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乌贼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种螃蟹,”异界的灵魂忍不住问:“吃起来会不会很老?”

    “怎么会,”虽然与克瑞玛尔相处的时间并没有凯瑞本那么长,但作为灰岭的管理者,佩兰特也早已了解到了这个小家伙的特殊爱好,不是每个精灵都能擅长烤小鱼干的,半精灵也是:“吃起来相当美味,而且十分地有满足感,”德鲁伊说:“不需锅子,把背甲翻过来,直接放在篝火上烤,里面盛放海水和剔出来的肉就可以,热乎乎地,鲜美,还带着甜味,充满汁水,吃起来不像是肉类,倒像是麦子与水果。←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只是这种深海蟹几乎无论生死都只会徘徊在海沟里,而普通的人类,他们的极限只有三百尺,根本不可能抓捕到这种海蟹,如果一定要寻找机会的话,他们或许可以在海岸边里或是鲸鱼的肚子寻找到一两只曾经属于深海蟹的爪尖,或是它们的牙齿,这是鲸鱼的肠胃也无法消化的部分——有时候鲸鱼,他是说,一些富有经验并且大胆的成年鲸鱼会猎捕这种海蟹,但一个不好,被海蟹们群而攻之的话,就算是身躯庞大的鲸鱼,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带着皮开肉绽的残躯逃走。

    所以刚才他才会当机立断地杀死那只深海蟹,深海蟹们的食谱囊括了海中所有的生物,鲸鱼当然好,大王乌贼它们也不介意。

    再往下,异界的灵魂就明白德鲁伊为什么不变化成一条大鲸进入海沟了。也许是因为成百上千年,有鲸群将这座海沟当做了墓地的关系,这里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以垂死的鲸鱼为主食的捕猎者。,成群结队的睡鲨,如同海沙一般繁多的深海蟹,就像是树枝那样稠密的盲鳗,海蛇,数之不尽的甲壳类小生物与虾,它们在如同密林一般的鲸骨里徐徐漫游,在里面觅食,筑巢,生养后代,也葬身于此,混杂在白色的鲸骨砂砾里,是的,这里的海沙与别处的海沙不同,好似雪粒,晶莹剔透,令人赞叹。

    众多的捕食者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吃掉每一样沉入这里的东西,德鲁伊之所以需要施法者的协助就在于此,不然他根本无法专心致志地寻找他们需要的鲸骨。

    异界的灵魂投出一支以纯粹的力量凝结而成的标枪,贯穿了一条睡鲨的头颅,它的同伴立刻把它撕碎,大概只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曾经的猎手就会被吞吃殆尽,但在它们还没结束自己的聚餐之前,施法者挥动手指,再次施放了一个法术,呼出了一口充满恫吓的气息,锥状的无形威胁不但驱走了那群睡鲨,还驱走了一群扭曲的海蛇。

    “这个不行吗?”异界的灵魂好奇地触摸了一下近在咫尺的某根白骨,这根白骨几乎可以给他做睡床了,还是很宽裕的那种,但佩兰特变化而成的大王乌贼只是简单地挥动了一下腕足,就把它敲出了裂纹,“这条大鲸曾经受过很重的伤。”佩兰特说:“我们要寻找一只年长的大鲸,它们的骨骼会较为坚韧,但不能受过重伤,只是因为疾病或是其他原因而死的那种。”

    “其他原因,”异界的灵魂问道:“难道还会有得了抑郁症而决定结束生命的鲸鱼吗?”

    “有啊,”佩兰特说,“我就曾经遇到过一只因为伴侣死亡而终日郁郁寡欢,拒绝进食的鲸鱼。”事实上,这只鲸鱼是艾阿伦迪尔遇见的,但佩兰特一点也不觉得发的施法者会愿意听到任何与埃雅精灵有关的事情,他甚至从来没有询问过他们。

    之后他们又下潜了一段时间,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生物也越发的古怪丑陋,也愈发的狡猾与强悍,简直可以用魔法生物来称呼它们,佩兰特变化的大王乌贼开始闪烁起来,就像是一道道变化不定的瑰丽极光,这是种警告,只有蕴含着毒液的大王乌贼才能散发出这种光亮,异界的灵魂可以感觉到窥视着他们的眼睛少了很多。

    “这具。”佩兰特突然说。

    异界的灵魂指挥着氟石围绕着佩兰特所说的鲸骨——只是其中的一根,转动了一圈,的确,这根骨头很美,在氟石的照耀下,它甚至犹如玉石一般的晶莹透亮,敲打上去能够发出极其悦耳的声音。

    ——的确是根好骨头,巫妖说。

    ——异界的灵魂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虽然它自己知道未必能够看见什么,但他总觉得他的同居者简直就像狗一样的喜欢骨头。

    当然,你无法苛求另一个位面的蠢货能够了解巫妖心中永远的痛——他的骨架可是所有同僚中最洁净,最光滑,最白皙,也是最强韧与最精致的一具,勉强点说,或许只有他导师的骨头能够令他表示臣服,问题是导师的骨头,自从他成为了半神巫妖之后,就只剩下了一截,单就数量上来说,还是他赢了——虽然这个胜利无法诉诸于口。

    在改变了重力之后,搬运鲸骨就变成了一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麻烦的是要将与这具鲸骨交杂在一起的鲸骨分开、搬走,这时候乌贼的腕足就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就算是乌贼的腕足不如章鱼那么灵巧,但长度可以弥补这一缺憾——异界的灵魂在一边帮忙,现在它对自己的力量已经不再那么陌生,每次打击都很准确,佩兰特只要用自己的触腕轻柔地扫去那些落在鲸骨上的碎末就行了。

    让他们感到有点头痛的大概是一群海蜘蛛在他们看中的鲸骨里筑了巢,它们的蛛网在鲸骨的缝隙间纵横交错,就像是有人在鲸骨上晾晒了上百匹的厚纱,不仅如此,一些蛛网还将其他的骸骨与鲸骨捆绑在了一起,德鲁伊试着拉扯了一下,发现蛛网殃及的范围远远超过他变化的大王乌贼所能掌控的。

    “这些蛛丝可以用火焰烧掉吗?”异界的灵魂问。

    “但我们现在在深海里。”佩兰特说。

    异界的灵魂想了想,“我们可以试一试。”并不需要真正的火焰,只需要足够高的温度,他拿出一块纯净的精金,然后召唤出火元素侍者。就像他在铁骨头城做的那样,精金的熔点是所有金属中最高的,极度的高温让他们周围的海水瞬间沸腾,精金球碰触到的蛛丝就像是冰雪那样迅速地融化,所有的景物都在轻微地晃动——即便有卷轴隔绝了对他们不利的影响,那种场景仍然让佩兰特不自觉地卷起了自己的腕足——他可不想变成一盘子白灼海鲜。

    藏在鲸骨里的生物就像是潮水那样汹涌地奔逃了出来,大大小小,形态各异,其中几只就连佩兰特也从未看到过——他们用了大约有着一小格的时间,才总算是将鲸骨上缠绕着的蛛丝烧灼干净,异界的灵魂将暖意融融的精金球拿在手里:“这下干净得多了。”它满意地说。

    “前所未有的。”德鲁伊说。

    德鲁伊变化而成的大王乌贼伸出了长长的腕足,包裹住了鲸骨的一端,在烧灼蛛网的时候,发的施法者居然还记得留下连接着脊椎与胸肋的部分,这样就算是乌贼佩兰特相比起鲸骨来说有点小,它也能在法术的帮助下将鲸骨整个人地从海沟的深处提起——提起的时候海沙与骨尘猛地飞扬了起来,海水顿时变得浑浊不堪,他们甚至无法相互看见对方。

    而就在此时,抓着克瑞玛尔的腕足陡然收紧,一条触腕毫无预警地出现在施法者的眼前,挡住了一双满是污浊与剧毒的利爪。

    没有人能比另一个位面的灵魂更懂得深海的危险。即便在另一个位面,科学的力量已经令得人类成为了世界唯一的主人,但深海仍旧是一个无从捉摸与了解的禁地。从一离开陆地开始,他就施放了法术,确保能在三十尺内觉察到敌人的恶意——就在佩兰特有所察觉的瞬间,发的施法者就将手中的精金球丢掷了出去,几乎是立刻,他们听到了一声不可谓不熟悉的嘶叫。

    “海鬼婆。”佩兰特说。

    一群海鬼婆潜伏在鲸骨里,也许是看见了他们进入深海,又或许更早,在突袭纳努克族人的海鬼婆们尽数死去之后,藏在阿拉提力特人船下的海鬼婆偷到了这个消息,总之这些丑陋的怪物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复仇与猎食的好机会,她们也许是倾巢而出了,就佩兰特所能寻找到的就有十二个。

    “小心。”佩兰特说,他的腕足始终没有松开过,毕竟在这个时候,他无法保证,一旦施法者离开了他的腕足或是视线,他还能想法儿把凯瑞本的小鸡雏找回来……这时候他听到施法者传达过来的讯息——异界的灵魂触摸着腕足,同伴之间的交谈可以不让海鬼婆们听见这点让他们占有了不小的优势,譬如现在——猛然加大的重力不但立刻让浑浊的海水重又变得清澈,还让那些没有准备的海鬼婆们无法控制地笔直坠落,两三个海鬼婆因为运气欠佳,而直接被戳刺在了鲸骨的骨刺上,肮脏的粘液与血液顿时在海水中扩散。

    “让海水冲向她们!”佩兰特说,然后异界的灵魂清楚地感觉到腕足更紧了一点。

    比海鬼婆的血液颜色更深的液体突然翻卷着在海水中展开,异界的灵魂想了一想,才想起乌贼也是能够释放墨汁来混淆敌人的视线的——只是这个结论让他很囧囧有神,呃,他不是故意去想这些墨汁是从佩兰特的哪个部位喷射出来的——这个问题或许确实有点令人尴尬,但它出色的效用完全压过了这份轻微的……不适应感,它们不但颜色深浓,还蕴藏着剧烈的毒性,即便是海鬼婆们同样生着无数饱含着疫病与毒液的脓疮也依然无法幸免,她们紧握着喉咙,脚爪疯狂地踢腾着,融化的眼睛在海水中化作污血,只有几个最为狡猾的海鬼婆逃走了,她们恶毒地叫嚷和诅咒着,声音传的很远。

    “也许我们在离开前还是要找到这些海鬼婆。”佩兰特说:“不然就要提醒纳努克他们重新更换筑屋的地点。”

    异界的灵魂心有戚戚地点头,他可不想让阿拉提力特人因为他们不断地遭受到海鬼婆们的报复。

    鲸骨被送上浅海后,阿拉提力特人把它们拉上海岸,一百个强壮的男性立刻开始动手完成这项艰难而有价值的工作——要穿越整个永夜海,抵达极北之海,再返回到这里,没有一艘坚固而巨大的船是不行的,每个阿拉提力特人都是那样的慎重与警惕,他们不但拿出了最好的驯鹿鹿筋,还拿出了稀少的鲟鱼鱼胶,他们还寻求了施法者的帮助,因为他们需要从马车所能提供的铁中拉出丝来,用来捆绑鲸骨与海豹皮,两个部落的萨满每天都会为这艘船祈福一次。

    “我们很快就能离开这里了。”伯德温说。

    “好事还是坏事?”葛兰问。

    “这可不太好说。”李奥娜回答了他,是的,能够尽快离开这里,到达极北之海,寻找到属于金属龙的珍藏,当然是他们所希望能够达成的结果,但其中必然会遇到更多,更危险,更难以对付的阻碍,也是可以预料得到的。

    但这是他们的征途,他们不会后退,也不想后退。

    ————————————————————————————————————————————————————————————————————————————

    而在另一个地方,或许也同样在他们预料之中的一个敌人,也正准备出发,前往极北之海。

    “您不能等到雷霆堡的防御法阵完成之后离开吗?”狄伦问:“导师?”

    “雷霆堡的防御法阵已经立起了框架,”奥斯塔尔耐心地说:“接下来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往里面填充宝石与魔力,我想你还没有愚蠢到无法独立完成这样简单而又无趣的工作?”

    狄伦瑟缩了一下:“我很抱歉,导师。”

    奥斯塔尔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相信自己,你做的比我想象的更好,你是我最喜爱的一个弟子,别忘记这点。”(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