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瓦伦丁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以下为防盗章节,重复前一章,最新章明天中午点前更新。

    矮人瓦伦丁低着头,看着他们的城市。

    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红亮的,矮人在山脉中开凿了一个属于他们的城市。在龙脉山脊的西侧尽头,这座庞然的空洞有着数千尺那么高,足以容纳下十只以上的巨龙——成百上千的矮人在此生息作业也已经长达数千年,除了一千多年前的那场浩劫中,为了躲避一群处于癫狂与暴怒之中的红龙,矮人们挥动铁锤、斧凿的铿锵之声与运载矿石的小车车轮发出的吱嘎声,此起彼伏却有着一种奇特的韵律感的号子声以及矮人士兵们整齐地从铁索吊桥上走过时靴子与长矛留下的圪垯声消失过约有十年之久以外,其他的时间,这里的景色总是一成不变的,如果站在这里的是一个外来者,他甚至会感到困惑,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否是中了某种诅咒,但让一个矮人来看,这里永远都是新鲜并且有趣的。

    铁骨头城并不是矮人城市中最大的一座,甚至还可以说有点小,不过仍然十分伟大,这是任何种族也无法临摹的伟大奇迹。矮人们在创建它的时候,面对的可是一整座坚实的山脉,他们仔细挑选了三个位置,就像兔子构建自己的巢穴那样开始挖掘甬道,每一条甬道从开凿起就有二十尺高,无论地面与顶面都铺设着大块的砖,甬道的两侧还有着线条粗犷却不失美感的立柱,每个立柱上都雕刻着矮人们自己的神祗与英雄,火把被设置在立柱的两侧,当火把点燃的时候,跃动的火光投在雕像的面孔上,为它们镀上一层璀璨的金光,不定的阴影更是像是让它们活了过来。

    大浩劫后,甬道更是每隔一里就置备了铁框架,填充着花岗板的平推门,门上镶嵌着的钉子,门闩与铰链都是精钢的,矮人们设计的弹簧装置可以让这两扇沉重的大门在一眨眼间紧紧关闭,就算是一头巨龙将脖子伸入其间也会被夹断——甬道深处就有许多如同生在枝条上的土豆般的分列在横向支路上的小房间,那是矮人们的房间,继续前行的话,你就可以发现更多的甬道,矮人们在这里获取辉石与铁矿,或许还有各种贵重的金属,但无论如何曲折,如何变化,它们最终都会断裂在我们之前提到过的那个空洞里。

    这个形状极其类似于麦酒酒桶的空洞并不暗,也并不寒冷,因为矮人们不但往上凿,还往下掘,直到掘出一个大如湖面的凹陷,一个矮人牧师向他们的神祗祈求了最为强大的一个神术,将山脉下隐藏着的熔引入其中,灼热火红的浆从一个无形的出口中喷涌而出,又如流水一般泄入另一个无形的出口,矮人们就此有了无尽的热源与火焰,可以尽情地敲打他们的铁砧与搅拌他们的熔炉了,每一天,都有他们所制造的盔甲、武器与珠宝就像是熔那样源源不绝地流出。

    矮人们的城市广场与大厅被架设在高处,它就像是一只最珍贵的吊坠那样从崎岖的穹顶倒悬下来,有八条细窄并且没有护栏的石质悬桥连接着它,也就是说,只有八条甬道可以直接到达那座珍奇的建筑——其他的甬道只能凭借着纵横交错在这座建筑之下的其他铁索吊桥相互通行,要么就是架构在甬道所在壁面的铁扶梯上下,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装置,来自与另一个位面一定会倍感亲切,因为那就是一座古老的电梯,同样就是一个摇摇晃晃的铁笼子,需要有人在拉下闸门的,不过能够让它轰隆隆运作的不是电流而是符文板,而且运载的不是矮人,而是矮人开凿的石或是麦酒、食物。

    要利用熔的温度,那么就不可能距离熔太远,围绕着熔之湖有着一圈平台状的石,一百多个矮人正时刻挥汗如雨的在上面工作,只有最强壮和最顽强的矮人才能出现在那儿——体质稍弱都会因为无法忍受熔的高温而昏厥或是变得神志恍惚,他们几乎全都果果着,石石块般的肌肉随着每一次动作而颤动与伸展收缩,当他们全神贯注地敲打着铁砧上的半完成品,或是呼喊着鼓足力气搅拌熔炉中的残渣时,总是会有长着漂亮胡子的女性矮人在一旁窥视,等他们来取用麦酒和食物时,她们会用自己的小锤子敲打他的脚趾——这是种旁人或许会觉得匪夷所思,但对于矮人来说再诚心实意不过的求爱。

    一百五十年之前,瓦伦丁也在其中,虽然他早早有了妻子,但他的妻子也会愿意来敲打他的脚趾头的,但自从他的妻子被一只石怪袭击致死之后,他就像陡然衰老了一样,他的辫子与胡须就在几个月里变得如同雪花一般的白,皮肤松弛,眼睛暗淡,他很高兴自己的族人中还有着几个很不错的好家伙,在他死后,他们完全可以接过他的锤子,继续保护与管理这座城市。

    不过他还是时常会来到广场的边缘,抚摸着光滑的矮墙,一边俯瞰他曾经最为挚爱的火热场景,一边缅怀自己的妻子,呼吸一下包含着硫磺的灼烫空气,听听铁锤敲打的声音,矮人们的肺部和耳朵需要这个——他沿着广场的边缘来回走动,沉思着,不时写下一些文字,这些都是要整理后交给他们的国王与继任者的,他总是恐怕自己遗漏了一些什么——瓦伦丁低头看了一眼在无所不在的热量中卷曲的羊皮纸,最大的问题还是那些石怪,袭击了他妻子的只是其中一个——这些怪物不知从何而来,但现在追索它们的来处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就矮人们所回报的,或是那些再也没有回来的,它们的数量至少超过了十只,矮人们也尝试着设法在一条空置的甬道里伏击它们,但除了再一次失去几条宝贵的生命之外几乎毫无成果,索尔石怪不但能够遁入任何一块石里,还有着充足的智慧,或者说狡诈,甚至可以控制自己的欲望,在矮人们以为它们所有的都已经伏在精金秘银上大朵快颐的时候,它们之中的大部分已经融入石,绕行到他们身后,但它们突然从头顶,从身边,从地下缠绕住矮人的手脚时,原先那些被矮人们视作目标的石怪也随时扑了上来。

    对于矮人来说,这些怪物太过诡异了,也太可怕,虽然瓦伦丁很愿意为自己的妻子与族人复仇,但他还有理智,在一些年轻的矮人叫喊着想要再一次尝试的时候,他甚至严厉地斥责了他们,当然,矮人们能够赶走那些石怪,但在那之前,每一次试探都会让他的族人无辜的死去。

    石怪的侵袭并未停止,瓦伦丁听取了牧师的意见,禁止矮人们佩戴金属,不管是长者带着祝福赠予的匕首还是爱人亲自挂在颈间的项链,都不允许,石怪并不嗜好肉食,它们袭击矮人只是为了他们身上的金属物品,平静了几天后,矮人们发现石怪正在大量地吞噬他们的矿石与财富,而且它们的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多,如果继续下去,铁骨头城就只有沦为石怪的食盘一途了。

    所以当一个矮人向他汇报,一支冒险者的队伍想要向这座城市的管理者致意,可能还有一些别的要求是,瓦伦丁甚至有点不耐烦,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把他们驱赶出去,但他随即想到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寻找到矮人的甬道的。

    “那是支什么样的队伍?”他问,一边大踏步地走向广场的中央——矮人的广场又与人类的不同,它并不平整,或说恰恰相反,那是一座盘旋了数层阶梯兼座位的下沉式公共建筑,因为这个城市中一旦发生什么大事儿的话,所有的矮人都有权旁听以及发表自己的意见,虽然他们总是会更愿意采纳其中一些较为有智慧或是资历的矮人的话,但这是矮人的传统,一个值得为之骄傲的传统——瓦伦丁在第一层阶梯上坐下,他拿着的羊皮纸被他折起来,放进紧贴着胸膛的口袋,然后瓦伦丁系好了皮质背心的领口,拍打了一下保证这些珍贵的纸张不会从身上掉落。

    “一个精灵和人类的冒险队伍。”那个矮人说,他有着一个圆滚滚的鼻子。

    “精灵?”瓦伦丁皱起了他的胡子,“是个什么样的精灵,很年轻吗?”

    “一个很年轻,一个并不,”那个矮人说:“您还记得佩兰特吗?那个德鲁伊,”他兴奋地说:“我们和他一起揍过兽人的,他就在那个队伍里。”

    瓦伦丁耸动了一下他的眉毛,若说一个精灵,这虽然不常见但也不能说是罕见,毕竟银冠密林的每一个精灵都要在成年后出外游历,而游历的最好方式就是跟团——不,跟冒险队伍,这样不但能够遇到各种各样奇妙的事儿,还有人负责招揽买卖、住宿、入城、许可证之类等等一系列繁杂问题,精灵们只要适时地展露一下自己的强大战力就行了。但像是有着某种不可言说的默契,一个冒险队伍中很少会出现两个精灵,而这个冒险队伍中不但有着两个精灵,其中一个还是佩兰特。

    “还有一个呢?”

    “是凯瑞本,”那个矮人摇着脑袋:“我记得佩兰特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还庆祝过他们的密林之王终于有了一个继承人呢!”

    “还有其他人呢?”

    “一个半精灵,一个人类女性,一个人类女性,一个人类男性,一个人类男性,一个侏儒。”

    “侏儒人类还是侏儒?”瓦伦丁问。

    “侏儒。”圆鼻子矮人说,他的鼻子就像是一只刷了红油漆的木球那样又圆又亮:“他们为什么要带上一个侏儒?”

    “你应该说为什么会有一个侏儒出现在这里。”瓦伦丁说,矮人因为其暴烈固执的脾气众所周知,以至于他们很少结交除了族人之外的朋友,而且为了抵御人类的贪婪,他们时常会表现的非常残酷与冷漠——他们和精灵的关系甚至要比人类更差一些,这是说,在大浩劫之前,矮人和精灵的关系并不怎么好,相当于陌生人有点多,而敌人有点少的程度,什么时候他们的关系变得密切了呢?大概就是精灵们分作两支,其中一支迁移到银冠密林后为止,精灵与兽人的仇怨不必多说,而兽人们也时常会掠走矮人作为奴隶,为他们打造盔甲与武器,后来……矮人们发现精灵们也不是那么高不可攀,冷若冰霜;而精灵们虽然发现矮人也确实如他们想象的那样“气味浓烈”和“不修边幅”,但比起人类与兽人来说还能说是一个值得称为“朋友”的种族……尤其是银冠密林之王英格威逐渐向矮人们打开了银冠密林之后——矮人们也会罹患疾病,受伤,或是疲惫不堪,在遭遇到重大的变故,牧师无法分身或是连自己也难以保全的时候,密林的药草与泉水自然而然成了矮人们的不二选择。

    但侏儒……

    ——————————————————————————————————————————————————————————————————————————————————

    “你可能需要做一下心理准备。”看着麦基一派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实质上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的兴奋神色,佩兰特有点不忍地提醒道。

    “什么?”麦基问。

    “你知道矮人们常会赌咒发誓,”佩兰特尽量语气和缓地说:“你知道他们最长使用的口头禅是什么吗?”

    麦基眨着眼睛。

    “如果我,”佩兰特停顿了一下:“我,是说某个矮人,发誓说他没有或是一定要做到某事的时候,他会说,‘如果是我做了某事,我就是一个长了胡子的侏儒’。‘或者说,如果我做不到某事,我就是一个长着胡子的侏儒。”

    “没有胡子”的侏儒可怜地吮吸了一下嘴唇。

    对,矮人们见到一个侏儒的时候不会“嘿”“嗄”或是“嗯”,他们只会……“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