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风暴(2)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点修改,半个小时后补充更新-

    无论富凯的身体变成了什么样子,狄伦走进来的时候他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了桌子旁边,这个房间是黛安长公主的行宫中最为庄严的一间,与另一侧的主人卧室仅仅间隔之后一道门,房间的墙壁覆盖着色的橡木,而丝绸与缎子的颜色不是金褐色就是茶绿色,就连鎏金的地方也有意被做成斑驳不堪的旧有式样。

    富凯是个毋庸置疑的俊美之人,他有着一双绿得惊人的眼睛,即便他的年龄已经是祖父辈的,但那双眼睛依然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变得流光溢彩,耀眼夺目精灵们中也有许多绿色眼睛的美人,但他们的绿色眼睛只会让人想到湖泊或是密林,唯有富凯的眼睛会让人想起毫无瑕疵与裂缝的祖母绿石,冰冷而艳丽,一种浓郁到仿佛是从暗中浮现出来的绿色狄伦继承了他眼睛的颜色,但因为色泽浅淡而逊色得多。

    这双眼睛是有魔力的,就连狄伦.唐克雷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也会下意识地移开视线,仿佛看久了就会跌入其中无法自拔。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下?”狄伦问,他们从不曾父子相称,不想,也不需要。

    “我想你会需要这些。”富凯说,他指给狄伦看堆砌在桌子上的几个小盒子,并随手翻开一盒,盒子里装满了如同他眼睛一般色泽深邃的祖母绿石,而后他又拿出了几个很小的次元袋,次元袋使用龙皮做的,就鳞片的大小来看,可能原先属于一些紧要的隐秘部位不过这不是狄伦关心的事情,法师释放了一个小小的法术,打开了次元袋后发现里面装满了他急需的精金秘银。

    狄伦露出了些许惊异的神色,因为富凯的商会和商队都还在他这里,那么他又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些呢,这些珍贵的事物即便在高地诺曼王的内库里也是值得被郑重对待的。

    不过与富凯最后拿出来的东西相比,这些宝石与贵金属又算不得什么了那是三只一尺直径的符文盘,两只秘银底座,一只精金底座,上面镶嵌着如同星辰般的宝石,就连阳光也要在它们面前黯然失色。

    “我是否应该感谢您呢?”狄伦说,他的商队与商会也能为他找来这些,但可能需要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富凯的慷慨馈赠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没有这个必要。”富凯冷淡地说。

    狄伦离开后,富凯没有和黛安长公主道别就回到了自己的宅邸里,同一个深夜里,“母亲”的使者送来了掺有龙血的茴香酒。

    而这个时候,冒险者们还漂浮在海面上,为了保有充足的精力应对可能突生的变故,他们按照发的施法者手中的魔法用具给出的时间每十二个小格固定睡眠六小格,但如果,譬如说,像是侏儒麦基或是李奥娜,愿意多睡一会也是可以的为了避免海水与光线的打搅,精灵们还催生一片藤蔓,它们的叶子在船只的尾端形成一个凉篷,白光从叶片的缝隙间钻过,淡薄的光点铺洒在沉睡的人类和侏儒身上。

    发的施法者则沉入冥想之中,凯瑞本与佩兰特交替着值守。

    没多一会,麦基醒来了,他熟睡了快八小格,但对于侏儒来说并不算多,龙火列岛上的侏儒如果可以的话能够白昼连着夜一个劲儿地睡下去,除非被饥饿逼迫,有人打搅或是危险逼近。←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这次麦基是因为他的肚子已经干瘪到了几乎可以把自己折叠起来的地步了,他坐起来,茫然地打量着周围,像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片刻后他清醒了,开始揪藤蔓上结出的小果子吃,但这些酸甜的小果子让他更饿了。

    他刚想叫嚷,发的施法者抬起手来,做了个手势,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身边的人类已经换成了精灵,佩兰特与凯瑞本躺在一起,佩兰特睡着的时候也是面容严肃,姿态端正的,凯瑞本就要放松一些,他侧着身体,弯着膝盖,将一只手臂放在头下面充作枕头侏儒蹑手蹑脚地从他们身边爬开,李奥娜拿了一份新鲜的枪鱼肉给他,侏儒立刻快乐地大吃起来。

    “这样不会惊扰到他们吗?”伯德温问,侏儒的咬嚼声竟然不比海浪的声音更低。

    “我的法术笼罩着他们。”异界的灵魂说,“他们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对这个我并不反对,”如果说还有谁和精灵,施法者以及弗罗的牧师那样对颠簸起伏的海面视若寻常的大概就只有盗贼了,尖颚港的盗贼也时常客串海盗,“但如果发生什么意外……”

    “那么我会提前感知到,”异界的灵魂说:“虽然我不是德鲁伊但我不会莽撞到竟然让我的同伴们一无所知地陷入到危险之中的。”

    盗贼立刻举起双手,表示歉意。

    李奥娜站起来,眺望远方,他们来时的地方早已消失不见,远处则是一道银白色的长线,不知道是海水的反光还是如同白色平原般的冰雪褐色的岛屿经过它们,非常奇妙的,它们只在海面上露出一小团,最小的可能连侏儒麦基也蹲不下,最大的也不过可以容纳一群肥墩墩的海豹,它们看上去就像是覆盖着一层玻璃,亮晶晶的,起初李奥娜还以为是海水冲刷的结果,后来才意识到那时一层坚硬透亮的冰壳,一只海蟹想要试着爬到上面去,却只有一次次地,以一个笨拙可笑的姿态掉进水里。

    但还有一些岛屿升出海面之上很多,它们的身体上只有很少的暗绿色,看上去就像是堆放起来的木头,就连纹路也十分地相似并且清晰可辨。那些突出的狭窄平台成为了鸟儿们的乐园,它们挤挤挨挨地栖息在一起,梳理着自己的羽毛,一不高兴就和身边的同类互啄或是厮打,在船只的阴影从它们身边擦过的时候,它们停止了所有动作,用那一双双明亮的小眼珠盯着他们阿卡提力特人非常擅长腌海雀,没有海雀,那么海鸟他们也是不会介意的。

    在食物充足的时候,精灵们并不会无缘无故地杀戮,盗贼为此深感遗憾,他瞥了一眼“唯爱之女”,即便是在这种简陋的船只里,她的姿态也依然是优美而高贵的年轻的女性斜斜地坐在一捧强壮的灌木上,手肘放在船舷上,海风抚过她的头发,它们飞散在空中的时候就像是一匹翻卷的丝绸。

    侏儒一连吃了三份鱼肉才停下,“看来我们不必担心食物腐坏的问题了。”伯德温说,一遍摇着头。接下来他们谁也没说话,除了海浪拍打船身的声音,海鸟的叫声与偶尔听到的啾啾声伯德温认为那是狐狸叫,而格兰坚持那是海豚在叫,他们还为此打了赌,毕竟在这艘船上没有别的娱乐可言了若是他们只是单独在一艘船上,或许还能比试一下谁射下来的海鸟更多,但现在,他们就快无聊到拨弄自己的脚趾头来玩数数游戏了。

    “真安静啊。”侏儒说。而其他人都有着相似的感觉。

    精灵们的睡眠时间很短,他们只用了四个小格的时间就陆续醒来,而施法者已经提前一步收回了自己的法术,佩兰特和凯瑞本或许有所察觉,但这原本就不是出自于恶意的行为并而没有太多值得被严厉指责的地方。

    佩兰特看了看天空,浅灰色的天空看不见太阳、月亮与普通的星辰,只能在海天交界的地方瞥见一抹明亮的光,那是施法者们才能看到的魔法星河。他微微闭上眼睛,海风掠过他的面颊与眼睫,风中没有钢铁与血的气息,也没有魔法产生的热量与气味,牵拉着船只的鲸鱼,与在船只边跳跃玩耍的海豚们也没有丝毫异常。

    “我去观察一下前方的情况。”佩兰特说。他脱下裹在身上的斗篷,解开外衣,卸下腰带侏儒用小手按住嘴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德鲁伊在距离他如此之近的地方开始变化喙部长长地伸出,面颊上覆盖着细小的绒毛,手臂脱出衣服的束缚,伸向天空,颀长的飞羽从指尖伸出……当一只硕大的信天翁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侏儒还没来得及发出应有的惊呼声呢。

    信天翁转动着脖子,神情平和地整理了一下脊背上的羽毛,刚才从衬衫里钻出来的时候,它们有点凌乱了凯瑞本把它抱了起来,信天翁是种身体庞大而沉重的鸟儿,在没有助跑的平地或是高耸的悬崖的情况下,它们只能苦第二个字母地漂浮在海面上,“给点风。”精灵游侠举了举大鸟,说。

    异界的灵魂不可谓不囧然地举起双手,一道强劲的旋风将展开翅膀的信天翁高高地举起,将它送到高空,没有等到法术完全失效,尾巴的信天翁就寻找到了一股上升的气流,自如优雅地滑向远方。

    (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