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防盗章节,重复上一章内容,明天中午点更新。

    矮人说:“啧!”

    从甬道的第一扇门到最后一扇门,可怜的侏儒沐浴在那种单纯说是敌意也不那么正确的目光下走了一路,但这些并不妨碍他一路东张西望,矮人与侏儒的风格完全不同,生活在龙火列岛的侏儒们更倾向与华美与精致,他们打造的武器盔甲,甚至是建筑都是越精美奇特小巧别致越好,就连他们成批量打造的折叠烤架上都会镌刻上贝壳与鱼类的花纹,有些甚至失去了原有的正确形态,只因为侏儒们更愿意多加几根线条,所以每一块贝壳和每一条鱼类身上都像是开满了花儿——矮人不同,矮人的武器上除了必要的铸造者的姓名,他为这柄武器取的名字,以及部分武器才有的魔法符文之外,只有着为了增强力度、摩擦力与辨识度的纵横条纹——这一点也表现在他们的雕像上,矮人的雕像既不鎏金也不涂抹颜料,呈现出石原有的铅灰色,所有的塑像都极其高大——即便他原先是个矮人,也同样高达二十尺,头顶着穹顶,脚踩着基座,他们身上只有一两件饰品,就算是他们的王,而他们几乎统一的穿着长罩衫,夹衣与带刺板甲,铁质的靴子包裹着他们的脚,唯一值得麦基之外的侏儒赞许的大概就只有那惟妙惟肖的神情(他们都很严肃,但没有一个与其他“人”相似)与充分表现了其衣服配置材质的雕刻手法。

    在经过铁门的时候侏儒麦基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地想要去窥探一番,侏儒们也使用弹簧,用来制作弩弓以及跳跳盒(也就是那种一打开就会射出毒箭的盒子),或是用来制作吊称,皮袋,马车上的减震器等等,但他们迄今为止也没能造出长过手肘的弹簧(也许有,但被那个知晓这一诀窍的侏儒秘密地隐藏了起来),但他一看到那扇门就能估算出能够拉动门的弹簧有多大,而且即便他不会估算,那只弹簧也能被隐约看到些许影子,矮人似乎并不在意被一个侏儒看到他们的珍藏,但凯瑞本俯身将麦基提进怀里,然后用手掌遮住他的眼睛。

    一个矮人向精灵们龇牙一笑,他的身周充满着一种混合着油脂、金属和硫磺的气味,或许还有麦酒与烤肉,又或是三天前他爬进一只穴鼠窝了去寻找丢失了的戒指半成品后在里面沾染到的腐臭气味,但他并不所觉,实话说,很多矮人甚至会认为自己身上的气味显示着自己的男子气概,没看总是会有很多长着漂亮胡子的女性矮人愿意和他们跳舞——他所装备着的板甲倒没和有些矮人那样生满尖刺,但依旧鼓着很多钝角的疙瘩,这些疙瘩不但能够卸掉敌人的武器击打在板甲上的力气,还能够让任何一个敌人在这种全精钢实心的装饰品上头破血流——哪怕他们不愿意来,矮人也会愿意过去的。←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不过他身上最为显著的一个特征还是他的鼻子,红彤彤,圆溜溜,就像是一个番茄或是一只填充得过度饱满的肉球。

    “瓦伦丁等着你们呢。”他咋呼着让他们跟上自己,葛兰注意到他们的身后是一列矮人的卫队,拿着闪亮的长矛,这可以说是保护也可以说是监视,随便你怎么理解。

    他们先进入到了一个洞洞的甬道,甬道散发出一种除非是矮人或是侏儒无法辨识出来的陈腐气味——就是矿石隧道被废弃之后的气味萦绕着众人周围,这也许是矮人的一种警戒方式,伯德温是这么想的,但佩兰特可不这么觉得,矮人极其骄傲于自己的成果与功勋,既然他们是被邀请来的朋友,那么矮人一定会带着他们从最富有与最宽阔,最新的一条甬道里走,他还记得自己上一次前来铁骨头城的时候走过了一段多么令人为之目眩神迷的路程——矮人们高高地举着火把,让火把照亮壁与洞顶,或是还有地面,视线所落到的每一个地方都闪烁着金光与银光,间歇还有银蓝色的光芒,黄金与白银就像是缠绕在一起的丝线那样被镶嵌在灰色的壁里,还有灰色条纹的辉锑石,金色的方铅石与黄铁矿,星星点点的方解石,闪石与乳白色的毒砂,它们看起来就像是湖面在月光照耀下泛起的涟漪,又像是星辰在灰暗的天空中闪烁,美不胜收,并且意味着丰厚的财富。

    而且佩兰特总觉得矮人之中弥漫着一种低沉而又紧绷的情绪,是兽人吗?德鲁伊这么想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过了那条甬道,并且站在一个升降机前面——这又是一个改变,矮人们信任机械,却不信任魔法,就算他们经常会打造出强大的魔法武器,但在日常生活中,他们能尽量不和魔法接触就不和魔法接触,而升降机的配件虽然都是被矮人打造出来的,但让它迅速轻盈地上下的可不是矮人的技术,而是蕴含着魔法的符文盘。

    他们走上了很像是一个铁笼子的升降机,圆鼻子矮人哗啦一声拉上了闸门,这就像是一个讯号,升降机在微微一震后开始飞快地上升,在暗窒闷的垂直通道里,升降机里面的人不但需要挤挤挨挨还饱受颠簸之苦,伯德温伸手将李奥娜拥进怀里,侏儒抓着凯瑞本的脖子,佩兰特与克瑞玛尔站在葛兰与梅蜜之间,这次梅蜜醒来之后就是唯爱之女了,人们以为她会对葛兰以及其选民的背叛行为大发雷霆,至少也会再一次地杀死葛兰,但让他们意外的是,这次女神可以说是异乎寻常的宽容,虽然她带着甜蜜的微笑告诉葛兰梅蜜永远不会再次醒来,在她离开后,这具躯体与原本的灵魂也会随之灰飞烟灭,所有的法术与神术都无法将之挽回的时候,葛兰差点再一次杀了她,但这次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提前控制住了盗贼。

    “我以为你知道,”异界的灵魂平静地对葛兰说:“敌人的话是不可信的。”

    “真奇怪,”葛兰嘶哑着声音说:“我知道法师多半都对神祗缺乏敬意,但你显然是其中最鲜明的一个,你不是不畏惧神祗,而像是从未将他们放在一个与你不同的位置上。”

    异界的灵魂懒洋洋地伸出手,抚摸了一下盗贼的脑袋,他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他可是做了近三十年的唯物主义者与无神论者,而且是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幼童开始,即使是这个位面最为强大的施法者也未免会对神祗保有敬意,但他不行,这些原本只该出现在电脑和电影屏幕上的虚幻的存在,如果放在他的位面里……嗯,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出,就像某个古老的东方国度里的人,在见到一个陌生的生物时最快跳入脑海的三个念头就是——怎么吃能不能吃好吃吗?人类只会想——怎么用能不能用好用吗?

    人类的贪婪就算是魔鬼也无法与之并肩或是企及,在这个位面,在其他凶悍与强大的种族的压制下,在神祗们的蛊惑与引导下,人类仍然能够以短暂的寿命,薄弱的力量,脆弱的身体成为数量最大的种族之一就可见一斑了——而在另一个位面,没有神祗,没有魔鬼,只有科学,无需天赋,只要有智力就能掌握的力量,更是让人类发展到了一个无论是这里,还是那里的古人无法想到得到的一个地步,他们的狂妄与傲慢更是达到了一个可怕的顶峰,有时候,曾经的不死者也会推想一下,如果他的同居者的位面被神祗们发现了,那么最终的胜利者会是谁呢?到了最后,他不无诧异地发现自己居然无法确定神祗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他们的身体或许会臣服,他们的灵魂也会臣服,但他们的思想,那无法捉摸无法控制的思想,如果他们仍被允许保有他们的文明与科学,那么这些思想终是会导致背弃与叛乱的。

    ————————————————————————————————————————————————

    此时一声细小的咔哒声终止了他们的思绪,漫长而压抑的行程终于过去了,他们跳下升降机,走向一条横向的甬道,升降机与连接着横向甬道的平台之间还有一尺左右的缝隙,矮人跳了过去,而侏儒尖叫了一声,抱着精灵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肩窝里,根本不敢看下方深邃如同夜的裂缝——圆鼻子矮人发出一声赞叹,倒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他们当中,那位人类女性的姿态是最美妙的,她就像是在飞行而不是在走路。

    穿过这条横向通道,爬上一道狭窄的阶梯,在连续转过三个弯道后,他们终于看到了白亮的光,从甬道的另一端,还有暖热的风。

    果不其然,他们走过这条短短的甬道后,就看到了矮人瓦伦丁之前看到的东西,那种壮观、力量与美丽让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深深地为之叹服。

    这条甬道通向的是细窄的石桥,石桥上没有护栏,只容许一个矮人在上面走,石桥前方是一整队的矮人卫队,若他们是敌人,即便能够冒着密集的箭矢冲过石桥,也会被长矛推落熔池,走过石桥的时候异界的灵魂大胆地往下望——他的恐高症早就被飞行术治好了,发现经过矮人精妙的设计,下面看似纵横交错,总有一根能接住你的铁索吊桥根本就是一个错觉,从石桥上掉下去的人除非看准了位置猛力一跃,否则是绝对无法侥幸逃得一条性命的。

    瓦伦丁在矮人的大厅里接待了冒险者们,在见到佩兰特的时候老矮人的皱纹都舒展了一点:“我以为我再也看不见你了。”他说,一边热烈地拥抱了佩兰特(佩兰特为了配合他的身高而半跪下来),“我们在龙尾山谷那儿是不是最后一次见面?”

    “如果要按字面意义,”佩兰特说:“应该不是,我知道在我沉睡的时候你还特意去看过我。”这是密林之王英格威特许的,矮人瓦伦丁直到现在还记得他在湖水中看到佩兰特静谧温柔的睡颜时是多么的伤感,佩兰特在醒来后也请商队代为转交了一封信件,告诉老友自己已经平安无事,但那时瓦伦丁已经是铁骨头城的管理者,而佩兰特是灰岭的管理者,两人都身负重任,除非重大事件都无法离开铁骨头城以及灰岭,再一次相会也变得遥遥无期,所以这次能够看见佩兰特,瓦伦丁也是非常高兴的。

    圆鼻子矮人给他们端来了麦酒,麦酒是矮人最喜欢的饮料之一,给精灵的酒还特意加了蜂蜜。

    “你们要去极北之海,”瓦伦丁说:“我知道了,”矮人的眼睛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你想要使用我们的隧道。”

    “是的,龙尾隧道。”佩兰特说:“矮人最伟大和最令人惊叹的工程之一。”

    “但那属于矮人,”瓦伦丁说:“或许还有矮人的朋友。”

    “我们是矮人的朋友。”

    “但不全是。”瓦伦丁毫不客气地说或:“人类和侏儒。”

    “人类是可信的,”佩兰特说:“高地诺曼的王女,雷霆堡的前任领主和一个女神的选民,至于……”他看了一眼盗贼:“那一位由我和凯瑞本作保。”

    瓦伦丁摸了摸他的胡须。

    “侏儒呢?”

    “侏儒不和我们一起走,”佩兰特说:“他的身体不适合接下来的行程,把他交给你们的商队,转给碧岬堤堡的阿尔瓦法师就行。”

    瓦伦丁拿起杯子,大大地喝了一口麦酒,麦酒从他的胡须上滚落下来:“我们能得到什么?不单单是侏儒这件事。”

    “我们正在寻找一处曾属于金属龙的秘藏,”佩兰特说:“如果我们得偿所愿,矮人可以从里面分到十分之一。”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