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航行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部分防盗章节,明天上午十点之前更新。

    阿拉提力特人平时使用的都是很小的,仅容一人驾驭的小船。与其说是船,倒不如说是一张吹涨开了的海豹皮这种小船只有很短的寿命,因为水会泡软海豹皮,从缝隙中涌入船只,所以每次阿拉提力特人只将这种小船当做暂时性的代步工具,也就是说,就是在冰原上赶路的时候遇到冰盖碎裂或是海潮上涨的时候或者在浅海捕鱼或是追猎海豹的时候。

    他们还有一种比较大的船只,可以容纳六到八个人待在里面,并且有船舵,是他们专门用于捕鲸的。或许有人会感到奇怪,既然这种船只是专门用于捕鲸的,但从外表上和实质上来看,它似乎并不那么牢靠,殊不知阿拉提力特人是有意将它做的又轻又滑。除了侏儒们制造的钢铁船之外,没有什么船只能够禁得住鲸鱼的拍打与撞击,既然如此,他们又何必用在北地珍贵的如同黄金般的木材来制造船只呢,而又轻又滑的海豹皮船,反而会被伴随着大鲸冲击而来的海浪先一步推开,或是高高地飞起,除非一条鲸鱼整个人地压在了他们的船上,否则很少会有阿拉提力特人和他们的船一起沉入大海。

    不过这两种都不是冒险者们需要的船只,他们要横穿整个永夜海,虽然与其他海域相比,永夜海就像是一条狭窄的带子,但这条带子也有两千里宽,即便万事顺遂,他们也要在永昼时期晦暗的白光下航行近十天。十天去,十天回,只有二十天或略多一点的时间供他们在茫茫冰原上寻找金属龙的珍藏。当然,即便超过了这个时间,他们也可以继续留在越发危险的极北之海,但在这个位面,极北之地的永昼与永夜与另一个位面的极昼与极夜没有一丝一毫相似的地方极北之海的永昼之后就是永夜,永夜期间充满了暴雪与飓风,但就像是一个疯了的贵妇人那样,它也会毫无预兆地平静下来,在一个,或是几个深邃的夜,它容许人们一窥如同轻纱一般覆盖在皑皑白雪上的曼妙极光也就是精灵们经常组团来看的那个,虽然在那个时期,他们也不敢轻易尝试进入极北之海。

    阿拉提力特人为冒险者们制造的大船也不能,佩兰特轻轻地叹了口气,在阿拉提力特人从那艘他们从未见到过的大船上离开之后,德鲁伊将手放在船身上,突然之间,海鸟的喧嚣声变得微弱,或说消失了,灰蓝色的海水则和缓地悸动着,无论何时,都如同刀锋一般锐利的凛冽寒风就像是被捉住了双足,萨满闭上眼睛,安静地享受着难得的平静,以及属于生命的力量,这股力量从德鲁伊的手中散发出来,又如同流水一般蔓延到整个船身,一个孩子首先发出了小小的惊呼他藏在大船的阴影下,一支纤细的,根本不像是能够在这里生存下来的枝蔓探出头来,绕着他的手指转了一圈,盛放出一朵只有拇指那么大的花儿,但在阿拉提力特人的世界里,花儿是种多么罕见的东西啊。

    “这就是自然之子吗?”纳努克问,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植物从船内的泥土中生长出来那么薄的一层泥土,却像是一个被打开的宝库。这些是藤蔓,还是地衣?又或是灌木?没人知道,它们的枝条与根四处蔓延,翻过船舷,整个船身都被它们牢牢地包覆起来它们有褐色的茎,紫色的茎与色的茎,和宝石绿或是苔藓绿色的叶片,它们不但开了花,也结了果,果实就像是星星,而花朵就像是云雾。

    萨满点点头,在很久很久很久之前,在阿拉提力特人的神祗未陷入沉睡的时候,萨满也是能够做到的,在每个永昼期,他们会催生谷物与树木,还有用作治疗的药草,那时候的阿拉提力特人要比现在更多,也更强壮,更长寿,但现在“是的,”萨满说:“他们是生命之神安格瑞思的宠儿那位可敬而永恒的神灵总是注视着他们,如同星光一般时刻照耀着他们的道路。”

    悲哀只在纳努克的眼睛里一掠而过比飞鸟的影子更迅速,随即那双深褐色的眼睛就再一次被如同石般的坚毅所占据。

    “看来我们要送别我们的朋友了。”纳努克说,在这些陌生人为他们做了这么多之后,阿拉提力特人如果不将他们视作朋友,就只有把他们视作兄弟和姐妹了他们需要一个热烈而富足的送别宴会,因为那些铁,簇花部落也不介意拿出一部分海豹肉,还有他们珍藏的,埋在鲨鱼肉里,在地底下发酵了三年的腌海雀纳努克一直很遗憾,他们去年腌制的海雀实在是太少了,以至于没能堆满朋友的盘子,幸好如今还有弥补的机会。

    “我真高兴那些腌海雀已经被吃完了。”在知道阿拉提力特人要举办一个送别宴会后,高地诺曼的王女李奥娜满是侥幸地说,因为她的姓氏与血脉,所以上次的腌海雀她也有幸被分到了一只她必须承认,在高地诺曼,也有譬如野猪杂碎汤与烤独角兽脑袋这种被许多其他地方的人诟病不已的古怪菜肴,但那至少还能说是一道菜肴,至于阿拉提力特人奉上的,据说是贵客才有幸品尝的美味,那根本就是一团气味浓郁到了就连施法者的法术也自叹弗如的臭那个形状与色泽很难被称之为肉,而且里面还有着细小的刺,据克瑞玛尔说,那可能是骨头或是羽毛之类的东西发的施法者居然不必遭受这种折磨,因为在精灵们的认知里,他还是一个幼儿。

    佩兰特的名字李奥娜也早有所闻,毕竟他是灰岭的管理者,也可以说是精灵们于外界寥寥无几的使者之一,他经常出现在很多需要银冠密林表态的场合譬如说,在李奥娜的父亲成为诺曼王的时候,李奥娜就见过这个高大而威严的精灵,也听说过有关于他的事情据说他就像人类那样冷漠而又严苛,还有着精灵多半不怎么具备的理性但要说李奥娜是什么时候对他产生了由衷的敬畏之情的,大概就是在他面不改色地吞下一整只腌海雀的时候。

    李奥娜她还有她的符文。

    以下为防盗章节,明天上午十点之前更新。

    几天前看了大鱼海棠后有了一点仅属于个人的想法如果故事是这样的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一南冥者,天池也”。

    “北方的大海有一种鱼,它的名字叫做鲲,鲲的巨大,不知道究竟有几千里长。它变作一只鸟,名字叫做鹏。鹏的背,也不知道究竟有几千里长它展开翅膀,鼓足气力,奋起而飞时,它的翅膀像遮盖天空的云朵。这只鸟,当海动风起时就飞往南极。那南海,就是通天的渊池。”

    在很久很久以前,北方的大海里,有着一个神秘的氏族,叫做“役”。他们世代在深海中繁衍生息,不是凡人,也不是仙人,甚至不能说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他们能够化身为赤鲑,自海入河,一夜之间即刻巡游千里万里。在陆地上生活着的人类与其他生物,死去后的灵魂会变成鱼卵,被它们吞入腹中,带回深海,在海中孵化成稚鱼,当稚鱼逐渐长大,化作成鱼后,便会浮上海面,变作飞鸟,重新投胎作人。

    而他们最大的禁忌,就是将鱼卵放回到死者的身躯中,被放回灵魂的人类可以重生,役族的存在会被暴露。对于生的渴望与贪婪会令得人类不顾一切地追索与捕捉“役”族,以满足他们长生不死的渴望。

    “役”族中的孩子,无论男女,一概在十五岁的生辰到来的当晚成人,成人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化身赤鲑离开大海,之后,他们有七个昼夜以人类的形态在陆地上行走,用他们的眼睛去真切地了解人类,感受情感,领悟自身的职责所在但他们若是被世间的繁华所迷惑了,七个昼夜之后不曾回到海中,就会永远地化为赤鲑。

    少女椿是这些“役”的孩子们中最强的一个,也是最淘气和无所顾忌的一个,长老与椿的父母因此深感忧虑。

    椿与同伴来到陆地,她在化为人形后遇到了皇子鲲,鲲生性善良,温柔多情,在七天的游历中,鲲逐渐爱上了椿,但天真的椿并无所觉就在她即将离开陆地,重新化为赤鲑的那一天,椿最喜爱的小鸟死去了,急切之下,椿犯下了“役”们最不应该犯下的错误,她将小鸟的灵魂放回到小鸟的躯体中,小鸟得以复生。

    这件事情被鲲的侍女回报给了皇帝,皇帝身边的术士认为椿是妖物,在她化身赤鲑后投网抓住了椿,要她说出让死者复生的秘密,椿坚决不答,皇帝一怒之下要将她活活地烹煮而死。鲲将椿化身的赤鲑偷走,连夜奔驰三千里,将赤鲑投入海水的同时,皇帝派遣而来的士兵射中了鲲,鲲落入海水,被漩涡吞噬,他的灵魂化为鱼卵,但在椿孤注一掷,想要将它放回到鲲的身体里时,鲲的身体被士兵们带走了。

    椿只有带着鲲的灵魂回到深海,并把它藏在自己的房间里。但一天鲲的稚鱼出缸和椿游戏的时候,被椿青梅竹马的朋友湫发现了。

    湫是役族的孩子们唯一一个能够与椿并肩的男孩,一直爱慕着椿,时常给她带来了属于陆地上的东西,譬如说,一支盛开的海棠他一下子就从鲲的稚鱼额头上特有的朱砂痕迹辨认出这是一个皇子的灵魂,才知道那个差点让“役”族暴露在凡人面前的正是椿,并因此责备了椿,他要求椿偷偷地将鲲的灵魂放入孵化稚鱼的海涡,但椿坚决不肯,因为她还想着要将鲲的灵魂放回到鲲的身体里。

    两人不欢而散,椿在彷徨之下遇到了鬼女,鬼女是役族中最年长的一位,在她的安慰下,椿说出了自己的秘密,鬼女慨然允诺,愿意代替椿去复生鲲。

    心怀阴祟的鬼女在皇帝与术士的面前复生了鲲,并给了皇帝一滴重水,这滴重水只要投入河流,所有饮用这条河流里的水的人类都会被成为祭品,陷入混沌,最后死亡死去的人越多,皇帝所能享受的生命就越长久。

    鲲被囚禁起来,在得知了鬼女与皇帝的交易后大惊失色,但此时他根本无法将这个消息告诉椿,无可奈何之下他只有自尽,死后鲲化作为鱼卵被役族带回到深海,孵化成了稚鱼后,他逃出海涡,并将这个可怕的消息告诉了椿和湫。没有想到的是,鬼女反而抢先一步,反过来诬告椿从海涡里偷走了鲲的稚鱼,并将之前令鲲复生的罪行推给了椿。

    役族的长老们决定封印鲲的稚鱼,并且将椿和帮助她的湫永远地监禁起来。

    这时深海却发生了巨变,皇帝已经将重水投入了河流,人类的灵魂化作的鱼卵如同雨露那样落入了赤鲑鬼女的口中,原来她从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人类的灵魂能够让一个役族变得强大,甚至可以成为“神”,她不但吞吃了那些新生的鱼卵,还在吞噬还未成年的稚鱼,在与她的战斗中,长老与椿的父母都牺牲了鬼女意欲吞吃鲲的稚鱼,因为鲲是皇子,他的灵魂能够让鬼女走完最后一步,摆脱被役使的身份,掌控生者与死者的世界。

    椿和湫带着鲲终日逃亡,但最后鬼女还是捉住了鲲的稚鱼并把它吞下了肚子,面对强敌,湫化作利剑,贯穿了鬼女的躯体,鲲的稚鱼和他的子民一同冲了出来,椿召唤来了海涡,将鲲与他的子民送入卷涡,送出深海,鲲在最后的一霎那化身为鹏,带着他的子民一同重返生者的世界。

    鬼女功败垂成,她的血液化为诅咒,毁掉了役族的基石,役族之后再也没了栖身之处,只能四处漂泊。

    鲲复生后登上皇位,找到了椿并希望她能成为自己的妻子,但椿拒绝了,因为湫,也因为她的族人们,她在役族原有破碎的基石上化身为一株巨大的海棠,净化了鬼女留下的诅咒,让役族重新得到一个安身之所。

    很多年后,鲲重又回到深海,当他终于再一次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人类灵魂化身而成的稚鱼与役族化身的赤鲑在海棠花中穿梭嬉戏,他微微一笑,闭上了眼睛。

    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我不能说我写的就比其他作者,编剧要更好一些,但我总觉得,一个如此之好的创意,是否可以不要单单地终结在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恋之上呢?

    还有的就是那个红海豚一下子就把我拉回到了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的世界里未完待续。

    ...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