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秘藏(6)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巨山还能呼吸。

    他的手臂和腿都断了,眼睛被祭司的秃鹫啄走,但秃鹫先要啄开他的胸膛,掏出他的内脏时,霜巨人挥动了他的残肢,骨头断裂,但皮肉还连接在一起的手臂击中了秃鹫,它发出粗噶的叫声,匆忙飞起,不过巨山知道它没有飞远,它在等待着,等待着巨山吐出最后一口热气,它就能毫无顾忌地大快朵颐。

    但巨山是顽强的,在他一百多年的生命里,他不止一次地濒死——他记得很清楚,在他还是个幼崽的时候,他的母亲,一个雌性霜巨人拒绝给他继续喂奶,他拽住了她的脚踝,咬穿了皮肉,把她拉倒,然后爬在她的身上啃咬她的****,吸吮奶水和血液;他也曾因为偷走了一个成年霜巨人的肉,被他丢进冰海里,那时候还没有名字的巨山在冰层下挣扎了很久,当时他的拳头还不足以敲碎厚重的冰层,冰冷的海水把他的胃部填充得就像是一只鼓胀的鱼鳔,但那次他也没有死,几只白相间的虎鲸把他当成了从天而降的美食,他捉住其中的一只,用手指堵住它的气孔,果然那只虎鲸很快就把他带到了可以看见阳光的地方,那次他不但得回了自己的性命,还捕猎到了到那天为止最大的一只猎物;当他有了巨山这个名字,可以与成年的霜巨人一起出外狩猎的时候,他们也遇到过多头寒蛇蜥,那种怪物不但不好吃,而且十分危险,据说原先只有居住在这里的白龙或是银龙会把它们当做食物——那次蛇蜥的牙齿咬穿了巨山的肩膀,没人愿意把他拖回来,是巨山自己爬回了部落,部落的祭司给他吃了药草,他就又活过来了。

    更别说,他和其他霜巨人争夺部落首领的位置的时候受的伤,还有他遭受过的诅咒——巨山可以肯定那些溃烂的皮肉是祭司暗中施放的诅咒,但他没办法去指认一个祭司,除非他能找到另一个祭司来为他侍奉卡乌奢神。

    巨山向卡乌奢神祈祷,向他许诺一千个,一万个人类的血肉,又向他许诺部落中一半数量的新生儿,之后是全部,再来是所有,除了巨山之外的生命,只要卡乌奢神能够赐给他祝福,他愿意为卡乌奢每天残杀一百条生命。只要他还能站起来,伤势能够得到痊愈(就和之前的每一次那样),他会让他的长子哀嚎一整个极夜期才被允许死去,但如果卡乌奢有所要求,他也可以饶恕祭司的罪行。

    但这一切都需要卡乌奢神能够听见,巨山含糊地咕哝着,他的肺部可能被折断的肋骨戳伤了,每一次呼吸或是喊叫都会让他感到剧痛,并且感觉到他看不见的匕首正在更深的刺入。另外他还有了一种极其陌生的感觉,那就是寒冷,霜巨人原本不该轻易感觉到寒冷的,他们和雪熊一样有脂肪和皮毛,但他就是觉得冷,真冷啊,冷的他都快僵硬了——他的长子与祭司不但拿走了他的金子,还拿走了他的袋子,他多么怀念袋子里的酒,那种酒倾倒在嘴里的时候就像是融化的冰块,到了喉咙就变成了火焰。

    他喘息着,说着自己也无法理解的话语,然后霜巨人察觉到一个人正在靠近自己。

    有什么正在经过这里,织物相互摩擦着,悉悉索索的细小响声不绝于耳,巨山能够听见,他模糊的意识陡然变得清醒起来,难道这就是卡乌奢给他的回应吗?一个莽撞的人类,他努力嗅着空气中的气味,那种温热的血液在皮肤下奔流时会发出的气味,但他什么也没能闻到,空气从他的鼻腔径直涌向胸膛,一阵寒过一阵,他什么也看不见,但他却能感觉到阴影正在迫近自己——来啊,来啊,巨山在心里说,他不由得再次憎恨起拿走了金子的祭司与长子,如果他还佩戴着如此之多的金子,那么这个人类或许会因为贪婪而失去警惕,毕竟巨山看上去就快要死了,但巨山知道自己还能坐起来。他张开嘴,露出牙齿,霜巨人有着一口锐利坚硬的牙齿,但它们也会掉落,巨山在劫掠人类的时候发现一些人会用金子来取代掉落的牙齿,他也这么做了,镶嵌在空洞牙床里的牙齿是一枚冠冕,当然,现在它完全看不出原先的样子了,但金子就是金子,巨山还有眼睛的时候,可以从冰面上看到它在闪光。

    当这个人类靠近他,想要拿走他的牙齿的时候,巨山会咬住他,他的血会流入巨山的喉咙,让巨山得回温暖,而他会成为取悦卡乌奢的祭品。

    他确实接近了,或者说是它?巨山第一次无法相信自己的感觉,血液奔流的声音在霜巨人的耳朵里形成如同回声或是海潮般的轰鸣声。

    “这是什么,奥斯塔尔给我的小礼物?”那个人说,巨山在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就“跳”了起来,他早已饥渴难忍的牙齿在空气中相互撞击,产生的震动让巨山昏眩不已,但随即恐惧笼罩住了他,他什么也没有咬到。

    那个声音叹了口气,像是对巨山依然“生机勃勃”颇为不满,巨山想要祈求他的宽恕,又或是……别的什么,但他的舌头已经被冻结了起来。

    ——————————————————————————————————————————————————————————————

    冬狼们在看到巨山的长子俯下//身体的时候,就平稳而默契地后退了,对它们来说,侏儒也算不得是一顿美餐,没有必要因此招来新主人的怒火——而就在这个时候,侏儒突然尖叫了一声,他的小短腿用力地踢起因为太小而被忽略的烤架,灼热的烤架与里面的辉石粉末泼洒了霜巨人小半个面孔。“火!”巨山的长子惊恐地大叫,他以为灼伤了自己的东西是火焰,这下子就连其他的霜巨人也跟着跑开了,祭司咒骂着,但他是绝对不会为了一个侏儒而祈祷神术的。而面面相觑的冬狼们根本无法理解霜巨人的行为,侏儒从它们的空隙间钻过去时,没有一只冬狼试着去抓住这只小东西。

    奥斯塔尔按了按额角,他身边的两个小魔鬼应声而起,如果不算用尾巴在半空中打架,它们勉强还能说有点默契,侏儒被它们堵住了,拍打着翅膀悬停在麦基面前的正是阿斯摩代欧斯。

    阿斯摩代欧斯是想要说些什么的,但它看到对面的双首毒蛇正在裂开嘴巴,吐出舌头,这像是一个笑容。

    然后它被一枚系着绳子的精金锤子砸晕了过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