是一颗隐形的心脏猛烈地鼓胀收缩着,假如它是个人,也许已经遏制不住地欢呼起来了——它需要力量,它渴望力量,没有什么能比刺入一个神祗的躯体更让它狂喜的了——它已经嵌入了那如同月光般皎白的皮肤,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只差一点……无底深渊在下,已有一丝纯净而又凶猛的力量沿着剑身传递过来,但到此为止了,“梅蜜”睁开了眼睛,银色的火焰在瞳仁与虹膜之间流动,葛兰的眼睛倒映着火焰,它就像最为锋利的剑刃那样剖开了他的胸膛与腹部,火焰吞噬了他的皮肤,肌肉,即将侵入他的骨骼与内脏,就在这一霎那间,葛兰突然意识到,这就是神祗的力量,它能够破坏掉他身上的诅咒或是祝福,在火焰熄灭之后,他的灰烬就只是灰烬,就像他消散的灵魂,它们将永远地被摧毁,再也无法获得治愈与生命。

    异界的灵魂以为自己来不及了,深切的懊悔如同一只利爪那样攫住了他的心脏,他施放了法术,闪电将葛兰推开,但他已经周身火焰,而这个火焰的威力他们是有目共睹——来不及了,他想,但他随即听到葛兰在哀声嘶号。

    也许是这位女神觉得这样的死亡还不足以惩罚一个企图弑神的凡人,巫妖在识海中厉声叱喝,即便是他们,在面对一个圣者时仍然可以说是毫无胜算,但他知道他同居者和佩兰特、凯瑞本又或是其他白袍那样有着该死的底线,他只得疯狂地转动着他珍贵的脑子,试图从这个死局中寻找到一丝生机……他竟然找到了——在葛兰彻底地化为灰烬之前,火焰居然逐渐地减弱与消失了,盗贼站在那里,惊怖地看着自己裸露在外的心脏——他的肋骨已经被烧熔了。

    “梅蜜!”发的施法者大喊道。

    是的,站在那里的是梅蜜,葛兰的爱人,不是圣者,更不是神祗,她的眼睛只在葛兰的身上停止了短短一瞬,就含着无限的挣扎与悲哀重又倒下了。

    葛兰颤抖着,一半是出于痛苦,一半是出于欣喜,或许还有一些恍惚与怀疑,但他在看向克瑞玛尔的那一刻,发的施法者就点了点头。下一刻,盗贼就倒下,断绝了呼吸,几个呼吸后他化为了深红色的灰烬,异界的灵魂可以说是屏息静气地等待着,幸好只过了比以往要长上三倍的时间,那些灰烬又重新凝结起来,葛兰重重地喘息了一声,苏醒了过来。依旧四肢齐全,感官敏锐,但神祗的力量仍然在他的身体上留下了印迹——一条条如同雷击纹的伤痕爬满了他的脸和身体,尤其是胸膛,那里深灰的颜色就像是渗入了内脏的污秽。

    “她还……”他说。

    “她还在。”发的施法者接着说,然后他看到葛兰的脸上缓慢地浮现起了真切的笑容,从微笑、轻笑一直到狂笑,他的眼睛里又重新充满了希望。

    ——这可不太应该。会这么说的当然除了我们的巫妖大人之外别无他人,他就浮在识海表面,这可真难得,因为知道自己就算浮在表面,也无法掌控身体的缘故,除了必要时刻,他几乎都在识海深处冥想,记忆与推展法术,又或是在另一个灵魂的记忆碎片里翻来翻去——当然,不是说他一直在找片和小说,即便是,那也只是为了更快地获得另一个位面的资讯与小说。

    曾经的不死者简直就是摩拳擦掌,只等着明天他掌握身体的时候好好地研究一番了,一个圣者已经够特殊的了,而一个凡人,好吧,一个不那么虔诚的牧师,居然也能够与一个神祗相抗衡,虽然说她的反抗是那么的微弱,但确实成功了那么短短一瞬间,而这一瞬间就是葛兰未被彻底摧毁的关键之处。

    ——别太过分,异界的灵魂警告说,她是葛兰的爱人。

    ——我知道我知道,巫妖敷衍的说,我都要怀疑她不是葛兰的爱人,而是你的爱人了,好吧,就算她谁的爱人都不是,但她至少是神祗的,我绝对会谨慎行事的。不过我们现在可以猜一猜,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梅蜜还是那位女神呢?

    ————————————————————————————————————————————————————————————————————————————————

    梅蜜在第三日醒来,但醒来的同时就算是伯德温也能觉察出这不是那个曾经倾慕过他的弗罗牧师,而是一位神祗。

    “我们应该如何称呼您呢?”佩兰特问,精灵是安格瑞思的造物与宠儿,在他们之中没有第二个牧师,也没有圣骑士的情况下,唯一能够对这位陌生的(虽然大家都已经有所推测)的神祗提出问题的,也只有他了。

    “你们可以称我为唯爱之女。”梅蜜说。

    众人暗自交换了一个眼神,果然如他们所猜测的,站在他们面前的正是弗罗,唯爱之女是信徒们对她的诸多称呼之一。

    “那么,唯爱之女,您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呢?”佩兰特说:“这里是雪盖沼泽,一个被众神遗弃之地,满是污浊与泥泞,生长着丑恶的野兽,就连放置您秀足的雪花石与鲜花都难以找寻,而您的信徒最近的一个也远在百里之外。”

    唯爱之女,也就是梅蜜,微笑了一下,这个微笑简直如同晨光一般地耀眼,就连李奥娜也不禁为之神思恍惚了一会:“我不是来到这儿,”她声音曼妙地说:“我是为了你们而来的,美丽无瑕的精灵与聪慧强壮的年轻人类。”

    “我们?”麦基傻乎乎地说。

    “呃,”唯爱之女微微呆滞了一下,将自己的视线从麦基身上收回来:“当然,还有一个可爱的侏儒。”

    “那么。”发的施法者在深深地鞠了一躬后说,“我们有什么能够为您效劳的吗?”

    “有。”唯爱之女毫不迟疑地说:“我知道你们正在追索一个金属龙的秘藏,”她说:“这个秘藏之中有着一个属于我的珍宝,幸运的人们,我需要重新得回它。”

    “您知道珍藏在什么地方?”

    唯爱之女似笑非笑地看了高地诺曼的王女一眼,一个高贵的神祗看向一个浅薄凡人的眼神就是这样的:“珍藏的位置在不断地变动,”她看向克瑞玛尔:“对吗?”

    “是的。”异界的灵魂说,一边微微颌首,这个珍藏的位置每天都会改变些许,唯一不变的是最终的目的地总是极北之海,可以想象,如果没有那只黄金骰子指引方向,他们就算是到了极北之海,也会因为少许的谬误而差之千里,即便没有就此长眠在那片雪白与碧蓝共存的冰寒之地,也只能徒劳无功地返回龙火列岛。

    或者说,如果他们实在不那么情愿的话,也可以捕捉几只雪熊或是狐狸回去,那样也算不得两手空空。

    “我可以帮助你们,”唯爱之女说:“我的力量是你们无法想象的——而我只要拿回我自己的东西。”

    “即便没有您的慷慨之举,”佩兰特说:“我们也会将属于您的珍宝安然无缺地交付到您的手中。”这可以说是一个委婉的拒绝了,但唯爱之女只是轻微地摇了一下头,“狂妄的精灵,”她略带责备地说:“你不知道你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她的面孔上掠过了一丝不安与憎恨的阴影:“你们的敌人顽固,强大而又卑鄙,只要稍有疏忽,你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甚至你们的灵魂也无法回归到你们敬爱的神祗脚下,尤其是你,”她提起指尖,在佩兰特的额头上略略一触,“死亡的阴影就像是夜幕下的铅云那样笼罩着你,而你一无所觉,精灵,在一个神祗面前,你要懂得谦卑。”

    “记得我的话。”她最后这么说,就又一次地昏厥在地。

    这次是佩兰特及时地接住了她柔软的躯体,略等了一会,葛兰从一蓬矮松林后转了出来,他神色阴沉,要异界的灵魂来说,盗贼的面孔才像是夜幕下的铅云呢——他一言不发地接过了梅蜜的身体,走回到他们的帐篷里,李奥娜收回视线,这两天都是盗贼在一丝不苟地照料梅蜜,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她不觉得梅蜜还在那具躯体里。

    克瑞玛尔在巫妖的指导下施放了一个法术,这是一个高等法术,虽然如果是要隐瞒一个神祗的话可能有所不足,但曾经的不死者敏锐地觉察到唯爱之女现在正处于一个非常、非常、非常虚弱的状态,她在昏睡的时候只有面临被摧毁附身的躯体的危急情况时才会醒来,最可笑的是,作为一个神祗,她竟然无法完全地湮灭一个凡人的灵魂——梅蜜还在,甚至能够反抗她,这里巫妖都要感谢葛兰了,如果不是他,梅蜜不会从一个不怎么虔诚的牧师成为了一个几乎的伪信者,她曾经在得到力量的时候无限地崇敬弗罗,但随着她对葛兰的爱意逐日递增,她反而对弗罗的教义产生了厌倦与抵触的情绪,这导致了弗罗根本没有办法如同操控其他牧师那样地操控梅蜜——但梅蜜确实是一个拥有着强大天赋的人,不然在数万个弗罗牧师中,弗罗也不至于就挑选了她,更正确地说,只有她能够听到弗罗的召唤,真是太可惜了,梅蜜如果没有出生在弗罗神殿里,她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施法者,但既然她的母亲是个弗罗牧师……

    “怎么,”佩兰特说,“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吗?”

    侏儒麦基踌躇不定地扭了扭手臂,磨磨蹭蹭了很久才决定告诉佩兰特,如果可以,他想要返回龙火列岛。在离开之前,他发誓一定会彻底地,再三地检查伯德温的手臂,保证它不会在之后的战斗中出问题,或者他还可以留下一些属于机密的图纸与文件给施法者,这样万一出了事儿,施法者也能按照图纸和文件上说明修理那条手臂。

    “但是,”佩兰特说:“我们现在已经深入雪盖沼泽了。你确定能独自一人走出那么长的路程而不遇到可能的危险吗?”侏儒想了想,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他当然知道他们这几天一片平静只是因为龙驱赶了这里的大部分怪物,但如果他折回去,可不担保不会有饥肠辘辘的怪物准备着把他当做回家的第一餐。

    “我们离开雪盖沼泽后的第一个落足点就是‘铁骨头’。”佩兰特忽然说。

    “铁骨头?”

    “是一座矮人城市。”佩兰特说:“到时候我们可以请矮人的商队把你送到碧岬堤堡,然后阿尔瓦法师会把你送回龙火列岛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