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 秘藏(8)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霜巨人们几乎快要疯掉了,他们捶打着大门,诅咒不断,而巨山的长子弯下腰来,恐吓般地将一根手指放在奥斯塔尔的肩膀上,“给我们打开门,术士。”他毫不客气地说。一边心里已经打好了主意,一旦他们找到了金子,就用石头或是冰块砸死这个术士。但他还没来得及说更多的话,一股力量就击中了他的腹部,疼痛席卷了他的全身,就像是他还很小的时候被一只冬狼咬穿了肚子——霜巨人惊恐地咆哮了一声,向后退开。

    奥斯塔尔并不觉得那个比起施放神术更擅长舞蹈的祭司能够给自己什么帮助,他对巨山长子所做的事情让霜巨人们因为似乎触手可得的财富而火热的头脑变得冷静了一点,他们向大门的两侧退开,空出一个很大的地方交给红袍术士,而红袍术士走到距离大门还有二十尺的地方,从袍子里抓出一些粉末,开始吟诵咒语。霜巨人们好奇地盯着他看,他手中的粉末就像燃烧的炭火那样散发着热量与鲜艳的色泽,他们并不知道那是红龙鳞片的粉末,但这个并不会阻碍到他们在之后臣服于术士所展现出的力量——奥斯塔尔震动着自己的肩膀,那些粉末烧灼着他的手,渗入他的皮肤,带来刺痛,它们沿着血液流向心脏,在那里凝结成火热的结晶,术士的肺部剧烈地鼓胀着,他的咽喉就像是吞咽了有毒蛇类的唾液那样抽搐与灼烧着,但他还是坚持准确地发出了最后一个音节。

    术士沉默了大约一个心跳的时间,当霜巨人们以为他的法术失败并且准备为此卷起嘴唇的时候,奥斯塔尔的双唇打开,火焰从他的喉咙中猛烈地喷吐在冰冷坚硬的门扉上。普通的法师在施放这个法术的时候只能产生暗红色的火焰,并且只能坚持大约数一百个数的时间,而有着巨龙血脉的术士却能产生金色甚至白色的火焰,这种火焰就连钢铁也能融化,坚冰也无法抵抗,而奥斯塔尔的喷吐持续了整整一百五十个数。

    霜巨人们身边的冬狼哀嚎不断,而它们的主人则抬起手臂挡住自己的眼睛,躲避火焰的热量与亮光,祭司是最先退开的一个,相比起其他霜巨人,他身上的皮毛最多,最丰厚,而他的头上还戴着一个装饰着许多丝绸与羽毛的冠冕,他不知道什么叫做心理作用,但他能感觉到他最初的打算就像是那根最漂亮的长尾羽一样迅速地萎缩了。

    术士的法术结束之后,空气仍旧残留着一丝让霜巨人们异常不适的温暖,但让他们高兴的是,那扇透明而坚固的门扉被融化出了一个大洞,水从洞口四周流下,又被极度的寒冷凝固住,就像是在门前铺展开了一条带着流苏的长毯。一个霜巨人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去,用他的两只手抓住光滑的边缘,先是探出一个脑袋,然后是肩膀,腿和手臂,当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殿堂里的时候,他咧嘴笑了起来。发现最先一个行动的同伴没有死也没有受伤之后,剩下的霜巨人也争着要爬进来,两个霜巨人在对他们来说有点小的洞口堵住了,谁也不肯让谁。巨山的长子大踏步地走了上去,抓着那两只肥厚的脖子,用力拉起这两个显然已经忘记了身份阶级的霜巨人,他把他们扔在地上,然后一人给了一拳头,这还是因为祭司厉声喝止的缘故,毕竟他们在降落到这个岛屿的时候就损失了好几个霜巨人和食人魔,在进入王都的时候,食人魔们又被派遣去纠缠住那些即便被打碎也能一次又一次站起来挥舞长矛的魔像守卫,他们之前还损失了一头冬狼——谁也不知道侏儒是什么时候在肉里混入了毒药的。

    他们已经经不起额外的损失了,别忘记,除了人类与精灵,他们还有另一个敌人需要对付呢。

    巨山的长子悻悻然地爬入洞口,这次没人再敢你争我夺。站直了身体后,部落的新主人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殴打那个胆敢在他之前进入到殿堂里的霜巨人,但没有折断他的手脚,也没有挖出他的眼睛,这个可以留在以后再做。

    那些盗贼已经逃走了,只留下了空荡荡的殿堂,殿堂里矗立着上百根方柱,柱顶与基座都盘绕着飞龙,光线从半透明的穹顶照射下来,没有一丝缝隙的地面如同冻结的湖面那样光洁明亮,就像是一块硕大无比的苍白的绿宝石——不是霜巨人想要的那种——“金子呢?”巨山的长子狂怒地咆哮道:“金子呢?你说过这里有金子!”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的朋友,”红袍术士仍然用他所擅长与习惯的语调轻柔地说道:“银龙……”他停顿了一下,原本他是想说,巨龙不会将金子放在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地方,但霜巨人会,他们用金子装饰自己,所以他及时地改变了自己的说法:“银龙极为谨慎,”他说:“在她积累了足够多的财富后,她会挖掘一个洞穴,把它们藏起来,那可能是个很深的洞穴。”

    “这里没有洞穴。”巨山的长子说,然后其他的霜巨人们开始用锤子和斧头敲打地面。

    “你会带我们去那个洞穴。”祭司说。

    “毫无疑问,”奥斯塔尔说:“这正是我的愿望。”他伸出手指,隐形的小魔鬼露出身影,双头毒蛇阿莫尼斯懒洋洋的甩动着尾巴,它当然不会自己去跟踪那些蠢货,然后让阿斯摩代欧斯向它的主人献殷勤,“给我们带路吧,”奥斯塔尔说,“阿莫尼斯,我的小魔鬼。”

    这个专属性的称呼让阿莫尼斯快活地笑了起来,它不得不承认它有着一个就像是迷诱魔般巧舌如簧的主人,但它还需要承认一下的是,它也很喜欢受到恭维与认可,就像是现在:“跟我来,”它飞了起来,尾巴愉快地卷曲着,“阿斯摩代欧斯正咬着他们的屁股呢。”

    ——————————————————————————————————————————————————

    “一个小魔鬼。”精灵游侠充满了憎恶地说道。

    “一个无辜的小魔鬼。”阿斯摩代欧斯说,他被抓住了,动弹不得,但说实话,他并不怎么畏惧,恶人也怕恶人,但他面对的是好人。

    葛兰嗤笑了一声:“我不是法师,”他说:“但我也知道一个无辜的小魔鬼就像是一个怀孕的处女那样可笑。”

    他的话激怒了阿斯摩代欧斯,但它现在就连尾巴尖也都没法儿挪动上哪怕一寸,它充满恶意地嘀咕着,用无尽深渊的语言,每个听见这个语言的人都不免感觉到恶心与晕眩——巫妖举起手,那个折磨着他们耳膜的声音立刻被那降低了很多。

    “这是什么卷轴?”李奥娜问。

    “一个可以让我们驱使这个小魔鬼的卷轴。”巫妖说,他可以说是十分满意地看到阿斯摩代欧斯瑟缩了一下,对邪恶的小魔鬼来说,没有什么比被一个善良的人驱使去做,当然,好事更为羞耻与痛苦的了,不过既然阿斯摩代欧斯的主人正处于这个尴尬的状况并且可能要持续很多年,那么作为宠物的它也来好好感受一下这种难以言喻的滋味或许会是个不错的主意。

    “等等,”果然不出所料的,阿斯摩代欧斯大声地喊叫了起来,“我可以回答你们的问题,”它急迫地说道:“或是服从你们的命令——哦,善人们,你们说出的每一个字我都会把它刻在皮肤上,但求您们了,不要这个,”它哀求道:“不要这个,它会让我感到疼痛,”它甚至像模像样地啜泣起来,“我会死的,亲爱的主人们,那就像是剥了我的皮。”

    “可能比那个更糟糕一些。”让小魔鬼愤怒的是,那个发的施法者没有丝毫动容(奇怪的是它还找到了一些本应该属于邪恶者的愉悦)地承认道,而后,在小魔鬼寻找又一个目标的时候,他展开卷轴并释放了蕴藏在里面的法术。法术瞬间就起效了,这个来自于安东尼奥法师的法术强大而精准,它比主物质位面的任何一条法律都要来得严苛,也比任何一条锁链更坚固与可靠。

    —————————————————————————————————————————————————

    “我听见阿斯摩代欧斯的声音了。”双首毒蛇嘶嘶地说。

    “我们什么也没听见。”霜巨人的祭司满怀疑窦地说。

    “听到就像是刀子摩擦着骨头的声音了吗?”阿莫尼斯不以为忤地解释道:“这是我们小魔鬼常用的深渊语。”

    确实在侧耳倾听的祭司猛地打了一个寒颤,据说是深渊语的声音十分地细小低沉,但它就像是长而细的针那样可以从你的耳朵里直接刺入脑子,他马上举起拐杖,抖动上面悬挂着的饰物,金属的饰物相互敲击的声音听起来根本就是杂乱无章,但随着抖动的加剧,霜巨人们的神色都开始变得和缓起来——深渊语在你不注意去听的时候就像是无趣的噪音,但它对你的伤害依然存在,这些霜巨人之前只是没有发现而已。

    “不要让它说话了。”祭司命令说:“否则我的毒虫会钻进它的身体,吸干它最后一点血液。”

    “如果能,那敢情好。”双首毒蛇大笑着说,直到被自己的主人掐了一下尾巴,“好吧,”它说:“阿斯摩代欧斯说他们正在忙碌着开启秘藏的门扉呢。”

    这个消息让霜巨人们进一步地骚动起来——简而言之,他们的锤子和斧头都已经饥渴难忍了,奥斯塔尔看向自己的魔宠,而小魔鬼阿莫尼斯只是吐了吐自己的舌头。

    “他们在哪?”巨山的长子吼叫着。

    “就在这面墙壁的后面。”双首毒蛇用尾巴尖指出方向,巨人们看到了一扇高大的门扉,虽然尺寸无法与他们之前看到的那扇门扉相比,但材质相同,而且要华美与精致的多,它就像木质或是铜制的门那样覆盖着精美密集的凹凸花样与图画,奥斯塔尔看了一下内容,可能是在描述一群精灵在月光下围绕着一只银龙翩翩起舞,他很高兴看到霜巨人的斧锤将之砸得粉碎,不留一点痕迹。

    将仅有的阻碍除去之后,展现在霜巨人面前的是一个庞大而空旷的大厅,大厅连接着好几处如同甬道般的走廊,走廊里一片暗,没有一丝光线可以利用。

    但让霜巨人们感到高兴的是,他们竟然更早地看到了金子,不是存放在洞窟中还未被他们找到的金子,而是装点在穹顶,墙壁与方柱上的黄金饰物,它们在明亮的光线下熠熠生辉,就像是海面上泛起的粼光。

    最让他们为之垂涎三尺的是垂挂在穹顶中央的一个十六枝的黄金灯架,灯架的中间镶嵌着婴儿头颅那么大的氟石,一千多年来它依然如同月光一般柔和可爱,灯架的蜡烛托座上还有未曾燃尽的蜡烛。

    红袍术士想要走过去的时候,祭司阻止了他:“这是首领的。”卡乌奢的追随者厚颜无耻地说,他失去了杀死与劫掠这个龙脉者的勇气,但他可以动用他的智慧或说狡狯,每一样东西都会落在巨山长子的袋子里,这样祭司答应术士的金子自然也就化为了泡影,但等他们回到了部落,祭司同样有着无数种手段让巨山的长子交出金子。

    双首毒蛇发出啧啧的笑声,而奥斯塔尔只是抚摸了它一下,向后退了一步,表示他愿意让步。

    祭司晃动了一下拐杖,拐杖中的毒虫飞了出来,它们不但阻隔开了红袍术士,还赶走了另外几个争吵着一个黄金雕像所有权的霜巨人,巨山的长子称心如意地把它捻了起来,放进了自己的袋子。(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